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大石看著桌上的網球,想到三天後手冢和越前的比賽,嘆了口氣。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org

    “哥哥,你的手機響了。”房門被敲響,大石拉開門,就看到妹妹站在門口舉著他的手機,“你剛剛忘了把手機帶上來,有人打電話也听不到啊。”

    “啊抱歉,謝謝小慧。”大石揉了一下妹妹的腦袋,接過手機回了房間。

    “這個時間會是誰呢,不認識的號碼?”大石一臉疑惑的接通了電話。

    [知道了?]見齊木悠也蔫蔫地下樓,齊木楠雄問。

    “嗯。”齊木悠也點頭,“大石哥哥說隻果哥哥以前手肘受過傷,前幾天他陪著一起去復查的時候醫生說已經恢復好了。但他說隻果哥哥約了越前三天後在高架橋下面的網球場打球。大石哥哥有些擔心,如果強度太大的話,手臂還有復發的可能。”

    [他既然已經決定了,一定不會輕易改變想法的]齊木楠雄揉了一下弟弟的腦袋,[你就是擔心也沒用,實在放心不下那天就過去看看]

    “听說隻果哥哥的手是當初,他們網球部的前輩,用網球拍打的。被自己喜歡的東西傷害到,隻果哥哥一定很難過吧。”齊木悠也蹭了蹭他的手掌,“楠雄尼醬,你有辦法治好隻果哥哥的手肘嗎?”

    齊木楠雄沉默了一瞬,[去吃飯吧,媽媽今天做了你愛吃的天婦羅]

    “嗯。”齊木悠也點頭。齊木楠雄既然轉移了話題,就說明他肯定是沒有辦法。

    其實齊木楠雄都有哪些超能力,他也是都知道的,每年放暑假的時候去小島上測試,他都是跟著去的。但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畢竟自家哥哥的超能力經常會突然冒出來新的能力。

    “悠也,今天放學去博士家嗎?他又做了新的東西出來呢。”放學後,光彥走到正在收拾書包的齊木悠也面前。

    齊木悠也抿嘴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光彥,我今天稍微有些事情,就不跟你們一起去了。我哥哥來接我了,我先走了。”

    看著他背著書包走出教室,光彥皺眉,“你們有沒有覺得悠也這幾天有些不對勁啊?”

    步美點頭,“好像有什麼心事的樣子,有些悶悶不樂的呢。”

    元太︰“哎,有嗎?中午一起吃飯的時候很開心的樣子啊,他不是說今天有事情嘛,說不定就是在想這件事呢,快走啦,我迫不及待想看博士這次的新發明哎!”

    柯南跟他們三個走出校門的時候,正好看到齊木悠也跟齊木楠雄上了電車。他眉頭微皺︰那個電車好像不是回齊木家的方向,兄弟倆是要去哪?那個小鬼這幾天確實情緒特別低落的樣子,是發生了什麼事?

    “柯南,快走啦!”

    “啊。來了!”

    齊木楠雄和齊木悠也剛到高架橋下面,就听到大石的驚呼,齊木悠也一愣,立刻跑了過去。

    轉過一根石柱,就看到手冢反手往下削球,旋轉著的球飛過網線,落在越前的半場,觸地以後沒有彈起反而向著他那一側滾了過去。

    雖然齊木悠也之前說很想看到手冢的比賽,但這場比賽他一點也不想看!

    [零式削球]已經從手冢那里知道名字的齊木楠雄嘆了口氣,還是打了啊。

    齊木悠也從他的反應里看出了端倪,“所以就是這招,會對隻果哥哥的手臂造成負擔嗎?我要去阻止他!”說著便要往前跑,被齊木楠雄按住了肩膀。“楠雄尼醬?!”

    [悠也你知道的吧,他有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

    齊木悠也頓住,垂下頭,他當然知道,但是看到自己喜歡的隻果哥哥不顧自己的手臂打球,還是很難過。

    齊木楠雄將小孩兒按到自己懷里,看著球場上對越前說著什麼的手冢。

    還真是個了不起的人,也難怪悠也會那麼喜歡跟他相處。

    只不過這份責任心和不顧自我的犧牲,還是讓自家弟弟傷心了。感覺到自己衣服開始濕潤的齊木楠雄嘆了口氣。

    “這是我能為他做的唯一的事情。”返程的電車上,手冢這樣對勸阻他的大石說。

    大石嘆了口氣,即使對這位認識多年的好友的脾性已經非常了解,但對他的這種選擇還是無奈。看著手冢的側臉,就知道他再多說什麼也沒用,他們的部長,真是個固執的家伙。

    “那誰為你的傷做些什麼事啊!笨蛋隻果哥哥!”帶著哭腔的童音從他們身後響起,手冢和大石都是一驚。

    “悠也?!”手冢轉過身,看到站在他們身後的齊木楠雄和他身邊眼眶通紅的齊木悠也,“你怎麼在這里?”想到齊木楠雄能夠接收別人內心的想法,他第一反應就是去看齊木楠雄。

    [可不是我告訴的這個小鬼,是他覺得不對勁,去問了你旁邊這位]

    對上手冢的目光,大石有些尷尬,“那個,小朋友打電話給我的時候特別擔心,我就沒忍住告訴他了……”

    手冢第一次見一向快樂的小孩兒哭的這麼傷心,看向齊木楠雄,後者搖頭,示意你自己惹哭的自己哄。

    手冢無奈,蹲下身沖小孩兒伸出手,“悠也,來。”齊木悠也抹了把眼淚撲進他懷里揪住他的衣服,“隻果哥哥是大笨蛋啦!多想想你自己啊!”

    “我沒事,不要哭了。”

    “你,你騙小孩兒,我都知道了,你打這種球會加重手臂負擔的!”

    手冢頓時抬頭看大石,後者連忙擺手,“這個不是我說的啊!”再看旁邊側著臉的齊木楠雄,就知道罪魁禍首是誰了。但總的原因還是在自己身上。手冢揉了揉小孩兒的頭發,“悠也是怎麼發現不對的?”

    “因為那天,隻果哥哥說青學會提前結束比賽的時候,語氣有些不對勁。”

    手冢一愣,他那天只是在听到小孩兒想看他打球的時候下意識的想到了自己的手臂,以及最近教練有意讓他避開比賽,沒想到那麼一點情緒,就被小孩兒發現了。

    “隻果哥哥手疼不疼?我剛剛看到你打了好幾次零式……”齊木悠也紅著眼楮從他懷里抬起頭,伸手去摸他的手臂。

    “不疼。”

    “等會下了電車,去醫院檢查!”

    “悠也,真不疼,檢查就……”

    “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我覺得你要去醫院檢查!如果你不去,我就讓楠雄尼醬將你送過去!你知道他很厲害的!”齊木悠也一副不容商量的模樣。

    手冢噎住。

    難得見手冢被人嗆聲,這位小朋友還真是掐住了他的軟肋。大石道︰“手冢,我覺得齊木小朋友說的很對,還是去檢查一下吧。”

    “大石哥哥喊我悠也就好啦!謝謝大石哥哥告訴我比賽的事情。”

    見大石都這麼說,再看齊木楠雄一副弟弟說什麼我肯定照辦的模樣,手冢只好點頭。“會去醫院。悠也不許哭了。”

    “哼!我才沒有哭呢!是看球的時候眼楮進了沙子,隻果哥哥你選的什麼破網球場啊,車來車往的,好多沙子和灰塵!”齊木悠也小嘴一撅,反而責怪起手冢來了。

    手冢看著任性的小孩兒,眉眼間閃過一抹無奈,但鑒于他是小孩兒哭泣的罪魁禍首,只好捏著鼻子認了。“下次找好球場。”

    “你還要有下次?!”齊木悠也瞪眼。

    手冢︰……

    大石實在沒忍住笑了出來,他大概也知道手冢喜歡這個小孩兒的理由了。小家伙實在是太可愛了。

    醫院。

    醫生看著手里的片子,“我前兩天不是剛告訴過你,雖然你手臂恢復了,但這種球還是少打,你是不是又打了短球?”

    “醫生叔叔,很嚴重嗎?”齊木悠也著急的問。

    “也沒有很嚴重,但最近幾天左手最好不要打球了,休息兩天。以後也不能再這樣了,不然復發了,我這邊就治不了了。”醫生嘆了口氣,“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不听勸。”

    “手冢,最近幾天的訓練先停一下。你的水平,停幾天也沒關系吧。”大石堅定地道。

    手冢想要拒絕,但齊木悠也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大有你不答應我就再哭給你看的架勢。只好點頭同意。“啊,我知道了。”

    “好耶!”齊木悠也開心的笑起來,就是他前面剛哭過,看起來臉蛋紅紅眼楮紅紅,有點好笑。

    見他終于笑了,幾個人對視一眼,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都笑了起來。



如果喜歡《 在柯學世界當小學生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