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111章 第 111 章

第111章 第 111 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厲淵那小子進入了灰海, 甚至跟著那群人魚進入了聚居地?”

    亞歷斯特听到光腦里傳來的消息,連握著雪茄的手指都被燙了一下。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對于亞歷斯特的反應,科爾斯倒是不以為意。

    “那些人魚只要還想在灰海里生存, 就絕對不敢違背你的吩咐,何必這麼緊張?”

    只是亞歷斯特面色難看地碾碎了手里的雪茄,一時間連手邊科爾斯遞過來的紅茶都顧不上了。

    “你根本不了解我那個外甥,他可比他那個父親厲維頓還要棘手得多,有時候我都想不通艾蘭怎麼會生出來這麼一個兒子,當初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誤。”

    對于亞歷斯特如此忌憚厲淵,科爾斯渾濁的眼神也略微有些遲疑。

    “怎麼, 你是擔心南海那邊的事情被發現?”

    “不, 我只是後悔,當初就該做的徹底點, 直接讓那小子別從南海回來。”

    *

    灰海里難得一見的清澈水質,讓海底閃爍著溫柔的藍色波光,人魚的這處聚居地顯然是經過了精心挑選, 幾乎如同沙漠里綠洲一樣的罕見存在。

    而聚集在珊瑚叢後的灰海人魚們, 幾乎是很久很久沒有像今天這樣熱鬧了。

    大概是年年這只白色小人魚實在是過分單純, 對于太多的人魚基本常識就像是完全不了解一樣, 不得不讓周圍年長的人魚們產生了一種責任感!

    “總之,魚尾巴是非常重要的表達好感的方式,成年魚里只有親人和配偶才有資格去撫摸!”

    “親人和配、配偶!?”

    裴年听得聲音都變了,眼神里寫滿了惶然。

    “是啊是啊,允許那個人類撫摸年年你的魚尾巴, 就等于年年你把他視作配偶了!!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

    自己把厲淵視作配偶……!?

    裴年這下不僅是惶然了, 臉紅得連魚尾巴都不知道該怎麼蜷縮起來了。

    “對的, 不僅是魚尾巴, 耳鰭什麼的也不可以隨便給人摸,都是人魚非常敏感**的部位!年年你要多听妮雅媽媽的話!”

    “啊,原來耳朵都不可以嗎?偶爾摸一下可以麼。”

    可是厲淵那個可惡的大豬蹄子摸了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裴年蹙眉糾結又羞赧地想了半天才反問了一句,結果就是被在場的人魚們異口同聲地否定了。

    “絕對不可以!!!!”

    裴年坐在最中間,雖然起初總是一臉茫然,但是對于大家傳授的知識幾乎每一條都很認真地記了下來。

    銀藍色的眸子睜大時顯得圓潤又懵懂,乖巧臉紅的小模樣幾乎讓在場所有魚都情不自禁地回憶起了很多年前的一些事情。

    而被所有人魚稱呼為“媽媽”的妮雅更是愛不釋手地撫摸著年年的腦袋,原本帶著些憂郁的神色里第一次多了份柔軟的母親味道。

    那時候,像年年這麼大的少年魚還挺多的,海里也總是非常熱鬧。

    “如果當初諾諾沒有被人類的塑料袋纏住尾巴,或許也已經這麼大了。”

    一旁的一只人魚忍不住輕輕地懷念起來,話音剛落就引起了一群人魚的點頭。

    “是啊,我也覺得!”

    “當年族里的年輕人魚還是很多的……”

    “……諾諾?那是誰呀?”

    裴年本來正把妮雅媽媽叮囑的一堆事情都一條條梳理了一遍,冷不丁地就听到了周圍人魚提到了一個新名字。

    而裴年這麼下意識地一提問,旁邊幾只反應過來的人魚也連忙拉住了同伴。

    【啊啊啊,這家伙怎麼把長老的話都忘光了!!!】

    【長老可是說了,得讓這只白色的小人魚以為妮雅就是媽媽,並且最好留下來的呀。】

    【是啊,而且大家現在也的確很喜歡年年這只人魚,墨墨也很喜歡他!】

    【不行,我覺得這樣已經完全偏離族訓了,人魚怎麼可以撒謊呢……跟人類交易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裴年听著耳畔響起了高高低低的人魚鳴叫聲,然而這一次人魚們似乎是使用了某種技巧,以至于自己並听不懂這些人魚到底在說些什麼。

    默默抓緊了一旁妮雅媽媽的手掌,惹得妮雅安撫般地牽住了裴年的手,只是這一刻美人魚臉上的笑容卻顯得有些勉強。

    “那個……你們是不是在說,其實妮雅媽媽並不是我的媽媽呀?”

    裴年沉默了好一會,看著這些幾乎把心思寫在了臉上的人魚,輕笑著說起了話。

    誒……!!!

    裴年的這一句猜測剛剛說出來,剛剛此起彼伏的人魚鳴叫聲幾乎戛然而止,所有魚都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妮雅,又看了看裴年。

    完全沒有想到居然被這只小人魚一下子猜到了!!!

    而裴年注意到所有人魚的反應,更加證實了自己從進入灰海時就產生的猜測,默默地嘆了口氣。

    唉,人魚還真的是一個完全不會撒謊的種族。

    難不成每次自己跟厲淵撒謊的時候,那家伙總能輕易猜出來的原因也是這樣嗎?

    即便只是猜測,當真正意識到這其中或許另有隱情的時候,裴年還是情不自禁地有些落寞。

    但是這份落寞又顯得毫無頭緒,是因為自己的爸爸媽媽嗎?可是自己本來就應該知道,游戲里不會存在爸爸媽媽的吧。

    為什麼一開始還是會有期待呢?

    “抱歉孩子,其實……“

    妮雅注意到了裴年突然下垂的眼尾,突如其來的愧疚與歉意瞬間讓這位人魚母親試著伸手想要摸一摸裴年的臉頰。

    不要流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

    自己的諾諾如果長大了,或許也跟年年這只小人魚一樣健康活潑,笑起來的時候格外的乖巧溫柔。

    “沒事的,妮雅媽媽……”

    然而裴年僅僅是情緒低落了幾秒後還是抬起頭笑了,甚至一把抱住了試圖揉揉自己的妮雅。

    “其實,我一開始就猜到了,您應該不是我的媽媽……但是我也很願意喊您一聲媽媽,可以嗎?”

    裴年被摸著腦袋,悶悶地說起了話。

    妮雅意想不到地被裴年撲到了懷里,還來不及反應就被那一聲軟綿綿的“媽媽”喊得神色都柔軟了下來。

    “當然可以我的孩子,如果你願意喊的,我非常高興,是我們讓你傷心了。”

    愧疚又帶著些慈祥地撫摸起了裴年銀藍色的長發,妮雅不動聲色地擦拭了一下眼尾。

    周圍所有人魚看著這一幕,先前不同的觀點也幾乎一瞬間消失了,大家都流露出了幾分愧疚不安的神色。

    就算讓年年這只人魚以為妮雅就是媽媽,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一種欺騙了,而且這對于妮雅媽媽而言也很不好。

    只是長老的確是這麼吩咐的。

    “那諾諾是妮雅媽媽的孩子嗎?”

    裴年整理好的情緒,揉了揉眼楮輕輕詢問了起來,對于這位讓自己挺有好感的人魚媽媽,裴年還是很願意听一听這些過去的回憶的。

    人魚們其中幾位最為年長的彼此相望了幾眼,最後一只人魚在妮雅媽媽的默許下,回憶起了當年的事情。

    “是的,諾諾的確是妮雅媽媽的第一顆也是唯一一顆人魚蛋!不過當時孵化出來沒多久,灰海的範圍就漸漸擴散了起來,海水里時常會漂浮很多垃圾……”

    墨墨這只小人魚也貼在裴年腿邊一起听了起來,墨藍色的眼楮多了幾分濕漉漉的味道。

    “ammm……”

    低低的嗚咽聲像是幼崽一樣,惹得裴年都忍不住捏了捏墨墨的臉蛋。

    沒想到游戲里還會有這種故事,裴年突然明白為什麼妮雅媽媽這麼漂亮的一只美人魚會經常有點憂郁的神色了。

    “抱歉……如果當初沒有那麼多人類來到南海開發,也許就就不會有這種意外了,但是我覺得,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到時候灰海會不斷地減少,海洋里的垃圾也會消失,所有的海洋生物都會很快樂地在生活的。”

    牽著妮雅媽媽,裴年很認真地說起了話,美好的描述頓時讓所有的人魚都有些向往。

    “……可是真的嗎?”

    對于年年這只人魚的未來期待,又看著周圍不遠處斑駁的海水,有人魚還是帶著些悵惘。

    “是的啊,因為我去岸上認識了淵淵,他是個超級厲害的人類,他的朋友也都特別厲害,將來一定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的!”

    裴年想著校園祭那次的經歷,還有後來軍部的各種活動,認認真真地給出了承諾。

    換成別人或許自己不會相信,但是現在游戲里厲淵這家伙一路健康長大了,以後世界線一定會有所改變的呀!

    “唔,那個人類會那麼厲害嗎?可是他有些讓魚害怕……”

    “還是年年你被那家伙騙了呀,不能因為臉長得好看就喜歡上啊!”

    “是啊,我記得幾百年前隔壁族落就有小人魚被人類的什麼王子給騙了,差點被拐上岸騙婚!”

    面面相覷之際,周圍頓時有幾位人魚長輩語重心長地教導起了年年這只天真小人魚。

    畢竟人魚族的確是個重度顏控的種族,歷史上因為顏控的屬性也遇到了很多事情!

    輕信長相俊美的人類顯然是其中之一!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魚跟王子的童話故事了!

    “……!!!”

    “不是的啊啊啊啊!!厲淵人真的很好,能力也超強,還特別聰明……我才相信他可以的!”

    裴年臉紅得要命,自己怎麼可能是因為厲淵長得帥就覺得有信心吶!!!

    這群人魚為什麼腦回路這麼神奇!?

    “ammmm~!”

    不料一旁的墨墨突然甩起小尾巴拼命地表示起對裴年的贊同,結結巴巴地反駁起周圍人魚的懷疑,一副重度裴年小迷弟的模樣。

    而墨藍色的魚尾巴健康又活潑,一點先前的斑點都看不見了!奇跡般的改變很快引起了所有人魚的注意。

    “誒?墨墨的尾巴是怎麼回事?”

    “上面的變異斑點都不見了!”

    “是啊,簡直跟奇跡一樣……”

    “amm~”

    而墨墨很神氣地甩了魚尾巴,一把撲到了裴年懷里。

    “這可不算是奇跡,因為以後會有更多奇跡的。”

    比如長大後的厲淵,自己覺得他一定可以的。

    裴年笑著抱緊了墨墨,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說出來的話卻莫名讓在場的所有人魚都沉默了。

    仿佛眼前真的出現了未來奇跡一樣的畫面。

    大概是年年這只人魚,本來就像是奇跡一樣,讓大家不自覺地就很想相信。

    “只是,既然妮雅媽媽不是我的媽媽,那為什麼一開始還會說我是您的孩子呢?”

    裴年看著眼前的人魚們,遲疑了些許還是問出了心底的那個疑惑。

    是因為認錯了嗎?還是什麼?

    所有的人魚們不約而同地看向了妮雅,妮雅伸手替裴年撥了撥銀藍色的呆毛後嘆息了一聲。

    “其實這還得從長老被人類意外捕捉的事情說起,還有交易給我們的淨水裝置……”

    就在妮雅緩緩說些這些背後的原因時,裴年的耳畔再度響起了清脆了系統提示音。

    啊啊啊居然漲進度了?!qaq

    *

    大部分人魚都跟著年年離開後,水族大廳里便只剩下了厲淵與一直看著這里的人魚長老。

    對于這個第一次被允許進入族落的人類,長老薩門同樣產生了一種猶疑。

    然而卻又是墨墨那孩子點頭允許的。

    作為族里唯一一顆有著古血統的人魚蛋孕育出來的生靈,墨墨有著天生能夠分辨危險的能力。

    只是墨墨還是第一次對一個人類不那麼排斥。

    盡管不得不承認的是,即便是從人魚的審美角度而言,眼前的人類也的確稱得上極為俊美,通身的氣場更是自己從未在人類里見過的存在。

    唯獨舉動讓魚難以理解,真的會有人類願意將長大的人魚送回海里?

    看著神色冷峻的厲淵在大廳里似乎是漫無目的地巡視,薩門忍耐了許久還是忍不住詢問了起來。

    “……您,為什麼送回來?願意?”

    有些生澀的人類語言發音很快吸引了厲淵的注意力,而厲淵瞥了一眼這位人魚長老薩門後,便最終看向了大廳中央的巨型裝飾珊瑚叢。

    就在薩門以為這個人類不會回答自己的時候,厲淵卻出聲了。

    “從海里被打撈上岸,年年一出生就來到了人類社會,這點無法改變。現在這樣,只是不希望他以後會覺得遺憾。”

    無論選擇的結果如何,選擇的過程是必要的,至少確保結果的公平性。

    如果只讓年年接觸自己願意讓他接觸的一切,那麼這種情況下做出的選擇本身就是無效的。

    alpha的聲音在水波里顯得有些清冷,卻難得地認真解釋了起來。

    對于厲淵的這個回應,長老渾濁的目光里卻流露出了更多的復雜情緒。

    身為只講究利益的人類,卻會擔心一只人魚的心情?

    謊言一樣無法令人信服。

    只不過陷入沉思許久的薩門,突然注意到厲淵撫摸珊瑚的動作後又有些緊張。

    “咳,您或許要到旁邊坐坐嗎?海底也有一些值得……”

    “年年性格比較單純,遇到親人也會很高興,至少不會那麼的想家,即便這一切可能不是那麼的真實。”

    然而長老薩門的話音未落,厲淵便若有所思地說出了後半句。

    年年被那群人魚擁簇著游去聊悄悄話的時候,自己能夠感覺得到年年的心情的確是很好的,跟在家的心情好有又有些不一樣,仿佛是找到了同類一樣的雀躍。

    至于那個自稱是年年母親妮雅的女人魚,對于年年也沒有惡意,甚至稱得上有些特殊的關注。

    但是這也很正常。

    自己親眼看著年年從破殼長到現在,小家伙性格天生帶著點柔軟的天真,很難會有人忍心去傷害。

    只不過厲淵這後半句意有所指的話,幾乎瞬間讓薩門的神色緊張起來,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眼前的厲淵。

    “您在說什麼,那孩子的確是妮娜之前丟失的人魚蛋,他們的面容相似,頭發的顏色也……”

    薩門聲音有些顫抖,慢慢悠悠地補充了起來。

    年年銀藍色的長發跟妮雅蔚藍色的發絲屬于一個色系,再加上神情寂靜時的眉目都帶著點說不出的清冷味道,說是母子也並不突兀。

    只不過裴年面容更帶著點青澀少年感,尤其是微笑起來的時候,那種原本的清冷味道便被沖淡了許多,反而多了種溫柔爛漫的溫度。

    一看便知道從破殼到現在都被保護得很好,從來沒有經歷過什麼磋磨,才會有這麼干淨的眼神。

    對任何人都能拿出毫無保留的信任與期待。

    而對于薩門的辯解,厲淵並沒有太過意外。

    “w143淨水劑的味道,軍部科技處三年前研發出來的管制級別產品,一個人魚部落卻擁有並且大量使用了。”

    “不僅如此,還擁有人類的重型科技機械。”

    隨著厲淵的話音落下,一旁的薩門甚至完全來不及阻止,巡視數圈後最終鎖定目標的alpha輕而易舉地推開了巨型珊瑚的底座。

    露出了下面完全屬于人類智能的智能淨水裝置。

    “你們在跟誰合作?亞歷斯特,對嗎?”

    水里有人類藥劑,這是軍部出品的管制品,再加上大型裝置,只可能是有合作,再想一想舅舅這麼快聯系到人魚……

    即便是厲淵,也不得不得出這個唯一的猜測。

    自己的這位舅舅,似乎秘密太多了。

    !

    而薩門震驚到一時間連昏沉的眼神都有些慌張,只是自己枯槁的手掌根本不是這個人類的對手,勉強扶住了遮掩的珊瑚底座。

    僵持的場面過了半晌,最後薩門只能無力地松開了手腕,連破敗的魚尾巴也垂落了下來,仿佛突然蒼老了數十年。

    “您是我見過的,最不一樣,人類。”

    “何況這一切,跟那些孩子們無關,我這個老人無能罷了,畢竟灰海實在太大了……”

    又或者是因為厲淵的神情實在是太過平靜篤定,薩門神使鬼差間便選擇了坦白,以至于連阿道夫的威脅都暫時放在了一邊。

    畢竟他們接觸到的甚至不是亞歷斯特,而只是阿道夫這位秘書長,作為淨水設備的能源交換不得不接受了一系列的交易……

    乃至付出了人魚蛋的代價。

    畢竟灰海的環境已經徹底失去了孵化出正常人魚的條件,即便是存放都會導致那些人魚蛋表面浮現出灰敗的斑點。

    而亞歷斯特給出的承諾就是不會破壞那些人魚蛋。

    比起留在海里全部失去生機,或許讓人類帶上岸還可能有一線生機,這也是為什麼人魚族里已經很久沒有小人魚出生的原因了。

    而墨墨則是全族隱瞞下來的最後一顆。

    听完後的厲淵沉默了很久,替薩門重新推回去了這座珊瑚,將淨水裝置再度安置在了最下方。

    “其實這是人類的問題,以後會變好的,不用擔心。”

    沒有多說些什麼,甚至不像薩門想象中那樣會有可怖的反應,眼前看上去讓人魚十分畏懼的人類反而給出了一個難以理解的承諾。

    或許是厲淵平靜到稱得上寬容的態度,又讓薩門多了點勇氣。

    “您是真的喜歡那孩子嗎?”

    蒼老的聲音斟酌著詢問起了這個話題,卻反而比先前更讓厲淵神色跳動了一瞬。

    alpha的目光注視過來的那一刻,就讓薩門有點感覺如芒在背。

    只是最後的一點堅持,又讓薩門猶豫著說了出來。

    “如果大人您只是……一時興趣,還請您不要傷害他。雖然我也是第一次見,但是我覺得那孩子很好,是一只很珍貴的人魚。”

    薩門有些無法描述自己當時听到年年那只人魚呼喊聲時的反應。

    但是就像被叮囑了無數遍不能隨意出去的墨墨也一下子游出去尋找裴年一樣,作為長老的薩門同樣能夠感受到那種很純粹的舒緩安撫力。

    以至于見到面的第一眼,都讓自己突然愧疚得有些不願意再進行這個交易。

    只是又覺得,或許讓這樣一只人魚留在族落里,也未必是一件壞事,讓妮雅成為那小家伙的母親。

    ……

    而听到薩門的這聲請求,厲淵卻露出了一絲罕見的神情,仿佛對于薩門能夠說出這種話而感到了荒謬。

    “是我傷害他?還是現在的你們試圖偽裝成年年的母親欺騙他留下?”

    alpha冷靜的聲音瞬間讓薩門又有些窘迫,的確是這樣沒有錯,他們甚至比起一個人類還沒有立場說出這種話。

    身為人魚卻沒有辦法守護好族落的子嗣。

    “不過年年的確是很珍貴的存在,是我身邊最珍貴的存在。”

    垂眸看著眼前的珊瑚,厲淵卻在薩門沉默後異常認真地給出了答案。

    想要養在身邊一輩子。

    是……喜歡?

    “如果您真的喜歡那孩子,還請您給出相應的承諾,咳,畢竟很多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薩門頂著壓力,不知道自己這樣做究竟對不對。

    人和魚的相戀?

    這種事情最近還是幾百年前的那些童話……!

    在長老薩門眼中,眼前的這位人類盡管仍舊稱得上年少,但也足以看得出來日後會成長到什麼樣的地步。

    連那位向來倨傲的阿道夫秘書長都只能頷首听令,甚至可以在猜到真相的情況下直呼亞歷斯特的名諱,顯而易見在人類那邊的地位絕對不低。

    相比之下,一旦上岸便毫無自保能力的人魚幾乎太脆弱了。

    自己總擔心,那只白色的小人魚太過信任依賴這樣日後注定位高權重的人類,或許會吃虧。

    就在薩門長老不自覺擔憂的這一刻,先前離開的人魚們又浩浩蕩蕩地游回來了,罕見地聊得熱火朝天。

    以至于即便是動作有些微妙僵硬的厲淵,都蹙眉看了一眼被圍在最中間,左手牽著墨墨右手被妮雅牽著的裴年。

    “孩子,說的事情都記住了嗎?以後得照顧好自己,外面壞人很多的。”

    妮雅絮絮叨叨地說著話,听得裴年有種莫名無奈又高興的感覺,真的就像是媽媽一樣。

    也許等自己見到媽媽的那一刻,也會是這樣呢?

    “我知道的,妮雅媽媽……”

    默默地看了妮雅一眼,裴年忍不住認真地伸手抱住妮雅媽媽,惹得妮雅笑著伸手揉起了裴年長發。

    被年年這樣漂亮乖巧的小人魚撲在懷里撒嬌,的確是一件讓長輩們欣慰又高興的事情。

    對于妮雅而言,更是又多了幾分感觸,神色里滿滿的慈祥甚至是憐愛幾乎是顯而易見的存在。

    “我們年年真的太乖了,願不願意留下來住幾天?媽媽給你……”

    妮雅摸著裴年細膩白皙的臉頰,含笑的眼神里甚至帶了幾分淚意,下意識地就想讓年年留下來再多看幾天。

    而一旁猝不及防看著這一切的厲淵面色瞬間難看,根本沒想到只是去聊了會天,年年能跟這群人魚相處到這個地步。

    這是真的把妮雅當成媽媽了。

    自家這只魚還真是心大得讓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盡管先前內心想過無數種可能性,真正看到這一幕的厲淵還是忍不住眉頭緊蹙,連周身的信息素都不自覺地浮現了出來。

    “……不必了,他接下來還有事情。”

    于是妮雅還沒說完,懷里的裴年便突然被托著腰一把強硬地帶離了,下一秒便落在了厲淵的臂彎里。

    而妮雅一群人魚看著裴年突然被眼前的人魚抱走,反應過來後不約而同地有些瑟縮和畏懼地看了一眼厲淵。

    就算年年怎麼說這個人類很好,大家還是覺得有些可怕。

    尤其是彌漫在水里的那種危險氣息,幾乎比當時淨水藥粉的味道還讓人魚有些呼吸不過來!

    “唔!你干什麼呢,頭發都扯到了!”qaq

    唯獨裴年被不小心扯到了長發,疼得忍不住環住了厲淵的脖頸瞪了一眼,不知道這家伙又在亂發什麼脾氣!

    你聰明的魚可是一下子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秘密!!!

    馬上要好好告訴你呢!

    “別亂動。”

    厲淵摟著懷里這只不安分的魚,心情被剛剛裴年跟妮雅間的那份擁抱和薩門長老的話影響得略微躁郁,下意識地拍了裴年魚尾巴一下。

    !!!

    “嗚——!”

    這下不僅是裴年臉紅了死死地蜷縮在厲淵懷里,周圍所有人魚都睜大眼楮看了過來。

    “ammmm!!!”

    就連墨墨這只小人魚都憤怒極了,剛想甩尾巴游過去替年年報仇,就被身後的一只長輩魚給心驚膽戰地拽住尾巴拖回去捂住了眼楮。

    那個人類……好凶啊!!!

    好會欺負魚!!!

    而這一刻心不在焉的厲淵根本沒注意到周圍人魚的反應,抱著懷里臉紅的裴年,耳畔卻不經意地回響起了薩門說的那些話。

    是喜歡嗎……?

    是喜歡的話,又該怎麼做?

    難道就這樣一直養大不可以嗎?

    從出生到現在幾乎對任何事情得心應手的alpha,生平第一次陷入了一種無措之中。



如果喜歡《 人魚崽崽飼養APP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