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與風同行4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家里養一口人, 你知道要花多少錢嗎?”

    “你爸媽留下來的本來也沒有多少錢,我一天累死累活的為了啥啊, 還不是為了養你?”

    “吃什麼肉?還想吃雞蛋?你以為自己是富二代?”

    “送你去叔叔家是為你了好!”

    她知道,說著這句話的叔母,眼里有多少嫌惡,對這個家來說,她就是垃圾,她只需要她父母的錢,並不需要她這個拖油瓶。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她是這個世界多余的人, 在叔母眼里,她不比一個礦泉水瓶有價值,畢竟空水瓶可以賣錢, 而她不僅不能賣錢,還要花錢。

    “打死她, ”

    “賤人,敢打我?”

    “老子花錢把你買過來,你還想跑哪兒去?”

    那個所謂的叔叔, 捂著流血的眼楮, 用各種侮辱至極的語言威脅她, “你跑得了嗎?小賤人。”

    “抱歉, 我們這兒不收童工。”

    “滾開滾開,哪來的乞丐,髒死了,我們還要做生意。”

    “神經病, 還敢偷東西?”

    “你知道這樣的人,在社會上叫什麼嗎?垃圾,敗類。”

    很多聲音, 每一個她以為自己忘了,其實都記得清清楚楚。

    “別跟她走太近,社會上不知道什麼人,把你帶壞了,你以後是要好好讀書考大學的,在和那種人混,你以後飯都吃不飽!”

    她的第一個朋友,從此再也沒有在她敲門的時候開過門。

    “你叫什麼?”

    “風箏,”

    “我說真名。”

    “重要嗎?”他說,“你用的不也是假身份證。”

    的確,名字只是隨時可以拋棄的代號。

    他說,“像是我們這樣的人,叫什麼不重要,活在這個世界上,也沒什麼意思。”

    于是她說,“我們去讀書吧。”

    “讀書?你瘋了。”

    een說,“對,讀書,他們說有個高中學歷,去南邊的大城市就能找到工資高的工作。”

    而且不在是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可以去當領導,去享受別人敬仰的目光。

    “叫你家長過來!沒家長?天天抽煙,你自己墮落就算了,還帶著別人一起,你知道你這種人叫什麼嗎?”

    “混日子?全校通報批評多少次,再這樣直接開除了。”

    “又是你,打架,抽煙,每次都有你,你以為我們學校是什麼垃圾場,什麼垃圾都收嗎?”

    垃圾,敗類。

    不僅自己活著沒有價值,還影響其他同學的學習進步。

    ……

    “een嗎,這個名字好酷!”

    “我媽?我一個人住,家里有個阿姨,沒關系,她管不了我。”

    “我不想上學了,就算讀書出來,也沒用,een,你帶我走吧,我听風箏說了,我們一起去南邊。”

    “een,你太厲害了!”

    “這就是網吧嗎?我從沒來過。”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所有的厭惡、指責,謾罵,變成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你值得最好的。”

    從沒有人對她說過這句話。

    而現在,黑桃對她說了。

    她說,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我也從沒覺得你是好人。

    但是我希望你未來可以做一個好人。

    你可以成為這樣的人。

    不因為你的過去一片黑暗,不因為你的出生比別人悲慘,不因為你沒能和那些幸福的孩子一起成長,不因為你曾經做過那麼多錯事,深陷泥淖。

    不因為凡此種種,你便應該被否定,被定義為永遠的垃圾,被認為不配擁有美好的未來。

    你值得好的,只要你願意向著光全力奔跑而去。

    從沒有一個人對她說過這樣的話,

    現在有了。

    砰的一聲,遠處的路燈燈泡壞了,但近處的路燈還亮著,飛蛾撲上炙熱的燈泡,因為光線的變化,四周變得更加黑暗,冰冷。

    冷風吹過頭頂的電線,一只黑色的鳥飛過。

    風箏站在黑桃的身後,兩個人的影子落在腳下,een看著她。

    還有她身後沉默的風箏。

    就連影子也變得溫柔起來。

    een終于說話了。

    “你不是要回去找你媽的遺物嗎?你剛才去火車站干什麼,怎麼又沒走。”

    謝雁拿出三張車票,“我排了幾個小時的隊,買到了五天後的車票,提前加車的,可以一起走,這樣我們就不用呆在這兒過春節了,萬一猛哥提前放出來了呢。”

    風箏說,“他敢來找你們,我就斷他一條腿。”

    謝雁噗嗤笑了一聲,“你打得過人家一群流氓?”

    他說,“可以試試,反正醫藥費可以賒賬。”

    氣氛終于輕松下來。

    een看著謝雁凍得通紅的臉,

    原來她去等那麼久,不是要自己走,她還是買的三張票。

    她問,“我餓了,你們餓沒。”

    謝雁點頭。

    然而,地上忽然出現了幾滴紅色。

    是在謝雁的腳下。

    她伸手摸了摸,一片猩紅。

    耳邊傳來een模糊的喊聲,“桃兒,桃兒!”

    有人從身後抱住他,沒有說話,橫抱起她,謝雁眼中的世界變得漆黑起來,唯一的燈光消失了。

    “滴,滴,滴。”

    有什麼東西滴落下來,發出水聲。

    謝雁發現自己在水邊。

    四周很黑,只有淡淡的月光,路邊一片荒涼。

    遠處有很多人影擁擠,但只能看見黑色的剪影,沒有任何聲音,顯得極其怪異。

    她坐在岸邊,不知道從哪里吹過來的風,冰冷徹骨,岸邊有一根竹子,雨水從竹葉上往下滑落,滴在水里。

    竹子只有一根,顯得孤零零的,只有十節,而下面兩節已經完全變黑。

    系統的聲音響起︰這就是你的生命進度條啦。

    還特意做個進度條可還行。

    [評論區︰進度條,危]

    [評論區︰畫風逐漸奇幻]

    等到被腐蝕到頂端的時候,就是她生命的終點。

    謝雁問︰剛才我是發病了?

    系統回答︰沒錯,為了合理化你的生命,你會時不時發病,不會太影響,每年大概一兩次,這樣,等你去世的時候就不會顯得太奇怪啦 !

    謝雁︰……你把我拉進來才奇怪吧。

    系統︰不不不,宿主,這是為了你好,作為絕癥,自然不可能是毫無痛苦的,而為了減弱宿主的痛苦,每次發病和經歷痛苦的時候,對你來說只是回到這里吹一會冷風。

    遠處的人影消失了,河邊只剩下她一個人。

    謝雁嘆了口氣,等著自己的意識恢復。

    縣城的小醫院條件一般都不是很好,但這座小城有了火車站之後,很多設施都比其他地方好上那麼一點。

    但是急診不多。

    所以值班護士看著一個少年抱著昏迷的女生進來時,也是嚇了一跳。

    “快,這邊走。”

    她叫來了醫生,先止住了出血,然後做了簡單的檢查。

    交錢的也是孩子,听說家長不在身邊,兩個朋友很熱心,那個大點的女孩,坐在門口哭了一晚上,她去送了紙巾,對方立刻擦干眼淚,當做無事發生。

    但紅腫的眼楮,還有臉上的淚痕,是一下擦不掉的。

    風箏提著買的早點進來,看見een躺在椅子上睡著了。

    醫生從病房出來,“應該很快就恢復意識了。”

    風箏把早點放在椅子邊緣,“她怎麼了。”

    “是[xxxxxx癥]。”

    好家伙,不愧是定制絕癥,系統連病名都沒有。

    “什麼意思?”

    een听見什麼,立刻醒了過來,盯著醫生問,“是不是因為這幾天沒吃好?”

    醫生不知道怎麼和她解釋,哭笑不得,“這和吃什麼沒關系。這是基因病,她從小應該就帶著這種病。”

    “從小?”

    een又問,“那這麼多年都過來了,只要好好注意,還是沒問題的吧?”

    醫生嘆了口氣,“這個病……具體還是和親屬說比較好,如果你們是她的朋友的話,我沒法告訴你們,能聯系她父母過來最好。”

    een說,“沒有親屬,她是孤兒。”

    風箏說,“我是她親哥哥。 ”

    醫生看了兩個孩子一眼,

    的確,听護士說,這兩個孩子守了一夜,看起來的確像是家人,“那好吧,這種病沒有醫治的辦法,現有的手段效果都不大,但是要進行治療還是可以的,不過我們這里是沒有條件。”

    “至于情況……你們不要刺激病人的情緒,不要讓她過于激動,如果樂觀的話。”

    樂觀的話?

    een和風箏都等著這個結論。

    “樂觀的話,她還可以再活三年,當然,這個是最好的結果,要配合治療,發病的時候可能會很痛苦,可以采取一些止痛的藥物……還要注意病人情緒,如果情況惡化,可能……”

    可能三年都沒有。

    醫生離開前說,

    “你們可以進去看看她了,記住,不要刺激她。”

    門開著,窗戶的亮光從里面照出來,走廊里充滿了消毒水的味道,還有人在遠處嚎哭。

    半晌,風箏說,“你哭了。”

    een轉過身,背對著男生,“沒有,就是,就是。”

    就是想起之前說的那些話。

    桃兒不是在騙她,她是真的要死了。

    她只有十七歲。

    她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每人愛,每人喜歡,走在路上,都會被路人,同學,大人們當成社會的垃圾,被那些黑暗角落的人,比如猛哥,當成自己的同類,拽入黑暗的深淵,而他們心甘情願地進入那個深淵。

    但桃兒不一樣。

    她沒那麼窮,還讀著書,沒有假學歷,不抽煙不喝酒,也不偷東西。

    她不應該死。

    風箏說,“我先進去。”

    他帶著早點進去。

    黑桃躺在床上,五官還很稚嫩,睡得安穩,但臉色蒼白。

    床單是白色的,病服也是。

    風箏坐在她旁邊,想起昨晚上抱著她進醫院的時候。

    她很輕,像是風箏一樣,可能來一陣風,就把她帶走了。

    謝雁醒過來的時候,een和風箏都在她旁邊守著。

    這是她醒過來第一眼看到的。

    風箏說,“喜歡吃饅頭還是油條。”

    他拿起袋子,“不喜歡的話,還有糕點。”

    “東西送回去了,”

    這是een說的話。

    她沒說是什麼東西,但謝雁知道,是那條項鏈。

    她高興地笑了起來,“跟我回去嗎?”

    “你票都買了,火車站那麼擠,去改票我才懶得排隊。”

    een小聲說。

    謝雁咬了口早飯,“那我們一起回去。”

    風箏︰“嗯。”

    een︰“我出去一下。”

    她快步走出病房,靠在牆上,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個脆弱的水袋子,被桃兒的笑一戳,里面的眼淚就止不住往外流。

    她不是最厲害的姐姐嗎?

    怎麼能讓人看見自己一直哭的樣子。

    冷。

    小城的冬天,特別的冷。

    陰天溫度驟降,加上下著小雨,到處都是裹著外套匆匆而行的人,越靠近火車站,人越多,大包小包,那些穿著黑色外套、綠色外套的人,背著比自己人還大的包裹,朝著候車室去。

    民警把三個孩子送到了候車室,“這是我的號碼,等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謝謝警察叔叔!”

    謝雁喊完,民警也不自覺笑了一聲,隨後嚴肅地咳嗽幾聲,“應該的。”

    他們的行李不多。

    三個人一人一個大背包,里面裝了一些衣服,還有一些超市買的干糧。

    een堅持要買個小毯子︰“我冷,不行嗎?”

    風箏知道她是給誰買的。

    從這個火車站到扶城火車站,至少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車,因為是坐票,所以環境肯定非常艱難,不說別的,單是在那個位子上坐一天,屁股就不是自己的了。

    這幾天經常下小雨,地面總是濕的,但雨不大,也不會一直下,濕冷的空氣被擁擠的人群排擠出了候車室,三個人好不容易找了個空的長凳坐一會。

    “大力丸要不要?”

    一個十一歲的小男孩帶著好幾個包湊到風箏面前,“哥哥,好東西,吃了保證讓你大力出奇跡。”

    風箏︰“……”

    謝雁在旁邊直接笑死。

    een說,“他為什麼不賣給我?”

    “姐姐姐姐,買美白藥嗎?吃了可以變更漂亮!”

    een說,“姐姐已經夠漂亮了。”

    “那減肥藥呢?”

    “指甲刀要不要?”

    “這個,紫外線電筒,特別好玩!可以鑒別□□!”

    “這個電筒多少錢啊?”

    旁邊的一對中年男女喊住小孩,“二十?有點貴……”

    女人說,“買吧?”

    男人點頭,“這個東西也挺厲害的,高科技,二十也差不多了。”

    一個紫外線小手電筒,二十塊錢,在這個時代,不能說貴,只能說很貴。

    但是兩個人商量一波,還是買了。

    een說,“這東西批發市場才兩塊錢一個。”

    小孩听見了,臉色有些尷尬。

    但男人卻還是給了錢。

    “謝謝叔叔阿姨,還需要別的嗎?”

    een回頭看一眼小孩。

    “不用了。”

    等小孩走了,男人才把手電筒打開,照了一下錢,“……”

    這個好像不是紫外線啊。

    燈光是白的。

    很顯然,小孩給他們示範用的電筒是真的,給他們的東西是假的。

    但人已經消失在擁擠的候車室里的了。

    “算了,本來也沒打算用這個。”

    兩個人互相安慰了一會,自認了倒霉。

    除了這對夫妻,還有一個摸著微微隆起肚子的孕婦,看這樣子至少有四個多月了,孕婦年齡也不小,大概接近四十歲。

    她拖著行李,左右看了一下,沒有任何空位。

    候車的人太多,連站的地方都很少,更別提坐了。

    謝雁起身讓了位子。

    孕婦感謝了她,有些自來熟,和他們聊了起來。

    她叫吳小蓮,一直陪著丈夫在南邊打工,“以前有過一個孩子,我們都在外面打工,孩子在村里玩的時候,掉進水庫淹死了。”

    她嘆了口氣,但隨後又樂觀地道,“好不容易又懷上一個,看,很快就能再有孩子了,這次回去看它爺爺。”

    吳小蓮摸了摸肚子,“病危,醫院打的電話,我丈夫工作實在走不了,讓我回去看看,正好踫上春節,老人走之前還能看一眼孫子,過個好點的春節。”

    “你們回家啊,小孩子在外面挺危險的,早點回去才好。”

    和他們聊完,吳小蓮又和旁邊的中年夫妻攀談起來。

    原來這對夫妻也是外出打工的。

    不同的是,他們的孩子還活著,留在家里,等著他們回去。

    “一年就回去這麼一次,再難買票也要走啊。”

    中年男人說,“我家孩子和剛才那個孩子一樣大,你說這麼小的孩子就出來賺錢,多讓人心疼。”

    所以他沒有講價,即便是買到了假東西,也認了。

    這里的大多數人,都是從外出打工的人,過年了,要回家過春節,千里迢迢地回去,只為了見親人。

    而這條擁擠的鐵路,是他們回家的唯一方法。

    “開始檢票了,”

    人群開始擁擠,流動,朝著檢票口,背著比人都高大的行李,拼命朝前面走。

    風箏走在後面,護著她。

    een走在最前面。

    “別擠,別著急。”

    “媽媽——”

    “往前走往前走!”

    根本看不見地,因為都是人,但謝雁能感受到,地上的都是雨水,檢票口還沒看到影子,前面就有人滑倒了。

    緊跟著,又是人倒了下來,哄鬧聲太大了,根本听不見前面發生了什麼,但謝雁有過踩踏事件的經驗(離譜),立刻反應了過來,“小心,朝人少的地方走,前面有人摔了。”

    een往前看,但人們背著的蛇皮口袋太高太大了,完全擋住視線,四周沒有任何人在維持秩序。

    een說,“快走那邊先上去。”

    她回頭看了眼謝雁,“你能跟上嗎?”

    謝雁正要說話,就感覺自己被人按住肩膀,轉過身來。

    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風箏扔到了背上。

    他的書包背在前面,後背背著謝雁,跟著een,兩個人朝著人少的地方沖過去,避開被踩踏的地方,身後傳來更多的叫聲和喊聲,但他們沒法回頭,只能一直往前。

    檢票口的人更多,遠處有孩子在哭,天色暗下來,火車進站的聲音響起來,還有淅瀝的雨聲。

    風從遠處灌進來,吹到每個人的臉上,從這里往一樓下面看,烏泱泱一片人,有人倒在地上,有哨聲吹起來。

    車站站台還有更多的人。

    他們在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塞”進火車里。

    車窗開著的,

    每個人都在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嘗試進入火車,從窗戶,從車門,尤其是窗戶,行李和人都從窗口進,沒有一刻停歇。

    這簡直不像是回家,像是在打仗。

    “你先進去,”

    風箏找到一個車窗口,等了一會,抱著謝雁從窗口進去。

    她個子小,從這里進去很容易。

    進去之後,風箏回頭看een,“火車快開了,過來。”

    een擠開人群,“你先進去,我很快。”

    風箏看了她一眼,隨後翻窗戶鑽了進去,een正好擠進來,她伸手把書包扔進窗戶,正準備進去的時候,身後傳來驚呼聲。

    een回頭,是吳小蓮。

    地上太濕了,站台也一樣,她擠過來,滑倒在地上。

    所有人為了回家,都像是瘋了一樣,火車要開了,他們要擠上去,有票的沒票的——

    這趟火車晚點了好幾個小時,天色暗了,天空飄著雨,錯過這一車,他們買不到下一車的票。

    沒人會去扶她,甚至可能有人會踩到她。

    een看了眼已經開始鳴笛的火車,罵了一聲,松開風箏已經拉住她的手,轉身回去扶起吳小蓮。

    她帶著吳小蓮擠進去,從車門上去,然後被更多的人擠開。

    車門被人關上,火車要發車了,下面出了踩踏事故,人不能再放進來,怕這里面出事情。

    已經晚點的車,在滿載了大多數人的情況下,開始往前緩緩移動。

    列車賣出了很多站票,而上車的人不止是一個人,還有相當于數個成年人的行李,這也導致空間不足。

    “快上來!”

    謝雁將窗戶開到最大。

    een環顧四周,朝著旁側謝雁打開的窗戶跑過去。

    火車已經發車了,她現在靠近火車恨危險。

    “請遠離黃線!”

    喇叭里的聲音響起。

    een看著遠去的火車,有一瞬間的恍惚,似乎只要這列車開走,他們的命運從此就再也沒有交集了。

    她听見黑桃在風里喊。

    “過來!”

    沒有請求,沒有希望,沒有催促。

    兩個字,過來。

    原本已經準備撤離黃線的een,在漸漸淅瀝的雨里,朝著那扇車窗跑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1危險動作,切勿模仿

    2列車剛開車,速度還不快,而且車型比較老,車速也不快,不會卷人進去

    3現在的列車,一定要遠離黃線!

    恭喜高考的小天使們!祝你們開出好成績呀!有喜歡的專業嗎?希望大家都能被錄取!



如果喜歡《 為祖國之崛起而穿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