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31章 怪奇公寓

第31章 怪奇公寓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不知怎麼,听到這句話,孫樂朋的心髒猛地顫了一下。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小男孩從他手中奪過皮球,開心極了,一蹦一跳地離開了。

    離開前,他還沖孫樂朋擺擺手︰“叔叔,下次再來找我玩哦。”

    孫樂朋︰“……”

    不了不了,有什麼辦法能讓這小孩兒不出來嚇人了嗎?再來幾次他心髒就要停跳了。

    夏至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小男孩總是堵在三樓,對玩家真的相當不友好。

    他想起第一天進入副本時小男孩的哭喊,以及旁邊乘涼的大爺大媽的閑聊︰“哎呀,這哭聲是不是七號公寓的浩浩?”

    “對對,我听著也像。”

    “彭娟也會打孩子?她不是整天把浩浩當寶貝似的捧在手心里,幾乎是百依百順,從來沒有對他發過脾氣嗎?”

    “嗨,你這話說的,哪家父母沒打罵過孩子?氣頭一上來,管的了那麼多?我當年輔導我家小子做作業,一道題教五遍他都不會,氣得我呀,當即就把褲腰帶抽出來了……”

    “我家也是啊,我兒子兩口子在家里輔導小孫女做作業,說是氣得血壓都升高了。沒辦法,該教還得教,不能讓娃娃落後在起跑線上啊。”

    “唉,大家都一樣,彭娟也是,特別重視小孩兒教育,浩浩每周上的那個奧數輔導班,一年要好幾萬呢!彭娟眼都不眨一下就報名了……”

    夏至若有所思。

    易雲擎見他拿出手機,在上面搜索︰“小學生奧數書哪個版本比較好?”

    “小學生課後必做習題冊有哪些?”

    “小學輔導書十大排行榜……”

    易雲擎︰“……”

    夏至眉眼彎彎︰“小學生就該好好學習,對吧?”

    易雲擎也是一個魔鬼,他當即興致勃勃地提議︰“再挑幾部英文小說,小學生也要拓展一下課外閱讀的。”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露出了微笑。

    小區門口有一家書店,一個退休的老教師開的,他們剛走進書店,收銀台站著的一人抬起頭︰“易總?”

    徐燕明是寶恩集團一個人事部的小職員,周末正幫他爸看店呢,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八卦的兩個主人公。

    是的,周五那天夏至和易雲擎離開後,流言便迅速傳遍了整棟大樓。

    易總沖冠一怒為藍顏,多麼戲劇性的話題,工作群里的同事們一個個信誓旦旦︰他們必定有染jpg

    徐燕明︰“?”

    他弱弱發問︰“易總不是說他們是老同學嗎?”

    維護一下老同學而已,不算什麼吧?

    同事紛紛反駁,並掏出照片為證︰

    “你會來接你同學下班?〔照片jpg〕”

    “你會幫你同學收拾背包?〔照片jpg〕”

    “你會直接牽你同學的手?〔照片jpg〕”

    這麼親密,得是親生的同學吧?

    徐燕明︰“……”

    同事們的話在他腦海里回蕩,他再看這兩人,越看越覺得……同事的話好像有點道理哎。

    他們只是站在那里,周身就有一種旁人無法插足的氛圍。

    而且周末一起逛書店,怎麼看都像是約會啊。

    徐燕明控制不住地胡思亂想,突然想起一件事︰“易總,您是不是也住在這個小區啊,那天我看到您從九號公寓里出來……”

    “你記錯了。”易雲擎打斷他的話,“我住在八號公寓。”

    “……哦,哦。”徐燕明愣了一下,不知怎麼,他竟覺得易總的眼神有些危險,“大概是我記錯了吧。”

    易雲擎微微一笑。

    夏至將這一幕盡收眼底,他看向徐燕明,對方正局促不安地低下頭,手里正拿著一個小鑷子,另一只手里是一個拆開的手機。

    “你在修手機嗎?”夏至問。

    徐燕明正有點尷尬呢,聞言連忙說道︰“對對,你要是手機壞了,或者是想恢復數據,換屏換電池,都可以來找我。”

    他這是發展了一門副業。

    夏至應下了,又問︰“教輔書在哪一排?”

    “左邊第二排。”徐燕明給他指了一下,心里嘀咕著,哪有人約會是來買教輔書的?

    夏至走過去挑選,書店里的教輔書真的相當齊全,網友推薦的書這里都有。

    這時,門口的風鈴響了幾聲,又進來了幾個顧客。

    其中就有一個夏至熟悉的身影——于豪。

    他身材高大,外貌也很陽光帥氣,一個女孩看到他,抱著一本詩集走了過去。

    “你也喜歡克雷洛夫嗎?”她注意到于豪面前是一本俄國寓言。

    “啊?誰?”于豪不解地歪頭。

    “伊凡•安德列耶維奇•克雷洛夫。”女孩耐心地重復了一遍。

    于豪一臉“這是誰”的懵逼神情,他連連擺手︰“不不,我不認識他,我就是看這本書封面設計得挺不錯的。”

    女孩沉默了一會兒,猶不死心︰“你也住在和美小區?你是哪個大學的?”

    于豪點點頭說︰“我是z大的。”

    z大?沒听說過。

    女孩心里有點失望,還是跟他聊了起來,說著說著,就談到了大學里的趣事︰“我跟我哥們大一就認識了,我們一個宿舍,一問還都是北城的,可真是巧了,更巧的是我倆名字特別像……他是校籃球隊的主力,那天他打球的時候認識一個女孩,名字說了一半就被人叫走了,第二天同學就喊我,說于豪有美女來找你,我一看我不認識啊,一問才知道她找的是我哥們……”

    女孩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你們名字很像?你哥們叫什麼呀?”

    “張旭東啊。”于豪脫口而出。

    女孩︰“?”

    你在驢我?這兩個名字哪里像了?

    “叫什麼?”她又問了一遍。

    “……張旭東。”于豪也愣了一下,但還是說出了這個名字。

    女孩︰“……”

    她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然後離開了︰不好意思,我媽媽不讓我跟傻子說話。

    夏至和易雲擎站在書架另一邊,默默听完了這一場對話。

    兩人對視一眼,都意識到了古怪。

    夏至記得z大是挺有名的一所重點大學,于豪能考上這所大學,智商應該在水準線之上,偏偏說出了這種“沒腦子”的話。

    易雲擎輕輕點了一下額頭,意思很明顯︰他的腦袋大概出了某種問題。

    七號公寓302里。

    房間里,一個老式的收音機正放著咿咿呀呀的戲劇,彭娟躺在搖椅上閉著眼楮,隨著搖椅的擺動身體輕輕搖晃。

    她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長裙,裙擺拖到地上也不在意,不時跟著收音機里的唱腔哼唱幾句,看上去十分愜意。

    小男孩推開房門進來,小心翼翼地窺看她的臉色︰“媽媽……”

    “又出去玩啦?”彭娟淡淡問了一句。

    說起這個,彭佳浩興奮起來了︰“媽媽,我今天看見一個活的洋娃娃!它好笨哦!但很好玩!我可以養它嗎?”

    “不行。”彭娟隨口說道,“那是別人的東西,你想要洋娃娃,抽屜里有錢,自己去買吧。”

    彭佳浩撅著嘴巴,嘟囔了一句︰“可那是錢買不到的啊。”

    但他只敢嘟囔這一句,可不敢像以前那樣大哭大鬧,在地上打滾逼彭娟就範。

    媽媽跟以前不一樣了,他十分清楚這一點。

    “叮咚——”手機響了一聲。

    信息顯示來自未知號碼,彭娟打開一看,還是熟悉的內容︰“小娟,你還記得七年前,你丈夫出事的那一晚發生了什麼事嗎?你想起他們,晚上還能睡得著嗎?別多想,我只是在關心你,沒有別的意思〔微笑〕昨晚的月亮又大又圓,我心想,如果你願意跟我躺在一張床上欣賞月光,那真是再好不過了,不過到時候,就不知道是月光白,還是你的皮膚更白……”

    彭娟摁掉手機,漆黑的屏幕上映出她冰冷的面容。

    一個月前,她開始收到這樣的消息,信息內容隱含威脅,又透著一股下流猥瑣的味道,令人作嘔。

    如果是之前的她,會驚慌失措地痛哭,會被樓下碎嘴的老太太罵得抬不起頭,會懷疑是不是自己做錯了……真是軟弱啊。

    但現在不會了。

    彭娟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

    彭佳浩見狀躲遠了一些,抱著他的小皮球心想,真是作死啊,你惹我媽媽干什麼呢。

    這時,門鈴響了一聲,有人上門了。

    彭娟沒有動,門鈴又響了幾聲,她才慢吞吞地走了過去。

    一開門,還是一個“熟人”,面容俊秀的青年對她微微一笑︰“彭姐。”

    彭娟的視線緩緩移到他身後的男人身上,他臉上雖然掛著笑容,眼中卻不帶一絲笑意。

    彭娟︰“……”

    夏至眼中,彭娟是一個樣貌清秀、蒼白消瘦的女人,她眼眸烏沉沉的,神情冰冷而不耐煩︰“什麼事?”

    剛說完,她便看到了青年手中的一摞輔導書︰《舉一反三︰奧數1000題全解》、《一課一練》、《尖子生學案》、《綠野仙蹤英文版》……

    彭娟︰“?”

    夏至說道︰“彭姐,這是我們送給浩浩的一點小禮物。暑假到了,好多小朋友都去上輔導班了,浩浩自己在家里,沒人陪他玩,肯定很寂寞吧?”

    “我們本來想送他一些玩具的。但一想,這樣不好,別人都在學習,浩浩不學,這不就落後了嗎?”他眼中浮現不容錯認的擔憂,“還是送輔導書更合適一些,既能打發時間,又可以學習知識,一舉兩得,再好不過了。”

    彭娟︰“……”

    彭佳浩原本遠遠地站在客廳里,此時跑出來大叫︰“不,我不要學習——”

    他恨恨地瞪著夏至,氣急敗壞地大叫︰“我都變成鬼了!不需要學習了!”

    氣氛頓時有些緊張,樓梯間靜得落針可聞。

    彭娟烏沉沉的眼楮直盯著夏至,想看青年作何反應。

    夏至一點也不害怕。

    只看好多次彭佳浩對他發脾氣,卻拿他無可奈何,便知道小男孩不過是色厲內荏。

    他俯下身,跟小男孩面對面︰“誰說鬼就不需要學習啦?鬼怪競爭也很激烈的好嗎?沒有文化,就是一個文盲鬼,容易被人騙不說,還會遭到其他鬼的歧視呢。”

    “你看過志怪故事嗎?里面的鬼怪想騙書生,自己都要先作幾句詩……再說,做了鬼便萬事無憂了嗎?驅鬼人上門,你知道該如何對付他們嗎?”

    小男孩剛想說我有媽媽,易雲擎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嗤笑一聲︰“難道你能一輩子依靠媽媽?放過你媽媽吧,自己變強不好嗎?”

    彭佳浩︰“……”

    “噗嗤。”彭娟突然笑了。

    “小孩子就是愛說胡話,你們別放在心上。”她輕描淡寫地把剛才的事揭了過去,“你們說的很有道理,謝謝你們送來的輔導書,我會監督浩浩好好學習,不讓他出來亂晃了。”

    “媽媽!”彭佳浩不敢置信。

    彭娟低頭看了他一眼,他頓時不敢說話了。

    母子兩人的相處,可不像夏至听到的那樣,彭娟對彭佳浩百依百順,毫無脾氣。

    彭娟道謝之後,看了一眼樓梯上方,然後關上了門。

    門一關,剛才擠在四層的玩家們紛紛探出頭來,看向兩人的目光十分復雜。

    那一番鬼怪學習論讓他們大開眼界。這兩個npc真是骨骼清奇,不同尋常。

    只有孫樂朋慘叫一聲︰“彭佳浩真的是鬼?”

    他回去後便對其他玩家講了他跟彭佳浩猜謎的事,雖然之前就察覺到了異常,但得知小男孩真的是鬼,孫樂朋還是慌了。

    潘娜娜不屑地說︰“慌什麼,那小鬼就算要殺人,也不會先殺你。”

    她的目光落在夏至與易雲擎身上,其他人都懂她的意思,這件事一出,小男孩肯定恨死這兩個人了,要殺也要先殺他們啊。

    葉玫倒覺得未必。

    副本里鬼怪殺人不可能毫無限制,只要夏至他們避開死亡條件,那小鬼未必能對他們怎樣。

    潘娜娜還在說著︰“誰讓你多管閑事的,之前你不搭理他不就沒事了嗎?”

    孫樂朋哭喪著臉︰“我,我也沒想到……”

    ——沒想到彭佳浩會是鬼啊!

    他和妻子新婚不久,正打算要孩子,可惜沒多久便進了死亡游戲,想生孩子都沒機會了。因此他見了孩子就忍不住多關注幾分,哪成想一關心還關心出事兒了!

    張旭東說︰“你看恐怖片就知道,最不能惹的就是女人和小孩兒了。”

    孫樂朋︰“……”

    他也不看恐怖片啊。

    趙柔抓住他的手臂,連聲安慰道︰“別怕,別怕啊老公,不會有事的。”

    她雖然不太喜歡潘娜娜,此時卻希望她說的是真的——小鬼會先選擇那兩個npc當目標。

    幾人說話間,葉玫拾階而下,她原本還在擔憂彭佳浩堵在三樓該如何應對,沒想到這件事被兩個npc輕松解決了。

    或許,這是副本的安排?

    他們可以成為玩家的助力?

    葉玫想起游戲一開始,陳老頭就說夏至是一個老好人,需要幫忙可以找他,這是不是游戲給出的暗示?

    葉玫思緒轉得飛快,她看著夏至,眼楮漸漸亮了起來。

    易雲擎嘖了一聲,毫不客氣地發問︰“你在看什麼?”

    葉玫︰“……”

    “沒,沒看什麼啊。”男人身上自帶一股壓迫感,她下意識搖頭,“我就是想問一下,你們相信彭佳浩剛才的話嗎?”

    你們相信彭佳浩是鬼嗎?

    夏至心里權衡了幾秒鐘,他選擇裝傻︰“彭姐不是說了,那是小孩子的胡話嗎?”

    葉玫暗示︰“萬一是真的呢?你想想無故消失的星期五,這是人類能做到的事情嗎?”

    夏至適時露出遲疑的神情。

    葉玫見狀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其實我和502的住戶,我們都是專門調查靈異事件的。我們來這棟公寓,便是因為這里存在一些異常!”

    對方如此配合,夏至看向易雲擎,男人雙手抱臂︰“你有什麼證據?”

    葉玫想了想,手心向上攤開,露出一個白色半透明的,小帳篷外形的東西。

    這是她在一個副本中得到的防護罩,防護罩跟她綁定,可以使用三次,使用時間會隨著使用次數遞減,分別是一分鐘、三十秒、十五秒。

    當然,她不會跟夏至說的如此詳細,她只是說︰“看,這可不是魔術,這下你們該相信了吧?”

    夏至眨了眨眼楮,像是有些不敢置信,但他反應很快︰“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們這些?”

    葉玫說道︰“因為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她沒有完全相信夏至,不過,無論他是不是游戲提供的助力,又或者跟嬰靈的事有關,自己跟他搞好關系都是不虧的。

    葉玫算盤打得很精。

    但她不知道,她的盤算正中夏至下懷。

    從一開始,夏至就在思考如何跟其他玩家接上線。

    他現在的身份雖然提供了一些便利,同時也有很多限制,比如玩家可以向其他人打听七號公寓住戶的消息,他這樣做便面臨著崩人設的風險。

    所以他需要一個機會,一個玩家主動接觸自己的機會。

    因此第一次跟葉玫見面,他便有意地顯露出自己的“特殊”,而彭佳浩的事,便是一石二鳥。

    果然如他所料,葉玫主動找上了他。

    當然,如果玩家的主導者是鄭秉行,夏至是不會這麼做的。

    他還沒有忘記這人第一次見面時的“魯莽舉動”呢。

    葉玫問道︰“你知道七號公寓里,存在一個嬰靈嗎?”

    夏至自然是搖頭了。

    她將昨天午夜嬰兒啼哭的事說了出來,夏至心里一動,跟玩家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嬰靈可能被困在七號公寓內的某個地方,所以無法直接攻擊玩家,便另闢蹊徑,削減玩家的任務時間。

    樓上,其他玩家看著葉玫的舉動,張旭東遲疑道︰“把這件事告訴一個npc,這樣好嗎?”

    潘娜娜眼里閃爍著莫名的光彩︰“隨她去吧。”

    夏至當然不會白拿情報,作為交換,他將陳老頭衣櫃中隱藏著女士內衣的事情告訴了葉玫,葉玫今天剛剛听了老太太們八卦,當即反應過來︰“原來彭娟的內衣是被陳老頭偷走的!”

    下一刻,她听到了系統提示音︰“支線任務——怪奇公寓中的秘密,完成度︰1/7。”

    葉玫︰“——!”

    驚喜來得如此之快,她越發覺得自己做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其他的住戶呢?”葉玫追問道,“他們是不是同樣隱藏著一些秘密?”

    夏至搖搖頭︰“我才搬來一年,對大家的情況不是特別了解。”

    葉玫稍稍有些失望,果然游戲不可能那麼輕易讓他們完成任務。

    她將自己打听到的八卦告訴了夏至,然後說︰“目前,彭娟有一定的嫌疑。”

    夏至卻不這麼想。

    如果嬰靈真的曾是彭娟的孩子,又替她殺死了丈夫一家,沒道理不幫彭娟解決偷內衣並且騷擾她的陳老頭。而且目前來看,嬰靈是無法直接殺人的,它的能力是操縱時間,那場事故可能另有隱情。

    順便,夏至將周四晚上的彭佳浩的哭喊也告訴了葉玫。

    葉玫頓時冒出一個念頭︰難道周四那晚,彭娟便情緒崩潰地自殺了?她放心不下孩子,便一起帶走了他?

    如果真是這樣,彭娟的嫌疑確實可以排除。

    這波情報交流相當順暢,她的好感度和信任度蹭蹭蹭上漲了好大一截。

    葉玫忍不住想,這個npc真的是游戲創造出來幫助玩家的,是吧是吧?

    ——他比自己的隊友可靠多了!

    一切都如夏至的設想發展,易雲擎唇角上揚,側過頭做了一個口型︰“小騙子。”

    夏至彎起眼楮︰“彼此彼此。”︰,,




如果喜歡《 深情人設不能崩〔無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