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逼宮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從上京趕往南山行宮, 快馬加鞭走捷徑僅需兩日。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但秦王攜了足足上萬兵馬,在需要隱藏行蹤的前提下,他的腳程注定要慢許多。

    為此, 秦王這一行人披星戴月,力求在太子等人阻攔之前趕到南山。

    是夜,目力有限,山林險峻,眾人不得不放慢馬速,秦王與建平侯並行于隊伍前列,偶爾交談兩句。

    事情到這步, 二人情緒都如同繃緊的弦, 肅容斂笑。

    “踏踏”馬蹄聲中,建平侯忽然道︰“听說王妃及世子他們已經離京去了。”

    秦王淡淡嗯一聲, 沒有興趣在這件事上過多交談。

    他和建平侯的這場合作,並非建立在深厚的情誼之上,能防則防, 除了陳家, 他不會對任何人透(露)妻兒所在。

    建平侯微微一笑, 他選擇和秦王謀事, 正是看中了秦王謹慎的(性xing)格。

    不管把握有多大,永遠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事實上,建平侯也早就將至親家人給安排妥當。

    無論如何,最後都會有他們的一條活路。

    建平侯和皇帝的恩怨由來已久, 並非只是簡單因大公主和離一事。作為世家翹楚, 當初建平侯府亦被皇帝狠狠打壓, 看出了皇帝想要徹底削弱世家之心, 建平侯才想主動求和,為幼子尚了大公主,指望因此而讓侯府逃過一劫。

    但顯然,皇帝從沒有停下他的步伐。

    世家皆為百年以上的名門望族,早就習慣于特權,他們的子弟天生高人一等,連皇室也無需畏懼。

    猶如棵棵深植地底的參天巨樹,天生霸道慣了,佔盡陽光雨(露),甚至無需多加努力,根系就會越發繁盛,進而再壯大樹木本身。

    當一日,有人要奪去他們大部分的雨(露),平分給他人,今後也不再享有特權,這讓他們如何忍受?

    世家中有溫和派、激進派,此前誰都不知,建平侯竟是屬于這激進派的一員。

    眼見太子一派越來越傾向于皇帝,今後也可能會依皇帝之意行事,建平侯不得不主動找上秦王,以手上的十萬兵馬為籌碼,力圖一博。

    皇室、世家百余年相安無事,緣何如今就到了這個地步?

    建平侯認定,只要當今聖上寫下退位詔書,直接讓秦王登基,他們就能恢復曾經榮光。

    “殿下,侯爺。”一人突然打馬湊來,輕聲說了幾句話,讓二人頓時皺眉。

    聖上已經有大半日沒出現了?

    建平侯腦中飛快思索,南山以南的三十里外,有一座駐扎著五千兵馬的小營地,名為南山營地。

    他們一路潛伏,不僅是為了避免京中人堵截,更是要減少南山那邊听到風聲的可能。

    若陛下暗中下山去了南山營地,即便他們這兒多一倍的人,也很難能及時攻下。

    要轉道去南山營地截人嗎?建平侯和秦王同時思索。

    秦王忽然問︰“九公主怎麼樣了?”

    他們都知道,九公主在行宮因艾草起了反應,發診高熱好幾日了,皇帝一直守在其榻前,寸步不離。

    “九公主依舊在高熱中,我們的太醫每隔兩個時辰就要看一次,人確實在,只是這幾次恰巧都沒看到聖上。”

    行宮里有不少他們的暗線,早就將里面的情況(摸Mo)得一清二楚。

    秦王面(色)莫測,腦海中飛快閃過這大半年來的種種。父皇對九公主的寵愛,他曾親眼所見,做不了偽。那次狩獵,父皇確實也是為了保護九公主而受傷。

    宮中早有傳聞,說九公主是聖上的心愛女子所出,才被捧在了掌心,視若珍寶。

    此前秦王並不信這種流言,可數月以來,一樁樁事實沖擊了他的想象。

    不知何時,這個認知也已經深植他的心底。

    如果父皇發現事情有異,當真會拋下九公主,一人前往營地嗎?

    握住韁繩的手背青筋迸出,秦王手勁緊了又松,松了又緊,最後道——

    “路線不變,全力奔赴行宮!”

    這句話竟是異口同聲,秦王和建平侯不由對視一眼,知道對方心中也是同樣的想法。

    步步都在賭。

    他們的選擇,決定著這一切的結果。

    …………

    橫穿行宮的溫泉水霧彌漫,在天氣驟然轉涼時,溫差愈發大了,整座行宮都似籠在了韉乃 小br />
    反復燒了四五日,靜楠都沒怎麼進食,整個人直接瘦了一大圈,滿頭烏發也好似失去了光澤,無精打采地垂在主人身側。

    昏昏中,她(睡Shui)得也不大好,夢中仿佛總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在朝她壓來,因渾身乏力,靜楠竟在夢中都逃(脫tuo)不了。

    “哥哥……”呢喃出微弱的一聲,靜楠再次睜眼,眼皮顫了顫,面前一個人影也無。

    方才一直感受到的晃動,不過是因窗戶大開,斑駁的樹影投映了進來而已。

    好渴……努力做起身,靜楠迷迷糊糊下榻,倒了杯涼透的水喝下,涼意入喉,讓人一個激靈。

    她這才發覺,周圍安靜得不同尋常。

    皇伯伯呢?靜楠下意識想要尋找近幾月看慣的身影,猶如初學步的孩童,踉踉蹌蹌地走向窗邊。

    她趴在了窗邊,雙目映滿了南山獨有的蔥郁,唯獨無人。

    這種奇怪的情況僅讓她疑惑了小片刻,因為很快,她就無力支撐眼皮,竟就著趴在窗沿的姿勢,再次(睡Shui)了過去。

    靜楠不知,僅一廊之隔,她認識的朱一哥哥已經和暗處的侍衛打斗起來。

    原是觀察間,朱一發覺這座行宮越來越奇怪,聖上不見人影,巡邏的侍衛也驟減許多,漸漸的,連宮人都似乎在無形中消失。

    他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保護靜楠,直覺告訴他,這里不能再繼續待下去,朱一當機立斷便要帶靜楠離開。

    但他剛有動作,就從暗處跳出兩名侍衛,他們似乎守了許久,斂息功夫一流,以致朱一也未能發覺。

    三人纏斗,雙方都奈何不了誰,朱一無法,只能彈出石子,將被縛在園中的啾啾解開。

    啾啾瞬間叫一聲,邁出鴨掌就朝靜楠所在的方向奔去。

    那兩名侍衛雖不知放出一只鴨子所為何意,也下意識想去阻攔,皆被朱一擋住。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黑了。

    黑暗中摻雜霧氣,使這座本就建在深山中的行宮愈發詭暗。

    秦王一行人沖上山時,竟無多少人影,一路而來的點點燭光,仿若幽幽鬼火,令他們寒毛直豎。

    太容易了。所有人心中都冒出這個想法。

    目光掃過身側的具具尸體,流出的鮮血滲入泥土,再注入了那條溫泉河中。慢慢的,整條河向淺紅轉變。

    這樣的畫面,卻未能讓秦王動容半分,因這和他預料中的情景相差甚遠。

    他們雖然遭遇了抵抗,可那抵抗微不足道,廝(殺sha)聲都未起,戰斗就已平息。

    好似是……做足了大戰一場的準備,結果到頭來,力卻無處使。

    緊迫的時間容不得他多想,秦王立刻下令︰“去尋聖上和九公主!”

    同時,他自己也直奔主殿而去,握住武器的手微微顫抖,素來沉靜的面容上各種情緒交替,火光映照下,竟顯出幾分猙獰。

    父皇,父皇……

    他心中念著這個稱呼,汗意愈烈的同時,對至上權力的渴望和佔有欲也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

    從小,秦王就生活在對這位父皇的敬畏之中,若要分個高下,定是畏懼更甚。

    父皇待他和皇兄,看起來相差無幾,實則很有規律。這段時日對皇兄好,再過段時間,獨享寵愛的必定是他。

    可他從不敢因那間斷(性xing)的寵愛而自大,因那微妙的直覺告訴他,父皇那無數次在暗中看著他和皇兄的目光,沒有一點慈愛,反而充滿厭惡。

    厭惡?這可能嗎?

    秦王追尋了這個答案幾十年,直到他和皇兄長達數年的斗爭落幕,皇兄奪得太子之位。

    那一刻,他看著雙方其實都勢力大減的陳家、朱家,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

    父皇想看到的,從來都是他們的廝(殺sha)而已,過程中他們做了什麼,變成何種模樣,並不是很重要。

    兒時神秘的、難以逾越的大山在秦王心中愈來愈低,地位消退。

    面紗剝去,他發現背後的那張面孔也不是那麼可怕。

    至少今夜,他已經擁有了取代那個位置的資格。

    …………

    行宮內留存的侍衛不是在打瞌(睡Shui),就是尋了地方聚在一塊兒賭錢,絲毫不知外面的動靜。

    輕松的一個多月時光早已消磨了他們的警惕(性xing),更是不曾發覺那麼多同僚這幾日都不見身影。

    他們被秦王的人拖出來或(殺sha)或縛時,起初都沒反應過來,而後才瞪大充滿血(色)的眼看著秦王。

    這……秦王是要造反啊!

    聲音剛出,此人就被瞬間削去了腦袋,其余人後知後覺,他竟把話給喊了出來。

    漠不關心地轉首,秦王看向報訊的下屬。

    “殿下,沒找到聖上,九公主也不在那殿中。”聲音壓得再低,秦王和建平侯也听得清清楚楚,二人心頭猛得一跳。

    話未出口,又有一人奔來喘著氣急報︰“發、發現了九公主的那只鴨子!”

    那只鴨子,在除夕的幾日眾人亦深有領會,九公主和它基本也是形影不離。

    秦王當即大踏步走去,“去追!”

    這種時候,形象已不值一提,秦王步伐快得幾乎當眾跑起來,隨後終于見到了那只鴨子。

    它正嘎嘎叫著飛來撲去,姿態凶猛,啄上人就是一道口子,圍著它的人都道見鬼,從沒見過這麼凶的鴨子。

    沉沉看著這一幕,秦王問︰“它最初在往哪邊跑?”

    “西邊。”

    再往西,就是未建護欄的山崖,那處叢林茂密,地形很是復雜,如果九公主一個小姑娘鑽進去,還真難找到人。

    “殿下,咱們趕緊去追吧?”

    “不……”秦王回憶著他著人打探而來的消息。

    此前他由于關注荀宴,他們在天水郡的事也大致知道得七八,這只鴨子,分明就是被奉為神鴨、多次幫助他們逃出險地的那只。

    縱然再不信一只畜生能有這麼厲害,但秦王更信自己人的調查。

    冷冷掃了眼那只努力朝西邊突破的鴨子,秦王道︰“往東邊宮殿搜,九公主定在那一帶!”

    久久尋不到皇帝身影,秦王知道,他的父皇定是發現了什麼,提前藏了起來。

    但秦王認為,父皇的消息不至那麼靈通,人應來不及下山,定然還在這座行宮內,也許有什麼隱秘的暗道還未曾發覺。

    那他僅剩的、急需抓住的籌碼,就是九公主。

    那小姑娘在手,他不信,父皇當真能視而不見。



如果喜歡《 小皇後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