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52、第五十二章

52、第五十二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六零闊太只想搞事業");

    戴寶蘊都不知道羅一鳴是從哪里得知自己在醫院的,

    本來的好心情全都被毀了,看著眼前這個原本在她印象中,最是溫柔體貼的另一半,

    不知道從哪天開始,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了。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她曾經是真的以為,

    羅一鳴就是自己的救贖,她再無盡深淵里那個願意伸出手拉她一把的人,

    可是她發現,

    原來不是,這個人伸出來的手,是要把她往更深淵的地方推。

    想到這些,

    戴寶蘊只覺得可笑。

    如今的自己,

    好不容易回歸到了正常人的生活,哪怕如今自己要失去很多的東西,自己可能會再也嫁不出去,但是她無所謂,

    她只想要自己一個人好好的生活,再也不想要跟羅一鳴在一起。

    戴寶蘊冷漠的看著羅一鳴,“你跟別的女人鬼混在一起,

    還想要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羅一鳴你到底是哪里來的臉,

    哪怕我(身shen)體上有一些缺陷,可是你在我戴家得到的,已經足夠了,

    做人不能太貪心,你這樣遲早會遭到報應的。”

    “我羅一鳴不信報應,只信籌謀。”听到戴寶蘊的話,

    羅一鳴淡淡的回了一句。

    依照他對戴寶蘊的了解,知道她是不會把自己的這些事情告訴戴成春的,不說別的,光是(身shen)體上的原因,戴寶蘊就不想要讓別人知道。

    要不然的話,羅一鳴也不敢這麼明目張膽。

    說句難听的,他就是看準了戴寶蘊,不想要丟這個臉,這才敢做出這種事情來,哪怕被對方發現了,他也有恃無恐。

    羅一鳴看著戴寶蘊,呵呵的笑了笑,“我們現在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你的(身shen)體我踫不得,咱們結婚幾年都一直沒有孩子,遲早有一天會被人懷疑的,前些年我都替你糊弄過去了,寶蘊,我們年紀也不小了,這麼過一輩子就算了,你為了戴家的名聲,我也不想要離婚,咱們就這麼湊合湊合一塊。”

    听著這番話,戴寶蘊總覺得羅一鳴還有下一句話,她奇怪于他這番話背後的目的,要知道之前羅一鳴說話可是難听至極,可現在卻又來了一句這麼過一輩子。

    戴寶蘊覺得奇怪,不過從仕途上來說,戴寶蘊也覺得正常,羅一鳴這個人唯獨對這個,是凌駕于任何一切之上的,這也是他能忍受不能夫妻生活這麼久的原因。

    原因是戴家能夠帶給他的利益,實在是太大了。

    羅一鳴實在是不願意放手。

    只是如今的羅一鳴,已經不是完全听戴成春的話,反而和另一派的人走得很近,要是如此的話,戴寶蘊不懂,羅一鳴還硬要和自己在一起(干gan)什麼。

    戴成春早年間就給了羅一鳴很多便利了,他應該享受到的好處,都享受到了,何必還要自己和他在一起一輩子呢。

    想到這些,戴寶蘊看向了羅一鳴,直接明了的問道︰“你想要什麼,今天找到我,你應該還有別的話想要和我說吧。”

    “寶蘊,說實話,要不是你(身shen)體的原因,我是真的喜歡你,只有你才配得上我。”羅一鳴看著眼前的戴寶蘊,心中也多了幾分感慨,除了那個不能啟齒的原因外,戴寶蘊在外長得好,學識高,家境好,能娶到戴寶蘊,在眾人眼里,都是羅一鳴高攀來的,只是可惜了。

    他惋惜了一會兒。

    隨後羅一鳴看向了戴寶蘊,終于說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們年紀也不小了,你的情況你也知道你是生不了孩子的,可咱們結婚這麼多年,總不能一直都生不了孩子,外頭的人都會看我們的笑話,我是這麼想的,這一次你說你住院,咱們正好對外宣布,是你(懷huai)孕了,其他的事情我來(操cao)心,十個月之後咱們就會有一個屬于我們自己的孩子了。”

    簡單來說。

    羅一鳴外面的小三,(懷huai)孕了。

    為了他,對方願意生個私生子出來,反正戴寶蘊沒辦法生孩子,以後羅一鳴有的,戴寶蘊有的,那都是這個孩子的。

    是這個孩子的,也就是小三的了。

    話說的沒那麼清楚明白,但是戴寶蘊也懂了。

    戴寶蘊再一次被羅一鳴的厚顏無恥給刷新了三觀,她氣的整個人都覺得血液逆流,盯著羅一鳴半晌才說出話來,語氣激動,“羅一鳴,你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你在外面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你還想要讓我幫你養,你做夢!”

    “你除了答應我,還有別的選擇麼,要想維持住你現在的美好形象,你能做的就只有答應我,這樣你還是我羅一鳴的妻子,其他的都不會改變,你自己考慮考慮吧,是你自己一時痛快重要,還是戴家的名聲,你的名聲,你往後的人生重要。”羅一鳴看戴寶蘊竟然不答應,覺得可笑至極。

    自己這個妻子,還是太過于天真了,不過沒關系,吃點苦頭就知道怎麼選怎了。

    說完話,羅一鳴就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時候,白繡繡和甦明蕙雖然听的也是氣憤至極,但還是稍稍避開了一些,沒叫羅一鳴出來的時候發現她們。

    甦明蕙不是戴寶蘊這個當事人,可是她好歹也是戴寶蘊的好朋友,听到這些話,實在是想象不到,這些年自己的好友是怎麼跟這麼一個男人在一起生活的。

    簡直是被(欲ru)望養的無法無天了,膨脹的不行。

    甦明蕙抓著白繡繡的手,憤怒道︰“這個羅一鳴,簡直就不是人,以前還覺得我那三妹夫是個勢力的人,看來這里還有個青出于藍的,好在爸媽那邊,從來沒想過要去培養余偉民,要不然的話,估計也是養出來第二個白眼狼。”

    戴家和甦家還是不一樣的,甦家兒女都有,孩子多,精力肯定是沒有戴家足的,像戴家娶了個戴寶蘊,相當于是擁有了戴家所有的人脈關系。

    因為戴家沒有兒子,就只有戴寶蘊一個女兒。

    這個羅一鳴就是吃了戴家的所有紅利,現在還這種態度,可不就是典型的軟飯硬吃麼。

    可哪有這樣的道理,吃軟飯就得有吃軟飯的樣子,別端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不要臉也不是這麼來用的。

    听到甦明蕙的話,白繡繡也是覺得戴寶蘊可憐,她原本該有最美好的人生,若不是(身shen)體的原因,或許從一開始就不會和羅一鳴在一起,哪怕在一起了,她也很快就會清醒過來,重新選擇一個人,而不是一直都在這段婚姻里無法自拔。

    白繡繡見甦明蕙都說起了余偉民,只道︰“三姐夫還沒有那種能力。”

    余偉民這人,野心有,但是能力不足,這樣混日子是可以的,要想培養他上去,他自己就是個靠不住的。

    因此,這樣的人,對于甦明珠來說,反而是個好事情。

    要是甦明珠遇到的,是像羅一鳴這樣的,怕是也骨頭也確實剩不了多少,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這倒也是,現在余偉民到了鄉下後,反倒是老實了,兩夫妻的感情也好了。”甦明蕙說起這個,也還算是欣慰,不過轉道又想起戴寶蘊,忍不住罵了一句,“小蘊這麼優秀,本身配了羅一鳴就是低嫁了,真是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想的,竟然如此厚顏無恥!”

    白繡繡也是刷新了三觀,這種人大概是有天然的優越感,只要得到一點的成就,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可是卻從來不想想,自己的了不起是從哪里獲得的。

    兩人進去的時候,戴寶蘊正看著外面的天,在那發呆。

    她沒有哭,眼淚早已經流(干gan)了,對于羅一鳴說出來的話,無論是什麼話,她都已經司空見慣了。

    听到有動靜,戴寶蘊抬眸看去,瞧見是甦明蕙和白繡繡,她先是愣了愣,隨後道︰“你們怎麼來了?”

    “我做孕檢,想想你也還在醫院,就說來看看你。”甦明蕙解釋了一句,猶豫了一下後,又道︰“剛剛我們還看到了你丈夫了。”

    聞言,戴寶蘊就知道剛剛那番話,怕是都听到了,她本就沒有打算瞞著甦明蕙和白繡繡,這會兒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看向了白繡繡,說道︰“繡繡,你之前說,要讓對方付出代價,叫我暫時不要離婚,你能告訴我怎麼樣能讓對方付出代價麼?”

    她現在沒有之前想的那麼簡單了。

    羅一鳴敢做出這種惡心的事情,她憑什麼要讓他這麼輕而易舉的抽身。

    出軌的人就應該受盡社會的唾棄!

    白繡繡看戴寶蘊是打算好離婚了,她想了想道︰“你知道對方的在外面的女人是誰麼?”

    “是罐頭廠的一個女職工。”戴寶蘊看得清清楚楚,畢竟是她親自抓*(奸jian)的,對方是什麼人,她也早早的就調查好了。

    對這個女職工有印象,是因為對方還來過自己家里。

    當時說是幫廠長送東西過來,因為羅一鳴跟罐頭廠是有些公事在上面的,戴寶蘊估計就是那個時候,兩人(勾gou)搭上了。

    虧她見了這女職工還沒有懷疑什麼,連對方說話帶刺都沒听出來。

    簡直就是無條件的信任羅一鳴。

    現在想來,可笑至極。

    白繡繡點點頭,說道︰“那既然對方是誰,你都清楚的話,我覺得,不如找個人去寫封舉報信,直接就叫人來抓個現行,這樣人證物證都在了,對方想要不抵賴都難。”

    這是最有效的辦法了。

    更別提羅一鳴還是公職人員,這種事情肯定是要嚴懲的,至于那個女職工,做得出這種事情來,那接受這種後果,那也是她應該承受的。

    對方明知道羅一鳴是有妻子的,還不自尊自愛,那就是活該了。

    不過舉報信這種事情,最好要有證據,要不然依照羅一鳴積累的那點人脈,說不定還真動不了,要成功那就不能留有一絲僥幸。

    听到白繡繡的話,戴寶蘊是個聰明人,她抿了抿唇,看向了對方,“我明白了。”

    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夠安然無恙的抽身。

    要不是真的把自己當朋友,白繡繡是沒有必要說這種話的,畢竟不是一些好听的手段,這讓戴寶蘊很感激。

    接下來的事情。

    白繡繡就光是听甦明蕙說。

    要想查羅一鳴和那個小三的約會行程,其實是很容易的,因為戴寶蘊發現兩人的時候,是在家里發現的,兩個人偷情都偷到了家里,簡直是無法無天。

    後來戴寶蘊才知道,原來她們兩個定期都會在家里偷情,在原本是他們兩個(睡Shui)的(床chuang)上翻雲覆雨,這把戴寶蘊惡心的不行,(刺ci)激回了南城。

    按照這個定期的時間,戴寶蘊匿名寫了一封舉報信,直接就舉報上了上級領導那,當然肯定不是羅一鳴那一派的,而是戴成春的好友。

    收到這封匿名信的時候,對方就找了戴成春。

    這件事情他也不知道怎麼辦了,想來想去就索(性xing)就來問戴成春了,這是對方的家事,要是戴成春想要私底下處理,那他就沒必要出馬了。

    不過哪曾想,戴成春看了信之後,竟是勃然大怒,罵道︰“這個羅一鳴做出這種事情來,你不必要姑息他,也沒必要顧忌我的顏面,該怎麼處理那就怎麼處理,這種亂搞*男*女*關系,就應該被關進去!”

    這就是要公了了。

    好友也不是個笨蛋,心中猜測,這舉報信恐怕和戴家有關系,但他也沒說什麼,很快就安排了人手下去,直接現場來了個抓*(奸jian)。

    要說羅一鳴也真是忍不住,對方都(懷huai)孕了,兩人竟然還能夠翻雲覆雨的,直接就被抓了現行。

    這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

    當時就鬧開了,上面哪怕想要低調處理都不行。

    戴寶蘊‘得知’後,就要跟人離婚,羅一鳴稀里糊涂的被擺了一道,都來不及找人撈自己,就被撤職了,還跟戴寶蘊離了婚,一下子就一無所有了。

    雖然不算是什麼(犯Fan)罪,可是這亂*搞的名頭也不算是小了,對于羅一鳴這種有職位的,被撤職已經是很大的處罰。

    等到兩人離了婚後。

    羅一鳴才反應過來,他瞪大了眼楮看向戴寶蘊,顯然沒想到對方為了要跟他離婚,竟然做到這一步,他氣急敗壞的指著戴寶蘊罵罵咧咧。

    “是你,是你這個賤人,都是你舉報我的對不對,我可是你的丈夫,我不好過你以為你還能好過麼!現在你跟我離婚了,那又怎麼樣,你以為還有人願意跟你在一起麼,你是個石女,是個不能生育,不能跟丈夫親近的怪物,你竟然還敢設計我,戴寶蘊我真是小看你了!”

    听著羅一鳴的話,戴寶蘊淡漠的看著他,心中只覺得解(脫tuo),她道︰“只要能夠不再和你一起生活,這輩子哪怕我永遠不結婚,我都心甘情願。”

    她不想和羅一鳴說自己已經好了的事情,這會兒只覺得自己是真的可以開始新的生活了。

    羅一鳴的事情鬧得挺大,不過解決的也很快,都來不及讓他那派的人反應過來,這事情就已經解決了,該撤職的撤職,在里面關了幾天,很快就老實了,放出來後就被安排去了鄉下。

    雖然沒犯法,但是道德層面上還是有觸及到的,那個女職工也被開除了。

    這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戴成春得知這個主意,是白繡繡想的時候,特意和對方見了一面,眼底不像是以往一樣,充滿了威嚴,反而是帶了幾分和藹。

    他笑著道︰“原本覺得你年輕,事情交給你難成大器,不過現在看來,是我不夠了解你,事情交給你我是放心的,小蘊現在和我的關系緩和了不少,我也算是明白了,女兒自己覺得幸福是最重要的,要不是你的話,小蘊也會一直因為自己的(身shen)體陷入自卑中,你讓我見識到了所謂中醫的魅力。”

    雖然外面都在笑話戴寶蘊,但是戴成春也為女兒著想了一番,知道她是真的不能再容忍跟這樣的人生活下去,所以無論如何他作為父親,也得幫自己女兒這個忙。

    其實白繡繡也沒想到,世界上的事情會這麼湊巧,自己無意間救治的人,竟然會是戴成春的女兒,這事情反而就讓她把一直想要做沒有成功的事情,給做成功了。

    白繡繡笑著道︰“那些話是我作為寶蘊姐的朋友才說的,而救治寶蘊姐,那也是我的職責所在。”

    “中西醫的結合,的確是個很奇妙的想法,等你把赤腳醫生的事情給做成了,這個事情到時候可以再提上日程。”戴成春給出了承諾。

    這就是他願意幫助中醫了。

    听到這話,白繡繡這會兒是真的激動了,她感恩的看向對方,“謝謝您戴s長。”

    戴成春卻是擺了擺手,笑道︰“要不是你做事情認真仔細,又有自己的想法,還有這一回,讓我見識到了你的中醫能力,我也不會有這方面的想法,這是為了人民群眾的事情,你得好好做,咱們最終的目的,都是要造福群眾們。”

    白繡繡用力的點頭。

    她當然知道,自然也會好好的(干gan)。

    赤腳醫生的事情,一直拖著,到現在也差不多可以定下來了。

    戴成春道︰“就八月二十號吧,我听張校長說,你們下學期也是一個實習的階段,那就把精力都放在這方面上面吧,你看怎麼樣。”

    大半年。

    還有大半年的時間。

    白繡繡得抓緊這其中的時間,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都給做好,要不然等到之後,那她就真的沒有時間做了。

    她面容認真了幾分,“行,我一定會好好做的。”

    *

    八月份,白繡繡收到了來自家鄉的來信。

    是白昌棟寄過來的。

    甦望亭去外頭的時候,順道幫白繡繡給取了回來,一頭的大汗,一回家就讓白繡繡給他倒了冷茶,咕隆咕隆的就喝了個精光。

    然後才把信遞過去。

    “是昌棟寄來的,估計是高考出結果了。”

    听到這話,白繡繡的心立馬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這幾日來她幾乎是(睡Shui)不好吃不好的,就惦記著白昌棟那邊考的好不好,這會兒等信真的到了手里的時候,她反倒是不敢打開看了。

    看到白繡繡這遲疑的樣子,甦望亭樂了,“慌了?當初你高考的時候,郵差送來的信,你也不敢看麼?”

    那不一樣。

    白繡繡瞪了一眼甦望亭,明顯感覺到了對方的調侃。

    自己的事情和弟弟的事情,當然是不一樣的。

    她當初考上大學,完全就是憑著一口氣,看信的時候沒有那麼扭扭捏捏,只要能考上大學,她覺得考去哪里都無所謂。

    這一回是白昌棟寄過來的,考沒考上,她也不知道。

    畢竟前世是沒有考上的。

    算了,這些和甦望亭解釋也沒有意義,白繡繡決定不理他。

    不過她看著這信,還是不敢看,索(性xing)遞給了甦望亭,“你來拆。”

    “看你那點出息,要是昌棟這一回考不上,等明年再考唄,慌什麼。”甦望亭覺得好笑,接過信拆了起來。

    白繡繡懶得跟甦望亭解釋,兩人之前討論過關于高考會不會被取消的事情,但是甦望亭覺得,上面的決策是不會這樣的,這樣就好比自斷前程,沒有任何的必要。

    哪怕有風聲出來,但甦望亭還是堅信,不會有這種情況(發fa)生的。

    本身高考,就是很講究人的成分的,一個人若是有不好的成分,哪怕考上了,層層監督都能給你刷下來,在這一點上,甦望亭已經覺得能考上高考的這部分人,已經不算多了。

    要是直接取消了,那那些適齡階段的,要上大學的人怎麼辦啊。

    甦望亭不信。

    白繡繡也能理解甦望亭的想法,現在人心惶惶的,事情還沒出來,很多人都在那(操cao)心這個(操cao)心那個了,白繡繡該做的都做得差不多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省的家里真的鬧得(睡Shui)都(睡Shui)不著覺。

    她就盯著甦望亭拆開信,然後看了信內容。

    白繡繡緊張的詢問︰“怎麼樣?昌棟說什麼了?”

    甦望亭瞥了一眼白繡繡,欲言又止。

    看他這樣子,白繡繡有些慌了,推了推人,“你倒是說話啊。”

    “你要不……自己看吧。”甦望亭沒有直接回答。

    不過他這個態度,反而叫白繡繡更怕了,她生怕白昌棟沒考上,直接就奪過了對方手里的信,然後快速的看了一眼信。

    內容很簡單。

    白昌棟說自己和林小偉都考上了。

    他考上了炮兵學校,林小偉考上了農學院畜牧獸醫系。

    看到這信的內容,白繡繡整顆心都放了下來,臉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不過等想到甦望亭那樣子,就知道是故意嚇唬自己的,她有些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就你知道嚇唬我。”

    甦望亭笑道︰“我怎麼跟你說,你都會擔心的,還不如讓你自己看,這就叫做先驚後喜。”

    這話也有幾分道理。

    看在白昌棟考上大學的份上,白繡繡懶得和甦望亭計較,心情好的很,直接走去了屋子里,拿出了放票的盒子,取了(肉rou)票和其他票,笑眯眯的看向甦望亭。

    “這是值得慶祝的事情,咱們不能跟昌棟他們一起高興,那咱們兩個自己高興高興。”

    這段時間,兩人吃的都很清淡。

    甦望亭早就想要換換口味了,饞(肉rou)饞的厲害,現在看白繡繡取了(肉rou)票,就知道媳婦這是要做(肉rou)了,當即就高興道。

    “行啊,這得好好的慶祝,一點都馬虎不得。”

    白繡繡當天就去排隊買(肉rou),雖然照舊沒買到什麼好部位,不過一點也不影響白繡繡的好心情,又路過供銷社,撐了點兒零嘴,高高興興的回了家。

    這一頓飯,甦望亭都感覺像是在過年。

    他感慨道︰“也不知道這好日子,下一次是什麼時候了。”

    “說什麼呢,這樣的好日子自然是會長長久久的,吃還堵不住你的嘴麼。”白繡繡瞪了他一眼。

    這人日子一好,就要原形畢(露),還是緊巴巴的過日子,反而有危機意識。

    甦望亭閉了嘴,現在他是正兒八經的老婆奴。

    這段時間,胡伯仲總是抽時間和劉茹私底下見面,兩人都已經見過了家長了,這事情估計很快就要提上日程了。

    劉茹不急,不過胡伯仲家急。

    好不容易兒子有了喜歡的人,有了這方面的心思,胡家就怕要是不急一點,這事情會不成,加上胡伯仲的年紀也不小了,知道以後就催的厲害了一些。

    胡家見了劉茹之後,就很喜歡,覺得這小姑娘家,家里條件跟自己家差不多,人又是大學生,說話落落大方的,跟自己兒子般配的很,這麼好的兒媳婦,自然是怕要飛走的。

    至于劉茹那邊,見了胡伯仲,也覺得不錯,是比之前親戚介紹的幾個要好,長得人模人樣的,又是工程師,這年頭的工程師受尊敬,也是出了名的好單位,這樣的人嫁過去,劉茹不會過苦日子。

    說起這個,甦望亭就忍不住道︰“要我說她們的進度還真是快,哪像我們,談戀愛都談了一年多。”

    白繡繡︰“……”

    那叫談戀愛麼,明明是甦望亭單方面追求,她一直都沒有理他。

    其實這種相親的,雙方父母家庭了解過,再把工作這些了解一下,結婚的事情就很快了。

    特別是這個年代,談戀愛久了,那就叫耍流氓。

    是不被提倡的,要被人唾棄的。

    白繡繡懶得和甦望亭計較,雖然當初那一年多不是談戀愛,但是結果就是兩人結婚了,她道︰“我听劉茹的意思是,想要等畢業後再結婚,但是現在兩邊家庭都催的很急,她也有些猶豫了。”

    “等畢業後結婚,那還得一年呢,伯仲的年紀也不小了,結婚這事情還是要兩個人商量著來。”甦望亭說了一句在理的話。

    白繡繡點頭贊同,“小茹的意思是不想這麼早有孩子,我們兩個接下來的事情肯定很多,又要忙工作,又要帶孩子的話,肯定是顧及不過來的。”

    這一點上面,甦望亭的態度很開明,“那就跟咱們一樣唄,先結婚之後再考慮要孩子。”

    他現在也忙,要了孩子肯定是沒有辦法帶的,那能帶的就只有白繡繡了,要讓自己媳婦忙的話,甦望亭怕影響夫妻感情。

    這麼一想,他就不想生了。

    夫妻感情是排在第一位的。

    白繡繡嗯了一聲,這個事情就要讓劉茹和胡伯仲,自己去商量考慮了,她們做朋友的,只能給到一定的意見和想法,其他再多的就不行了。

    兩人吃過飯後,等白繡繡洗漱完,擦著半濕的頭發進來,甦望亭已經躺在(床chuang)上了,他瞥了一眼媳婦,將人拉到了自己的懷里,說道。

    “昌棟考上炮兵學校,我想的是,把我這個月的工資錢寄回去,你看怎麼樣?”

    听到這話,白繡繡有些詫異,沒想到甦望亭會主動提起,她是打算寄點錢給白昌棟,畢竟在外面上學,肯定是需要花錢的,不過她打算用的是自己的錢,沒有想要讓甦望亭出。

    “怎麼突然有這個想法。”

    甦望亭斜了她一眼,“昌棟也是我弟弟,難道我疼疼自己弟弟也不行麼,我作為姐夫,當然希望自己弟弟的日子能過得好些。”

    听了這話,白繡繡笑了,她道︰“就怕昌棟不肯收。”

    他這人的(性xing)格脾氣,白繡繡還是了解的。

    甦望亭卻是覺得沒什麼,“那就說咱們借給他的,借給別人我不放心,但是昌棟那邊我是絕對放心的,他這小子,知恩圖報,又有自己的想法,以後肯定有好前途的。”

    “你想的倒是很好,心意我替昌棟領了,不過這筆錢咱們還是自己留著吧,這事情我已經想好了怎麼做了。”白繡繡拒絕了甦望亭。

    當初自己結婚,白鳳珠結婚,光是禮金,白建國和林曉梅就收了不少,那筆錢她們存著,就是為了給白昌棟讀大學討媳婦用的。

    這會兒白昌棟考上大學了,白家肯定會出錢的,她這個做姐姐的,已經準備了一份,沒必要叫甦望亭再拿出一些。

    甦望亭的工資已經往下降了,現在是大環境如此,不只是甦望亭單位往下降,這都在往下降,這麼一來,錢自然也就不夠用了。

    她們都得緊巴巴的過日子,量力而行就行了。

    听白繡繡這麼說,甦望亭還想要說什麼,對方索(性xing)關了燈,不跟他討論了。

    甦望亭︰“……”

    罷了罷了,听媳婦的話。

    白繡繡再下鄉之前,給白昌棟那邊寄了一些錢過去。

    最近幾日,白家那叫一個熱鬧。

    白建國和林曉梅知道白昌棟被錄取上後,一開始听說是炮兵學校,臉(色)很是難看,林曉梅更是哭的躺在地上在那耍賴。

    “這什麼學校啊,我兒要是去了,有個三長兩短的,我可怎麼活啊。”

    白建國在那低頭抽旱煙,瞥了一眼白昌棟,恨鐵不成鋼道︰“你怎麼報了這麼個學校,不是早就讓你別去當兵麼,你是家里頭的獨苗,你要是出了事,咱們白家可就斷後了!是不是繡繡那死丫頭讓你填的,你填志願的時候,她不是跟去了麼?!”

    白昌棟當然不可能說是白繡繡,他把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不是二姐,是我自己想要去,二姐不知道的,爸媽,你們這是偏見,當兵那是為了國家做事,為了人民群眾做事,這是天大的好事情,你們怎麼可以這種態度。”

    “我管什麼好事情,這好事情愛誰誰,絕對不能在你身上,我就你一個兒子啊。”林曉梅又開始哭哭啼啼了,“要是只能去這個學校的話,咱們就不讀了!”

    白昌棟跟父母說不進去,只道︰“反正現在錄取通知書已經下來了,我不管怎麼樣都是要去的,爸媽你們是攔不住我的。”

    這是鐵了心要去了。

    白建國和林曉梅都是煩心的不行,後來還是村支書來了,听了這個情況後,好好的把其中的好處,給白建國和林曉梅說了一番。

    炮兵學校和普通征兵是不一樣的,能考上學校的,那往後都是要出來當*官的,這種國家的福利待遇都是很好的。

    這一听,白建國和林曉梅的心才漸漸的放下來,後來才高興起來,覺得要是自己兒子,能在學校里很優異的話,那就直接能分配成軍官了,那可是白家天大的喜事啊!

    這麼一想,白建國和林曉梅當即決定要擺桌,讓大家都高興高興!

    白家村這叫一個熱鬧,白昌棟是除了白繡繡之外,第二個考上大學的大學生,不少人家都心動了,想要上門說親,連白建國和林曉梅是不是難搞的人都不管了。

    畢竟人兒子有大出息啊。

    不過林曉梅現在眼光高的很,當然不想讓兒子娶農村媳婦,直接一口回絕了。

    雖然這不是白昌棟的想法,但是他也省了相親的麻煩,等收到白繡繡寄過來的錢時,他也差不多要收拾行李,正式入學了。

    *

    赤腳醫生計劃,隊伍目前是十人隊,除了白繡繡和劉茹之外,其余八人是選擇的專業成績相對而言優秀的人,至于童曉雅,被白繡繡安排在了南城,處理義工的事情。

    于是,這十人小隊,正式踏上了下鄉的路程。

    2("六零闊太只想搞事業");



如果喜歡《 六零闊太只想搞事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