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115、第113章 第113章小姨

115、第113章 第113章小姨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第113章 第113章小姨

    當艾澤拉穿隧道, 終于進入了精靈族的族地,頓時睜大了眼楮。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無,這里在是太美了。

    遠遠的就可以看見個巨大的樹, 因為距離遠, 看不清全貌,但光是那翠綠繁茂的樹冠就已經大到讓艾澤拉驚訝。這是她見最大的樹冠。

    在高空肆意的往外延伸,幾乎罩住了大半個精靈族地, 人和它對比起來, 仿佛成了螞蟻, 不值提。

    那似乎比繁星還多的葉子是濃郁的翠綠,好似上的帝王綠。恍惚幾乎要滴下水來。

    而在這巨大的樹冠之下, 是無數十幾米、二十幾米高的高大喬木,身上纏繞著開著鮮花的細藤。樹下綠茵茵的草地上無數鮮花爛漫的開著。陽光透樹葉的空隙漏進來,在地上灑下大片的光斑。

    仔細看,這些樹與樹之還有木橋、藤橋連接。樹冠中隱藏著個個精致且透著自然氣息的樹屋。

    但是很快她就察覺到了不對, 這里是不是于安靜。

    除了守門的男兩個精靈,她放眼望去,再沒有看見個精靈的影子。

    人都到哪里去了?

    總不可能是她身上那半血統的人味給燻跑了吧?

    最重要的是, 這里的空氣中竟然有濃郁的暗元素能量!

    她轉頭看去, 發現艾德利安們似乎也微微皺起眉頭, 顯然眼前這樣的情況不是她從錯覺, 確不太對勁。

    之前還于‘活潑’, 在隧道里和艾澤拉炫耀精靈族地有多美的尤里面『色』是立刻沉下來。有些焦躁的看守衛。

    “情況又嚴重了嗎?”

    “是啊。”

    守衛之的精靈點點頭,她的面『色』有些憔悴。

    “越來越嚴重了。凡妮莎大人也病倒了。”

    “什麼?凡妮莎大人也病了?可我不是才出去幾天。怎麼會這麼快?”

    尤里沒想到短短幾天事態就越發嚴重了。

    不久前還有心思和艾澤拉人爭論的此刻連思考的功夫都沒有了, 幾下就跳上樹,路朝著個方去。

    艾澤拉人趕緊跟上,在樹上行走對們來說並不難。雖然在下面看著挺麻煩的, 但是到了樹上就可以發現,都是精靈們走了的路,只要身手跟得上,點不費事。

    走在晃『蕩』的藤橋上,路樹上的樹屋時,艾澤拉抬頭順著窗戶看進去。里面個人也沒有,路上接連看了幾個,都是如此,空『蕩』『蕩』的沒有人,有的屋內整潔,有的屋子雜『亂』,好似人離開馬上就會回來樣。

    很快,們跟著尤里到了個超大的二層樹屋面前。這樹屋並不是窩在個樹上,而是橫跨多個高大喬木,從外面粗看眼面積應該很是可觀。但是進去之後,艾澤拉就發現這里在有些小了。

    不是屋子小,而是這里的人太多。

    原本應該是大廳的位置改動了下,擺滿了床鋪,每張床鋪都有個面『色』蒼白憔悴,緊閉雙眼的精靈。個個似乎虛弱的即將當場去世。

    有幾個同樣面容憔悴的精靈在床鋪穿梭。

    艾澤拉就正好看見個走到不遠處的病床前,打算掰開床上昏睡的精靈的嘴。

    床上的精靈的動作弄醒,像是想到了什麼,趕緊虛弱的出聲。

    “不……『藥』我自己可以喝,還是……還是我自己來吧。”

    手里拿著『藥』劑的那個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對方的請求,當即艾澤拉就看見躺床上的精靈秒出痛苦面具。眼神都在顫抖,仿佛怕極了對方手里的『藥』。

    艾澤拉當即對著系統好笑道。

    【不是吧?精靈還怕喝『藥』?怎麼跟小孩子樣。】

    然而下刻她就笑不出來了。只見喂『藥』的精靈直接把手中的『藥』劑給床上的灌進去。動作有些粗魯。剛剛灌進去,床上的精靈就開始痛苦的嘔起來,好在喂『藥』的大概早就見多了這個場面,對方還沒嘔吐出來,就已經熟練的伸手死死捂住對方的嘴。

    艾澤拉眼看著床上躺著的那個渾身彈動,面『色』扭曲,雙睜著的眼楮滿是痛苦。似乎生不如死,但喂『藥』的那個就是不準吐,因為對方掙扎太嚴重,站在床邊,彎著腰兩只手按去,好似把全身的量都壓在了對方嘴上。

    床上的精靈痛苦的抓撓著床單,喉嚨動了好幾下,最後眼閉腿蹬,又昏了去。

    艾澤拉︰……

    系統︰……

    這可和她想象中的精靈族地不太樣。

    精靈族的喂『藥』方式這麼狂野的嗎?

    嘔出來又咽回去什麼的……嘔~

    艾澤拉覺得自己惡心到了,再看其地方,站著的精靈忙忙碌碌的,正給每個躺在床上昏『迷』的精靈灌『藥』。

    有的掙扎的輕點,有的重點,但無例外,這種程在有些可怕了。

    【你說是惡心的暈去的,還是那人捂住鼻子憋暈去的?】

    系統誠懇的表示。【我覺得恐怕兩皆有。】

    所以外面那麼安靜,是因為大家都生病了嗎?

    尤里抓住個精靈詢。

    “凡妮莎大人在哪?”

    面容憔悴的精靈看了眼尤里和身後跟著的幾人,神情怏怏的,連日的勞累讓連多余的好奇心都沒了,只是指了指樓上。說出了位置。

    “謝謝。”

    尤里話音未落,人已經上了樓梯。

    艾澤拉們也跟了上去,徑直到了最里面的個房。

    門是開著的,們還沒靠近,就听見了里面傳來的說話聲。

    “不行,凡妮莎大人,您需要休息。”

    “現在這樣子,我怎麼能休息?日制作不出解『藥』,們就多分死亡的威脅。”

    “但是您……”

    “現在我也染上了這病,如果我做不出解『藥』,恐怕我想不睡都不行了。”

    所謂的想不睡都不行,指的顯然是死亡。

    持反對意見的那個聲音听得到這,顯然是不知道該怎麼勸了。

    “好了,現在人手不夠,你也忙了好幾天沒合眼了吧,去休息下吧。”

    “不用了,您不睡,我又怎麼能睡得下去,我再去下面幫把手。”

    說著,個明顯心情不佳的精靈走了出來,看見尤里人的時候楞了下。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低聲道。

    “凡妮莎大人就在里面。”

    然後她就走下了樓。

    尤里來到門口,剛才還焦躁的強壓下心中的情緒,敲了敲沒關的門。

    “凡妮莎大人,我們能進來嗎?”

    艾澤拉看進去頓時眼前亮,只見屋內站著個漂亮的精靈,她的頭發是淡金『色』,好似黎明的第縷陽光,眼眸是溫柔的蔚藍『色』。

    她的長相很秀美,也很年輕,但是渾身透著股時光沉澱下來溫和氣質,穿著身寬松的藍『色』法袍,听到動靜的她側頭。看見眾人微微愣。

    洛登拿掉自己偽裝的項鏈,恢復了俊美的容貌。

    “好久不見,凡妮莎。”

    凡妮莎這才認出來,微笑道。

    “原來是你,好久不見,你們都進來吧。”

    隨後她注意到了艾澤拉。

    “這是……”

    艾德利安開口介紹。

    “我的朋友。”

    艾澤拉『露』出微笑。

    “日安,凡妮莎小姐。我是

    第113章 第113章小姨

    艾澤拉。”

    “小姐?”

    凡妮莎笑起來。聲音溫和道。

    “我可不能稱之為小姐了,就算是按照我們精靈族來算,也屬于『奶』『奶』輩了。”

    洛登在邊上道。

    “你可不能瞎叫,這位可都八百歲了。”

    艾澤拉卻義正言辭的擺擺手。

    “不不不,我覺得我沒叫錯,時光只增加了你的閱歷,卻沒有變動你的容貌,單從外表來說,你這分明是永遠的十八歲,而很不巧,我就是個膚淺的家伙,通常只看外表!”

    眾人︰承認自己是個只看外表的膚淺家伙難道是什麼只得驕傲的事情嗎?

    大概是艾澤拉說的太真心意,凡妮莎忍不住笑容擴大。

    “可愛的姑娘。不我還是不太習慣小姐,不如你就直接叫我凡妮莎吧。”

    精靈族沒有人類那麼濃重的輩分意識。

    尤里會稱呼她為大人,是因為她是族中擔任長的地位,而非年紀。

    艾澤拉當然願意。當即就甜蜜的叫了聲。

    “好的,那我就叫你凡妮莎啦。你可以叫我艾澤拉。”

    凡妮莎眨眼。

    “不只是同樣的黑發,連名字頭個音都樣嗎?你們還真是有緣分。”

    正春心萌動的艾澤拉听到這話,笑容燦爛了。

    “是吧,我也覺得有緣分!”

    這可比其人上來就她和艾德利安是不是兄妹關系好听多了。

    有情人終成兄妹什麼的,這是什麼可怕的詛咒。艾澤拉拒絕接受。

    大概有些人就是那面容易投緣,艾澤拉和凡妮莎有說有笑的,關系下子就拉進了。哪怕個是出殼年的小蛇,個是已經八百多歲的精靈。

    不到底是說正事要緊。

    洛登很快就正『色』起來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樓下病房都住不下,甚至住到大廳的那些病了的精靈們到底是得了什麼病。

    要知道精靈身體素質強悍,除了受傷、中毒,通常不會有什麼頭疼腦熱、感冒發燒的情況。

    所以身為族內的大『藥』劑師,凡妮莎平日里的工作其很空閑,她坐鎮『藥』劑所,些小傷小痛都是學徒來處理。而她本人則是日常養養花,喝喝茶,時不時研究和改良些『藥』劑。

    往常小貓兩只,而現在,『藥』劑所已經重病的精靈們佔滿了!

    听到洛登的詢,凡妮莎的笑容淡去了不少,有些疲倦道。

    “不是病,是魔化,所有出題的族人都暗系能量給侵染了。包括我。”

    “魔化?!”

    洛登驚。

    “這怎麼可能?”

    精靈族地怎麼會有這麼多精靈魔化?

    凡妮莎似乎有些累。

    “具體的你們還是去找王了解吧,你們應該還沒去見吧?現在估計正著你們呢。我恐怕不能和你們多聊,我得研究出解『藥』才行。”

    尤里擔心道。

    “凡妮莎大人,你……”

    想說既然已經病了,就休息下吧,但是凡妮莎像是知道要說什麼。

    “我沒事,你們快去吧。”

    幾人離開『藥』劑所,之前尤里心急,只顧著往『藥』劑所沖,現在出來才發現,『藥』劑所的邊上多了好些簡易加蓋的粗糙樹屋,透窗戶看,里面顯然也是病人,面『色』比『藥』劑所的好些,但也好不了多少。

    艾澤拉有種感覺,大半個精靈族的人不會都病倒了吧?

    們路朝著族地中心去,那里有著精靈王的王宮,王宮也搭建在數顆蒼天古樹上。只是奇怪的是,這王宮也空『蕩』『蕩』的,似乎沒人樣,好在尤里倒是輕車熟路,帶著眾人就進去了。

    無論精靈們的『性』格怎麼樣,好歹有樣是對的,們長得真的個個都是俊男美。

    內殿中高坐在王座之上的精靈王。那淡金『色』的長發,翠綠的眼眸,高貴的氣質哪怕是艾澤拉也不由眼中閃絲驚艷。

    尤里立刻單膝行禮。

    “王。”

    艾澤拉看了眼邊上,發現艾德利安們沒動,自己也就沒動。

    精靈王似乎也不介意,看了她眼。隨後看艾德利安。

    “黑頭發?這是你妹妹?”

    艾澤拉眼中的驚艷瞬死了。

    【這些人什麼『毛』病,看見個頭發顏『色』樣的都是兄妹,們的人生中就沒有別的選項了嗎?我可是要泡艾德的蛇,多來那麼幾次,萬艾德真把我當妹妹了怎麼辦?】

    系統︰【那就……將刺激進行到底?】

    艾澤拉︰【……你最近屬是越來越狂野了,去污粉袋送你不謝。】

    另邊同樣存了某些小心思的艾德利安顯然也不樂意听見這話,當即否認。

    “不是,她是我……”

    精靈王直接搭打斷的話,篤定道。“我知道了,她是你姐姐?”

    艾德利安︰“……她只是我的朋友。她叫艾澤拉。”

    精靈王仔細打量了們兩眼,然後堅定的表示。“不可能,你們長得這麼像。”

    洛登當即翻了個白眼。“得了吧,對于你來說,全天下的人都長得像。”

    對于凡妮莎還有些尊敬,但是對于精靈王卻顯然隨意的多。

    “你快點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听到詢,精靈王嘆了口氣,開始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說出來。

    最開始是個、兩個精靈突然倒下,們雖然驚訝,但也只以為是小題,畢竟們有最好的『藥』劑師凡妮莎,但是凡妮莎診斷後,給出了個驚人的消息,不是生病,不是中毒,倒下的精靈是黑暗氣息侵染,正在魔化中。

    精靈族的天賦和體質般都強人類,這本是種優勢,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成了個劣勢。因為體質強,因為抵抗的能強,所以精靈族的族人十有八九都會死在魔化中。

    當然,或許對們來說,比起變成個沒有理智的怪苟活,還不如死了算了。

    而最初倒下的精靈仿佛是個訊號,隨後精靈們不再是個人兩個,而是大批量的開始倒下昏『迷』。批批的精靈送到『藥』劑所,但是『藥』劑所也束手無策,凡妮莎只能先配出些『藥』劑來延緩們魔化的腳步,和其的精靈們起絞盡腦汁的想著解決辦法。

    辦法,也是最常規的辦法,光明和黑暗是相對的,讓族內的光明系法師來驅散黑暗。

    但題是,黑暗氣息已經融進了精靈們的血肉,這種驅散的疼痛無異于千刀萬剮然後打成肉醬。挺得來就活,挺不來就死,而這種千百年來這種辦法的成功率嘛……百個患中活不個巴掌,最有名的患柯爾大帝當年就是這種辦法下的幸存,傳聞好了後對救的人熱淚盈眶,大加贊賞,然後回頭就把人給剁成了肉醬喂狗。

    甭管柯爾大帝人品咋樣,反正這個辦法屬不算好。

    辦法二,用秘法把人給冰封起來,變成活死人,防止魔化進步,然後點點把血肉中的黑暗氣息給引出來。到徹底好了,再把人解封。

    這辦法比上個好了點,但也不太行,因為病倒的人太多了,而且還越來越多,先不說需要消耗多少海量材料和魔,以及這個辦法的起效有多慢。

    就單說這魔化詭異的好似具有了傳染『性』,個傳染兩,不遏制的話,到時候難不成全精靈族全都冰封起來,睡板板、躺棺棺嗎?

    第113章 第113章小姨

    辦法︰也就是們現在正在用的辦法,用生命之泉配置『藥』劑,暫時減緩魔化腳步,吊著眾精靈的『性』命,然後努想出辦法,研制出解『藥』。

    但慘就慘在,連族內的大『藥』劑師凡妮莎都不知怎麼黑暗氣息侵染了。

    而當初尤里會離家出走,出現在忒亞城附近,就是想到了教皇冠冕上的那顆聖階光明系晶核,當時凡妮莎發現加了光明系晶核碎末和生命之泉的泉水,可以有效的遏制魔化的腳步,可能是在進入患體內時,生命之泉調和了光明系能量的攻擊『性』。這讓她產生了新的思路。

    尤里說起這個還不樂意的很。

    “如果不是你們『插』手,說不定我現在已經把那枚晶核偷回來了?”

    听到這異想天開的話語,洛登只是呵呵。

    “如果我們沒『插』手,你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教皇那可是聖階強,你連我都打不,還去偷人家腦門上的寶貝?”

    尤里不服氣道。“又不總是戴著冠冕?再厲害的猛獸也有休息打盹的時候,只要我……”

    洛登嫌棄的擺手。

    “快別說了,就你這腦子,真不想承認我和你竟然有半的血統相似。你以為教皇是你嗎?睡下去就跟死豬樣怎麼也叫不醒?還是以為神殿的守衛都眼瞎,讓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尤里氣急,想要辯解什麼,但是上面的精靈王顯然對偷跑出去的事也很不滿,教訓了聲。

    尤里听到精靈王的教訓,頓時低垂下腦袋,的認錯了。

    隨後精靈王對艾澤拉們表示,找們來,屬是們族內在太困難了,人手嚴重不足,王宮之所以沒其人,因為大多數也病倒了,少數的派出去幫忙了。

    作為個精靈王,最近都是靠著自己那手出神入化的烤土豆填飽肚子。最近正在計劃著攻略烤南瓜來著。

    “當然,你們不必擔心,不知為什麼,魔化的都是純種精靈,從母樹上自然誕生的病倒的最快,接著是族人們互相結合生下的,而半精靈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出現魔化的情況。”

    精靈王『露』出個苦笑道。

    “所以如果這次我們族真的……希望你們日後幫把族內的半精靈們,順便……幫我們收個尸。”

    因為精靈的排外和對母樹的崇拜,所以結合的很好,半精靈少,唯有從母樹誕生的最多,同時,這樣出生的精靈天賦和身體素質其也普遍比結合生下的精靈以及半精靈好。當然,洛登和艾德利安這兩個是個例外。

    但沒想到,出現了這麼個情況。

    精靈王說話,眼神也出現了些許疲倦。也黑暗氣息侵蝕了,不算嚴重,但直下去,也絕對逃不脫死亡的命運。

    就連艾澤拉都動容起來,而之前還嘴賤傲慢的尤里沒想到自己出去幾日,情況就這麼發不可收拾,哪里還有什麼高傲的模樣,眼眶瞬紅了。惶惶如喪家之犬。

    洛登擺擺手。

    “別說那種喪氣話,這不還沒死嘛,再說了,找我收尸,依照我和族內的關系,你就不怕我到時候把你們全給埋茅廁邊上?”

    精靈王嚴肅著臉道。

    “那你最好把我埋在王宮的茅廁邊上,我想離母樹近點。”

    正氣得要說話的尤里噎,震驚的看自己的王。

    不是吧?王?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你難道不該氣憤的拍案而起,拔劍讓這個混蛋嚴肅點嗎?

    艾澤拉也驚了,雖然洛登爺子的意思是想讓對方努點別死,但是般人听到這話不生氣,也沒有真的思考這個題吧?

    正經精靈誰會想著自己埋在哪個茅廁啊!

    你真的是精靈王,不是猴子請來的逗比嗎?!

    洛登顯然也沒料到這家伙竟然會這麼說,不自在的哼了聲。

    “那你就著吧,不你最好別抱太大希望,畢竟有我出馬,你就算想死都死不了。”

    說著洛登帶著人就急匆匆的往外走。

    看著們離開,精靈王『露』出個淺淡的笑容,隨後又嘆了口氣。

    是精靈王,但滿打滿算其也不百多歲,面對這種突然的災難,撐到現在已經心交瘁了。甚至……還有些絕望。

    畢竟無論怎麼查,都查不出原因。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哪里會把洛登們也牽扯進來。

    洛登大話放出去了,但是走出來看看四周,也有些茫然。

    艾德利安開口。

    “魔化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我們不如先找找原因?”

    魔化又不是感冒發燒,想要得上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濃厚的暗元素能量。但題是,精靈族的族地哪來的這麼多暗元素能量,定有個源頭吧?

    尤里頹廢的表示。找不到的,你們以為們沒去找嗎?

    沒有原因,最初的幾天,每天空氣中的暗元素能量都會變多,到現在已經成了這般濃重的情況,呼吸都是這股惡心的氣息。

    王想讓們離開,但是誰都不願意走。畢竟母樹在這,們的家在這,病重的同族也在這,高傲的精靈不接受如喪家之犬樣拋棄同族離開。

    洛登卻不听的屁話,肯定了艾德利安的建議,隨後眾人分散開來尋找。

    艾澤拉本來是想來精靈族觀光的,萬萬沒想到這里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她很是懷疑這件事恐怕又和塔希爾有關,不由在小本本上再次記了這家伙筆。

    可惡,精靈族多好個珍稀種族啊,保護瀕危種人人有責知不知道?

    要是精靈族真的團滅了,她以後去哪里欣賞尖耳朵的漂亮小姐姐,難道要看塔希爾座下那群褶子臉嗎?

    雖然優雅去也是種美,但是塔希爾座下的那群無惡不作的頭太太?

    謝邀,看了就想吐。

    就在這時,有什麼東西戳了戳她的後背。

    艾澤拉驚,趕緊回頭看去,卻只看見截樹枝。

    樹枝再次動起來,艾澤拉下意識的抓住,就听見個縹緲的聲音傳來。‘妹……妹’

    啥玩意?

    又听了兩句妹妹,發現這是稱呼自己的艾澤拉沉眨眨眼。

    最近找她認親的是不是有點多?

    說好的孤兒呢?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尤里忽然不客氣道。

    “你干什麼,趕緊放手!”

    快步來。

    “這可是我們的母樹,你怎麼可以隨意踫!”

    “哦哦。”

    艾澤拉這次倒是沒有懟,直接就松開了手,畢竟母樹就相當于人家媽,正常人看見個陌生人拽著自家媽的‘手’不放那也客氣不起來啊。

    但隨後她猛地反應來。握住了那根樹枝。

    “,這是你們母樹?”

    她仰頭,順著那樹枝看上去,恍然發現那樹枝確和周圍的樹沒什麼關系,是從上面的巨大樹冠垂下來的。

    尤里瞪著她又握上去的那只手。

    “自然是我們母樹。你還不快放手!不許動手動腳的,我們的母樹乃是我們精靈族的尊嚴和底線,還不放尊重點!”

    這要不是對方是來幫忙的,早上手了!

    “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對我放尊重點好。”

    艾澤拉遲疑了下,看了看動和她手蹭蹭的樹枝。憋了半天來了句。

    “畢竟按照這個情況看,你恐怕得叫我聲小姨。”



如果喜歡《 貪吃蛇特殊干飯技巧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