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40、第二個世界(十)

40、第二個世界(十)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系統逼我吃軟飯[快穿]");

    阮山被陸凌川廢了十年修為之後,

    御風堂的希望便寄托在了阮覺身上,可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對上秦鶴洲,在這之前他還與同門一起取笑他的零分來著,

    對他們來說秦鶴洲不過是一個茶余飯後的笑柄。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也不知道他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抽到了落單晉級簽,

    直接三級場里爬出來了。

    在此之前,阮覺只道秦鶴洲是道門敗類,

    卻從未與他交過手,

    所以自然不知他的深淺,不過細細想來從三級場晉級上來的廢物根本不足為懼,

    而他也正好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讓對方長長教訓。

    •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三級場內則顯得熱鬧異常,

    人們仍在討論著剛才的那場對決,

    而話題的中心人物秦鶴洲則動作(干gan)脆利落地將長劍斜(插cha)入背後的劍鞘,對周遭的議論視若無睹般地徑直走出了層層人群。

    小胖墩望著他淡漠的側臉,喊道︰“你的下一場比試在二級乙組,

    比試對手是......”

    可未等他說完,對方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只留給他一個瀟灑的背影,就好像下一場比試與他無關一般。

    在遠離了喧鬧的人群後,

    秦鶴洲尋了山腳附近一偏僻樹蔭下稍事歇息,

    現在離下一場比試還有幾個時辰,等時候到了再趕去山腰上的二級場也不遲。

    回想起剛才和葉聞哲的那場對決,

    秦鶴洲的心情就不是很好,多虧了他,現在自己還得多比兩場,平平增添了不少麻煩。

    想到這,

    秦鶴洲不自覺地皺了皺眉,隨即靠著一株大樹躺下,闔上雙目準備小憩一會兒。

    他選的這塊地方背對岩壁,周圍又是大片綠蔭環繞,除了偶爾的蟬鳴鳥叫以外,並無人聲叨擾。是個乘涼的好地方。

    可就在此時,遠處忽然響起了幾下

    “噗通,噗通”

    的聲響,那聲響時輕時重,像是石子落入湖面的聲音。

    秦鶴洲對此並沒有在意,然而下一秒,

    “沙,沙,沙。”

    耳邊又隱約傳來了遠處兩人的竊竊私語聲。

    詭異的是,那道聲音並不似尋常人聲,頻率快、音調極低而又刺耳,好似金屬嗡鳴,听得人耳膜也為之一顫。

    見狀,秦鶴洲繃直了脊背,從樹上起身,調動內力,循著風聲,將聲音的來源放大,試圖一窺究竟。

    若兩人只是尋常交談,他並不會產生這種反應,可那人說話的方式分明是用了三清教獨有的傳聲秘笈“隔空傳音”。

    這種傳聲方式會將人原本的聲音壓縮,如同加了密的文字一般,需要相應的術士破譯後方可听見對方原本想要傳達的意思,而“隔空傳音”的目的為的就是不讓旁人听見。

    破譯這“隔空傳音”對秦鶴洲來說並非難事,他倒想知道究竟是什麼“重要”的內容需要如此掩人耳目。

    下一秒,那人沙啞低沉的嗓音便斷斷續續地傳入他耳中,

    “三日後的......獵......會中,按照計劃將.......地底的......”

    由于距離太遠,再加上“隔空傳音”的內容在破譯後音質會受損的緣故,秦鶴洲只能听個大概,其中的許多內容實在是難以分辨,他便只能將幾個關鍵詞記在心中,

    忽然間,那聲音變了,聲調拔高了,不再像之前那般低沉沙啞,听起來也沒有先前那般刺耳了,這應該是另一人的聲音,那人斷斷續續地說道︰

    “那九嬰封印......破解之策就在......南山的.......之中.......”

    說到這關鍵之處,秦鶴洲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兩人的對話上,連眼楮都沒有眨一下,可就在這時,周邊忽然傳來兩三路人的嬉鬧聲,听到這般異動,那兩人也是警覺得很,“隔空傳音”的對話聲頃刻間便戛然而止了。

    線索就這樣斷了......

    由于他們的對話十分模糊,秦鶴洲只能從里面捕捉到幾個關鍵詞,大概就是“九嬰”和“獵會”,他們似乎謀劃著在三日後宗門大比的活動中下手。

    思及此處,他意識到這件事似乎並不簡單,很有可能會影響到這個世界的劇情走向,而自己若想要不受這個變故的影響,與其後知後覺地被蒙在鼓里,不如先發制人,搞清楚這其中的原委。

    (發fa)生了這麼件事,秦鶴洲也無心再午(睡Shui)了,(干gan)脆御劍來到了山腰處二級場的比試場地。

    場地的周圍早已聚集了一群同來參加宗門大比的少年人,其中聲勢最浩大的莫過于以阮覺為中心的御風堂以及他在其他教派結交的朋友。

    這群人手中都抱著劍,他們在看到秦鶴洲身影出現的那一刻,忽然停下了原本熱烈的交談,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下一秒,他們齊刷刷地扭頭看向秦鶴洲,臉上浮現著充滿譏諷意味的笑容,帶著一股十足的惡意。

    可秦鶴洲將他們視若無物,在經過他們身邊時,連半個眼神都不願施舍,俊逸的側臉上不帶絲毫情緒。

    “呦,這不是我們掌教的寶貝徒弟,剛剛突出重圍的零分選手嗎?”

    面對秦鶴洲的無視,阮覺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他就是有意要秦鶴洲當眾難堪。

    阮覺此言一出,便引發了一陣哄堂大笑,他身邊的人像是听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甚至笑得彎下了腰,

    “阮兄,你這話就不對了,他雖然是零分,但零分又不一定代表他的真實水平。你這未免有些片面啦。說不定人家有第一的實力呢?”

    阮覺身邊的一人將手搭在他肩膀上,大聲地附和道,語調極其陰陽怪氣。

    他此言一出又引發了幾人的哄笑。

    聞言,秦鶴洲頓住了原本的腳步,忽然轉身向他們走了過去,他個子高,又穿著一身玄(色),不必言語,整個人便由內而外地透著一股凜冽的氣息,而此時他的眸底沾染著一層冷意,可在看向那群人時卻連眼皮都沒有掀一下。

    當阮覺看著秦鶴洲往自己這邊走來時,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迫,他的脊背繃緊,不知為何,本能地想要避開,可一對上秦鶴洲那對目如寒霜的眼眸,腳底便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挪不動。

    “你……你(干gan)嘛?”

    他身邊有人出聲問道。

    秦鶴洲沒有回應,只是徑直走到了阮覺面前,見狀,阮覺不知覺地往後退了一步,下一秒,秦鶴洲抬眸看向阮覺,這是他頭一回兒用正眼看阮覺,他語氣冰冷地說道︰

    “你擋著道了。”

    阮覺皺了皺眉,“你什麼意……”

    他話音未落,秦鶴洲將手中的長劍一斜,劍柄抵在對方的(胸xiong)口,阮覺便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人群中出現了些許縫隙,秦鶴洲便從阮覺避讓出的間隙中穿過層層人群,徑直走向了賽場旁的灰衣裁判。

    望著秦鶴洲離開的背影,阮覺氣得咬緊了牙根,語調中帶著一股怒氣,他惡狠狠地說道︰“他又算個什麼東西,這是什麼態度?”

    身邊有人拉住他的胳膊,勸道︰“阮兄,別動怒,你待會兒賽場上有的是機會教訓他。”

    阮覺沉默了片刻,想了想覺得也對,這才忍下滿腹怒火,忿忿地往回走去。

    另一邊,秦鶴洲往灰衣裁判身前一站,對方頓時感覺眼前攏下了一道陰影,有些發福的中年老道士緩緩抬起頭,看向他,道︰“這位道友,什麼事啊?”

    “我想問一下宗門大比的整個流程,如果今日勝出的話……”

    言及此處,秦鶴洲頓了頓,“那三日之後會有什麼比試?”

    “你是下一場的那個參賽者伐啦?”

    老道士(操cao)著一口濃重的地方口音問道。

    “嗯。”

    秦鶴洲點了點頭。

    “小伙子,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啦?這就來參加比賽了啊,儂心真寬。”

    老道士“嘩啦”一聲拿出一卷羊皮紙,“唔幫儂港,你要是今天贏了的話呢,三天之後有一個狩獵靈獸和凶獸的狩獵大會,所有晉級者都會一道參加,到時候會公布計算積分規則的,儂曉得了伐?還有問題嗎?”

    秦鶴洲︰“沒了,謝謝。”

    這老道士的方言說得他有些頭疼,而他口中的“狩獵大會”應該就是那兩人密謀中的“獵會”。

    結合之前樹林里那兩人密談的內容,時間和關鍵詞都對上了,看來想要一探究竟,自己必然得贏下今天的這場比賽……

    •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賽場周圍逐漸坐滿了人,不同于三級場的散漫無紀律,二級場乙組的比賽就顯得正式多了,比試場地的中央被打掃得無比整潔,連片落葉也見不著,周圍鋪著玉石台階,台階的上方便是觀眾席。

    老道士看上去也明顯比之前的小胖墩專業多了,在他嚴肅而又認真地(操cao)著一口方言宣讀比賽規則時,觀眾席上充斥著嘈雜的議論聲,議論主要是圍繞秦鶴洲的積分展開的。

    在老道士身邊的一塊黑板上,刻著“100”和“5000”兩個數字,前者是秦鶴洲的積分,而這懸殊的差距倒成了人們口中津津樂道的話題。

    由于三級場與二級場中勝出的人數皆為單數,所以需要抽簽決定,而秦鶴洲和阮覺都抽中了落單的簽子,所以兩人便湊到了一組,這才導致這一荒誕的場面。

    “你說今年怎會有此等奇事,這積分差得也太大了,我已經開始為那個一百分的感到尷尬了,你說他這是走運還是不走運呢?”

    聞言,人群中又響起陣陣笑聲,

    “這不就是降緯打擊嗎?還記得上一屆那個抽中落單晉級簽結果被打趴下的人選手嗎?好像門牙也磕掉,太慘了,真的太慘了。”

    笑聲中又響起幾聲唏噓。

    就在這時,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老道士敲響了身邊的銅鑼,下一秒,周遭的議論聲便立即消失了,場面變得一片寂靜。

    微風吹起場地中兩人的發絲,秦鶴洲在場地中對上阮覺的那一刻,挑了挑眉,眸底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神情。

    下一瞬,兩人的目光交匯到了一塊,神情中都夾雜著無法遮掩的(強qiang)烈敵意。

    “我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老道士的話音未落,

    這一場比賽拉開了帷幕……

    作者有話要說︰  小劇場:

    阮覺和秦鶴洲的第一次踫面應該是這樣的︰

    阮覺︰呦,看看誰來了?這不是我們掌教的寶貝......

    秦鶴洲(當場打斷)︰哎,你說的沒錯,我就是他的寶貝。師尊喜歡我,但我就是不親,哎,就是玩。

    圍觀人群︰.......你好不要臉

    嗚嗚嗚,這兩天在外面玩,爭取回家之後多碼點字(咕咕咕)

    感謝在2021-05-01

    20:56:40~2021-05-02

    23:56:5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符姓大小姐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系統逼我吃軟飯[快穿]");



如果喜歡《 系統逼我吃軟飯[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