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116、第114章 第114章種樹

116、第114章 第114章種樹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第114章 第114章種樹

    精靈族的族地內, 龐的籠罩半個族地的樹冠下,一對俊男美正站在那里對視,一根從處垂下的翠綠枝條被黑發人握在手中。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陽光順著樹葉空隙灑落, 這里的每一秒都如詩如畫。

    但顯然, 畫面中的俊男和美不這想。

    尤里先是一愣,隨後面『色』頓時黑了下來。

    “你在說什鬼話?!”

    他是從母樹上掉下來的,哪來的小姨?

    就算精靈族不太在乎輩分這玩意兒, 但這明顯就是佔他便宜吧?!

    艾澤拉看他這副模樣, 趕緊道。“你別用那種眼神盯著我啊, 我沒有故意逗你的意思啊。我自己還懵『逼』呢,是你們母樹一個勁的叫我妹妹什的!”

    她又不是缺愛, 喜歡到處認親戚,上來就被這踫瓷,她找誰說理去?

    對此,尤里的一反應當然是不能。

    不僅是因為母樹怎能隨便認親戚, 還有母樹是不會言語的,傳聞就算是厲害的精靈都不過是能比較清晰的感應母樹的情緒,哪來的叫人妹妹的鬼話。

    “是嗎?”

    艾澤拉放開抓著枝條的手, 沒了她手的阻礙, 那根垂下來的枝條對著她就是一頓黏黏糊糊、挨挨蹭蹭, 就仿佛一象看見了愛的小貓, 用長鼻子一頓擼。那叫一個喜歡的不行。

    沒多久, 艾澤拉的長發就被擼得炸『毛』,她指了指腦袋上的‘鳥窩’。面無表情的看著尤里。

    “那你說, 這要怎解釋?你確定佔便宜的是我?”

    看著平日冷的母樹化身『舔』狗,把人家蹭了一個遍的尤里︰……

    他一想著這不能,母樹怎能對一個莫其妙的人那親近, 趕緊試圖把母樹和對方隔離開。抱著母樹的枝條恭敬孺慕的表示。

    “母樹,您如果有什需要,以告訴我。”

    他還是不相信艾澤拉所說的,母樹叫她妹妹的事。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母樹就是部分純種精靈的母親,誰家遇到一個路人突然說自己家不能言語的老母親竟然拽著她叫妹妹不懷疑一下?

    別的都不說了,關鍵是你們兩個物種都不一樣啊!

    無法听到母樹聲音的尤里隨後就見抱在懷里的母樹枝條扭動了兩下,然後往下伸,圈住了他的腰間。

    母樹對精靈是不一樣的,那是母親,也是神明和信仰。

    部分的精靈都有點母控,把母樹看得比一切都重要,但偏偏母樹本身是棵樹,少有互動更無法交流,從某方面看,精靈們就好似小憐,一出就被放養了,感受到的母樹的母愛少得憐。

    所以此刻,被母樹‘抱住’的尤里情有多激『蕩』旁人自然以理解,他的俊臉飛起紅雲,眼楮閃亮亮的。

    他以為是自己剛剛的話起作用了,趕緊次道。

    “母樹有任何需要都以和我說,我一定幫您達成!”

    他那模樣,說實話在艾澤拉看來就跟小朋友被媽媽給個愛的抱抱、立刻笑成二傻子是一樣一樣的。

    但是下一秒,母樹的枝條就提了起來,尤里不明所以的被提起來,就這一直提到了遠處,然後被放下後,接著腰間的枝條毫不留情的抽枝離開。回到艾澤拉的身邊繼續挨挨蹭蹭。

    剛剛開沒幾秒的尤里笑容頓時凝固在了臉上。

    周圍頓時陷入了許久的安靜,半晌,艾澤拉于不忍道。

    “那個,你還好嗎?”

    尤里自然很不好,整個精靈仿佛一下子失去『色』彩一樣。

    滿腦子都是被嫌棄了,他被母樹嫌棄了的話語。

    等到他回過神來,看向遠處的艾澤拉的時候,忽然面『色』一驚,因為那里不知何時經沒了黑發人的身影。

    艾澤拉自然不是不告別,她是被母樹的枝條帶走的。

    那根枝條圈住她的腰部,接著她腦海中就出現一句‘妹妹,來。’然後身體就忽然騰空,眨眼間,就被帶到了一處寬敞的空地。

    她的眼是巨粗壯的褐『色』樹干,足有幾人合抱粗,從這樹下往上開,樹干直沖雲霄,樹冠遮天蔽日。在低矮的樹梢,葉間藏著數個綠『色』的半人果實。

    在這棵樹的周圍,是一片平坦的空地,別說樹木了,就連半點其他的綠草都沒有。這的一片地方有這一棵樹,一粗糙的樹根『露』出地面,訴說著無聲的霸道。

    艾澤拉現在的原型算是夠了吧,但是在這棵樹的面,她依然不過是一條小白蛇,沒有一絲絲改變。

    仔細看,樹下幾條隆起的樹根圍出了一個不規則的小池子,那池子不,對比那顆巨樹就更小了。

    但它很漂亮,是一種很夢幻的藍綠『色』。好似瓖嵌在地面的美麗寶石。

    感受著那充沛的命氣息,艾澤拉一眼就認出,這就是命之泉。

    這顆巨樹,顯然就是精靈母樹。

    身後的枝條推了推她。

    ‘過來……妹妹。’

    明明是存在了千年的精靈母樹,但是听那聲音還很稚嫩,像是小孩子一樣。

    艾澤拉遲疑的上一步,同時偵查丟了過去。

    精靈母樹

    &%¥%

    評價︰呵呵,就這木頭腦袋,一看智商就不太行。

    艾澤拉實力不夠,偵查的範圍也會被限制,比如現在的她階四級,最多以查探到階九級,聖階遠不是她以查探的領域,所以她從不去探查法埃老頭到底聖階幾級,因為沒用。

    所以母樹起碼是聖階,又或,她比聖階還強?

    不過系統很快就否定了她的想法。

    聖階往上確實有神階,但作為小世界,它承受不了神階,世界意識也不需要有一個神在這個世界呼風喚雨。所以一旦到達神階,就會遭到世界的排斥。

    精靈母樹確實很不凡,她從某方面來說,其實也是魔植的一種,以憑借自己創造一個種族,按理說,她確實經具備成神的資格了,但也正因為她創造了一個種族,才沒有到神階。因為那精靈分走了她的力量,雖然育是很偉的事,但同時,它也確實會傷元氣。

    艾澤拉順從枝條的引導,來到樹干,手『摸』了上去。嘗試著傳達自己的聲。

    ‘你好?’

    母樹立刻興的叫了一聲。

    ‘妹妹!’

    艾澤拉遲疑了一下。

    ‘……我不是你妹妹。’

    母樹很堅定。

    ‘你是。’

    艾澤拉︰‘你為什肯定我是你妹妹?’

    母樹︰‘氣息是一樣的。’

    什氣息?

    你是棵樹,又不是狗。

    艾澤拉皺眉思索了一下,難道是因為她曾經吃過黑暗精靈母樹的枝條?

    難不成在精靈母樹

    第114章 第114章種樹

    中,自己那根被掰下的枝條長成的黑暗精靈母樹是自己的妹妹?

    ‘我真不是你妹妹。’

    艾澤拉想要解釋,但是又不知道該怎說,畢竟她也『摸』不準精靈母樹什『性』格,萬一她說自己是通過吞食黑暗精靈母樹的枝條導致她認錯的,鬼知道她會不會暴怒。

    她好委婉的表示。

    ‘你看,我們一點也不像。’

    但是母樹倔強的表示。

    ‘妹妹和我很像!’

    艾澤拉驚了。

    ‘你認真的嗎?我們哪里像了?’

    拜托,你是樹,她是蛇誒,連物種都不一樣,哪里像了?

    你登月踫瓷嗎?!

    母樹頓了一下,強行挽尊。

    ‘這里,那里,總之就是……很像。’

    艾澤拉嘴角微抽。

    ‘你剛剛停了一下對吧?這里那里是哪里?其實你也覺得根本一點也不像對吧?’

    別自欺欺人的喂,承認現實不好嗎?

    母樹堅決不承認,很貼的給出解釋。

    ‘妹妹是離開太久,餓瘦了。’

    艾澤拉頭疼起來,這棵樹到底怎回事?

    就算聲音像是小孩子,但怎說活了這歲數,難道不該很睿智的那種嗎?

    一棵樹到底要用什樣的姿勢餓瘦,才能餓出她這凸後翹的美人樣啊!

    然母樹不管她怎想,自顧自的下了結論後。立刻決定要好好喂養自己的妹妹。

    說完就用樹葉掬起一捧命之泉內的水,直接嘩啦啦的澆在艾澤拉的腦門上。

    命之泉不是普通的水,剛剛撒上去,那股能量就直往艾澤拉的體內鑽,被她全部吸收,一滴也沒有浪費。

    那一瞬間,艾澤拉覺得渾身輕飄飄的,舒服的仿佛泡在了溫泉池子里。冷不丁冒出一個念頭。

    ‘不愧是命之泉,單單是洗個頭就經這樣爽了,要是進去搓個澡豈不是更爽?’

    ‘妹妹要洗澡?’

    母樹疑『惑』的發問,不理解妹妹身為一棵樹洗什澡,不過自認為自己是姐姐的她還是盡職盡責的用枝條把艾澤拉給拎起來。就要往命之泉里面涮。

    艾澤拉忘了手還貼在樹干上,沒想到自己的聲就這穿過去了,趕緊掙扎起來。

    ‘不不不,我就想想,不是真的要洗,你趕緊放我下來!’

    她是知道精靈對母樹的崇敬的,命之泉是母樹的備用糧,精靈平日里都不舍得用,她一個外人蹭個免費洗頭就不錯了,真要騙得母樹以為她是她妹妹,然後在命之泉里面搓個澡,估計外面那垂死的精靈們怕是爬著過來也要咬死她這個卑鄙的家伙!

    母樹听話的沒有把艾澤拉放到池子里。回到地面的艾澤拉松了口氣,因為有任務在身,她也不想和母樹多糾纏。道自己該走了。

    但是母樹一听不樂意了。她的樹根動了動,一個洞在母樹的邊上出現。

    等到艾澤拉反應過來,自己半截身子經被母樹種到土里了。接著母樹還想當人『性』化的給她次撒了點命之泉。

    ‘不許『亂』跑,和我住。’

    被種在地里的艾澤拉︰我和你住個鬼啊!

    她立刻掙扎起來,因為被地下的樹根捆著,壓根掙扎不動,她痛苦道。

    ‘不了不了,我真不是樹,我受不了這風水寶地,還是普通的房子比較適合我。’

    ‘你是樹。’

    母樹顯然很相信自己的判斷,用著稚嫩的嗓音一副長姐如母的嚴厲道。

    ‘就是因為你不住在地里,有兩條根須還隨便『亂』跑,所以才會餓瘦了,要多吃。’

    說著地下的樹根拽著艾澤拉的兩條腿就往下又拉了拉,不許她『亂』動。

    和這一個厲害的龐然物硬踫硬沒有好處,艾澤拉能秒出痛苦面具。

    ‘我真的不是樹,你看我,難道沒發現和我你的那孩子很像嗎?我有眼楮、鼻子、嘴巴,耳朵不是尖尖的,無論怎看,我都不像樹吧?’

    她說完,發現母樹動作停了下來,枝條湊過去捏了捏她的小臉。

    就在艾澤拉以為這棵樹終于听懂了人話的時候,母樹用一種嚴肅的語氣道。

    ‘是和我的那孩子一樣丑,不過沒關系妹妹,我會把你養好的!’

    稚嫩的嗓音下是的決,听得被種地上的艾澤拉恨不得以頭搶地。

    神他媽和你孩子一樣丑。

    原來那精靈在你眼中就是這樣的形象嗎?

    精靈听了都要淚奔了有沒有?!

    當然,艾澤拉現在也要淚奔了,她算是明白為什評價中說這顆母樹是木頭腦袋了,這玩意兒真是認死理啊!

    艾澤拉頭疼道。

    【系統,這下咋辦?】

    其他人都忙去了,就她倒好,被一棵樹當成妹妹種在地里了,這事就踏馬離譜!

    系統也不知道啊,它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看來你以後吃東西的時候,最好先查查食物的親緣譜系。】

    艾澤拉︰【……行了,你還是跪安吧。】

    最後剩一半身子在地上的她兩手搓了搓自己的臉。把自己吞了黑暗精靈母樹枝條的事情說了出來。同時身體緊繃,準備一有不對,立刻開招逃跑。

    誰知母樹道。

    ‘沒有怨恨的氣息。’

    頓了頓母樹又道。

    ‘你也是樹。’

    艾澤拉一愣,隨後在系統的解釋下隱約搞明白了。

    黑暗精靈母樹說起來,算是精靈母樹的一部分,兩棵樹的聯系其實很緊密,如果艾澤拉傷害了黑暗精靈母樹獲取枝條,會被詛咒怨恨,精靈母樹會感知得到。

    但事實上,得了艾澤拉的那堆龍骨頭,黑暗精靈母樹別說什怨恨了,簡直開的不行,甚至美滋滋的親自給艾澤拉挑一個熟的西瓜……啊不對是快要成熟的果實送出去。

    至于後一句……艾澤拉想了許久,忽然伸出手,數根墨翠一般的枝條從她的皮膚下長出來,一瞬間,遮住了她的半個身子,遠遠的看著,當真像是一顆小樹苗。

    ‘是因為這個?’

    母樹開的用自己的枝條卷住艾澤拉的枝條。

    ‘對啊,我們一樣的,所以你是妹妹。’

    艾澤拉算是明白了,所謂的氣息一樣,不是把她誤認為是黑暗精靈的母樹,是她本身融合過黑暗精靈母樹的枝條。所以她就也被精靈母樹當成了自己樹。

    沒被錯認,但是艾澤拉一點也興不起來,她深吸一口氣。就在系統以為她要繼續掙扎的時候,她忽然換了一個話題。詢問起了最近精靈族地的情況。

    精靈母樹有沒有感知到那股黑暗氣息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系統

    第114章 第114章種樹

    一愣,隨後發現這確實是個好辦法,精靈母樹的樹葉枝條和根須就是無數眼楮、無數手腳。與其說這里是精靈族地,其實更像是母樹一棵樹的地盤。她或許比精靈們更明白發了什。

    艾澤拉猜得不錯,精靈母樹果然知道一點什。那稚嫩的聲音很坦然道。

    ‘空氣里的黑暗氣息?哦,是我排出去的。’

    原來是精靈母樹排出去的嗎?

    怪不得查不出源頭……等等。

    艾澤拉瞪眼楮看向一邊的巨樹。

    ‘你排出去的?你干嘛把那種東西排出去?!那精靈不是你的孩子嗎?’

    總不會是因為嫌棄自家孩子太丑,所以就直接準備全部銷毀,換一批吧?

    太恐怖了啊喂,自己敬愛的老媽不僅嫌棄自己長得丑,還暗搓搓的下毒,那精靈要哭了啊,真的要哭瞎了啊!

    別的不說,單單是尤里那個家伙,恐怕會悲憤之下在你樹枝上吊死吧?!

    母樹顯然在交流上很不擅長,不過這也正常,畢竟一顆樹,總不能要求她口若懸河吧?所以面對艾澤拉的一連串問題,她的回答有磕巴起來。

    好在艾澤拉有耐,一點點的詢問挖掘,終于算是明白了一點。

    根據精靈母樹所言,那一天,她像是往常一樣在曬太陽,慈愛的看著自家和山里猴子一樣丑的孩子們活潑的到處『亂』竄,雖然是丑了點,但作為一個母親,她還不至于因為嫌棄自家孩子丑就弄死他們。她的舉動甚至是在救他們。

    因為那天有一個孩子的氣息突然就奇怪起來。他暗搓搓的精靈族地飲水的那條小河的源頭繪制了法陣,埋入了什奇怪的東西。

    河水立刻充斥了黑暗氣息,但因為法陣的作用,沒有精靈察覺。

    精靈母樹不懂自己的那個孩子為什要這做,但是她本能的察覺到了危險。任由這東西在這,土地河流都會被污染,孩子們的靈魂也會墮落。

    雖然她喜歡黑暗精靈母樹這個妹妹,但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墮落成黑暗精靈,畢竟這個過程實在不是什舒服的事。在墮落的過程中,精靈母樹以隱約感覺到孩子們的哀嚎。

    于是她的根須深入地下來到了法陣的陣眼,母樹不懂什是陣眼,她知道那個被埋進地下的東西不好。她想要把那玩意扔出去。但那東西實在強,如果被弄出來,依然會傷害孩子們,于是她把這個東西吸納進了身體。準備通過身體來淨化它。

    但因為這玩意兒污染『性』太強了,精靈母樹淨化的同時,也會反過來受到它的污染。那股能量變成有害的廢氣在她體內游走,這不是什好事。正所謂腹中之氣,豈有不放之理。于是每天到點,母樹就放了個痛快。沒想到孩子們那弱,這點廢氣都受不了。

    艾澤拉听到這一番解釋後,面『色』經僵硬了。

    【……所以,這是因為一個屁引發的悲劇嗎?】

    說了那多,其實通俗來講,就是母樹這個家伙因為一不得不的原因吃壞了肚子,從導致每天都要出虛恭,結果沒想到自家孩子這弱,一點屁都能把他們給燻壞了!

    系統嚴肅道︰【嚴謹點來說,應該是很多個屁引發的悲劇。】

    【所以我現在呼吸的都是這家伙放的屁?】

    艾澤拉覺得自己整條蛇都不好了。

    都說魔法世界好,魔法世界妙,但來之誰也沒告訴過她,魔法世界處處都是奇葩啊!

    但是她也知道這件事其實不能怪精靈母樹,畢竟她也是為了救人。

    艾澤拉皺著小臉道。

    ‘是目的狀況來看,就算你淨化了那個東西,你的孩子們也死定了。’

    母樹倒是表現的很淡定。

    ‘不墮落就好。他們死亡後依然會回過我的懷抱。’

    艾澤拉一愣,隨後就明白了母樹的意思,那點廢氣會讓精靈們出現輕微魔化,不至于強行墮落,要不墮落成黑暗精靈,魔化是□□被黑暗侵蝕,靈魂依然會回歸精靈母樹。

    要靈魂回歸,對精靈母樹來說就不是事。

    母樹︰死了就死了唄,最多老媽辛苦點,把你們一次!

    艾澤拉瞬間眼神死。不知道該說什了。

    有黑暗精靈母樹為了點肥料就把孩子送人,後有精靈母樹遇事後,淡定打算把孩子們塞回娘胎重造。

    這就是母樹的硬核母愛嗎?愛了,愛了。

    面對這一件充滿母愛光輝的事情,艾澤拉覺得不能有自己知道,她從空間掏出送信的小煉金鴿子。用羽『毛』筆寫了一封簡短的信件。

    小鴿子速度不慢,很快,艾德利安就收到了信件。見上面寫著。

    我知道是什回事了,速來精靈母樹下!

    簡單的一句話,信息量不少。

    精靈族這久都沒發現的原因,艾澤拉怎剛來幾個小時就有眉目了,且精靈族的母樹在王宮後的聖地,有專人把守,她怎進去的?

    艾德利安找到洛登,一路過去,正好遇見了正一邊頹廢,一邊尋找艾澤拉的尤里。

    尤里听到艾德利安的話似乎不太意外,反是一副懷疑人的表情。

    “母樹竟然真的把她帶去聖地了。”

    他都沒去過幾次聖地,那個外人竟然是被母樹帶過去的!

    這就跟看見自家老媽不帶自己玩,反帶著別人家的小朋友玩一樣,尤里脆弱的次碎了。喃喃道。

    “難道她說的是真的,我真的要叫她小姨?”

    洛登&艾德利安︰哈?什小姨?

    等到問清楚後,兩人一反應當然是不信,畢竟他們是半精靈,父母有一方都是純種精靈,如果艾澤拉真被母樹認成妹妹,那尤里叫艾澤拉小姨,他們叫什?『奶』『奶』嗎?開什玩笑!

    三人沒有一時間去聖地,是先去找了精靈王,畢竟聖地不是能隨便去的,精靈王听到他們的話,也跟著過去。

    雖然人手不足,但是聖地的守衛依然沒有被調走,等他們打開門,四個人走了進去。艾德利安掃了一眼沒有看見艾澤拉的聲音,正納悶呢,就听見了聲音。

    “我在這。”

    艾德利安等人次看去。還是沒有人。

    這時艾澤拉的聲音次出現。

    “看下面!”

    下面?哪下面?

    眾人疑『惑』的低頭。終于看見了隆起的樹根遮擋下的揮舞的手臂。

    因為母樹太,樹根也粗壯,把艾澤拉遮擋了很多,此刻他們快走幾步,換了個角度後,就見母樹隆起的樹根縫隙中,半截的艾澤拉正仰頭看著他們。腰部以下都在土里面。

    眾人︰……小老妹,你怎回事?

    被四雙眼楮默默盯著的艾澤拉。

    “咳……我說我是被她給種在這里的,你們信嗎?”



如果喜歡《 貪吃蛇特殊干飯技巧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