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與風同行5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為祖國之崛起而穿書");

    列車的速度似乎快了一些,

    但還是queen的動作更快,她抓住窗口,

    冷風吹在臉上,謝雁伸手抓住她,將她往車里帶。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queen的身手也不錯,身體很輕,踩著車體一下躍起,從窗戶鑽了進去,

    直接把謝雁抱住,兩個人一起往後倒去。

    但他們的後面還有人,座位上是人,

    走廊里也有人,

    除了人,還有各種行李箱,行李袋,

    蛇皮口袋。

    孩子的哭聲,大人說話的聲音,

    鬧哄哄的車廂,

    伴隨著火車的鳴笛聲——開出了這個車站。

    風箏半關上窗戶,留了縫隙,讓空氣可以流通。

    queen摸著被她剛才一撞,把謝雁撞得有些紅腫的額頭,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把書包往懷里反背,坐在了座位上︰“剛才我要是把你砸暈過去怎麼辦?”

    謝雁說,

    “我還沒那麼嬌嫩。”

    “像是從陣地沖出來一樣,”

    queen說。

    臉上都是薄汗,手心也是,

    但坐在擁擠,冰冷的火車座椅上,卻又覺得有些奇怪的心安。

    風箏問,“傷著沒。”

    兩個人都搖頭。

    頭頂的行李架塞滿了東西,有些包裹還露出來了,風箏讓他們往里面坐,避開行李落下來會砸到人的地方。

    “小姑娘!是你們哎。”

    孕婦擠了過來,對了一下票上的座位,“真的是緣分。”

    吳小蓮的目光落在queen上,“太感謝你了,剛才要不是你,肯定出事!”

    queen不習慣被人一直感謝,她搖頭,“不是什麼大事,你身體沒事就行。”

    孕婦坐了下來,“你們是兄妹嗎?”

    沒等三人回答,她又高興道,“多漂亮的三個孩子啊!小伙子真精神呢,餓了嗎?吃飯沒有?”

    下午一直在候車,沒時間吃飯,謝雁從包里拿出一些干糧,吳小蓮擺擺手,從腳下的口袋里拿出一個小棉襖,打開是一個包裹,“嘗嘗這個,”

    里面是剛煮好的雞蛋,因為捂得嚴實,還帶著余溫,“冷的怎麼行,吃吃這個。”

    她一把拉過queen的手掌,“來,多吃雞蛋營養好,你們兩個小姑娘,瘦得不行,手多細啊。”

    queen從小就對母親沒什麼印象,此刻也沉默了很多。

    “我替你們剝,”

    吳小蓮笑著說,“來,一人一個。”

    手里被塞了暖和的雞蛋,就連剛才的寒意都驅散不少。

    旁邊還有別的民工,回家過年的,“這是你孩子?”

    吳小蓮搖頭,“不是,是路上遇到的,不過孩子人太善良了,我在站台滑倒,是這個小姑娘把我扶上來的,我還擔心她沒趕上,現在踫到了,太好了。”

    她熱情地介紹著,“你說,這麼听話懂事的娃,上哪兒去找?”

    鄰座的人都在夸她,queen後脖子紅了些,吃完雞蛋,她咳嗽一聲,“我睡一會。”

    把包里的外套拿出來,蓋著臉,像是鴕鳥一樣躲著,裝睡起來。

    謝雁看著她笑。

    風箏靠在椅背上,也看著他們。

    “噓,大家安靜點,讓小姑娘好好休息一下!”

    吳小蓮拉著周圍的人說。

    對這一車的人彼此間來說,他們不過是陌生人,不認識對面的人,從前沒有接觸,今後或許也不會遇見。

    但在這趟車上,因為他們有同樣的起點,要去同一個方向,所以他們遇見了。

    謝雁靠在queen的肩膀上,她知道queen沒睡著,她小聲說,“如果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都覺得你是一個好人,至少,你沒自己想的那麼壞。”

    會有人評價你,指點你,用他們高高在上的態度,去否認你的價值,給你安上莫須有的罪名,用“垃圾”“敗類”來定義你。

    而你真的要按照他們的定義去活嗎?

    沒有人有資格隨便去評價和定義別人的行為和價值,沒有人有資格去否定一個人的人生,這個世界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善意的。

    或許有些時候,他們自己都不認為自己是惡意的。

    而他們樂于看見你因為這些評價,這些語言,去懷疑自己,否定自己,因為這樣,就能證明他們是“對的”,他們摧毀你的價值,從而獲得自己的成就感。

    但當一個全然不認識你,和你沒有任何利益沖突的人,對你報以欣賞,喜歡,和感激的目光時,必然是因為你做了什麼,而你能去做這樣的事,就證明你並非毫無價值。

    衣服下的肩膀微微顫抖,

    謝雁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車廂里的聲音小了,隨著夜色的暗沉,車窗外的世界被黑暗吞沒,火車在軌道上行駛的聲音成了主流,每個人都累的癱在自己的座位上,沒有座位的,靠在椅背上。

    他們為了回家,太累,太疲憊了。

    拖著四五個自己的行李,沖過擁擠的人群,差點被死神拽住腳步,終于趕上了回家的車。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即便是坐著的人,也開始難受起來。

    長時間的坐在這種椅子上,對身體是一種痛苦的折磨。

    有人站起來活動,有人看著窗外濃墨的夜色想著親人,

    有人逗弄著自己的孩子,

    還有人在斗地主。

    車廂里又活躍起來。

    一個穿著白襯衣,梳著頭的青年站起來,“大家回家過年嗎?”

    他旁邊的人說,“對啊,這一車都是吧!”

    “票太難買了!”

    這個話題,開啟了車廂里的新一輪談論。

    “我已經一年沒回過家了!”

    “你這算什麼,我四年沒回家了!”

    “去年就沒搶到票,今年怎麼也要回家去看看,賺再多錢,也想回家啊。”

    有人說著說著,抹起了眼淚。

    “家里有孩子要養,有什麼辦法啊,今年工作沒了,只有回家了。”

    “欠的工資沒要回來,沒有住的地方,只有家里能吃上口熱飯。”

    他們中有的人,要站兩天兩夜才能到家。

    “我和工友一起走的,他沒擠上車,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之前候車室的擁擠,誰都能看出來很危險。

    風箏靠在椅背上,沉默著,漆黑的眼楮,偶爾看向旁邊的兩個同伴。

    queen放下了蓋著臉的衣服,對面的孕婦也加入了話題。

    “話是這麼說,能擠上這趟車回家,誰也不容易啊,能上車就是最大的好事了!”

    “咱們去外面打工,不就是為了家里人能過上好日子嗎?”

    “對!”

    發起話題的青年說,“我們一起來唱歌吧!”

    火車到了小站,緩緩停下,這個小站的進出人不多,而外面的路燈微黃,落在冰冷鐵軌上。

    起初是一個青年的歌聲。

    “微涼的風吹著我凌亂的頭發,

    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

    有人在聊天,有人在淺眠。

    謝雁坐在兩個人中間,雖然四周很吵鬧,但她依然能睡著。

    風箏看向車窗外,

    外面的車站太冷了,有人裹著厚厚的衣服,拖著行李箱,扛著蛇皮口袋,和車站里的很多人一樣,看見緩緩開來的火車,原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低著頭的人,立刻有了希望一樣,臉上帶著不同的表情,朝著車廂而來。

    “突然看見車站里熟悉的畫面,

    裝滿游子的夢想還有莫名的憂傷,

    回家的渴望又讓我熱淚滿眶。”**

    緊跟著,很多人的聲音加入其中。

    有男人的聲音,女人的聲音,小孩的聲音。

    “握在手中的票根是我唯一的方向,

    回家的感覺就在那不遠的前方。”**

    火車又啟動了,從深夜的車站開出,漸漸駛入荒野。

    又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家?

    queen的影子落在窗戶上,她一瞬間有些羨慕那些人。

    他們是有奔赴回去的地方,那個叫做家的地方,有親人等著他們,即便他們在外面經歷風雨,吃苦受難,但他們背後始終有一個家,只要他們累了,只要他們想家了,只要到了春節,就可以回去的地方。

    而她和風箏,有這樣的地方嗎?

    在歌聲中,擁擠的車廂中原本疲憊的臉龐,變成了快樂,期待和希望的臉。

    風箏的目光從車廂里的人身上收回來,發現手被人握住了。

    他的手很長,有些冷,但謝雁的手不一樣。

    小小的,有些溫熱。

    他看她,她睡著了,是靠在queen的肩膀上的,呼吸緩慢。

    除了他,她還握著queen的手。

    兩個人都默契的沒有松開她,反而輕輕反握住了。

    他們好像真的有這樣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在哪里,

    但有家人在,就有家,不是嗎?

    哪怕他們沒有血緣關系,但此刻,他們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可以完全信任,可以相互依賴,可以一起奔向未來的依靠。

    風箏把腿上的外套拉起來,蓋在睡著的女孩身上。

    queen伸手,把窗戶再往下拉了一小半,只露出半寸口子,能讓風進來,但不會冷到人。

    “走過的世界不管多遼闊,

    心中的思念還是相同的地方……”

    歌聲還在繼續,火車繼續在鐵軌上奔跑。

    進了隧道,四周一片黑暗,人們的歌聲停了,隨後,是笑聲。

    帶著無論如何,即便在痛苦,再困難,再擁擠,也要回家的希望和期待,帶著和親人分別多日,即將重逢的期待。

    這是他們在火車上共同度過的第一個冬日。

    擁擠,嘈雜,樸素,卻沒有以往那麼冰冷。

    車廂里開了一盞燈,

    微弱的燈光落下來,吳小蓮笑著看著對面的三個孩子,輕輕撫摸她的腹部,孩子們啊,哪怕回去可能會面臨生離死別,但新生的希望,永遠在未來的路上。

    售貨員推著推車走過來,這一趟走過來,車里的貨物少了一半。

    車輪滾在路上,發出咚咚的響聲。

    “讓一讓,讓一下啊。”

    queen叫住人,“等一下。”

    風箏原本闔著的眼,微微睜開了些。

    queen偏頭,越過他,目光落在車外放著的幾個煙盒上。

    “需要什麼嗎?”

    queen頓了頓,但一直沒說。

    風箏說,“她有狗鼻子。”

    聞得到。

    queen手里握著的手指微微動了動。

    她轉頭看了眼睡著的謝雁,再抬頭,忍了忍,說,“一瓶礦泉水。”

    又是一個深夜站台,車燈的光照進來,落在queen清秀的臉上。

    風箏輕輕笑了一聲,沒說什麼,閉著眼楮又睡了過去。

    夜深了,

    火車永不停歇地再朝著扶城奔跑著。

    **

    下火車的時候,謝雁覺得渾身都像是被拆了一樣。

    尤其是臀部。

    硬座永遠的痛。

    扶城火車站的環境好一些,一是因為這里並不是交通中樞,客流量不大,二是因為城市經濟實力還行,修建的時候投資大一些,不像是他們之前上車的地方,是用舊火車站改的。

    “你們去哪?”

    謝雁背著書包,看了眼有些快要入夜的天空。

    這里不像南方,氣候不是那麼濕潤陰冷,扶城的位置不錯,環境也挺好,出生點在這里的話的確是不錯的選擇。

    系統︰出生點可還行。

    謝雁︰回城一趟並不容易。

    三個人出了火車站,找了家飯店吃飯,在火車上這幾天都沒有吃過熱的東西,謝雁和風箏不吃方便面,queen用她的話來說“吃吐了”。

    下車的時候,吳小蓮還往queen手里塞了幾個土雞蛋,“多吃點,好好注意身體,可別把自己餓壞了!”

    queen︰“我不吃雞……”

    吳小蓮根本不給她拒絕的理由,“所以才長得這麼瘦,你看,以後要好好吃飯!”

    好好吃飯,

    這樣原本是來自親人和長輩的叮囑,她居然是從一個火車站認識的女人口中听到的。

    “你們應該不會回家吧。”

    謝雁說的沒錯,queen一直都是住在出租屋和酒吧的,為了去南邊,已經把欠了幾個月的房租的房子退了跑路了,現在回去,房東應該會追殺她。

    而風箏原本也是蹭queen的住處。

    他家就是扶城,但風箏從沒有提起過自己的家人,更沒有提到過住址,他家里人也不管,上高中請家長,家長從沒請到過。

    “重新找個地方租唄,”

    queen說,“我們先送你去醫院,你要是錢不夠,聯系一下家屬,我們的事情你不用多管。”

    說是重新找地方租,房租可不低,就算是風箏和她一起合住,兩個人也沒有什麼正當的收入來源,雖然快滿十八歲了,但房租可不是發一兩天的傳單就可以攢夠的,而且很多地方會讓他們提前交押金。

    “你們如果有租的地方,我倒是知道有地方出租,”

    謝雁說,“而且離我家很近,價格也很便宜,一會我帶你去。”

    “有多便宜?”

    queen把筷子放在碗里戳了戳。

    “一個月單人五十,免交押金。”

    風箏說,“扶城有這麼好的地方?”

    他怎麼不知道?

    “你們去了就知道了,”

    吃飯完,謝雁和他們坐了輛公交,公交繞城,走走停停,穿過大半個扶城,終于到了居民區。

    這兒的地段不錯,附近有兩個公交站,離學校和醫院也不遠,四周都是居民樓,說真的,這里的房租一個人五十,即便是九十年代,也太便宜了些。

    等下了車,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路邊卻有路燈,謝雁帶著他們,沒去居民樓區,而是繼續往街道深處走。

    最後,在一片別墅群門口停了下來。

    queen說,“我覺得有點不太對。”

    風箏說,“她可能是先回家。”

    他們知道桃兒家里有錢,但住在市區別墅這種事情,還是沒有想過的。

    兩個人跟在她身後,進了別墅區,保安看了眼是謝雁,沒有多說,繼續拿著手電筒晃悠。

    謝雁按照系統給的地址,找到了一棟兩層小別墅門口,門口有欄桿,她走的時候就沒打算活著回來,所以也沒帶鑰匙,但奇怪的是,門沒有關。

    謝雁抬頭看里面,燈關著,房子一片漆黑。

    “這是你家?”

    queen打量這四周,如果桃兒家的條件真的不錯,那說不定她的病有的治,這世上有錢治不好的病嗎?她覺得應該沒有。

    “噓,”

    謝雁說,“門是開著的。”

    大門的柵欄門開著,里面卻沒有開燈,說明家里可能沒人,而柵欄門門鎖部分,好像是被人用工具夾開的。

    風箏和queen也反應過來了。

    他們常見這樣的情況,家里可能進了賊。

    謝雁知道,父母是從來不會來這里的,連看房子都是找的中介直接定,然後讓阿姨把人送到這兒來,他們可能都不知道這別墅里有幾個房間。

    進屋子的時候,

    謝雁比他們兩個還要謹慎。

    因為系統之前說了,這篇文的作者和上篇是同一個。

    從危險開篇來說,現在如果發生點什麼更可怕的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她應該慶幸,這作者不是寫靈異文的。

    穿過前院,正門也開著,謝雁看見二樓的窗簾晃了一下,她回頭和兩人說,“你們去報警,別跟過來,小心點。”

    家里並不是沒人,她走之前,讓阿姨來定時打掃,只說自己出去旅游散心,和兩個同學一起——也就是這樣,阿姨才沒有起疑心,否則她離開家這麼長時間,阿姨早就通知父母報警了。

    所以,她得過去確認一下情況。

    傍晚這個時間,正好是阿姨來打掃的時間。

    queen小聲說,“你別上去。”

    她要跟著謝雁去,風箏攔住了她,“你去報警,我保護她。”

    queen在猶豫。

    但風箏已經跟了上去,現在她也可以跟上去,但就沒人報警了,幾分鐘的時間,她還是決定先去找保安報警,有風箏在,應該不會有危險。

    謝雁從側面的樓梯上了二樓,屋子二樓有個露天陽台,她從窗戶往里面看。

    這個窗戶是她臥室的窗戶,二樓有三個臥室,其中最大的臥室,朝著陽台,出來就可以看見陽台上擺著的花。

    窗戶的窗簾半拉著

    ,從窗戶看進去,能看見地板上躺著一個人,看身形和情況像是負責打掃的阿姨。

    而屋子里沒有聲音,很安靜。

    謝雁拿起放在花盆旁邊的鐵鍬,輕輕推開陽台門走了進去。

    臥室門開著,她一進去就聞到了血腥味,燈沒開,里面很黑。

    血腥味並不濃厚。

    **者不知道有沒有離開,風箏在她之後進來,只看見屋內一片混亂,地上躺著人。

    他走到謝雁背後,謝雁還在檢查阿姨的情況。

    人還沒死,有氣息,後腦出血,身體熱的,再加上剛才她看見窗簾在動,說明一切都是剛發生沒多久的事情。

    最糟糕的情況,動手的人還沒走。

    風箏听見身後細微的響動,他沒有猶豫,立刻閃身躲開!

     當一聲,那人手里的斧頭砍在了地板上!

    他一直躲在後面,等兩個人進來,才動手!

    風箏轉身,朝著他踹了一腳,趁機把斧頭拔出來,這是很危險的武器,如果再被對方拿到,他們很容易會受傷。

    黑影力氣很大,撿起地上的花瓶砸了上去,碎片撒了一地。

    風箏轉身,和黑影搏斗在一起。

    因為對方的偷襲,讓風箏暫時落入了下風,但謝雁從後面將黑影反摔在地上,風箏終于能喘口氣,他爬起來,和謝雁一起把對方制住。

    為了防止對方反殺,他又砸了幾拳。

    謝雁站起來,打開電燈,外面傳來了喊聲。

    燈亮起來,對方被風箏按在地上,少年的後背已經有血滲透出來,但他沒有松手,繼續把男人按在地上。

    先到的是queen和保安。

    男人衣著邋遢,身強體壯,還帶著武器,保安都不相信,兩個小孩能把他制住了。

    救護車來了,救護人員把人抬上去,queen留下來和保安一起等警察,謝雁受了點輕微的擦傷,風箏後背被玻璃劃傷了,而阿姨只是暫時暈過去。

    等兩個人從醫院回來,已經快天亮了,queen睡在沙發上等他們。

    謝雁提著路上買的早飯,她還打電話叫人來重新裝了門鎖。

    queen揉揉眼楮,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風箏坐在旁邊,謝雁也回來了,她坐直了身子,“警察把人帶走了,說是****,一會讓你們兩有時間去做一下筆錄。”

    那個人在來這兒之前,已經作案多起,還殺了三個人,queen想著昨晚上的驚險,還有些後怕。

    吃完早飯,queen終于忍不住問了。

    “桃兒,你說的那個房東在哪兒。”

    一個月五十塊,還有這種好事?

    謝雁嘴里還鼓鼓的,“啊,你們已經見過了啊。”

    作者有話要說︰  **《回家》歌詞

    回家了!

    2("為祖國之崛起而穿書");



如果喜歡《 為祖國之崛起而穿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