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瀆神者(愚蠢的人自食惡果...)

瀆神者(愚蠢的人自食惡果...)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听薩迪斯提到背叛,戴娜幾乎瞬間想到了她因為很困發生的胡思亂想事件。耽美小說網www.sto123.org

    她能怎麼背叛啊?她都跟他綁在一條船上了,還能怎麼背叛?一旦背叛就是個死吧,除非黑暗神突然被下了降頭,第一次見面就深深地愛上了她,不管她之前做了什麼都既往不咎……那可能嗎?!瑪麗甦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戴娜想了一通回過味來,她這不是在訓練應對讀心術的對策嗎?她怎麼覺得薩迪斯是因為不信任她而趁機審問她呢?

    戴娜默默看向薩迪斯,眼神充滿了譴責。

    薩迪斯毫無心虛地笑道︰“若你是佐伊這樣虔誠的信徒,我不會懷疑你。”

    “那您去找她啊?”戴娜語氣微沖。

    “她太愚蠢,不好用。”薩迪斯說。他所尋找的人,勢必要面對他的兄長,也就只有對神明毫無敬畏的人,才能好好應對,他或許再也找不到比戴娜更合適的人選。

    戴娜的心情微妙地好了起來,罵佐伊蠢不就是在夸她聰明好用嗎?她越具有不可替代性,處境就越安穩。

    “薩迪斯冕下,目前您和我之間還是最牢固的盟友,您完全不用擔心我會背叛您。您得明白,我轉投您兄長的風險遠大于可能的收益,我是不會那麼做的。您可以不相信我的品性,但一定要相信我的理性。”戴娜滿臉誠懇地說。

    薩迪斯想到他與戴娜相遇至今也不過一天半,但她已經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似他厭煩的那些信徒,她足夠理智,也足夠有趣。

    最重要的是,她非常有用。

    他甚至在想是否要告訴戴娜,他真正的身份不是光明神而是黑暗神,假扮他的兄長多少讓他有些不悅。最初他假扮光明神,正是因為能被他帶進神域的神眷者多半信仰的是光明神,絕不會幫他。但戴娜是個不信者,或許能接受真相。

    薩迪斯回想起戴娜關于光明神和黑暗神的想法,最終還是作罷。戴娜是個愛憎分明的人,即便不信神明,在她的預設中代表著一切善的光明神更符合她的喜好,他實在沒必要考驗她的品性和理性。

    “那麼我就暫且相信你的理性。”薩迪斯道,“現在用你的理性,克制你的想法吧。告訴我,你‘穿越’之前是什麼人?”

    ‘穿越之前?我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而已,而且還差一天才正式上崗呢……啊不對不對,不能想這個,那想什麼呢,告訴你?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你算什麼啊,你讓我說我就要說嗎?’

    戴娜迅速反應過來,但顯然要是在實戰中,她這就已經露餡了。

    “再來!”戴娜不服輸,興致勃勃地說。

    薩迪斯非常欣賞戴娜這種積極的態度,又甩出了新的問題,如此幾次之後,見戴娜快速上手學會了這種思路,他忽然說︰“現在把我當成我的兄長。”

    戴娜一愣,頓時明白這就是模擬實戰了。

    她問︰“那您可以變成您兄長的模樣嗎?我習慣一下。”

    薩迪斯挑眉,隱隱有些不悅︰“這就是我兄長的模樣。”

    戴娜有點驚訝,他兄長偷走他的神格,難道連樣貌都一並交換了嗎?

    “我們模樣相同。”薩迪斯道。

    戴娜恍然點頭,這是很常見的設定呢,雙生子,一光一暗,外表相同性格卻截然相反。

    幸好她提前得知了這件事,不然她將來突然見到薩迪斯的兄長,只怕還以為是薩迪斯,就算不在神域之中,那名字一叫出來她就完了。

    “你試試完全不想光明神和黑暗神的事。你第一次見到我的兄長時,應當對這一切都很無知,直到我的兄長願意告訴你他是神明,你要表現出一個虔誠信徒該有的模樣。”

    薩迪斯說的,戴娜都懂,如果光論演技,在提前知道關鍵的情況下,她相信自己沒什麼問題,差點被人殺掉的大風大浪都過來了,那種普通的場景她可以做到冷靜應對。

    唯一的問題是在神域中,心聲無法掩藏。

    神域顯然不止一個,薩迪斯有,他的兄長必然有,若在神域中直面他的兄長,她得進行雙重偽裝。

    這需要練習。

    “還有一點。我的兄長非常善于進行偽裝,你見到他的時候,會覺得他比我還像光明神。”薩迪斯看似漫不經心地補充道。

    ‘可您也不怎麼像啊……’

    戴娜下意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再看薩迪斯盯著她面無表情的模樣,咳了聲正色道︰“是我大意了,在神域中我一定繃緊神經,絕不放松精神胡思亂想。”

    薩迪斯冷不丁地問︰“你可是個虔誠的光明信徒?”

    ‘信徒個鬼……啊不對不對,是的,我超級虔誠,這世上再沒有比我更虔誠的信徒了,光明神見了都要豎大拇指夸贊一句好虔誠啊!’

    薩迪斯︰“……你認為這樣輕浮的想法不會招致懷疑嗎?”

    戴娜看著薩迪斯嘆了口氣,真實的崇拜可真的太難偽裝了。

    她盤腿坐下說︰“您等一下,我給自己催個眠。”

    于是,戴娜閉上眼楮,心里想開了。

    ‘神明長得多好看啊,就憑那張臉,難道不值得我的敬意嗎?要像沉迷游戲一樣沉迷神顏,顏值就是一切,我願意為神仙顏值奉獻一切!天天看著好看的小哥哥,我飯都能多吃兩碗,完美的臉值得我用我的全身心來崇拜!’

    薩迪斯听著戴娜的心聲,久久沉默。

    他可真是長了張有用的臉。

    戴娜自我催眠了很久才睜開眼,她看向薩迪斯的臉,眼神閃亮,心聲自然地冒了出來。

    ‘真好看啊,我為什麼不能長這樣一張臉呢?那我的人生一定會是簡單模式,不必擁有神明的力量就能像神明一樣呼風喚雨!’

    薩迪斯︰“……”

    所以她在那里坐了半天,一點用都沒有。

    戴娜也立即意識到了自己的無用功,摸摸用腦過度有點發脹的太陽穴,有些沮喪地說︰“不然今天就這樣吧?我總要多練練的,听說去帝都聖殿坐馬車都要一個多月,時間還很多。我總不能那麼倒霉明天就遇到您的兄長了吧?”

    薩迪斯也認為不能把戴娜逼得太緊,便送她離開神域。

    戴娜躺回自己的床上,側耳傾听了會兒,沒听到什麼動靜。

    也不知佐伊怎麼樣了?明天她再看看情況吧。要是佐伊臉皮那麼厚還能腆著臉去帝都,那她就假裝光明神托夢,反正她是一定要在這里就把佐伊甩掉的。

    睡了個好覺醒來後,戴娜換上神殿發的衣服,仔細打扮了一番,這才走出房門。

    泰莎也剛走出來,看到戴娜,她指了指另一邊說︰“那邊似乎有好戲看。”

    戴娜側耳細听,似乎听到了什麼吵鬧聲,她興致盎然地說︰“走,去看看有什麼好玩的。”

    戴娜和泰莎剛到吵鬧的地方,迎面飛來一只巴掌大的花瓶,泰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花瓶。

    戴娜心有余悸又感激地看了眼泰莎,二人隨即探頭看去。

    那應當是佐伊的房間,不過原本精心裝扮的房間此時已是亂糟糟的一片,佐伊穿著睡衣,披頭散發,正瘋了似地打砸著房間里的裝飾品,床單被她扯到地上,發覺用手撕不爛之後,又去搶了剪刀瘋狂地剪。

    周邊圍著好些女僕,她們想制止佐伊的瘋狂舉動,又怕被佐伊傷到或傷到佐伊,最終只能無措地圍在一旁。

    佐伊一邊大肆破壞著房間一邊飛快地呢喃著什麼,戴娜離得有點距離因此听不清她說什麼。

    “佐伊,你在干什麼!”

    男爵聞訊而來,見佐伊如此瘋狂的模樣,大聲斥責道。

    可佐伊根本听不進去,繼續揮舞著剪刀,男爵只能命令僕人奪下剪刀,將佐伊制住。

    戴娜在男爵來之後就趕緊躲到了一旁,她還看到來接她們的詹姆斯主教跟在男爵身後過來,見佐伊的狀況眉心緊蹙。

    “佐伊,詹姆斯主教都來接你們了,你還不快收拾好自己準備啟程!”男爵冷下臉道,若非詹姆斯主教在場,他會狠狠責罵佐伊一番,這個女兒真是越大越讓人失望了。

    佐伊此刻似乎終于看清楚了眼前之人是誰,她忽然撲過來抱住男爵的腿,飛快地說︰“父親,父親,我是您最值得驕傲的女兒,我沒有讓您失望對不對?”

    她仰著頭,眼中含淚,神情驚慌又有些茫然,更多的是絕望。

    她醒來時已是早上,人還在梳妝台旁趴著,她知道那個夢不是假的,但、但是,光明神怎麼會說她不配成為聖女呢?她明明為了成為聖女學了那麼多禮儀,看了那麼多典籍,她只是,她只是不想讓戴娜這個賤民的血脈玷污她的眼楮而已,怎麼,怎麼就……

    詹姆斯主教忽然咦了一聲,靠近了一步去觀察佐伊,下一刻面色大變,驚呼道︰“她額頭是怎麼回事?”

    戴娜這時候也注意到佐伊額頭有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黑色污跡,形狀有點像倒過來的“ψ”。

    男爵敏銳地意識到不對勁,取出手帕狠狠去擦佐伊的額頭,可即便她的額頭被擦得通紅,這個符號也依然好生生地存在。

    “拿熱水和香皂來!”男爵大聲吩咐道。

    僕人趕緊按吩咐辦事,詹姆斯主教則沉默地站在一旁,手不自覺地擺出了祈禱的姿勢。

    戴娜不太清楚這是什麼符號,但隱約猜到怕是跟薩迪斯有關,也就樂得在一旁看熱鬧。

    佐伊依然死死地抓著男爵,剛才額頭被狠狠擦拭的劇痛都沒讓她松開手,她痴痴地說︰“父親,我沒有做錯什麼,我只是想讓您滿意而已……我做的一切明明都是為了讓您高興啊!”

    男爵沒有理會佐伊的話,待僕人將熱水和香皂拿來,他依然親自動手清洗,可是用香皂洗了好幾遍,除了讓佐伊的額頭都被擦破了皮,那個黑色的符號一點兒都沒有褪色。

    就好像是瓖嵌在佐伊的靈魂之中。

    詹姆斯主教拉住了男爵還要繼續清洗的手,搖了搖頭道︰“男爵閣下,除了神明,沒有人可以將這個符號清除。”

    他頓了頓,有些嫌惡又有些悲憫地繼續道︰“這是瀆神者的符號,百年前曾有一人冒稱神諭,被神明親自處罰,刻上了永遠無法消除的符號。唯有神明寬恕她的那一天,這個符號才會消除。”

    戴娜下意識地摸了摸額頭,若瀆神者就要被弄上這麼個符號,那她只怕也跑不了,什麼能比從思想上就完全不肯承認神明存在更褻瀆神明的呢?

    恰好這時詹姆斯主教看了過來,戴娜連忙松手讓他看到自己額頭干干淨淨什麼都沒有。

    听到詹姆斯主教的話,男爵神情終于大變,他緊握主教的手︰“那佐伊是否可以去聖殿尋求神明的寬恕?”

    詹姆斯主教緩慢卻堅定地搖頭︰“就讓她待在家中祈禱贖罪吧。”

    男爵聞言頹喪地松開詹姆斯主教。

    詹姆斯主教輕嘆,隨即看向戴娜︰“戴娜,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嗎?時間不早,我們該啟程了。”

    “我立即就可以走!”戴娜忙道。至于男爵之前送她的那些珠寶和衣服,她一樣都不要。

    想到這一路去往帝都應該是包吃包住,她從小布袋里摸出那枚金幣,走過去蹲下,塞到佐伊手中,湊過去在她耳邊低聲道︰“你掉的金幣。收好它吧,以後你父親關著你,你還能拿它收買僕人給你帶點兒好吃的。畢竟,它足夠平民過上小半年呢。”

    當戴娜想起身時,佐伊抓緊了她的手臂,死死看著她,喉嚨里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

    戴娜慢慢將佐伊的手指一根根掰開,起身後憐憫地說︰“佐伊,我會在光明神面前替你祈禱的,你可要好好贖罪啊。”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



如果喜歡《 神明騙我當聖女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