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入坑第五十三天(男人就是這麼好追...)

入坑第五十三天(男人就是這麼好追...)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溫荔的(性xing)格是典型的遇(強qiang)則(強qiang), 遇柔則柔。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對她凶,她更凶,對她好, 雖然不情願, 她也會學著回應。

    宋硯高中的時候對她冷冰冰, 她就也懶得湊上去, 一副誰稀罕跟你搞好(關guan)系的態度,其實心里還是挺疑惑, 自己長得不丑,別說他們學校,就放眼她就讀的藝術高中, 那也是數得上號的美女,就算她脾氣不好, 可從來沒對宋硯撒過氣,為什麼他那麼討厭自己?

    但也僅限于心里想想, 絕不會拋下面子真去問他,一臉“你不搭理我我還懶得搭理你呢”。

    現在不同了。

    宋硯已經不是那個冰塊臉學長了,好聲好氣地和她說話, 她當然不能再端著架子了。

    還問她能不能。

    切。

    不能!

    多喝熱水少做夢吧你。

    (▔デ▔)

    這都是她平時的口癖, 趾高氣昂地在心里說了一遍。

    宋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麼,雖然是在意料之中, 但還是有些失望。

    拍拍她的頭,他問︰“我們再過一遍台詞?”

    見他已經將上個(曖ai)昧的話題揭過, 要進入工作狀態, 溫荔沒忍住, 連忙抓上他翻動劇本的手,一點兒都不帶猶豫地說︰“能!所以你也快點喜歡我!”

    聲音清脆, 字字鏗鏘,和她堅如磐石的語氣形成對比的是,下意識的直白回答讓溫荔意識到自己的不矜持,但話已經說出口,沒辦法再掩飾,只好又趕緊松開手,目光閃爍,咬緊下唇,眼睫毛不斷撲朔的懊惱神(色)。

    宋硯怔怔地看著她,等從她的話里品嘗出滋味來,配上她這表情一起食用,就更覺得這姑娘真是好可愛,一言一行都像是在故意在撓他的心。

    他看了眼訓練室的攝像頭,聲音喑啞,氣餒地說︰“又犯規了你。”

    本來不看他的溫荔听到這句話,側過頭︰“啊?”

    她剛“啊”完,訓練室的門被打開,大搖大擺走進來好幾個手里架著機器的工作人員。

    “兩位老師好。”領頭的工作人員語氣很恭敬,“沒打擾二位排練吧?”

    宋硯早有準備,並不意外工作人員的到來,搖頭失笑︰“沒有。”

    溫荔差點忘了這是在訓練室,才意識到自己還在工作。

    “……沒有。”

    原來私底下訓練也不是兩個人單獨訓練,還是有工作人員在旁邊盯著的。

    “老師們的麥還ok嗎?”

    “ok的,稍微關了下。”

    溫荔又趕緊(摸Mo)到開關把麥給打開。

    有人在旁邊盯著,也沒辦法(摸Mo)魚想那些兒女情長,溫荔整理了一下情緒,打算有什麼話等錄完節目再和宋硯單獨說,反正也不差這一時半會,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趕緊把戲排好。

    但是剛剛的氣氛明顯讓彼此都試探出了點什麼。

    女追男,隔層紗。

    悖男人就是這麼好追。

    以前對她愛答不理,現在還不是被她的魅力搞得步步淪陷。

    溫荔心情頗好,跑到牆角邊兒去背台詞了。

    她和宋硯之前因為綜藝對過幾次戲,不過都是綜藝效果大過表演效果的,所以沒什麼難度,這個不同,她必須認真對待。

    宋硯說可以把他當段洪凶,溫荔才舍不得在詞兒還沒背下來之前就一遍遍地吼他,還是打算先自己把詞兒背熟再說。

    這邊溫荔明顯進了狀態,倒是宋硯有些走神,工作人員以為他是一個人要準備兩個劇本,思維有些轉不過來,關切地問他要不要把其中一個劇本給挪到所有公演的最後一個拍攝。

    宋硯語氣溫和地回應︰“不是劇本的事兒。”

    他看向正對著牆角被台詞的溫荔。

    她這段戲除了大段的台詞,對演員的情緒張力也有很高的要求,所以溫荔正在吼牆角。

    行為看著是有點兒迷惑,所以才說演技好的演員都是戲瘋子。

    等溫荔走過來說她的台詞都已經全背下來了,問宋硯背好了沒有,宋硯第一次對自己的專業度產生了懷疑。

    “你還沒背完?”溫荔一臉不可置信,“是你退步了還是我進步了?”

    宋硯懶得辯解,低頭繼續看劇本。

    溫荔突然在宋硯面前有了優勢,她當然不願意放過這個賣弄自己的機會,故意在他旁邊坐下,緊緊挨著他坐,樂于助人的同時又借指導之名貼著他,太爽了。

    “卡在哪句了?我幫你順一遍唄?”

    “……”

    有的演員戲好,是因為人生經歷豐富,所以能夠和角(色)共情,與其說是演戲,不如說是借用自己的(身shen)體在給觀眾講故事,而溫荔這樣本身沒心沒肺,對感情遲鈍又粗線條,演技出彩全靠天賦撐的演員簡才是真正的鳳毛麟角。

    她那麼快就能從中抽離出來,一心只想著戲,宋硯做不到。

    他現在就像是被溫荔吊在鋼絲上,整個人上不去也下不來,時不時被她撓幾下,心神不寧卻又無可奈何。

    溫荔大概天生就克他,年少時是這樣,長大了也是這樣。

    惹不起還躲不起麼。

    宋硯起身︰“我先去隔壁看看師弟。”

    溫荔有些失落,但又不能霸著他不放,畢竟寧俊軒還在隔壁等著他的師兄呢。

    而且她作為出道多年的前輩,總不能跟一個新人搶搭檔吧。

    “哦,你去吧。”溫荔頓了頓,想起自己昨天和寧俊軒對了好幾個小時的戲,大概了解這後輩的表演方式,想著先讓宋硯熟悉下,于是說,“寧俊軒天賦可以的,但可能是因為外在條件太好了,所以有的時候表情和動作都比較端著,不太放得開,你到時候可以就這個方面提點一下他,語氣記得要好點……”

    溫荔還沒說完,宋硯淡淡說︰“嚴師出高徒。”

    “嗯?”溫荔點點頭,“話是沒錯,但是……”

    宋硯又打斷,笑了笑說︰“我會看著辦的,別老顧著關心別人,專心準備自己的表演吧。”

    溫荔也覺得自己有些多管閑事,她自己還不一定能演好呢,(操cao)心別人(干gan)什麼。

    “好吧。”她抿抿唇,盡量大方地說,“我一個人也能行的,你別(操cao)心我,專心教你師弟。”

    宋硯嗯了聲,語調平平︰“會的。”

    人走了以後,偌大的訓練室就只有溫荔和一群工作人員,尷尬了幾秒,溫荔整理好心情,繼續去牆角背台詞了。

    宋硯在這兒,她就特別有(干gan)勁,老長的台詞沒多久就背下來了,甚至比他還背得快,現在宋硯去找他師弟了,她對著牆角怎麼都提不起勁兒來。

    溫荔不禁想,真是奇怪了,那以前演戲的時候,旁邊也沒宋硯啊,她怎麼堅持下來的。

    -

    到了寧俊軒這邊,宋硯的狀態明顯好了不少。

    他們這場是打斗的(肉rou)搏戲,寧俊軒鏡頭經驗不多,他有新人演員常會犯的錯誤,就是演戲的時候除了劇本上的台詞,劇本上沒有標明的動作和微表情之類的,就不知該如何處理,打起來的時候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擺。

    好在宋硯這方面經驗豐富,給了他不少指導。

    他的打戲是在于偉光幾個大導手底下實實在在練出來的,無論是現代背景下的赤拳搏斗還是古代背景下的刀光劍影,抬手劈腿的動作力度和美感兼備,(干gan)脆利落,在鏡頭前非常漂亮。

    一遍戲過完,寧俊軒學到了好多在學校學不到的東西。

    休息期間,工作人員給兩人分別送了瓶水。

    因為剛剛的打斗,寧俊軒覺得宋硯此刻連仰頭喝水的樣子都是如此的有男人味。

    宋硯感受到來自師弟的眼神,側頭問︰“怎麼?”

    “沒什麼,就是突然理解為什麼師兄你演動作戲比較多了。”寧俊軒被發現偷看,也不尷尬,大大方方地笑了,“太帥了那動作,剛差點給我看呆了。”

    宋硯挑了挑眉,也跟著笑了︰“那昨天跟溫老師是對的文戲,怎麼也看呆了?”

    “……啊?”寧俊軒老實巴交地說,“那是因為昨天溫荔老師跟我對戲的時候,看我的那個眼神實在……”

    他猛地意識到什麼,趕忙搖手解釋︰“沒有沒有,我那不是看呆,我那是被溫荔老師的演技給征服了!”

    宋硯笑著點頭︰“這樣,”然後放下水,“溫老師那邊是一個人,我們快點排練好嗎?”

    本來胳膊還酸的寧俊軒站了起來,響亮地答︰“好的!”

    -

    溫荔過來串門的時候,宋硯和寧俊軒正在地上廝打。

    她愣了下,先是自戀地想“不是為我打起來的吧”,然後在看周圍一幫也不拉架看熱鬧的工作人員,意識過來這是在對戲。

    自己這自戀的毛病確實是該改改了。

    寧俊軒一看溫荔來了,立刻從情緒里出來,躺在地上和人打招呼︰“溫老師你來了?”

    總不能說是想宋硯了吧,溫荔點頭︰“嗯,過來看看你們排得怎麼樣。”

    “那我們從頭來一遍。”寧俊軒側頭問宋硯,“師兄可以嗎?”

    宋硯︰“可以。”

    溫荔說得不錯,寧俊軒是個有天賦的新人,只要有人提點他,他對戲理解得很快。

    看著兩個人對戲,溫荔先是看寧俊軒,他是宋硯的師弟,長相也跟宋硯是一個類型的,但比宋硯年輕,活力滿滿,渾身充滿了朝氣。

    溫荔不知怎麼就想到了以前的宋硯。

    宋硯那時候雖然是個冰塊臉,但總體來說還是個少年感十足的正常高中生。

    有次溫荔去他們學校找柏森,正好踫上柏森的班和隔壁班打籃球友誼賽,溫荔也湊熱鬧去看了。

    打籃球的那幾個人里,就柏森和宋硯最出挑。

    宋硯是個乖乖學生,一心學習,很少參加戶外活動,所以皮膚比其他男生都要白一些。

    他進了個三分球,和隊友們互相擊掌,溫荔看到他在陽光下笑了。

    原來這人也是會笑的啊。

    溫荔心想,他老是板著張臉看她,她還以為宋硯真是個面癱呢。

    原來只是差別對待,不對她笑而已。

    籃球場上,很多女生拿著礦泉水等在旁邊,柏森的幾個朋友看到她過來,讓她有點危機感,別被其他女生給搶走了給柏森送水的機會,攛掇她去給柏森買水,溫荔被煩得不行,不情不願去了小超市給柏森買水。

    要付錢的時候她突然想,就只給柏森一個人買水,萬一讓柏森那自戀狂以為她喜歡他,那婚約不就更不可能取消了嗎。

    她一口氣買了好幾瓶水,柏森和他的隊友們人人有份。

    果然,當溫荔把水遞給每個人時,其他男生臉上都是受寵若驚,還嘻皮笑臉地對柏森說,森哥別吃醋,你未婚妻給我們的只是人情水。

    柏森翻白眼,壓根沒在意這事兒,吊兒郎當地對溫荔說,你這丫頭還挺博愛啊。

    溫荔懶得理他,把最後一瓶水遞給宋硯。

    宋硯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嘻皮笑臉,接水的時候不小心踫到了她的手,指尖一顫,那瓶水就這麼掉在了地上。

    溫荔被嚇了一跳,他卻很快地撿起了水,低聲對她說了聲謝謝。

    後來一整場比賽打下來,宋硯滿頭是汗,熱得雙頰通紅,薄薄的唇瓣變得蒼白,還起了皮,可他始終沒有動過她給他買的水。

    她那時候覺得宋硯潔癖,水掉在地上就不願意喝了,吐槽他一個男的跟她班上的某些女生似的麻煩。

    可是柏森告訴她,宋硯沒有潔癖。

    找不到為什麼宋硯不喝水的原因,溫荔更氣了,越發肯定宋硯就是討厭她,寧願渴死也不願意喝她給他買的水。

    十八歲的宋硯,少年感十足,高挑俊朗,但是討厭溫荔。

    溫荔收回心思,驕傲的她突然一點也不想回憶少年時期的宋硯了。

    還是現在的宋硯好,成熟紳士,最主要的是他不討厭她了。

    寧俊軒和宋硯這時已經在地上廝打起來,男人之間接觸沒那麼多避諱,手踫手腳踫腳的,宋硯把寧俊軒摁在地上惡狠狠說台詞的時候,兩個人鼻尖都快踫上了。

    為了防止寧俊軒掙扎,宋硯用膝蓋抵在寧俊軒的大腿上,手掐著他的下巴,因為用了勁兒,白皙的手背顯出青筋來,溫荔看著這場面,看著宋硯擰著眉,用低沉威懾的聲音對寧俊軒說話,莫名其妙就往歪處想了。

    宋硯也這樣將她摁在身下,掐過她的下巴,用低沉但不怎麼威懾的聲音對她說話。

    “……”

    這段時間行程太滿,即使每天(睡Shui)在一張(床chuang)上,白天她累他也累,到晚上都是倒頭就(睡Shui),壓根沒心思想別的,更不要說做什麼。

    這段戲里她看著寧俊軒,把自己代入進去,突然就有點嫉妒他。

    心里這樣一想,溫荔整個人都燥了起來,忙站起身,呼哈呼哈地大口呼吸。

    正好戲演完了,寧俊軒站起來,虛心請教溫荔︰“溫荔老師,我剛剛的表現怎麼樣?”

    全程都在神游,壓根沒認真看戲的溫荔眼神躲閃,胡亂點頭︰“挺好的,我先回去了,我回去再復習下台詞。”

    說完她轉身就走。

    寧俊軒看著溫荔近乎逃跑的動作,不解道︰“溫荔老師這是怎麼了?”

    剛剛從頭到尾,溫荔就一直直(勾gou)(勾gou)地盯著寧俊軒,結果寧俊軒一問她,她連看都不敢看,轉身就逃了。

    宋硯繃著下顎,悶聲說︰“不知道。”

    寧俊軒又察覺到宋硯的不對勁,心想難道是自己剛剛演得太爛了嗎?這倆口子都不滿意?

    他一下子就泄了氣,憂郁地想自己是不是真不適合吃這碗飯,要不要轉行去簽msn公司當網紅。

    後來又跟宋硯對了幾場戲,寧俊軒不光自己,就連師兄也好像在想什麼,不在狀態。

    就這樣一直到排練到晚上收工,嘉賓們準備回酒店休息。

    回酒店的路上,同坐一車的溫荔和宋硯顯然心思各異,全程沒交流,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們沒坐人間節目組安排的車,意思就是今晚不想錄節目,只想好好在私人空間里休息,人間節目組沒堅持,知道他們排了一天的戲也累了,所以這輛保姆車上沒別人,也沒有攝像頭,只有他們各自的助理文文和阿康。

    兩個助理都知道自家藝人的情況,按理來說他們如果想說什麼,是不用避嫌的。

    副駕駛上的文文沖阿康比了個眼神。

    你哥這是怎麼了?

    趁著等紅燈的間隙,阿康搖頭,又對文文比了個眼神。

    你姐這是怎麼了?

    兩個小助理面面相覷。

    這時候宋硯的手機響了,打破了車里的寂靜。

    宋硯睜開眼,單手撐著下巴掏出手機,是寧俊軒發來的語音。

    他點開,語音直接外放。

    “師兄,有段台詞的情緒我覺得自己理解的不太對,你休息了嗎?能不能幫我看看?”

    溫荔也睜開了眼,扯著唇角問︰“你師弟還在排戲,你怎麼不待在那里陪他?宋老師就是這麼當師兄的?”

    宋硯反問︰“你就這麼替師弟(操cao)心?”

    溫荔撇嘴︰“沒有,我就是覺得你跟他排戲的時候狀態不錯,比跟我排戲的時候自然多了,跟我排戲明明連台詞都背不下來。”

    還把人摁在地上,鼻子都快靠在一起了。

    “不是(操cao)心他?”宋硯笑了笑,“那溫老師今天排戲的時候一直盯著他(干gan)什麼?”

    溫荔也跟著笑了︰“那宋老師手把手教他演戲跟他靠那麼近,結果連跟我對台詞走神是什麼意思!”

    宋硯語氣平靜︰“我為什麼走神,溫老師你要負很大責任。”

    溫荔莫名其妙︰“我跟你說你師弟的事兒,你東拉西扯轉移重點什麼?”

    “我也在跟你說師弟的事,東拉西扯轉移重點的是你。”

    “好,你說我轉移重點,我就跟你說重點。”溫荔深吸一口氣,也不管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了,口齒清晰吧啦吧啦扯了一大堆,字字控訴,“重點就是你對你師弟比對我好,你差別對待。”

    “我差別對待?”宋硯睨她,雲淡風氣地反控訴了回來,“差別對待我和師弟的到底是誰?”

    溫荔︰“你詭辯!”

    宋硯︰“詭辯的是你。”

    開車的阿康突然按了下車喇叭,溫荔和宋硯同時安靜下來,此時文文小心翼翼轉過頭,語氣諂媚︰“姐,宋老師,我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溫荔無語︰“你要講就講,不講就別說話。”

    “那我還是講吧。”文文深吸一口氣, 里啪啦中間不帶一絲停頓地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吃醋就直接說我吃醋了不行嗎而且你們好像還是為同一個人吃醋天吶我快笑死了你不覺得你們真的很幼稚嗎?”

    說完了,文文害怕地縮回了頭,咽了咽口水弱聲說︰“我說完了,你們繼續吵。”

    “……”

    “……”

    透過後視鏡看到姐和宋老師那兩張(色)彩繽紛的臉,文文悲傷地想她的職業生涯大概率是走到盡頭了。



如果喜歡《 頂流夫婦有點甜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