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快樂星球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年代文女配[穿書]");

    撒謊一次那叫“為了你著想”;已經坦白過自己撒謊,

    再被發現中間還有撒謊的部分,那就叫“刻意隱瞞”了。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顧文熙敏銳的意識到其中問題的嚴重(性xing)。

    他幾乎沒經過思考就順著林見鹿的話說︰“是啊,放酒做什麼,

    你們身上的傷還沒好呢,不能喝這種東西。”

    林見鹿可不吃這一套,

    她直接反駁︰“我剛剛提你的名字,他才撤酒的——你到底傷哪里了?”

    顧文熙本來也沒打算一句簡單的推(脫tuo)能讓林見鹿相信,只是想打斷林見鹿跟警衛員的話,

    防止她追問個徹底的。

    現在林見鹿把矛頭對準自己,

    真是正中下懷。

    顧文熙笑著說︰“被人用小刀刺了一下,結果扎在我闌尾上了,

    我順便去醫院做了個切除闌尾的小手術。”

    顧文熙邊說邊掀起上衣,

    十分上道的把貼著紗布的刀口(露)給林見鹿看——厚實的紗布遮住了刀口,只能隱約看到縫合後依舊不規整的傷口,邊緣的紅腫卻十分清晰。

    不可能只挨了“一小刀”。

    林見鹿在心中判斷,但她來得及看一眼,

    顧文熙就已經放下寬松的外衣,

    把傷口重新遮住了。

    他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似的解釋︰“入冬了,太冷了,我得趕緊把衣服穿好。”

    如果是闌尾炎手術確實問題不大,

    可看新聞分明是今天凌晨實施抓捕的,也就是說顧文熙最多在十二小時之前就完成了“受傷-手術-回招待所”的全部過程,他根本沒再醫院休養。

    哪有人這麼禍害自己(身shen)體健康的?就算是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啊!

    “麻藥退了嗎?”林見鹿嘴唇動了動,低著頭小聲詢問,

    雖然刀口已經被顧文熙遮住了,但拿到紅腫的痕跡仿佛一直在她眼前揮之不去。

    “今晚還有其他任務,打麻藥需要退麻藥的時間太長了,

    影響思維。”

    言下之意,就是做手術的時候連麻藥度沒打。

    林見鹿捏緊了筷子,終于克制不住情緒,皺著眉質疑︰“到底有什麼工作這麼重要?退麻藥也就是十幾個小時的事情,而且哪有做完手術不在醫院躺幾天的。你就算再好用,你上級也不至于全可一個人用吧!”

    她拿起筷子,視線從桌面的菜(色)掃過,負面情緒又提升了一個台階。

    “你自己看看,你讓買回來的都是些什麼東西啊?全是海鮮!發物知道嗎?養傷時候不能吃這些。”

    林見鹿的聲音越來越大,顯然是動真火了。

    顧文熙適時歪了xia身子,他好像坐不穩似的用手抓住椅子的扶手,然後輕輕皺起眉,從鼻腔里擠出一聲悶哼。

    林見鹿接下去的話就全部在腦海中蒸發了。

    她趕緊扶住顧文熙的手臂,緊張的問︰“是不是傷口疼?還是有什麼其他不舒服的?不會是血栓了吧,我們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餓的。”顧文熙癱在椅子里,好像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難得他處在下方,顧文熙仰起臉看向林見鹿,可憐巴巴的(強qiang)調︰“昨天被李國駿拉出去應酬,只喝了一肚子酒,凌晨時候受傷被送去醫院急救,然後做手術,再被送回來要求術後暫時禁食水。我已經有二十個小時什麼都沒吃過了。”

    “感覺渾身都沒力氣,好餓。”顧文熙的聲音十分虛弱,精致俊秀的五官無限制的放大了他想要營造的氛圍。

    林見鹿听到自己心軟的聲音。

    她抿緊嘴唇沉默了最多一秒,然後迅速改變態度,溫柔的說︰“手術之後最好吃流食。再忍一小會,我去招待所的小食堂給你熬個(肉rou)糜粥吧。”

    林見鹿小心翼翼的扶著顧文熙站起來,跟他叮囑︰“最多二十分鐘就好,你先去(床chuang)上躺一會好麼?”

    “好,那我休息一會。傷口確實不太舒服。”顧文熙順著林見鹿的意思,起身回到單人(床chuang)上,避開傷口側躺下。

    等到林見鹿取了一盒米飯急匆匆沖下樓,目睹了全部過程的勤務員們都對顧文熙的能力肅然起敬。

    說賣慘就賣慘,還使美男計,連青梅竹馬的小姑娘都下的去手。

    是個狠人,佩服!

    他們以為顧文熙會像上午一樣,等林見鹿離開立刻像個沒事人一樣,抓緊著二十分鐘處理問題,沒想到顧文熙卻(干gan)脆利落的在(床chuang)上閉上眼楮,真的開始眼楮蓄銳。

    “顧哥,你不起來呀?”唯二沒被換掉的兩個勤務員之一小聲詢問。

    顧文熙眼楮都沒睜開,安安靜靜的躺在(床chuang)上當(睡Shui)美人,卻語調清晰的回答︰“鹿鹿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回來,好不容易才沒讓她繼續生氣,要是發現我趁著她出去了就起來,這麼陽奉陰違的,肯定還會再不高興的。”

    “就吃飯的功夫而已,躺一躺就過去了。”

    勤務員小聲嘟噥︰“你麻藥都不打的做手術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時間寶貴,不能浪費每一分一秒’。”

    說變就變。

    真現實。

    顧文熙只當自己沒听到,乖乖躺在(床chuang)上延續自己的虛弱狀態,等林見鹿半小時之後用軟布墊著燙手的大碗從樓下回來叫醒他,顧文熙才睜開眼楮。

    他故意打了個哈欠,然後笑著說︰“躺一會挺有用的,我現在感覺有力氣多了。”

    林見鹿正越過桌椅取勺子回來,完全沒考慮顧文熙對著她做戲,沒有一丁點防備的就笑了︰“你熬一通宵了,肯定累壞了,休息一會能回精力的——吶,做好之後,我用冷水湃過了,現在溫度剛好入口,是牛(肉rou)碎的,我還加了咸蛋黃提味。”

    (肉rou)糜粥頂上窩了一個白生生的雞蛋,蛋白上撒著黑芝麻和花生碎,分外誘人。

    食物的香味沖進鼻腔,原本只是用餓當借口的顧文熙,頓時真的覺得自己餓壞了。

    他嘴唇貼在碗邊上試探著吸吮了一口,咸香的味道頓時在口腔散開,顧文熙立刻仰頭,大口大口的吞咽了半碗粥。只剩下(干gan)貨之後,他才換上飯勺,按碎了雞蛋,就著粥一起快速吃光。

    “還要麼?鍋里還有。”

    林見鹿眼楮亮亮的,對于顧文熙病後能吃飯這件事情十分開心。

    顧文熙把碗交還到林見鹿手里︰“夠了,我吃飽了,吃太多也會困的。”

    “嗯,那你再躺著休息一會。”林見鹿這才坐回茶幾前,跟著警衛員們飛快的吃了幾口菜,吃完飯就從顧文熙的房間里退出去,生怕打擾他晚上休息。

    林見鹿關門聲剛剛響起,顧文熙已經從(床chuang)上利落的起身了。

    他臉上的虛弱消失一空,直接低聲對警衛員們吩咐︰“還有一批人沒有沒有歸案,目前已經封鎖了公路、港口和機場。”

    “為了防止他們狗急跳牆,跑來日化廠生事,大家一定要小心。日化廠招待所的工作人員已經都按照要求全部撤出了,軍隊會在半小時後——林見鹿陷入昏(睡Shui)後——到達警戒,這段時間里一定要提高警覺,避免紕漏。”

    “是。”警衛員們齊聲回答。

    隨即,他們魚貫而出,開始沿著樓道做簡單的防御設施。

    林見鹿本來就忙活好幾個月了,晚上又親自動手熬粥,回去房間沒多久就趕到困倦。

    她以為這是辛苦忙碌後的放松,很自然的爬進被窩里(睡Shui)覺,(睡Shui)夢中隱約听到點動靜,但她實在太困了,哼哼幾聲就繼續(睡Shui)著了。

    林見鹿很久沒有(睡Shui)到自然醒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她揉著眼楮看向窗戶,陽光透過藍白相間的格子窗簾灑在地上,她無意識(勾gou)起嘴角(露)出個甜蜜的笑臉,又忍不住把臉重新埋回被窩里面,決定繼續(睡Shui)個回籠覺。

    如此反反復復的折騰,到了下午,林見鹿是還沒能夠從(床chuang)上爬起來。

    敲門聲響起,她听到顧文熙的聲音想要回答,但頭腦依舊昏沉沉的,長開嘴唇說“進來”的聲音低得幾乎听不見。

    顧文熙抬手看了眼腕表,已經下午四點了。

    鹿鹿的藥物反應太(強qiang)了,以後捧上這種事情也不能再給她使用相關藥物了,恐怕她的體質難以耐受。

    雖然這個計劃並不是顧文熙指定的,但作為執行者,他正在為之前的魯莽行為感到後悔。

    “鹿鹿,我進來了。”顧文熙提聲示警,然後從口袋里拿出備用鑰匙,開鎖進門。

    林見鹿果然裹著被子(睡Shui)在(床chuang)上,她臉(色)紅潤,氣(色)飽滿,總算讓顧文熙放下懸著的心。

    既然沒什麼問題,那就不用擔心了,顧文熙踫都不敢踫林見鹿一下,趕忙從房間退出來,再次為她關緊房門。

    一直到了晚上九點多,林見鹿總算在一片漆黑之中徹底清醒。

    快要爆炸的膀胱讓林見鹿直接沖進洗手間,等她出來打開燈看著腕表上顯示的時間,整個人都陷入迷茫。

    晚上九點,那是“昨天”的晚上九點,還是“明天”的晚上九點?

    如果是“昨天”,那她剛躺下就起來了,還能精神這麼飽滿嗎?可要是“明天”,下實驗室竟然已經累到讓她(睡Shui)了足足二十六小時才能清醒了嗎?

    不管哪一種,想想都覺得不正常。

    林見鹿坐回(床chuang)上,抱著枕頭陷入迷惑。

    她努力回憶這場詭異的長(睡Shui)眠,想起顧文熙似乎來敲過門。

    ……然後呢?

    不行,記不住了。

    林見鹿跨下臉,發現自己確實(睡Shui)得太沉了,醒醒(睡Shui)(睡Shui)中間的事情幾乎都沒留下任何記憶點。

    “咕。”肚子不甘示弱的發出抗議,林見鹿捂著饑腸轆轆的肚子,小聲說︰“好了,至少現在我能夠確定時間是第二天晚上了。”

    我的(睡Shui)眠時間真可怕。

    林見鹿不停腹誹,然後快速套上衣褲出門,決定去招待所廚房找吃的。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她打開門差點跟顧文熙撞在一起。

    顧文熙扶住林見鹿的肩膀,手里端著一碗湯圓︰“我看你房間燈亮了,就下樓把湯圓煮好了,吃了墊墊肚子吧,你(睡Shui)了一天了。”

    林見鹿道謝一聲,然後趕緊端碗進屋。

    顧文熙站在門口看了她一眼,忽然說︰“我明天開始有時間去住院了。”

    林見鹿點點頭,等到顧文熙快離開的時候忽然說︰“你論文還寫呢吧?正好我也有空了,明天下午我去醫院教你寫畢業論文。”

    “好啊,先謝謝你。”顧文熙頓時就笑了。

    他好心情的替林見鹿關上房門,回到房間里依舊掛著滿面春風的笑容。

    “顧哥,大晚上出去做飯還這麼開心?”

    顧文熙有些得意的笑起來,沒回答警衛員的話——他哪知道不但有人陪床,還有人幫著指導論文的快樂?

    作者有話要說︰  寶寶們明天見。

    明天放假啦!!!【但鈴鈴子沒有假期qwq】

    2("年代文女配[穿書]");



如果喜歡《 年代文女配[穿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