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十章 你們不該來的(求收藏!求推薦!)

第十章 你們不該來的(求收藏!求推薦!)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破碎的鏡片散落在木地板上,夜里的涼風吹起窗簾,外面傳來人們的驚呼聲。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在空中飄蕩著的窗簾拂過白楊高大的身軀,那種凶厲的氣息,撲面而來。

    白楊站在木地板上,冷冷地看著眼前的兩個人,房間之中的氣氛一瞬間壓抑到了極點。

    就像是白楊說的一樣,他今晚是來(殺sha)人的。

    當矛盾無法解決的時候,那麼就解決造成矛盾的人,這個方法一向簡單、粗暴而有效。

    凱文深深吸了一口氣,手壓在了唐橫刀的刀柄之上,“喬志文”的身上的氣息告訴他,今晚必須死人。

    “能擾亂他嗎?”

    凱文的聲音在房間之中響起,羅斯聞言搖了搖頭,低聲道“我做不到。”

    羅斯現在甚至沒有辦法理解“喬志文”的狀態,更別提擾亂“喬志文”了,他的偏門手段完全不起作用。

    “那就躲到一邊去!”凱文聞言深深吸了口氣,“現在是我們這些走在封神之路上人的較量。”

    樓道之中很快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但是房間之中對峙的兩人卻視若無睹。

    白楊一步步走了過來,木地板彎曲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給本就壓抑的氣氛更添詭異。

    凱文的呼吸拉得悠長起來,他在白楊的勢下感受到了壓迫感,那是羚羊在捕獵的猛虎面前所能感受到的壓迫感,雖然不知道對方究竟是怎麼變得如此(強qiang)大的,但他知道自己只有一刀的機會。

    羅斯是兩人決斗的見證者,可他並不感受到榮幸,他能夠感受到白楊身上的(殺sha)意,這人是來(殺sha)人的,如果凱文敗了,那麼等待他的將會是一場屠(殺sha)。

    這種賭博羅斯一點也不想要,他甚至此時都不想見到“喬志文”,眼前這個男人和之前的“喬志文”簡直就像是兩個人。

    之前的“喬志文”就像是一只無腦野獸,但是現在的“喬志文”則是一個瘋子,還是手持加特林的瘋子。

    明明已經被羅塔城全城通緝,但是他被襲擊的第一瞬間想到就是反(殺sha),完全不顧及任何的後果。

    他難道就不怕阿卡麗學院和帝國司的怪物們介入嗎?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被拉得很長很長,空氣都有著一種凝固的感覺,羅斯感覺自己像是要窒息了,而就這一瞬間凱文拔刀了。

    “錚!”

    羅斯沒有看到刀的影子,甚至目光之中連凱文的身影也消失了,只是後知後覺地听到了一聲刀鋒出鞘的聲音。

    “撕拉……”

    空氣被撕裂開來,發出劇烈的呼嘯聲,如同急速的尖叫聲不斷拉高,而就在尖叫聲達到最高點的時候戛然而止。

    “轟!”

    如同沉悶的重錘重重砸落,羅斯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被砸得嗡嗡的。

    劇烈的炸響聲下,白楊不知道如同掉幀了一般出現在了凱文站著的位置,凱文最喜歡的那把唐橫刀無論是長刀還是刀鞘都已經握在了白楊的手中,而凱文身後的牆壁破碎,出現了一個足夠(成cheng)人通過的坑洞。

    “很快,但是還不夠快!”白楊的手指劃過刀身,聲音如同地獄的魔鬼,他享受這種奇異的狀態,生(殺sha)予奪盡在一手。

    羅斯感覺自己的(身shen)體都在顫抖,在他的記憶卻沒有看到白楊出手的痕跡。

    這是極致的速度、恐怖的速度、超越的(肉rou)眼可見的速度。

    羅斯沒有半分猶豫跟著凱文沖進了牆壁之上的大洞,這時候不跑就跑不了了。

    這個“喬志文”此時已經不是他們能夠解決的了。

    之前在阿薩爾斯監獄之中的“喬志文”還是一只小怪獸,但是此時他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真正的怪物。

    ………

    卡爾文酒吧,閃爍的燈光伴隨著dj打碟的聲音,酒精的氣味彌漫,人群們搖晃在舞池的中央,形同瘋魔。

    混沌藥品販子混雜在人群之中如魚得水,這里本身就是老鬣狗幫最大的混沌物品銷售渠道之一。

    內部的包廂之中,將混亂的氣氛隔離在外,仿佛是兩個世界,老鬣狗幫的幾位巨佬都在這里,今天是斯蒂芬•威力正式接手老鬣狗幫的日子,之所以會選在卡爾文酒吧作為接手的地點,是因為這是老鬣狗幫起手發家的地方。

    斯蒂芬•威力是一個看起來很清秀的白人,他的身上甚至看不出來一點點幫派的痕跡,此時他正與幾個幫派老人推杯換盞。

    老鬣狗幫是安成這個東方人建立,所以幫派之中也有著酒桌文化。

    而就在推杯換盞之中,一聲巨大的聲音響了起來。

    “轟!”

    還沒有等幾人回過神來,一道身影直接撞破了厚重的混凝土牆壁砸入了包廂之中,深深地嵌入了另一側的牆壁之中,然後落下,混凝土碎屑瞬間將他掩蓋起來。

    巨大的聲音下,包廂中老鬣狗幫的巨佬保鏢們,甚至來不及去看撞進來身影,瞬間拔槍應對著突發的一幕。

    厚重的牆壁破裂處,灰塵四起,遮擋的眾人的視野。

    一道踉蹌的身影從其中跑了出來,還沒有等眾人看清他的樣子,一柄唐橫刀瞬間穿過了他的(胸xiong)膛,將其釘在了鋪著的瓷磚地面之上,就像是釘死一只老鼠。

    下一秒,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走了進來,他伸手從那人身上拔出了唐橫刀,鮮血順著刀鋒流下。

    瘋狂、凶厲、(強qiang)大………這一種種氣息在這個魁梧男子的身上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讓人不自覺的戰栗。

    即便是這些老鬣狗幫的人也從魁梧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窒息的壓迫感。

    “現在想要跑不覺得晚了嗎,我不介意被因思特帝國的人發現來(殺sha)你們,你們就都要死。”

    白楊居高臨下,俯視著倒地的羅斯,完全無視了周圍的人。

    此時的他能夠感受到自己處于一種無法言明的狀態之中,這種狀態之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傷害。

    “沒有人可以在襲擊我之後平安離開。”

    白楊的聲音在羅斯的耳邊響起,羅斯(強qiang)忍著身上疼痛,快速轉身開槍,拉開與白楊的距離,他親眼看到了凱文是如何敗在對方的手上,那是近乎于碾壓的力量,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勝算。

    逃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白楊身子一歪,子彈帶起的氣流帶著擦著他肩膀而過,在白楊的視野之中一切都被拉得異常的緩慢,就像是時間被拉長了,亦或者他的反應變快了。

    唐橫刀在手中輕輕轉動,白楊身子瞬間出現在羅斯的身前,手中的唐橫刀瞬間劃出一個巨大的“z”字形狀,空氣之中爆發出尖銳的嘶鳴聲,像是有著什麼急速運動的東西將空氣瞬間切開。

    羅斯的身上瞬間噴出大量的鮮血,整個人直接被掀飛了出去。

    老鬣狗幫的人全部呆住了,他們不是沒有見過血腥的場面,可是熱武器和冷兵器的沖擊力是不一樣的。

    長刀劃過,鮮血飛散的沖擊感有時候比子彈更加有沖擊力,那是力量澎湃感,是原始而純粹的(殺sha)戮。

    斯蒂芬•威力不由握緊了手槍,盡管身後都是保鏢,但是他沒有感到絲毫的安全感,似乎只有手槍才能夠給他安全感。

    羅斯被唐橫刀碎裂的(身shen)體,其中的頭顱就落在他的腳下,甚至有些許血跡濺落在了他的臉上。

    那是一種冰涼,也是恐懼。

    就在這個時候,地板發出了吱吱的聲音,白楊看也沒有看一眼羅斯,直接握著手中的唐橫刀朝著凱文撞塌陷的牆壁走了過去,凶悍的氣息幾乎撲面而來,就像是獵(殺sha)的現場。

    而斯蒂芬•威力就在這個方向,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扣動了扳機,本能之中地抵觸眼前人靠近他,這讓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完全不在掌控之中。

    這是生物的本能,任何生物都本能地抵抗(強qiang)大的獵食者。

    “砰!”

    在他開槍的一瞬間,老鬣狗幫的巨佬們的保鏢幾乎是在一瞬間開槍,他們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恐懼了。

    槍口噴涌出明亮的火光,照亮昏暗的房間,也照亮了白楊面無表情的臉,分割出明暗陰陽。

    沒有人能夠詳細地形容那種恐怖。

    伴隨著一聲聲槍響,白楊手中的唐橫刀,如同一道流光劃過天際,鋒銳的刀鋒橫切槍身。

    槍聲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什麼扼住了咽喉。

    隨即是破碎的槍身落地的聲音,就在那一瞬間白楊揮刀切斷了所有的槍聲。

    “看來還有幫手。”

    白楊的聲音冰冷至極,直接將眼前的這群人判定為了那兩個想要(殺sha)他的人的幫手,收手中的唐橫刀在劃過一道殘影,刀身橫拍在了斯蒂芬•威力的臉上。

    這個老鬣狗幫的新任boss直接被拍翻在地,可現場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沒有人敢阻止眼前的這個男人,人怎麼敢阻止惡魔呢?

    即便是站在這個男人的面前,但是也沒有人敢發出一點的聲音。

    斯蒂芬•威力聞聲瞬間猛然抬起頭,他已經意識到這個怪物或許只是偶然闖入了這包廂之中,他急迫地開口道

    “等等,我不認識他們,我只是下意識地開槍了。”

    “你不認識他們?”白楊(露)出了冷如寒冰的笑容,“抱歉,我不信!”

    唐橫刀自上而下落下,斯蒂芬•威力的頭顱瞬間落地,鮮血瞬間噴射而出,白楊今天已經(殺sha)到這里,他就從來不介意再多(殺sha)幾個人,從穿越這個世界就潛藏的壓抑需要一場(發fa)泄。

    血腥味充滿整個包廂,老鬣狗幫沒有一個人敢動,白楊如同利箭的目光劃過眾人,所有被他目光掃過的人都有一種被鋼刀刮過的錯覺。

    一個中年東方男人這時候猶豫了一下,站了出來,小心翼翼地道“我們真的不認識他們。”

    他身子甚至不自覺的顫抖著,恐懼像是一個怪物從心底爬出。

    在余光之中他能夠看到了牆壁坑洞之後地面之上的尸體,那是他們老鬣狗幫守在外面的人,但是現在全部生死不知。

    “是與不是,不重要,你們這樣的對話會弄得我像是一個惡魔。”白楊嘶啞著聲音道。

    周老五此時背部已經被汗水浸透,他低著頭甚至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重要是什麼意思,是我從來不在乎你們的辯解,也不在乎你們是否活著,這幾乎就是(死si)亡的通牒。

    “請給我們一個機會。”周老五背後冷汗涔涔,在黑暗之中浮沉十余年,他從來沒有像是今天這樣恐懼。

    “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白楊頓了頓,再次開口道“我不管你們是不是與他們一伙的,但用盡你們的力量,給我帶句話給那個想(殺sha)我的人………我會找到他,然後弄死他。”

    白楊冷笑了一聲,繼續道“當然你們也可以不做,然後祈求我不會回來。”

    “是是是!”

    周老五連忙點頭,但是白楊沒有回頭,他甚至不在意對方的回答,只是將目光放向了埋著凱文的地方。

    “你還準備在下面躲多久?”

    白楊恐怖的第六感早早感受到了被掩埋的凱文還沒有死,只不過是躲在下面罷了。

    碎裂的牆體石塊之下,一道身影瞬間(脫tuo)困,幾乎是一瞬間就撞穿了牆壁沖了出去。

    白楊緊隨其後,羅斯已經死透了,如果想要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殺sha)他,那麼只有從凱文口中問出來了。

    這群人絕對不是因思特帝國官方的人,不然完全不用這麼偷偷(摸Mo)(摸Mo)的。

    而且這群人有著白楊感興趣的力量,超越凡人應有的力量,如同神話或者鬼怪志異故事之中的力量。

    沒有什麼比(強qiang)大與神秘更能夠吸引白楊的了。

    等到白楊離開之後,包廂之中的眾人才緩緩舒了一口氣,和白楊這樣的恐怖凶人待在一起實在是一種沒有絲毫安全感的事情。

    猛虎身側豈容他們酣(睡Shui)。

    “這家伙究竟是誰?”

    在白楊離開之後,不知道誰說了這麼一句話劫後余生的話。

    中年東方男人這時候深深吸了口氣道“他是喬志文。”

    喬志文?

    那個從阿薩爾斯監獄之中的逃出的瘋子?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種瘋子當時是怎麼被抓進去的?

    能夠躲避子彈,長刀在他的手里甚至比子彈還要快,這種瘋子怎麼能夠放出來?

    “真是恐怖的凶人。”有人感嘆道,話語的聲音之中仍舊帶著畏懼,“我們要為斯蒂芬•威力報仇嗎?”

    周老五深深吸了口氣道“今天難道不是斯蒂芬•威力承認背叛老boss安成,制裁謝罪嗎?我們什麼時候見過喬志文了?”

    眾人聞言一愣,頓了頓,是啊,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家伙,為什麼找這種家伙報仇,那真的是瘋了。

    ………

    卡爾文酒吧的舞池之中,香水味很重,各式各樣的香水氣味混雜在一起,夾雜著更濃重的酒精氣息。

    高貴的金(色)搭配藍(色)的冷(色)調,時尚酷炫,藍(色)的調調縈繞耳邊,文雅的酒吧桌案之上,推杯換盞,而那巨大的星空裝飾迷幻之中帶著爆棚的科技感。

    人們分款地隨著dj的節奏搖擺著身軀,瘋狂、嘶啞、搖擺。

    而就在這個時候,星空頂部忽然破碎,無數湛藍(色)的碎片飛射開來,火焰燃燒仿佛最絢麗的煙花炸裂。

    一道身影重重地砸在了酒桌之上,桌面玻璃上瞬間布滿密密麻麻的裂紋。

    凱文感覺自己五髒六腑都像是被撕裂一般,但即便是如此,落在桌面之上的一瞬間,他翻身就朝著酒吧的入口跑去,半點停留都不敢有,因為凱文知道,那個恐怖的男人下一秒就會出現。

    酒吧之中連dj都停了下來,酒吧的人群看著這一幕瞠目結舌,但是很快更讓眾人瞠目結舌的一幕(發fa)生了,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重重地落下。

    下一刻其身影如同斷幀一般出現在在凱文身後。

    “轟!”

    凱文被恐怖的力道裹挾著,撞在了旁邊的卡座,作為裝飾的圍牆直接被撞碎,凱文整個人瓖嵌入了座位之中,而卡座之上的客人被嚇得四散離開。

    而此時白楊已經提著手中的唐橫刀走到了凱文的面前。

    “你應該知道,你逃不了的。”

    凱文低著頭瘋狂地喘息著,左眼不知道何時已經充血,他的肩頭抖動著就像是一只瀕臨(死si)亡的野獸,準備著最後的絕命反擊。

    “這個你說的不算!”

    凱文的聲音帶著喘息之中壓抑的瘋狂。

    “你只是在浪費我時間。”

    白楊手中的唐橫刀在酒吧如同星空一般的吊頂燈光下泛著寒光。

    “是嗎?”

    凱文下一刻不符合人體力學規則地躍起,最後的一刻他竟然沒有選擇走,而是似乎想要反擊。

    但是白楊手中的唐橫刀速度更快,如同天馬行空、羚羊掛角一般無跡可尋,不過這一次他用的是刀背。

    白楊現在基本已經確定,這群人就是當初那群(殺sha)了前身的人,但是他需要弄清楚這群人究竟是誰。

    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

    這群人既然敢來(殺sha)自己,那麼就要做好死的覺悟。

    卡爾文酒吧之中,一道刀光閃過,撕裂空氣重重的劈在了凱文的肩胛骨上。

    “ 嚓!”

    這一刀(干gan)脆利索地劈碎了凱文的肩胛骨,厚重的刀背甚至直接震碎了凱文左側的(胸xiong)骨。

    凱文整個人再次被掀飛出去,但是只是在半空之中,白楊手中的唐橫刀旋轉了一圈,重重劈下。

    刀背帶著凱文巨大的身軀撞擊在地面之上,瓷磚之上無數裂紋自凱文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

    卡爾文酒吧之中剩余的客人躲在一個個卡座的短牆下面,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看著這震撼的一幕,他們的視野之中甚至看不清“喬志文”的出手,只能看到一道深藍(色)的影子閃過,隨即那個想要逃離的人撞擊在了大地之上。

    這時候那道深藍(色)的影子才浮現出來,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恐怖的力量、恐怖的速度,這是極致的(暴bao)力美學。

    “我有一些疑惑,請你一定解答我。”

    白楊伸出一只腳牢牢踩在凱文的背上,單手持唐橫刀,居高臨下嘶啞著聲音道“為什麼要(殺sha)我?”

    卡爾文酒吧這時候很安靜,混亂的氣氛被白楊手中的唐橫刀割斷了發聲的聲帶,只有白楊的聲音在這寂靜的酒吧之中那麼的清晰可聞。

    “為什麼?你不知道嗎?”

    凱文滿嘴都是鮮血,如同瘋子一般道“你知道的太多了,必須死,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忽然變得(強qiang)大,但是你終究會死。”

    他就像是一個瀕臨(死si)亡的瘋子。

    白楊抬起了頭,手中的唐橫刀搭在了凱文的脖頸之上。

    “你如果給出我滿意的答案,我或許會放了你。”

    而就在這個時候,酒吧之中有人像是忽然認出了白楊的面貌,驚呼道

    “他是喬志文!”

    這道聲音響起,卡爾文酒吧一瞬間混亂起來,“喬志文”這三個字在因思特帝國足以讓任何人恐懼,相比于這個瘋子,他們這里混跡的混沌藥劑商人根本不值一提。

    數不清的人朝著卡爾文酒吧出口涌去,驚呼聲、嘶吼聲已經踩踏的聲音起此彼伏,安靜的環境幾乎是一瞬間被徹底打破,但是唯一沒有變化的是在白楊身前依舊是一片巨大的空地。

    白楊對于逃離的人熟視無賭,他今晚既然已經追出來,那麼就從來沒有想過能夠安靜地解決問題,最不過(殺sha)出一條血路,手中的唐橫刀按下,鋒銳的刀鋒已經在凱文的脖頸之上留下的一道血痕。

    “你沒有太多的時間,不要挑戰我的耐(性xing)。”

    凱文被白楊踩在皸裂的地面之上,便是呼吸也變得異常的困難,他口中不斷溢出著鮮血,帶著瘋狂地笑容道

    “喬志文,你最終也是要為我陪葬的,要(殺sha)就(殺sha)吧,你已經暴(露),她很快就會來,阿卡麗學院和帝國司的人也會找來,相比于我們來說,他們才是真正的獵人。”

    阿卡麗學院?帝國司?也是神秘勢力嗎?她又是誰?

    白楊的腦海之中一瞬間閃過了無數的念頭,隨即開口道“你怎麼能夠確定我不是帝國司的人?”

    凱文聞言用力翻轉著(身shen)體,像是白楊的話對他產生巨大的震動。

    “你是帝國司的人,你在騙誰呢,你可是那位養出來的死士,根本不可能接觸到帝國司,不然我們哪里能夠活到現在?”

    前身原來是一個死士嗎?

    看樣子和這所謂的帝國司還是敵對勢力。

    白楊面(色)冰冷地看著凱文道“但是我只要見到帝國司的人,那位就死定了不是嗎?”

    “你不會有這個機會了,我們失敗了,她會親自出手,我在地獄等你。”

    凱文裂開嘴笑了起來,鮮血口中流出,下一刻,他腦袋忽然猛然歪了一下,再也沒有了呼吸。

    白楊能夠清晰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在那一刻停止了,就像是他主動終止了自己生命進程。

    “死士嗎?”

    白楊輕輕嘆了口氣,手中唐橫刀再次握緊,看向了另一個方向,那是一個兜帽男,他雙手(插cha)在口袋里,靠在了巨大的石柱上,與那些蹲在矮牆之下的人形成巨大的對比。

    白楊能夠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種同類的感覺,比凱文他們還要(強qiang)大的氣息,從沖進酒吧大廳之後,他就已經感受到了這個人的存在。

    只不過剛剛一直在處理著凱文,沒有時間搭理這一人,但是現在可以處理了。

    兜帽男抬起頭,卡爾文酒吧藍(色)的燈光照下,兜帽遮擋了他的面容,他無奈地嗤笑了一聲道

    “我就看個熱鬧,你就想砍我,果然是危險的罪犯啊!”

    白楊沒有說話,只是手中的唐橫刀抬起遙指遠處的兜帽男。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警笛的聲音此起彼伏,自遠而近,直接撞入了卡爾文酒吧的大廳之中,紅藍相間的光輝不斷閃爍,照亮一切。

    一輛輛因思特帝國的警車打開車門,全副武裝的警員沖出,瞬間就位。

    “舉起手來!”

    隨著聲音響起,一根根紅(色)的瞄準線在白楊的身上晃動著。

    白楊伸出腳將腳邊凱文的(身shen)體踢開,站在無數燈光之中,身上沾染著還沒有凝結的猩紅血液,活像是一個從地獄爬出的魔鬼。

    他的目光掃過那個兜帽男的位置,卻發現那個兜帽男已經隨著人群沖了出去,臨走還伸手跟他致意了一下。

    看來至少目前,白楊需要先處理這些因思特帝國警員。

    卡爾文酒吧的藍(色)燈光與警視廳的紅藍相間的光混雜在了一起,即便是這些警員也不禁在心中瘋狂感嘆“喬志文”的瘋狂,這才剛剛從阿薩爾斯監獄逃出,就直接襲擊卡爾文酒吧。

    太瘋狂了!

    這家伙怎麼敢的?

    逃犯不應該小心自己的身份暴(露)嗎?

    白楊持刀而立嘆了口氣,唐橫刀揚起,刀鋒遙指遠處,凶厲的氣息撲面而來。

    “你們不該來的!”



如果喜歡《 恐怖凶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