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成功給自己打了一波廣告, 白仙仙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寫字樓。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天生陰陽眼。

    多慘啊,天生就能見鬼,從小到大不得被嚇成神經病, 還能像他這樣興致勃勃跟網友分享呢?

    白仙仙想的沒錯。

    閑人的確不是陰陽眼, 不過是個編故事的小能手罷了。他從來沒見過鬼, 甚至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

    白仙仙走後,他還在女廁所站了好一會兒,直到有個女生推門進來,看見里頭有個男的嚇了一跳。

    閑人一邊道歉一邊退出去,看了看一直捏在手里的手機。

    直播間的網友比剛才更多,彈幕都在問剛才大神質問他的時候為什麼沉默不反駁, 是不是真的不是什麼陰陽眼,之前發的所有帖子都是騙人的。

    閑人慌忙地退出了直播。

    很快, 靈異論壇的帖子就刷起來了。

    今天的直播不少網友錄了屏, 本來是抱著打假騙子的目的, 結果現在反倒是樓主本人被打假了。

    看完錄屏後,一部分網友覺得白仙仙結印的手勢和咒語都很專業, 而且說話聲朗朗大方,還在直播里語氣真誠地給自己打廣告, 完全不像騙子, 應該的確是有真本事的道門中人。

    也有人覺得她就是個騙子, 只是功課做得足, 顯得比較專業而已。

    還有人覺得這其實就是白仙仙和閑人聯手演的一出戲, 目的是為了紅。畢竟直播間都開了,說不定馬上就要走網紅路線了!

    匿名論壇嘛, 什麼人都有, 說什麼的都有。

    不過“仙仙子”這個id倒是短時間內漲了上千個關注, 網友們還自發在各個論壇幫這位努力推銷自己的仙仙子掃起了貼,但凡有個講述親身遇鬼經歷的帖子就艾特她︰仙仙子!快來打假!

    網上這些事白仙仙目前還不知道,離開寫字樓就準備回醫院了。

    正站在路邊等車,一輛寶馬突然停在了她面前,車窗搖下來,駕駛位的年輕男生驚喜又熱情地跟她打招呼︰“大佬!真是你啊!我還以為看錯了呢!”

    白仙仙歪著頭往里頭看了看,心想就我這身價,還有開寶馬的認識我呢?

    再定楮一看,原來是之前在亂葬崗遇到過的楊昊天。

    白仙仙反應過來︰“是你啊。”

    楊昊天熱情極了︰“大佬你在等車嗎?上來上來!我送你啊!”

    白仙仙看了眼還在排隊叫車的網約車頁面,想了想,取消訂單拉開副駕駛坐上去了。楊昊天激動得不行,問她︰“大佬,這大熱天的,你怎麼在這啊?”

    白仙仙說︰“有人說這有髒東西,我來看看。”

    楊昊天眼楮都瞪大了︰“真的啊?就這棟樓?臥槽!我家的公司就在這棟樓上呢!幾樓啊?”

    白仙仙沒細說︰“假的,是他自己疑神疑鬼。”

    楊昊天這才松了口氣,偷瞄了她兩眼,有些遺憾地說︰“大佬,我上次加你微信,你怎麼沒通過啊?”

    白仙仙拿出手機翻了翻︰“你加了嗎?我沒注意,最近剛上班呢,有點忙。”

    驗證消息已經過期了,楊昊天又加了一次,看著白仙仙通過了才眉開眼笑,殷切地說︰“大佬,你肚子餓不?我請你吃飯!”

    白仙仙搖搖頭︰“不了,我還得回去上班。”

    楊昊天奇道︰“你還需要上班啊?在哪啊?”

    白仙仙說︰“市醫院。”

    楊昊天更驚訝了︰“醫院?你不僅會驅鬼,還會治病呢?!太厲害了吧!”

    白仙仙被他一頓猛夸搞得高冷都裝不下去了︰“不是啦,我不是醫生,我就是在太平間工作。”

    楊昊天︰“!!!”他一臉肅然起敬︰“不愧是大佬!”

    白仙仙第一次坐這麼貴的車,覺得不愧是豪車,坐起來是要比她爹那輛破桑塔納舒服很多。等她闖出一番名堂賺了錢,也要買一輛送給她爹!

    她看了眼開車的楊昊天,突然想到什麼,問他︰“你們平時燒香拜佛嗎?”

    楊昊天說︰“拜啊,我爸還在家里供了關公呢。逢年過節,什麼寺廟道觀都拜,我媽去年還拿到了靈雲寺的頭香。”

    白仙仙又問︰“那你們遇到什麼事,都是去哪里找人解決?”

    楊昊天嘶了一聲︰“一般就靈雲寺或者太玄觀吧,還有真武廟!”

    靈雲寺和太玄觀是雲昌市最大的佛寺和道觀,香火特別旺,在國內也是鼎鼎有名的5a級旅游景點,白仙仙也去過幾次。

    真武廟名聲稍次一點,但在雲昌市也是逢年過節必拜的道觀,之前白仙仙在老家遇到的那個老道褚正明就是真武廟的道士。

    楊昊天看了她兩眼,這種有錢人家的富二代也不是什麼笨人,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麼了,立刻道︰“大佬你放心!以後遇到什麼事我一定給他們推薦你!”

    白仙仙保持大佬人設不崩,含蓄一點頭︰“好,謝謝。”

    楊昊天擺擺手︰“不謝不謝,你放心,小事情我一定不來叨擾你!一定給你留意符合你身價的大事!”

    白仙仙︰“……?”

    她趕緊說︰“道門之中不分大事小事,扶正祛邪是本職!”

    楊昊天︰“對對對,還是大佬覺悟高!”

    一路開到市醫院,在門口停好車,白仙仙說了聲謝謝正要開車門,楊昊天大喝一聲︰“別動!”

    把白仙仙嚇得一抖,驚愣地看著他。

    楊昊天咻地一趟從駕駛位跳下去繞過車頭跑到副駕駛,替她把車門拉開後才笑滋滋道︰“開車門這種事,怎麼能讓大佬親自動手呢!”

    白仙仙︰“…………”

    這人指不定有什麼毛病。

    楊昊天跟個狗腿子似的︰“大佬慢走!大佬常聯系哈!”

    白仙仙抱著包跑了。

    回到辦公室時,看見陳凜拿著張抹布在擦門框上面的灰。他個子高,一伸手就能摸到門框最上面,白仙仙在走廊那頭就喊他︰“陳凜,我回來啦!”

    他動作滯了滯,似乎覺得不回應她不太好,低低“嗯”了一聲。

    白仙仙放好包,端起他腳邊那盆水去洗手間倒了,又接了一盆清水過來。陳凜默不作聲,擦完門又去擦窗子,白仙仙就杵在他後邊兒玩手機,等水髒了又去換一盆。

    午後的陽光照得人昏昏欲睡。

    陳凜蹲著擦牆底下那一排瓷磚,某個回頭的瞬間,也蹲在他身後的白仙仙突然湊到他眼前。

    她一臉憂傷地問他︰“陳凜,你有沒有覺得我黑眼圈比前兩天更嚴重了?”

    明亮又熾熱的光線透過玻璃窗斜斜照在她臉上,連細小的絨毛都清晰可見。陳凜口罩下的薄唇緊緊繃成了一條線,連呼吸都停住了。

    他放大的瞳孔里映出她懊惱的神情,只是一瞬,又趕緊退了回去︰“對不起對不起,忘了你社恐,以後我一定記得不靠你太近!”

    陳凜還是杵在那,就在白仙仙以為他被自己嚇傻了的時候,他突然開口問︰“什麼是社恐?”

    白仙仙︰“?”

    她笑得差點栽在地上。

    陳凜蹙著眉,迷茫地看著她,卻還記得伸出手虛扶,以防她栽倒。

    白仙仙笑完才捂著肚子說︰“你怎麼連社恐是什麼都不知道呀?”

    她拿出手機打開網頁,百度社恐給他看。

    陳凜看完百度百科對于社交恐懼癥的解釋,整個人好像都不好了。欲言又止地看了她好幾眼才低聲辯解︰“我沒有精神病。”

    白仙仙拿過手機一看,才發現百科里把社恐定義為精神障礙的一種。

    她趕緊說︰“百度就沒靠譜過,流個鼻血都能被它解釋成絕癥!哎呀其實社恐就是一種很常見的形容啦,不喜歡跟人接觸交流的人一般就會被稱作社恐。”

    陳凜垂了下眼楮。

    他睫毛很長,一垂一睜,像蝶翅在扇動,頓了頓才說︰“我沒有不喜歡。”

    白仙仙歪了下頭︰“嗯?”

    他聲音低下去︰“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跟人交流。”他眼角微微吊著,透出幾分落寞︰“我已經很多年沒跟人交流過了。”

    白仙仙想起于安定說,他已經在停尸房工作很多年了。

    沒有同事,看樣子也沒有朋友,陪伴他最久的,可能就只有尸體吧。

    白仙仙心里怪不是滋味的,抿了下唇,豪情壯志地拍了拍他的肩︰“沒關系!以後有我在,我天天跟你說話,你很快就會了!”

    他怔怔看著她,好半天,好像總算想到了怎麼回復︰“……你該下班了。”

    白仙仙眼楮一彎︰“明早想吃什麼?”

    ……

    晚上再一次在夢中見到祖師爺的時候,白仙仙已經毫不意外了。

    面對笑眯眯的祖師爺,白仙仙幽幽地問︰“祖師爺,您有沒有發現我今天和前幾天有什麼不同?”

    祖師爺慈祥地打量她兩眼︰“未曾,還是如此機靈聰慧。”

    白仙仙委婉地提醒︰“祖師爺,我已經連續好幾天睡眠不足了,黑眼圈都快掉下來了,您能看到嗎?”

    祖師爺了然一點頭︰“放心,我下面就傳你補虛駐顏術,雖不能青春永駐,但定能讓你不再為樣貌所惱。”

    白仙仙︰“……?”

    您老是真沒听懂還是跟我這忽悠呢?

    還好她干的是太平間的工作,又有個陳凜這樣的絕世好同事,不然天天早上打瞌睡早被開除了!

    到了第五天晚上,白仙仙實在受不了了,跪求道︰“祖師爺,您明晚能別來了嗎?我知道您心急,但也不能拔苗助長呀!”

    祖師爺非常好說話地點頭︰“好的,我下周再來。”

    白仙仙︰“謝謝祖師爺體諒!”

    第二天晚上,白仙仙非常虔誠地給祖師爺上了三炷香,又沖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拉上窗簾,關掉手機,準備迎接自己今晚的美夢。

    然後就在夢中看見了笑眯眯的白胡子老頭。

    白仙仙差點崩潰了︰“祖師爺,您怎麼又來了啊!”

    頭上頂著六個小葫蘆的白胡子老爺爺驚訝地說︰“我第一次來呀。”

    白仙仙︰“?”

    等等?

    這個小葫蘆……

    從第一晚的一個,到現在的六個,不會分別代表了六位祖師爺吧???

    只是他們都用同一個形象來見她,白仙仙一直沒反應過來每晚居然是不同的祖師爺?

    難怪昨晚那位祖師爺答應的那麼爽快呢!他可不就是下周才來嗎!

    白仙仙快哭了︰“您們這樣也太沒人權了吧?都不讓我休息的嗎?”

    頂著六個小葫蘆的祖師爺非常慈祥地說︰“你們現在的年輕人一周不是都單休一天嗎?我們六人剛好合適,你明天就可以休息了。”

    白仙仙︰“???”

    就是說在夢里也要當社畜嗎?! m.w.com ,請牢記:,.




如果喜歡《 長老逼我當天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