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117、第115章 第115章別逼我放大招!

117、第115章 第115章別逼我放大招!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第115章 第115章別逼我放大招!

    面對艾澤拉的話, 尤里依然表示不相信,他堅決不想相信自母樹會對這麼一個牙尖嘴利的女人這麼好。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這種和母樹貼貼的待遇他一族千年來都有一個精靈有過,艾澤拉怎麼可能有?!

    艾澤拉死魚眼︰【這伙真的覺得種在這里是什麼好事?】

    系統︰【恐怕是的, 畢竟人身檸檬精的酸味都要溢出來了。】

    艾澤拉又向跟過來的精靈王, 雖然有尤里那嫉妒的恨不得把她□□,把自己種進去的表情。但是精靈王的眼神也帶著審視和狐疑。

    就連洛登和艾德利安都帶著些疑『惑』。顯然目前的情況有些超出他的認知。

    艾澤拉無奈的開口解釋。

    “簡單來說,就是我的一種能大概讓你的母樹誤會了。現在她非說我是她妹妹。至于交流……我也不知道具體原因, 反正我觸踫到你母樹的一部分, 就可以互相傳遞心聲。”

    精靈母樹雖然很強, 但身的限制似乎也不,比如她似乎無法變成人形, 連和從自己身長出來的孩子都無法有效交流。

    按照系統的說法,這應該是法則的限制,以一己之誕生一個種族實在太逆天了,這對精靈母樹來說是限制, 但也是磨礪。

    等到她一朝頓悟,那她就可以化為人形,化身成神。

    艾澤拉一邊這麼想著, 一邊怕精靈王他不相信, 她亮出自己的墨翠一樣的枝條, 有具體說自己和黑暗精靈的關系。畢竟精靈族和黑暗精靈的世仇誰都知道。

    精靈王了一眼那漂亮的枝條, 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他確實從那面感受到了一絲母樹的息,但並不算完全相同。

    從『色』澤來, 似乎和記載的黑暗精靈母樹的枝條更像。但是精靈王同樣感覺到黑暗息。這是從眼前的黑發女人身長出來的,獨屬于她的枝葉。

    而洛登和艾德利安經歷過暗盟的事件,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是因為之前的黑暗精靈母樹的枝條嗎?

    想到這, 艾德利安的眉頭微皺。往前一步,試圖把人給拉出來。

    “可能出來?”

    比起其他人的注意都放在姐姐妹妹,艾德利安更關心艾澤拉此刻的情況,哪怕種在地里並不會對艾澤拉產生什麼傷害,但是正常人誰喜歡種在地里?

    但是他剛剛意圖伸手,母樹的一根枝條就垂下來,朝著他抽過去。好在母樹並無意傷害他,艾德利安及發現,後退一步躲開了。

    “別隨便過來,她不讓我走。我的腿樹根捆住了。”

    艾澤拉象征『性』的雙手按在地企圖掙脫,但她不僅有把自己□□一些,反而陷進去了幾寸。她只能幽怨的向精靈王。

    “就是這樣,隨便掙扎的話,我怕到候她一生,直接就給我剩顆腦袋了。偉大的精靈王啊,你能想個法子嗎?”

    精靈王的面『色』有些古怪。

    當了這麼多年精靈王,最近更是正在經歷滅族之禍,他本以為自己什麼場面見過,但面對這個場面……他還真見過。

    遠道而來跟著來幫忙的客人自老媽硬拉著要認妹妹不說,好好的一個大姑娘還老媽喪心病狂的種在土里了,這種故事說出去都不會有人信吧?!

    他當即表示,客人請比擔心,我的母樹很通情達的,這只是個誤會,他會很快處好的。

    尤里听到這,狠狠的點頭。

    “錯,這只是個誤會!只要和母樹說清楚就好了。請王允許我來向母樹解釋這件事。”

    精靈王點點頭,隨後眾人就見這個已經化身檸檬精的男精靈就試圖靠近母樹,恭敬握住母樹的枝條。張嘴就是一連串的解釋。

    “母樹,請您听一听我的聲音,這件事只是個誤會,她只是個人類,和您並不一樣,並不是您的妹妹,她……唔唔唔?!”

    尤里有一肚子話想要對敬愛的母樹說,握著母樹枝條的手不敢用半點,閉著眼楮滿是虔誠,試圖把自己的心聲傳遞過去。

    畢竟他可是母樹下來的,道那個女人可以和母樹交流,他就不行啊!他可是親生的!

    然而話才剛剛開了一個頭,閉著眼楮的他完全發現空龐大的樹冠再次垂下一根枝條,面還卷著不知哪里弄來的一塊布,隨後這塊布毫不留情的塞進了尤里的嘴里。

    猝不及防堵住嘴的尤里睜開眼楮,不可置信的著母樹。

    母樹竟然因為他多說幾句話就堵他的嘴!

    他……他竟然再次母樹嫌棄了。qaq

    那一瞬,艾澤拉仿佛听見了玻璃心破碎的聲音。

    與此同,她的腦海里還想起了母樹的嘀咕。

    ‘好吵。’

    艾澤拉向尤里,平日里喜歡用鼻孔人的伙此刻用一種受傷的眼神著母樹,身子像是受不了擊一樣微微搖晃了一下,仿佛下一刻就要用母樹垂下的枝條直接吊死在這了。

    哪怕是艾澤拉也不由有些憐憫。忍不住小聲道。

    “那個……咳……節哀。”

    尤里像是听到這句話一樣,腳步虛浮的走到一邊,低垂著頭,渾身大寫的喪。

    他母樹嫌棄了,第二次了,他又母樹嫌棄了。

    精靈王一都有些愣了,為精靈王,他和母樹接觸的自然比其他精靈要多,日常只見母樹高貴冷艷的誰都不搭,他可從想過母樹還有這麼一面!自高貴冷艷的母樹到底什麼候竟然會堵嘴了,還知道去找塊布?!

    洛登拍了拍尤里的肩膀。

    “你嘴里的布還叼著干嘛?拿掉吧?”

    尤里只是怏怏不樂的了他一眼,然後再次垂下頭,還順便把布往嘴里又塞了塞,意思很顯。

    母樹讓他閉嘴,那他就閉嘴。

    哪怕……哪怕他很傷心,但是面對母樹的命令,他也是絕對不會違抗的!

    顯然尤里是不能指望了,艾澤拉再次向精靈王。

    畢竟是你的母樹,你著辦吧。

    精靈王遲疑的前。

    “母樹,請……”

    然而這一次,他不過是張了張口,一根枝條就已經抽了過去。精靈王只得退後。

    但這樣母樹似乎還不樂意,幾根枝條垂下來,好似趕羊一樣,揮舞著『逼』得眾人不斷後退。

    哪怕母樹對著他無法交流,眾人都可以感覺到那溢于言表的嫌棄。

    別說勸母樹了,再說下去,他怕是會直接趕出聖地。

    就算是精靈王,此刻也有些酸了,這樣的愛護,

    第115章 第115章別逼我放大招!

    就連他都不曾有過。

    艾澤拉有些失望。

    【來求助外援是辦法了。】

    “算了,既然這樣,還是我自己來吧。”

    頓了頓,艾澤拉對著其他人又道。

    “待會我干什麼,你都當見。”

    艾德利安皺眉。

    “你要做什麼?別沖動用事。”

    母樹實在太強了,如果激怒母樹可不是什麼好事。

    艾澤拉道。

    “放心好了,我又不是傻子,不會做傻事的。”

    說著她『摸』樹根嘀咕道。

    “這可是你『逼』我的。”

    ‘趕緊的,放我出去!’

    母樹自然是妮可拒絕。

    ‘不行!’

    艾澤拉︰‘你不讓我出去,我就放大招了!’

    母樹︰‘你是妹妹,要听姐姐的話!’

    ‘好吧,這是你自找的!’

    艾澤拉深吸一口,只見她沉丹田,黑白分的大眼楮漸漸積蓄起淚水,輕輕一眨,珍珠一般的淚珠就滾落下來。

    ‘嗚嗚嗚,小白菜,地里黃啊……’

    艾澤拉一只手藏在暗處,使勁掐著自己腰的肉,掐的自己眼淚汪汪。一邊對著母樹哭哭戚戚。

    ‘可憐見啊,我才這麼小,就要姐姐禁錮在這,這是什麼世道啊!還有天嗎?還有王法嗎?!’

    心智其實不算成熟的母樹驚慌起來。

    ‘你……你別哭了。樹都是不哭的。’

    艾澤拉嗚咽著。

    ‘我就哭,我就是顆愛哭樹,你不放了我,我就一直哭!’

    母樹︰‘我是姐姐,妹妹要听姐姐的話。’

    艾澤拉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落。

    ‘不听不听,王八念經,嗚嗚嗚,無法自由的在大地奔跑,我哭死算了!’

    母樹急了。‘你是樹,樹才不喜歡跑!’

    艾澤拉含著眼淚直壯道。

    ‘因為我叛逆不行嗎?!’

    木頭腦袋的母樹一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的腦子實在無法轉那麼快。

    他樹……還有叛逆的嗎?

    母樹語弱了下來。‘可是不在土里,長不高。’

    艾澤拉一听有戲,掐著自己的手越發用,眼淚落得更勤快了。

    ‘我就喜歡長不高,總之,你放了我,就可以收獲一個長不高的妹妹,但是你要是不放了我,我就一直哭,把體內的水分都哭完,變成枯死的爛木頭!’

    艾澤拉仰著腦袋,眼淚順著尖尖的下巴滴落,充分演繹出了一顆不自由,毋寧死的叛逆樹。

    單純的母樹嚇到了,辦法,只好答應了她。粗壯的樹根動起來,讓艾澤拉踩著地下的樹根,輕松的送到了地面。

    艾澤拉得意︰【,我就說她肯定會放了我吧?幸虧她服軟的早,我還有大招出呢!】

    系統︰【……啥招?用眼淚淹死她嗎?】

    艾澤拉哼了一聲︰【你管什麼招,反正有用就行。】

    不過說話,她一抬頭,就見洛登幾個正在用一種古怪的眼神著她。

    因為無法听見艾澤拉和母樹的交流,所以他就只見了艾澤拉深吸一口,隨後眼淚就滴答的落下來,就這麼一直哭一直哭,多久,她就放了出來。

    還以為艾澤拉有什麼高手段的眾人︰……就這?就這?

    尤里拿出嘴里的布料。有些震驚的著艾澤拉。

    “你竟然用哭的『逼』母樹放你出來?!”

    她怎麼哭得出來的?

    她都不覺得臉紅嗎?!

    艾澤拉當然也覺得有些耳朵發熱,但是她能就這麼表現出來嗎?

    當然不能!

    只見她冷哼一聲。

    “最先心軟的,總是輸!”

    眾人︰……說這話的候,你還是把臉的眼淚擦擦吧。

    注意到尤里的視線,艾澤拉不高興的過去。

    “怎麼?你對我的做法有什麼高見嗎?”

    為純種精靈,連自己老媽都勸不了,還得她自己解救自己。她這做法怎麼了?好歹和平解決了不是?有本事你行你啊!

    艾德利安自然是站在艾澤拉這邊,聞言淡淡道。

    “他要是有,就不會堵嘴了。”

    隨後他走過去。低頭道。

    “出來了就好。”

    說著,他伸出手,大拇指擦掉了艾澤拉眼角的眼淚,手中出現的水流幫艾澤拉哭的濕漉漉的小臉沖洗了一下。

    艾澤拉洗干淨了小花臉,頓覺得自己又是一條好漢了。

    注意到艾德利安微微勾起的唇,她眯起眼楮過去。

    “你是不是在笑我?”

    艾德利安回答很快。

    “有。”

    “不對,你就有。”

    艾澤拉自認為臉皮厚,面對其他人的眼神都不太當回事,但對艾德利安滿是笑意的眼楮,頓臉有些發熱,惱羞成怒的捏住他的臉。

    “你知道一個取笑我的伙有多慘嗎?那伙可是我揍成了豬頭!”

    艾德利安任由她捏著自己的臉,聞言不僅不生,反而輕笑了一聲。

    “那你要揍我嗎?”我保證不還手。

    雖然他說後一句,但是那股縱容誰都品的出來。

    艾澤拉心跳漏了一拍,著那張俊臉,有種想要啃去的沖動,糟糕,發情期還過呢。

    她趕緊強裝鎮定的收回手。

    “在平日里的份,這次……就先原諒你了。”

    話音剛落,她注意到艾德利安的眼中閃過一絲可惜。頓嚇了一跳。

    他可惜什麼?總不會是可惜我揍他吧?

    不不不,一定是錯覺。

    不過總感覺艾德利安剛剛她的眼神……那實在不像是對待朋友的眼神。

    艾澤拉的心又砰砰跳起來。

    或許,等到此事了,她可以試探一下艾德利安。

    另一邊的艾德利安正低頭著艾澤拉,他當然不是可惜艾澤拉揍他,不過是喜歡艾澤拉捏他臉候活潑的感覺而已。

    精靈王著那邊的情景,眼眸微動,問詢一般的向洛登。

    這情況,顯有問題啊。

    洛登嘴角勾起笑意,低聲道。

    “最先心軟的是輸,你說他哪個是輸?”

    邊听見的尤里『迷』茫的

    第115章 第115章別逼我放大招!

    了那邊,又了相視而笑的精靈王和洛登。

    他在說什麼?什麼輸贏的?

    *

    很快,眾人說起了正事。他的面『色』嚴肅起來。

    根據艾澤拉剛才說的,魔化的原因和母樹有關,空中越發濃郁的黑暗息是她排出去的,但歸根究底,還是因為有人做了手腳,母樹這麼做,也是為了拯救精靈族。

    雖然艾澤拉覺得什麼精靈死了再生一次這種母愛方式過于硬核,但是人文環境不同,想法肯定是不同的,對于精靈來說,比起墮落成黑暗精靈,靈魂無法回歸母樹,這才是最讓他無法容忍的。

    艾德利安想了想對艾澤拉道。

    “母樹知不知道關于暗中做手腳那人的面貌特征?”

    艾澤拉這倒是還問,畢竟剛剛只顧著震驚母樹的硬核母愛方式,還有那悲劇之屁了。這麼一個有味道的故事成功把她腦子燻得有點暈。

    她讓幾人等一等,伸手『摸』樹干。

    ‘母樹,你知不知道當初暗中做壞事的那人的長相模樣?’

    母樹稚嫩的嗓音故嚴肅的教育道。

    ‘要叫姐姐。小孩子要懂禮貌。’

    艾澤拉︰‘……好吧,姐姐,那你知道嗎?’

    母樹︰‘不知道。’

    听到母樹這快速的回答,艾澤拉不太滿意。讓她再好好想想,根據母樹剛剛的說法,她應該是見了那個伙的啊。這麼強的一棵樹,雖然腦子認死了一點,但是在感知方面,應該很清晰才對吧?

    誰知母樹直壯道。

    ‘我是見了啊,但是孩子都長得一樣,我哪分得清哪個和哪個?就都是眼楮鼻子嘴巴組組合在一塊啊!’

    為一棵樹,母樹覺得艾澤拉是在難為她胖虎。

    艾澤拉還想掙扎一下。‘那山的猴子猩猩也是眼楮鼻子耳朵組合在一塊,你難不成把也當成你的孩子了?’

    母樹對于艾澤拉的話顯然不太高興了。

    ‘當然不是,孩子的息我還是認得出來的,而且我又不傻。孩子都是『毛』的!’

    系統默默道︰【你有有感覺這話莫名的熟悉。】

    曾經直言人類在自己眼里都是無『毛』大猩猩的艾澤拉︰……

    著英俊的精靈王,她的眼中帶了一絲憐憫。

    長得再英俊又如何,在他老媽眼中他和大猩猩的區別還不是只有『毛』和無『毛』而已。

    發現艾澤拉的表情有些奇怪,精靈王忍不住道。

    “母樹說了什麼?”

    怕再次傷害到個純種精靈的小心髒,艾澤拉含糊的表示。

    “你的母樹的審美觀大概和我的不太一樣,分辨不出咱的美丑。在她眼中,大長得似乎都一樣。她是靠著息來認人的。但是……那個伙似乎很厲害,母樹說有一個孩子的息曾經有些奇怪,但很快就又變回去了。我猜測潛入進來的伙恐怕假冒過你的族人,布置好後就逃走了。”

    洛登『摸』了『摸』下巴。面『色』厭惡道。

    “這听起來怎麼這麼像是亡靈法師附身?”

    精靈王也第一想到了這個,但很快就又搖搖頭。

    “如果是亡靈法師附身,附身的精靈應該死了才對。”

    但母樹有說有孩子死亡。

    “不,有一個伙附身並不會要了附身者的『性』命。”

    艾德利安立刻道。

    洛登也想到了這一點,嚴肅的點點頭。

    “錯,那個伙就不需要。”

    面對精靈王疑『惑』的表情,洛登冷聲道。

    “我曾經遇到了塔希爾,那個伙附身在他人身,靈魂離開後,附身的那人並有死亡,他說在附身的期,他的靈魂有吞噬,而是迫沉睡。”

    艾德利安接著道。

    “如果是塔希爾的話,他確實做得到,附身在某個精靈身,用精靈的靈魂息遮掩自己的,不僅可以騙過其他精靈,還可以騙過母樹。等到他得手後,可以立刻抽身離開,而他附身的精靈很可能最先受到黑暗息侵染,昏『迷』不醒,如此一來一切根本無從查起。”

    精靈王的面『色』冷下來。

    其實這麼多日子,一直查不到到底是什麼原因,他也曾經做過很多種猜想,甚至想過是否有精靈背叛。

    智告訴他,能做到這麼隱蔽,有內鬼的可能『性』並不小,但是情感,他想要相信自己的族人。畢竟這可是滅族之禍,做這種事對內鬼來說有什麼好處?

    每一次,他只要想到這種可能,就內心無比的糾結痛苦,不想,還有這麼一種可能!

    艾澤拉的話斷了精靈王的皺眉沉思。

    “這件事短恐怕查不出什麼,當務之急是要解決母樹體內的那東西。”

    具體是什麼,母樹其實也不太清楚,雖然她可以和千里之外的草木溝通,不出門就可听聞天下事,但是母樹一棵樹,要知道那麼多干嘛,她又無法和其他人傾訴,和其他草木聊天?

    得了吧,對方的腦袋比她還木呢!

    艾澤拉的話得到了大一致的認同。還是救人比較重要。

    但問題也來了。

    雖然不知道母樹吃進體內的到底是什麼,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蘊含著恐怖的黑暗息,連母樹都有些經不住,必須每天放屁……咳咳,每天定排,才能勉強一點點淨化,那麼要是直接把拿出來,到候了母樹的隔絕,黑暗息沖天而起,這哪里是救人?分是嫌精靈死的不夠快!

    可不把這東西弄出來也不行,畢竟他精靈族對比老媽確實都是一群小弱雞,老媽在這麼排放『迷』之體下去,他就真的要燻死了。

    同,因為母樹要全淨化那玩意兒,恐怕有辦法有多余的養分供給果實,而且她淨化完就需要一直排放毒,就算果實成熟了,生下來再把孩子毒死嗎?

    最後的結果就是,精靈族全滅,靈魂回歸母樹,世恐怕需要等百年或者更久,母樹才能再次生出精靈來。

    好在這,精靈王想到了寶庫。

    精靈族的寶庫好東西不,說不定在那可以找到封印那東西的辦法!

    洛登本來想要避嫌,但是精靈王道,都這個候了,他還有什麼好介意的,寶庫的東西那麼多,他一個人怎麼找的過來!

    這話可著實有些凡爾賽,洛登听到這話,也跟他客,跟著就走了。

    艾澤拉和艾德利安去,他往東走,準備去母樹說的河流源頭,那暗中繪制的法陣長什麼樣。



如果喜歡《 貪吃蛇特殊干飯技巧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