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 30 章 一切順利

第 30 章 一切順利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齊木悠也想的挺好,然而齊木楠雄打破了他的希望。【Google 搜索“書名+黃金屋”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不可以]

    “哎!為什麼?楠雄尼醬沒有從她那里得到什麼信息嗎?”齊木悠也豆豆眼。

    齊木楠雄嘆氣,[那個組織確實挺神秘的,再加上她是科研人員,其他方面知道的不多。而且,空助之前說過,這個藥還在研究階段,她跑出來什麼資料都沒有,不可能馬上就弄出來解藥。]

    “那好吧。”齊木悠也垂頭喪氣,“還以為馬上就能知道組織機密,然後制作出解藥幫隻果哥哥恢復呢!”

    [如果真這麼簡單,柯南那邊就不會這麼久還不知道組織的信息了。不過,倒是可以多跟他接觸一下,身邊有了組織的人,他一定會想辦法知道更多組織的信息。目前我從你那位灰原同學那里知道的信息︰組織的成員是以酒為代號,多穿一身黑衣服。而柯南遇見的兩個,代號分別是琴酒和伏特加。]

    見小孩兒一副沮喪的模樣,手冢(摸Mo)了(摸Mo)他的腦袋,“不急,悠也。”

    “嗯。”齊木悠也點頭。“空助尼醬不是也要調查組織嗎,這些信息晚上通電話的時候我告訴他一下吧。”

    晚上,齊木悠也跟齊木空助打電話的時候就將整合的信息告訴了他。

    “以酒為代號的黑衣組織啊……”齊木空助道。

    “空助尼醬你是知道什麼嗎?”

    “嘛,並沒有,有這個信息的話說不定可以查到一些東西。”他听出了齊木悠也對這件事的關注程度,聲音嚴肅的繼續說道︰“悠也,任何時候,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那個組織的事情,不要隨便參與。”

    齊木悠也難得听自家大哥這麼正經嚴肅的聲音,頓時一愣,然後笑了。“嗯,我知道,空助尼醬。這種麻煩的事情果然還是交給你和楠雄尼醬就好啦,我可是立志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學生呢!”

    齊木空助也笑了,“嗯,交給我們。悠也只需要開開心心的長大就好。”

    掛斷電話後,齊木空助看著暗下去的手機屏幕,嘴角微(勾gou),“以酒名為代號的,黑衣組織嗎……”

    “嗨,齊木,你在啊,在忙什麼,實驗不是已經結束了嗎?”同一個科研組的同學推門進來,見他一副想事情的模樣,走過來跟他打了個招呼,“今天下午有個講座,主講人是意大利被譽為‘瘋狂的科學家’的威爾帝,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听一下放松放松?這幾天趕報告趕的可真夠嗆。”

    齊木空助剛要拒絕,听到意大利,突然一頓。他記得意大利,好像黑手黨挺多的?

    “好啊,那就一起去吧。”齊木空助笑眯眯的說道。

    第二天到學校,齊木悠也敏銳的發現柯南和那位灰原同學的(關guan)系好了不少的樣子。他想了想決定稍微試探一下,于是便問道︰“昨天你們幫那位同學找到哥哥了嗎?”

    一說到這個,昨天又破了個案子的幾個小孩兒就興奮了,拉著他巴拉巴拉的說起了昨天的經歷。

    齊木悠也的目的顯然不是這個,耐心听他們說完,才繼續問道︰“那最後柯南是跟灰原同學一起回家了?灰原同學家住的離柯南家很近嗎?”

    步美立刻說道︰“才不是呢!悠也你沒想到吧,哀醬是住在博士家里的。她是博士一個遠方親戚家的小孩兒哎!”

    光彥跟元太一起點頭,“所以我們已經讓灰原同學加入我們少年偵探團了!”

    “這樣啊……”齊木悠也若有所思的看了灰原哀一眼。

    看來柯南跟她是達成某種共識了,而且住在博士家,算是處于那位偵探的庇護之下了。只不過,博士家是不是離工藤新一家里太近了點,而且就柯南變小的情況來看,有心人想查的話應該能查出來蛛絲馬跡的吧?

    課間找了個機會,齊木悠也悄悄問柯南︰“那位灰原同學……”

    他話沒說完,柯南就立刻打斷了。“悠也你想多啦,灰原她就是博士遠方親戚家的小孩兒,就是(性xing)格比較內向,不怎麼愛理人啦!”

    他這個反應在齊木悠也的意料之中。

    既然已經跟灰原確定了組織的危險(性xing),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他身份的,但以柯南的(性xing)格,肯定不會想讓他跟組織方面有牽扯。所以一定不會告訴他灰原的身份,一樣的,也不會把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告訴灰原。

    “哦,這樣啊,那我真是難得失誤哎,看來下次不能太相信自己的感覺了。”齊木悠也說完轉身走了。

    他背後柯南呼了一口氣,看來是騙過去了。沒想到悠也這個家伙真的這麼敏銳,昨天他說灰原有問題還真的有問題。這個小鬼可比那三個小鬼頭可怕多了,不過幸好悠也平時不太關心這些事情。

    此刻慶幸的柯南還不知道,齊木悠也已經從他的反應中看出了他的態度,並且正為他不把自己牽扯進去的事情高興呢。這就意味著齊木悠也這個人所有的相關人員都處于暗處,不管是變小的手冢還是已經打算介入的齊木楠雄和齊木空助都不會引起柯南太大的注意了。

    再加上齊木楠雄獲取信息的方式柯南是絕對想不到的,所以他既能過自己想要的低調小學生的生活,又可以跟齊木楠雄他們在背地里調查組織的事情和幫助柯南。是最好的發展了。

    “阿拉,你和你的小朋友出去做什麼了,一副偷偷(摸Mo)(摸Mo)的樣子。”柯南回到教室的時候,去衛生間的灰原已經回來了,見他回來就問了這麼一句。

    柯南想了想,還是對灰原說︰“灰原,我跟你說,注意一下悠也這個家伙。”

    灰原一愣,看了一眼進教室都一蹦一跳看著就心情不錯的齊木悠也,聲音不由放低了些︰“你的意思,他不是普通的小學生?”她沒看出這小孩兒有什麼不同啊?

    “啊也不是……”柯南一時有些語塞,想了想才說道︰“我也不好描述,總之,他跟另外三個不太一樣,你平時留意一下,別在他面前(露)出破綻了。悠也很敏銳的。”

    灰原若有所思的看著不遠處的齊木悠也,齊木悠也感覺到她的目光回頭看過來,兩人對視,齊木悠也沖她笑了一下轉過了頭去。灰原被那個笑容弄得愣了半天,才緩緩的說︰“好像是不太一樣……”

    “對……”柯南正要說什麼,就听灰原繼續道︰“他看起來可愛多了。”

    “哈?!”柯南眼鏡一歪。“喂喂……”重點是這個嗎!可惡,難道灰原也是個看臉的家伙?!

    “知道了。我會注意的。反倒是你,你這樣說,該不會已經被他發現有問題了吧?”灰原半月眼斜視著他。

    柯南額角頓時滴下一滴冷汗,“哈,哈哈,怎麼會呢,我很小心的啦。”

    其實已經被扒掉馬甲了。可惡,一個兩個怎麼這麼敏銳!灰原就算了,悠也那個小鬼可是貨真價實的小孩子,怎麼回事!

    好在灰原也沒多問,只低聲警告道︰“我已經跟你說過組織的一部分事情了,你應該也能意識到他們的作風,所以最好不要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尤其這幾個小孩子,他們一定一定不能知道組織的事情!”

    柯南正(色)︰“我當然知道,不可能將他們扯進來的,你放心好了!”他連小蘭和毛利大叔都不想牽扯進來,怎麼可能會不知輕重的把小孩子扯跟組織的對決里。

    等放學齊木楠雄來接人,齊木悠也就迫不及待的從腦子里將下午的事情告訴了齊木楠雄。【怎麼樣?楠雄尼醬,我是不是超,超級聰明的!】

    看著昂著頭一副傲嬌求表揚模樣的自家弟弟,齊木楠雄伸手揉了一把他的頭發。[是是是,悠也真是太厲害了,是最聰明的小孩兒。]

    “哼哼~”齊木悠也下巴一抬,一副臭屁的模樣。“那是,我就是齊木家最靚的崽!”

    見他蹦蹦跳跳的模樣,齊木楠雄無奈搖搖頭,但嘴角的笑意怎麼也壓不下去。看來這家伙總算從手冢變小這件事里出來了,不管是之前的難受還是積極的想要獲取組織的信息,他都看出了悠也對于這件事的愧疚,想要努力做些什麼。

    現在這種情況確實是最好的局面,自家這個小鬼也能安心一點了。接下來就看空助那邊會不會有什麼進展了。

    “阿嚏!”遠在英國的齊木空助打了個噴嚏。

    他對面一頭墨綠(色)頭發帶著黑框圓眼鏡一下巴胡茬,有些不修邊幅的男人說話一停,有些關切的問道︰“齊木同學,你沒事吧?”

    齊木空助捏了捏鼻子,“沒事,不好意思威爾帝教授,我失禮了。您繼續說,我對您所說的光學迷彩方面的課題很感興趣!”

    “要注意(身shen)體啊。不過,齊木同學明明不是光學專業的,沒想到反而對這個感興趣呢。哈哈。”威爾帝笑道。

    “啊,覺得光學的世界很是神奇,再加上我一直很崇拜教授您的一些理論,難得教授願意指導我,真是感激不盡。”齊木空助一臉笑容謙遜的模樣。

    “你也太謙虛了,我可是听教授說了,你可是他非常看好的學生。”

    “您過獎了,我們繼續聊?”

    “好,剛剛說到……”

    跟齊木楠雄回到家的齊木悠也,放下書包慣例跑去隔壁找手冢,就發現手冢拿著手機坐在床邊發呆。

    “隻果哥哥?”

    “啊,悠也。”听到他聲音手冢轉頭,這句話出口才發現自己沒關變聲器,伸手在脖子上掛著的項鏈上按了一下。“吃飯了嗎?”

    “還沒有呢,我剛回家就過來了,等會飯好楠雄尼醬會喊我的。”齊木悠也跑過去跳到他身邊坐下,歪著頭看他,“剛剛是在跟青學的哥哥們打電話嗎?”

    手冢微微搖頭,“是龍崎教練。”

    “咦?”齊木悠也一愣,“龍崎教練,找隻果哥哥有事?”

    “啊。”手冢點頭,“冰帝的教練,給了龍崎教練一份德國療養院的資料。”

    齊木悠也頓時明白了,“是因為那天的比賽吧,想要隻果哥哥好好去治療手臂。”

    “嗯。”

    見他握著手機,齊木悠也想了想,“不如給跡部哥哥打個電話怎麼樣?”

    手冢一愣,他剛剛確實在想這個問題,沒想到悠也一下就說到了重點。齊木悠也說道︰“說是教練給的,其實是跡部哥哥給的吧。跡部哥哥是個很好的人呢!”他笑著將之前在商場的事情告訴了手冢。

    “他一定很關心隻果哥哥的情況,但肯定不會主動聯系隻果哥哥的,所以才會用這種迂回的方式讓他們教練聯系了龍崎教練。不如就打電話說一下,當然不是告訴他你已經好了,就謝謝他幫忙找了很好的療養院。怎麼樣?”

    手冢想了想,答應了下來。

    看著他走到陽台打電話,齊木悠也眨眨眼,悄悄湊了過去。跡部哥哥那種傲嬌的個(性xing),好意被挑明還接到隻果哥哥直球的感謝,反應一定很有趣吧?

    【本章閱讀完畢】



如果喜歡《 在柯學世界當小學生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