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條件簡單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條件簡單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妙手小村醫最新章節!    三女的出現,並沒讓昊停下來。

    青竹蛇是一種毒蛇,其毒液的化學成分含有出血毒,多種黴類及少量神經毒素。盡管說青竹蛇咬人的時候排毒量小,每次排出的毒液只有30毫克左右,但造成的傷害卻不小。

    患者的傷口會出現少量滲血,可是疼痛無比劇烈,像是被火燒灼似的,局部紅腫,可潰破,發展十分迅速。最為其典型特征為血性水泡較多見,且出現較早!

    除此之外,也會發生全身癥狀,例如惡心、頭昏、腹脹痛,甚至是吐血,便血,毒性休克。

    被毒蛇咬傷後,傷害是在所難免的。因此越早將蛇毒吸出來,對患者造成的傷害就越低。

    昊雖然听到了三女出現的動靜,但仍然不管不顧的吸著。

    苗娘等三女則以為兩人在做那種事情,感覺十分尷尬,尤其是苗娘,尷尬還帶著憤怒。

    麻痹,剛剛才跟我纏纏綿綿,還走錯門……一轉眼就鑽到別的女人裙底去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我也沒有獨佔你的意思,可這里是我的地盤,你怎麼的也得給我點面子吧!?

    苗娘卻想越是怒火滔天,可是面前的狗男女根本就不理她,完全把她當成透明一樣,只是自顧自的在那兒忙活。

    讓苗娘感覺尤其可恨的是,她要求了那麼多次,昊都不肯這樣對她,還說他從來接受不了這種方式。

    現在呢?鑽到佩如的裙下就出不來了!

    听著佩如仿佛享受得不行的大呼小叫,苗娘真是叔可忍,娘不能忍,將手的兩個罐子推給美智子與樸允兒,自己大跨步的走上前!

    到了近前,她就一把抓住昊的頭發,硬是將他從佩如的裙間在拽了出來,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弄得他摔了個四腳朝天,破口大罵道︰“王八蛋,你夠了……”

    話沒罵完,她就滯住了,因為她看到昊竟然一嘴血!

    我了個去!

    不是這麼生冷不禁的重口味吧?

    只是當她扭頭看向佩如的時候,發現她內內明顯是穿著的,在接近腿根的位置,有兩個已經紅腫起來的牙痕!

    苗娘長期呆在山,跟各種毒蟲毒蛇打交道,自然知道這樣的牙痕不是昊給咬出來的,但還是忍不住問︰“這是怎麼搞的?”

    摔在地上的昊只是看她一眼,什麼都沒說,再次爬起來,再一次鑽進佩如的裙下吸起來。

    佩如雖然疼痛難當,但還是解釋道︰“我剛剛來摘菜的時候,被蛇給咬了!”

    苗娘這才終于恍然,原來這小娘皮臉上的表情不是享受,而是真正的痛苦。昊鑽在她的裙下也不是做舔狗,而是想吸出毒液。

    發現自己搞錯了,苗娘有那麼一點尷尬,忙問道︰“是什麼樣子的毒蛇?”

    佩如道︰“青色的,像竹子,像青草一樣的青!兩個眼楮是紅的。”

    苗娘道︰“哦,是竹葉青蛇,雖然有毒,但被咬了死不了的。”

    佩如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死,但現在痛得快要死了。

    苗娘說完之後就走回了屋里,但沒多一會兒又回來了,伸腳輕踢仍然趴在那里吸個沒完的昊,“哎哎,你是不是吸上癮了?快停下!”

    昊終于抬起頭來,發現她的手里拿著一個小瓶子。

    苗娘將瓶子遞給他,“這是專治蛇咬傷的。給她抹上!”

    昊接過來,打開瓶蓋嗅了嗅,專業如他,一聞那味道就知道靠譜,因為里面有半邊蓬、鮮生地、粉丹皮、黃芩、赤芍、射干、山慈菇、水羊角、蜈蚣、甘草……等等,這些藥都有著解毒的攻效。于是忙把藥上到佩如的傷口上。

    苗娘的這種蛇藥,無疑是神奇的,藥才一抹上去,佩如便感覺到一陣清涼,隨後如被燒傷似的灼痛感也消減了幾分!

    昊問道︰“如姐,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佩如道︰“沒那麼痛了!”

    昊道︰“那我抱你進去!”

    佩如道︰“不用,我自己能走……”

    只是沒等她說完,昊已經不由分說的將攔腰抱了起來,進屋之後,問清楚她睡的房間,這就將她抱進去,讓她平躺到床上。

    直到這個時候,昊才突然響起一事,敲了一下自己的頭道︰“我怎麼這麼笨!”

    佩如道︰“怎麼了?”

    昊道︰“我帶了藥箱來,藥箱底下有抗蛇毒血清,雖然那是抗蝮蛇的蛇毒血清,可是對青竹蛇,烙鐵頭同樣有效,你等著,我去拿。”

    沒多一會兒,昊就取來了藥箱,找出了那支血清!

    佩如見他開始用注射器抽吸藥液,知道是要給自己打針,所以不用他吩咐,自己就配合的將裙子拉下一些。

    昊手起針落,沒等她反應過來,針已經打完了。

    “如姐,你先休息一下!”昊一邊收拾東西一邊道︰“我去幫忙做晚飯。”

    佩如慚愧又感激的看著他,“昊,對不起,我不但沒照顧好你,反倒給你添麻煩了!”

    昊道︰“一家人,不要說那樣見外的話,好好休息吧!”

    出去之後,昊便回到菜園,將散落在那里的青菜通通撿起來,回到了廚房,然後開始炒菜做飯。

    苗娘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半天後才回來,手上沾著一些黃色的粉末,在廚房的一角洗手。

    昊忍不住問︰“苗娘,你去哪了?”

    苗娘心里還有氣的,因為她的某個地方現在還隱隱作疼呢,不過想到剛才在菜園里誤會了他,終于還是應道︰“我在屋外灑了些硫磺粉,那樣就不會再有蛇來了。”

    昊則道︰“不是的,我是問你剛剛洗完澡之後,你去哪了?”

    他不說洗澡還好,一說洗澡,苗娘就想起他粗魯地對待自己的樣子,沒好氣的道︰“要你管!”

    昊被打敗了,這個女人,果然喜怒無常,根本不可理喻啊!

    一個小時左右,飯菜終于做好了!

    五個人,四菜一湯,倒也勉強說得過去了。

    沒有電燈,可是有煤油燈,映得滿室菊黃,也多少有點燭光晚餐的味道。

    昊先勻出一些飯菜,讓美智子給房間里的佩如送去,然後才和幾女一起開飯,不過他吃飯從來都沒有什麼優雅吃相的,幾乎都是狼吞虎咽的風卷殘雲。

    苗娘見了,便不由輕哼道︰“姓的,你倒是生冷不忌,胃口很好啊!什麼東西都能吃得下!”

    昊听出了她話的諷刺意味,顯然是指剛剛自己趴在佩如裙間的事情,所以就選擇性耳聾的沒搭理她,只顧埋頭扒飯。

    苗娘卻不滿意,在桌下踢踢他的腿,“我跟你說話呢!”

    昊終于抬起頭道︰“老師說,食不言,寢不語!”

    苗娘冷笑起來,“說得好像你上過學似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小寒可是把什麼事都跟我說了,你根本就沒上過學,是真真正正的肓!”

    看破不說破,我們還可以做炮友的!說破了,下次我可能還會走錯門!昊無愛的看她一眼,沒理這碴,只是給美智子和樸允兒各夾了一些菜。

    苗娘見狀,便把自己的碗也推過去。

    昊很想把自己吃剩的菜梗,骨頭夾到她碗里,但想到自己的任務,最終還是忍了,給她夾了個雞腿。

    苗娘吃著雞腿,臉上終于有了笑意,“不過我跟你是半斤八兩,天生一對,因為我也沒上過學!”

    三人︰“……”

    昊終于道︰“苗娘,怎麼會沒有電來呢?”

    苗娘道︰“這里是山區,停電是再經常不過的事情了,有可能是哪里的變壓器又被雷打了。也可能是哪里的電線被風刮斷了,反正什麼可能都有,也許下一秒就來電了……”

    話音未落,屋內突然一片大亮。

    來電了!美智子與樸允兒頓時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苗娘也是愣了下,然後得意的道︰“我就說吧!”

    昊違心的恭維一句,“厲害!”

    一頓飯,終于吃完了,美智子和樸允兒忙著收拾碗筷去廚房清洗。

    昊則問仍坐在那里的苗娘道︰“你這里有茶嗎?”

    苗娘道︰“有啊!”

    昊道︰“那你……”

    苗娘打斷他道︰“你想要我給你端茶遞水的話,你就不用想了。小寒走了之後,我就沒有伺候過誰了。”

    昊無愛的道︰“苗娘,你這樣是嫁不出去的。”

    苗娘冷哼道︰“被你糟蹋過後,我還嫁得出去?”

    昊立即道︰“到底是誰糟蹋誰啊?第一次……”

    苗娘立即喝道︰“閉嘴!”

    昊只好閉嘴,然後自己去沏茶,只是沏了一壺茶回來之後,苗娘卻不知道從哪拿來了她的杯子,推到他面前,顯然是要他給自己端茶遞水。

    昊真不想慣她這樣的壞毛病,家里的女人那麼多,哪一個不是爭著搶著要伺候他,可是想到有求于人,終于還是給她倒了茶,然後道︰“苗娘,你剛剛回來的時候,手里好像拿了兩個罐子是嗎?”

    苗娘點點頭,這就去將那兩個罐子拿來,放到桌上。

    昊仔細看看,發現和側邊房間里堆放的瓶瓶罐罐類似,值不值錢不知道,看著卻是十分古董的樣子,裝模作樣的欣賞一陣後道︰“看起來還不錯,你在哪找到的?”

    苗娘道︰“半路撿的。”

    昊又問道︰“在哪個半路撿的!”

    苗娘道︰“想知道?”

    昊道︰“想啊!”

    苗娘湊到他的耳邊,低語了一句。

    昊听後,老臉一窘,怒道︰“你休想!”

    苗娘攤了攤手,“那就沒辦法了,想我告訴你哪兒有古董可以撿,想要跟著我一起發財,你只有答應我這個要求。否則,哼,你什麼都不用想!”

    昊漠然的看她一眼,然後就起身離開,去了佩如的房間。

    佩如原本是睡著了的,听到動靜又醒來了,看到是昊,臉上勉強浮起一絲笑意。

    昊問道︰“傷口還痛嗎?”

    佩如點頭,“有一點點,但應該不礙事了。”

    昊道︰“我看看!”

    佩如正想拒絕,可是昊已經將她的裙子掀起來了,不由得苦笑連連,自己的裙子變得這麼隨便了,說掀就掀了。

    昊看了看,發現傷口雖然仍有些紅腫,可是並沒有進一些發展,顯然是蛇毒血清與苗娘的蛇藥起功效了。于是道︰“一會兒洗澡後,我再給你上一次藥。”

    佩如為難的道︰“我這個樣子,沒辦法洗澡吧!”

    昊下意識的道︰“要洗的,不洗會有咸魚味!”

    佩如听得臉上大紅,因為她想起了剛剛在菜園的一幕。奔波了一路,又爬上爬下的搬東西,身上自然難免有味道啊!

    無地自容的她,真想拿被子將自己的頭捂起來。

    半響,她才擠出一句,“可是傷口踫了水,會不會發炎啊?”

    昊道︰“哦,那就擦澡吧!”

    佩如道︰“嗯!”

    昊道︰“避開傷口來擦!”

    佩如道︰“嗯!”

    昊又道︰“我來幫你擦!”

    佩如道︰“嗯!啊??”




如果喜歡《 妙手小村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