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番外58︰阿狸風華記(八)

番外58︰阿狸風華記(八)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于是,當坐在大堂上的冷歡看到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進來的新郎的時候,險些將自己給嗆死。om以她對東方景曦的了解,那新娘的紅帕子底下的人如果不是阿狸,東方景曦這貨是絕對不會跟人拜堂的。更何況…阿狸雖然跟同年的女孩子算是高挑的,但畢竟還沒及笄呢。而凌清風卻明顯比跟她同齡的女子要高不少。所以,雖然阿狸穿著的鞋好像有些墊高的問題,但實際上也還是要比凌清風矮一些。只不過真正熟悉凌清風的人並不多,雖然方才凌清風在大堂外迎接過賓客,卻也只是驚鴻一現,很多人只怕也根本沒有注意的。加上頭上好像也動了一些手腳,所以才沒有人懷疑那女子根本不是凌清風吧。

    冷歡面無表情地坐在椅子里,一只扶著扶手的手已經緊緊地握住了。

    東方景曦這貨是不要命了啊,敢在這種鬼地方拐阿狸去拜堂!

    可惜,無論冷歡怎麼在心里吐槽,面對東方景曦飄過來那似笑非笑但是絕對帶著幾分威脅意味的眼神,也只能毫無骨氣的慫了。沒錯,冷歡將軍就是這麼的沒節操。任何一個被東方景曦暗地里欺負了很多年的倒霉蛋面對他的時候都不會有多少骨氣的。這也是為什麼,明明他們倆的年紀更相仿,相處的時間也更長,而冷歡卻對這位身份尊貴的皇帝陛下沒有絲毫想法的原因。

    我可憐的阿狸喲,你爹娘把你生的什麼都好,就是忘了給你生一對明亮的眼楮啊。

    婚禮在眾人的祝賀聲中順利的結束,其實也沒有多少人關注婚禮本身。在許多人的心里,只怕婚禮只是一個噱頭,之後的事情才是重點。所以別說不怎麼注意新郎新娘,哪怕就是有人真的發現了新娘不對勁,也沒有多少人會說出來的。只要拍賣會順利進行,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別說是找個人代替拜堂,凌清風就算是綁一只母雞拜堂他們都沒有意見。

    阿狸和東方景曦被送回房間,東方景曦剛剛揮退了閑雜人等阿狸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拉下了頭上的蓋頭。小巧美麗的臉頰在一身緋紅的衣衫和燭光的映襯下,顯得越發美麗動人。那一雙明亮的大眼楮更是閃爍著興奮的光彩,璀璨奪目的令人沉醉。

    阿狸快手快腳的去掉身上累贅的首飾就要去脫外面那一層寬大的嫁衣外衫,一邊不忘對東方景曦道︰“西哥哥,快快快,咱們快去看看外面怎麼樣了。”

    東方景曦無奈地笑道︰“不用著急,外面有惜兒和凌清風,不會有事的。”

    阿狸搖頭道︰“不行,我之前看了一下,有好幾撥人都帶著不少的高手。真打起來惜兒姐姐他們未必能討到便宜。凌清風那最後一件拍賣品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讓丁丁她們查了好幾天都沒有查到。那些人都是沖著那個東西來的吧?”

    東方景曦坐在桌邊撐著下巴欣賞眼前的紅衣少女,一邊漫不經心地答道,“是啊,是一份藏寶圖。你也查到了當年晉陽凌家的滅門案,傳說凌家之所以被滅門,就是因為一份藏寶圖。om”

    “所以,那份藏寶圖真的在凌清風手里?”阿狸道。

    東方景曦笑道︰“傻姑娘,這世上哪兒來的那麼多藏寶圖?凌家人又不傻,若是真的有這麼遭災惹禍的東西,早就想辦法處理了。”

    “所以?”阿狸挑眉道,“西哥哥,該不會是你……”

    “噓。”東方景曦對她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阿狸道︰“你就不怕凌清風騙你麼?”

    東方景曦道︰“我自然是查清楚了才……”看到阿狸不善的神色,東方景曦立刻閉上了嘴,對她露出一個溫文爾雅的笑容。阿狸怒目相對,“你果然是故意跑到宣州來的!故意被凌清風抓走的對不對!”

    東方景曦很是委屈地道︰“阿狸,這也不能怪我啊。前些日子正好和父親說起,宣州雖然被惜兒打掃的差不多了。但是吏治卻依然十分不好,派過來的繼任知府不是死的莫名其妙就是同流合污。一個小小的宣州哪兒來那麼大能耐的人?宣州上頭的那位布政使也是個老實巴交的。顯然就是旁邊有事兒。我正好要出來走走,就順便替父親走一趟唄。”

    阿狸偏著頭微微挑眉,“你拿爹爹背鍋,想過他的反應麼?我會告狀的!”

    “我知道阿狸不會的。”東方景曦柔聲道。現在連媳婦兒都追不到,誰還管岳父怎麼樣啊?岳父這種東西,不就是有了媳婦兒才需要操心的嗎?

    “哼!”阿狸懶得理他,扭頭就往外面走去。東方景曦連忙拉住她道︰“別跑,咱們一起去。”見阿狸要說話,又補了一句,“西哥哥需要阿狸保護啊。”

    阿狸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卻也任由他拉著自己往外走了。

    別院的前面燈火輝煌人聲鼎沸,後院卻只亮著稀稀落落的大紅燈籠,一片幽靜。站在屋檐下,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眉宇間都多了幾分凌厲。有人闖進來了!

    “昭武營在哪里?”東方景曦低聲問道。

    阿狸比了個手勢︰在外面。

    “我去外面,西哥哥你先去跟惜兒姐姐匯合。”阿狸低聲道。

    東方景曦有心拒絕,但是看著阿狸嚴肅的神色到底沒有說話。對于這方面的事情他確實不如阿狸,只得點了點頭,“小心。”

    阿狸點點頭,毫不遲疑地轉身快步閃入了夜色中。

    東方景曦站在走廊下,看著阿狸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良久方才無奈的輕嘆了口氣。阿狸真的已經長大了呢。

    雖然邊關冷將軍時常將阿狸的戰功傳回來,但是東方景曦其實也並沒有多少真實的感受。倒不是覺得冷戎會為了阿狸虛報戰功,而是阿狸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一年多以前哪個雖然漂亮聰明,在京城世家子弟中也能橫行無忌,在他面前卻依然嬌俏天真可愛的小姑娘。網om方才看著一瞬間阿狸眉宇間閃過的意思鋒利和殺氣,才瞬間了悟。阿狸真的已經長大了,而且已經是一個少年小將軍了。

    以阿狸那讓母親和舅公都稱贊不已的天賦,將來的成績必然驚人。

    他並非不知道自己在阿狸如此年少的時候急切追求其實是有幾分逼迫和誘拐的意思的。但是他實在是舍不得當這只自己從小捧在手心里愛護的鳳鳥能夠翱翔九天光芒萬丈的時候,自己只能做那個遠遠地看著的人。

    阿狸的身影飛快地在夜色中穿梭者。

    莊外的某處山坡上,幾個黑影看到阿狸飛掠而來的身影恭聲道︰“郡主。”

    阿狸沉聲道︰“讓你們查的人,可查清楚了?”

    “回郡主,查清楚了。郡主圈出來的幾個人身份確實非同凡響。晉陽布政使身邊那個小妾是江湖上有名的毒蠍子,跟隨的老翁是五年前銷聲匿跡的大盜龍春水。五年前他連續犯下十多起血案,被江湖和朝堂一起追殺。最後只傷了一只眼楮還是逃走了,誰也找不到他。看來是被人藏起來。還有那個晉陽首富,他身邊倒是沒什麼棘手的人物,但是個個身手都不弱。而且,我們剛剛得到消息,江湖中幾個有名的殺手組織和黑道組織都派了人往這邊來。這個人就是背後金主。”

    阿狸微微揚眉,道︰“行啊,區區一個布政使,膽子大的要上天了。”

    站在她跟前的人苦著臉心中暗想,這布政使可不能用區區這個詞來形容。雖然二品官在他們這些人眼中不算多大,但是這個布政使在晉陽這個地頭就可算得上是土皇帝了。再加上還有個晉陽首富摻和,錢權一樣不缺,也就不怪那麼多人都栽在了這個地方。而晉陽和宣州一帶也成了如今東陵數得上的混亂的地方了。

    “郡主,咱們的人手只怕有些不夠。”黑衣少女低聲稟告道,“是不是請陛下和冷將軍先撤?”

    阿狸輕哼一聲,道︰“朝廷數千精兵,還對付不了一群賊寇不成?不用擔心,我看過宣州駐軍,這半年被惜兒姐姐訓的不錯,可堪一用。之前惜兒姐姐只怕是在扮豬吃老虎呢。”冷歡不打清風寨,除了清風寨確實難打以外,恐怕她也是明白清風寨夠不上什麼威脅,真正的威脅在別處。若真是跟清風寨拼個兩敗俱傷,那才是讓人稱心如意了。

    “既然來了,就順手把這些家伙收拾了吧。敢敗壞我爹爹和西哥哥的名聲,該死!”

    “……”誰敗壞王爺和陛下的名聲了?

    阿狸卻不管自己的親衛們在想什麼,只是略一思索就開始布置了。

    “丁丁,你帶人換了衣服潛入別院中。一旦打起來了別的不要管,護主那些賓客不要讓他們被亂軍傷了就行。當然,若是有人礙事或者敢做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千萬別客氣。”阿狸道。

    黑衣少女拱手應道︰“是,郡主!”

    “阿午,你帶一千人,在這幾個點等著,看到信號就放箭,不用留情。”

    站在旁邊的黑衣青年點頭稱是。

    阿狸點點頭,“一隊精英組跟著寅月,解決掉那些所謂的高手,要活的。讓他們看看,朝廷的精銳跟江湖草莽的區別在哪兒。”身形窈窕的的女子含笑點頭,“是,郡主。”

    “郡主,我們干什麼?”剩下兩人連忙問道。

    阿狸拋出一塊令牌,道︰“惜兒姐姐給了我一半的宣州駐軍兵馬。交給你們,外圍策應。什麼時候需要應變,不用我教你們吧?”

    “郡主放心!”他們好歹也是正經領兵上過戰場的,這點小事哪里需要郡主一一吩咐。

    阿狸滿意地點頭道︰“很好,那我就放心了。都散了吧,時間差不多了。”

    “郡主,您干嗎?”眾人連忙拉住轉身要走的小郡主。

    阿狸道︰“我去英雄救美呀。”

    “……”郡主,您又看上誰了?陛下會生氣會生氣的呀!

    大廳里,當最後一件拍賣品被人取出來的時候,整個大廳都沸騰了。他們來之前就得到了拍賣品的名單,但是名單里面是沒有藏寶圖這一項的。只是含糊的寫了一句年代久遠的地圖。但是在方才,凌清風卻指教告知他們,這是傳說中前朝亡國之後前朝皇室留下來復國的寶藏。

    不過這個消息雖然驚人,但是真正出手拍的人卻不多。

    第一,這玩意兒是是真是假誰都不知道,若真的能百分百確定,凌清風不自己去挖寶藏還哪來拍賣?第二,這玩意兒實在是太貴了。低價就要二十萬兩。二十萬兩買一個不知道真假的東西?誰信呢?

    凌清風倒也不在意眾人懷疑的目光,笑吟吟的取出另外一件東西道︰“這藏寶圖便是從這件東西里取出來,前朝宮廷御用的翡翠龍鳳盞,在許多史籍中都有記載想必各位也不陌生。這上面還有前朝皇室印記。在下說話算是,拍下藏寶圖的賓客,翡翠龍鳳盞免費奉送。各位若是不相信,可以親自查看。”說完便當真揮了揮手讓身邊的人將翡翠龍鳳盞送給下面的賓客親自檢驗。

    既然是來買寶貝的,自然有不少人都帶著專門能夠鑒定古玩珍寶的人。見凌清風如此坦然,許多人臉上的懷疑之色倒是去了幾分,一時間紛紛議論起來。

    “凌寨主,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將藏寶圖賣了?自己去尋寶豈不是更妙?”

    凌清風搖頭笑道︰“這個麼,一來這藏寶之地路途遙遠,凌某不過是個山賊,實在是消受不起這一份珍寶。二來,我如今已經成婚了,便也無意再管江湖之士,余生只盼著安安穩穩的過日子罷了。能用一張藏寶圖換來一輩子都用不完的銀兩,有何不可?”

    說罷,還略帶羞澀的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的東方景曦。

    原來凌清風竟然想要退隱了麼?

    倒也不無可能,凌清風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個女人。再看看坐在旁邊那一身紅衣的新郎,端地是俊美不凡,氣度優雅雍容,顯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凌清風一個山賊,能嫁給這樣的俊公子,倒也不怪她生了退隱之心了。于是,人們的眼神更加火熱了起來。

    冷歡在旁邊抽了抽嘴角,借著喝茶的動作遮掩了過去。

    “冷將軍不想要這藏寶圖麼?”

    冷歡放下茶杯,淡淡道︰“錢誰不想要,可惜本將軍窮得很,買不起。”

    “冷將軍窮,睿王府可不窮。”那聲音依然不依不饒。

    冷歡眼神微微眯起,眼神凌厲的看向說話的人。在宣州,知道冷歡是冷戎女兒的人都不多,更何況是她跟睿王府的關系。目光淡淡地的從說話的獨眼老者轉到了坐在他前面的那位布政使身上,輕呵了一聲道︰“睿王府不缺那點錢。”

    “……”

    眾人默然,誰不知道睿王妃手握流雲會,又是穆家大公子的義妹,就連這些年名動天下的美人坊也有睿王妃的一份。這麼說來,睿王府還真的不差錢。

    眾人說話間,那翡翠龍鳳盞已經傳過了不少人的手。就連那龍鳳盞底下藏東西的機關也被人仔細檢查過。東西是真的,那機關也不像是現做的。所以…這藏寶圖難道是真的?看到許多人蠢蠢欲動的模樣,那晉陽布政使和晉陽首富的臉色越發陰沉起來。

    凌清風似乎對這個結果很滿意,沉聲道︰“既然各位已經看過了,那麼就請出價吧。”

    “二十一萬兩!”有人迫不及待地道。

    “二十一萬五千兩!”

    “二十二萬兩……”

    冷歡淡定地听著數字一路跳高,目光卻時不時的落在了斜對面的人身上。雖然他們一直都沒有開口出價,但是眼神卻越發陰沉,偶爾閃過了一絲殺意被冷歡捕捉到。

    冷歡手指輕輕在扶手上敲了兩下,看來這些人已經動了殺意了。不過今晚這麼多人,難不成打算把這些人全部滅口?

    東方景曦安靜得坐在一邊喝茶,仿佛眼前的事情跟他毫無關系一般。只是在看到冷歡微動的手指的時候唇邊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五十萬兩!”

    “……”

    五十萬兩已經是極限了,即便是那所謂的寶藏有可能是五百萬甚至五千萬,但那畢竟只是一張圖而已,沒找到之前誰也不敢寶藏到底值不值得。再往上不說大家都不遠冒險,也沒幾個人能承受得起。

    凌清風叫了幾次,依然無人再出更高的價錢。凌清風微微點頭,道︰“既然如此……”

    “等等。”一個陰鷙的聲音在大廳里響起。

    ------題外話------

    親們抱歉,這幾天有事,經常家里鄉下兩頭跑。更新不太穩定。番外一定會更完噠!更完再開新文!



如果喜歡《 權臣閑妻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