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從調查那個少年的第一天開始,五條悟每晚都會做一些稀奇古怪的夢。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從一開始的大型禁忌之戀連續劇,到有關摯友的過于真實的未來預測,甚至現在還能在夢里看到自己和摯友的一些限制級不可描述。

    作為當事人而言,這場面真不是一般的ooc。

    不過,就算是這種場面,五條悟也自信地認為自己應該是上面的一方。

    對此,【森茉莉】非常嚴肅地解釋了原因。

    “雖然我是堅定的年上派,但是先生的臉真的很有迷惑(性xing)呢!”穿著改良版和服的幼女興致勃勃地歪過頭,不嫌麻煩地提議道。

    “如果先生想在上面的話,我可以放另一個版本的哦!”

    五條悟義正詞嚴地拒絕了少(女nu)的解決辦法,並且覺得自己現在已經看不懂朋友之間的純潔友誼了。

    現在的小孩子的思想都這麼前衛了嗎?五條悟陷入了沉思。

    而且,“森”這個姓氏,還有“太宰”,明顯就和橫濱的港口黑手黨有很深的聯系。

    “好了先生,不要再打擾討厭鬼的夢境了哦。”【森茉莉】捂著嘴輕輕笑道,“他的精神一直處于不安定的狀況呢!”

    “現在,就連他的監護人也變成了難以溝通的樣子。”

    “監護人?”認為自己已經和【森茉莉】成為朋友的五條悟舉手問道,“魔女小姐和太宰又是什麼(關guan)系呢?”

    “仇人!”幼女別過頭,氣呼呼地回答。

    “因為太宰君就是個徹頭徹底的討厭鬼!”女孩漲紅了臉,(露)出了極度不滿的表情,“還想要把自己葬在爸爸的對面!”

    “好討厭!他就是個變態痴漢吧!”

    想到這里,女孩又忍不住踱步起來︰“要不是因為這次要找......我,我才不會和他合作,瞞著爸爸偷偷跑出來的!”

    “現在自己還只能躲在他的夢境里!”

    【森茉莉】氣呼呼地跺著腳。

    “真是太討厭了!最討厭了!”

    女孩不停地表達著對太宰的不滿與嫌棄,在她的小碎步中,夢境逐漸消散了。

    今天的夢境好像有點短呢。

    五條悟仰起頭,他意味深長地看著這一幕,看來那個組織的內部似乎也有矛盾啊。

    “找到某個東西嗎?還在橫濱。”他皺著眉頭,隨後臉上又浮現出無所謂的笑容,“嘛,也算是得到了一些情報吧。”

    這是五條悟昨晚的夢,也就是他和少年見面前的那晚。

    現在,他在和少年進行了效率不高的對話後,發現了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即便少年與女孩達成了合作的協議,但雙方完全沒有合作的意識,甚至連已知的情報也沒有進行交流。

    唯一將他們綁在一起的,也只有“擅自私下行動”與“找到某個東西”了。

    少年的目的應該是關于咒靈的事情,但是那個小魔女的目的還不明確。

    要想辦法處置這個少年以及他背後的那些事情了,五條悟吊兒郎當地拎起昏過去的小櫻桃。

    真是難辦啊,在這個拒絕其他勢力(插cha)手的橫濱,帶走一個可能與港口黑手黨有關的人。

    更何況,五條悟的直覺告訴他,少年和那位咒靈絕對有和自己一戰的實力,但他在被自己打暈的那一瞬間,卻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令身後的咒靈迅速“消失”。

    為什麼少年一點也不反抗,就好像是特地被安排好的一樣,在合適的地點、合適的時間被自己打暈帶走。

    五條悟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他興致勃勃地看著手上拎著的少年,然後遵循心中的願望如願所償地底×慫拇裘 br />
    少年的睫毛瞬間動了動。

    五條悟拿開了拔著呆毛的手。

    小櫻桃又正常地昏迷了。

    “真厲害啊,呆毛!”就連五條悟也發自內心的佩服。

    在五條悟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個擁有自我意識的呆毛上的時候,羽生唯果斷地裝死並開始了下一步的行動。

    一個馬甲被迫陷入半昏迷狀態怎麼辦?那麼就趕緊讓另一個馬甲上線,順便補個設定。

    正當五條悟準備把少年打包帶走時,火鍋店包廂外卻傳來了其他人的聲音。

    “請問,太宰君在這里嗎。”

    是個很溫柔的男聲,他的指節輕扣著包廂的門,似乎是前來尋找少年的熟人。

    “太宰君?”

    “你是躲在里面嗎?”

    “不要隨隨便便在阪口君他們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離家出走呀。”

    “會讓司書擔心的吧!”

    男人似乎對少年的突然離開毫不意外,應該是已經習慣了類似的事情。

    五條悟︰在別人的監護人(疑似)前來尋找孩子的時候打暈了他的孩子,該怎麼向他的監護人解釋呢?

    ......

    完全想不出來呢!

    五條悟(干gan)脆大大咧咧地打開了門,直接與打扮奇怪的橘發男人四目相對。

    粉橘(色)的中長發,神情溫和的藝術家對著五條悟(露)出了恬靜的笑容,即使五條悟手上還拎著他疑似昏迷的同僚。

    “您好。”穩重沉靜的男人遲疑了一下,“請問一下,您提著太宰君是要去哪里呢?”

    “哎?正常人看到這一幕不應該事先攻擊嗎?”

    “太宰君總是會遇到這種麻煩,說不定只是誤會!”男人(露)出了佛系的笑容,依舊溫和地解釋道,“況且,我一點也不喜歡紛爭。”

    “不用戰斗就能解決事情,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戰斗呢?”

    “你還真是奇怪啊!”五條悟(摸Mo)了(摸Mo)下巴,“倒不如說修治周圍的人都那麼的有個(性xing)。”

    “這倒是呢,大家都在某些方面是‘怪人’呢!”男人認同地點點頭,肩上的月亮掛飾因為小幅度的動作滑落,“不過我很擅長應付圖書館的每個人哦。”

    又是圖書館,五條悟越發覺得這次的特級咒靈事件一定還有很深的隱情。

    他摘下了墨鏡,那雙過于透徹的藍(色)眼楮徹底暴(露)在了他人面前,透著危險的笑意。

    五條悟將目光投向了男人的肩膀,他不容置疑地發問︰“我真的非常好奇,你的右肩不累嗎?”

    那是只有少數人能看見的,已經扭曲了外貌的女(性xing)咒靈,她依戀地靠在男人的右肩附近,拼湊的五官里仍然能看出咒靈的喜悅。

    四周開始彌漫出清新的檸檬香氣。

    男人迷茫地順著五條悟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右肩,他先是沒有弄清楚狀況,但臉上很快就浮現出了簡單而幸福的淺笑。

    “你是說智惠子嗎?”男人自顧自地回答,“她是我的妻子。是個很溫柔的人。”

    “雖然我看不見她,但是我一直能感覺到她的陪伴。”男人的笑容又多了份落寞,“太宰君說,他最近能看見美智子就在我的身邊。”

    “她的確是一位非常溫柔的人。”五條悟又戴回了墨鏡,恢復成之前的模樣,像模像樣地夸獎起了已經沒有人樣的咒靈。

    但他實誠地在心里吐槽道︰“又一個特級咒靈?橫濱是產生特級咒靈的風水寶地嗎?”

    “該不會那位小魔女也是咒靈吧!”五條悟胡亂猜想。

    男人停佇在門口,保持著淡定且佛系的微笑。

    “你是要把修治帶回去嗎?”五條悟將小櫻桃放在包廂的椅子上,提問道。

    “不是啊,太宰君是司書提前選好的人選,之前的那次行動他也有參與。”男人想了想,又補充道,“但是太宰君因為某些原因私自先開始了行動,其實如果他再晚走一天,就能發現自己的名字也在這次的執行人名單里。”

    “這次”,“名單”。

    事情變得更復雜了呢!

    不過這都是那些老橘子們要(操cao)心的事情,我為什麼要擔心嘛,五條悟(干gan)脆這樣想,便覺得身心輕松了起來。

    “還有,森小姐昨晚就已經回去了,所以您不用擔心她再改造您的夢了。”男人認真地繼續說。

    羽生唯敬職敬業地補著設定,而“書”也傳來了有關侵蝕著的最新消息。

    “司書先生,橫濱有侵蝕者出沒的痕跡。”

    于是,用新的馬甲和五條悟交談了一會兒,羽生唯便讓【高村光太郎】這樣回答︰“原來您是老師啊!這樣想來,把太宰君放在您這里也能讓我放心。”

    “所以,這段時間里,太宰君就交給您照顧了。”



如果喜歡《 橫濱文豪今天寫作了沒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