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88章 第 88 章

第88章 第 88 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不必了。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永嘉和沈桓幾乎同時開口。

    穆勒听著拒絕, 話語一滯,他轉看向沈桓,正氣惱的想說一句‘關你何事’, 便听永嘉又開口補充︰“多謝小王爺,我與阿弟自有打算,不勞王爺費心了。”

    “那敢問殿下有何打算?”

    永嘉听著穆勒的追問,卻一時沉默,事發突然,她現下的確沒有什麼萬全之策。

    但是突厥,異域之邦, 她便罷, 阿弟卻是大魏真正的鳳子龍孫,突厥與大魏之間的局勢瞬息萬變, 即便穆勒是個重情義,可托付的人,但突厥內部錯綜復雜, 穆勒上面還有掌權的老王爺。

    她與阿弟的身份, 一旦去了突厥, 不出事便罷, 一旦生事,便是大魏的麻煩,先祖的累贅。

    “我們自是有打算的,輪不上你來費心。”沈桓從旁開口,緊接著又開始遂客︰“快走快走, 你們在這里待得久了, 引了官府的人來, 那我們大家就都別想走了。”

    穆勒懶理沈桓, 他現下是看明白了,這姐弟二人對他的防備甚深,他這一路又是派護衛,又是引追兵的,全都是一廂情願。

    穆勒有幾分受挫,但轉念一想,他畢竟是異域之人,她們也是大魏皇室,大魏與突厥敵對多年,近來才剛剛停戰,他們心有防備也是應當。

    他又想,總沒有因為恩情,反而挾持恩人非要報恩的道理。

    “昭昭姑娘,若小王猜的不錯,你現在應該也想不到什麼好的打算,小王這有個提議,不知可否行得通。”穆勒對永嘉說︰“在大魏與突厥相連的邊境,有茶馬鎮,專為兩朝互市而開,那里住著大魏與突厥的子民,姑娘若不想隨小王去突厥,不如就到茶馬鎮上去。”

    “那里是邊塞,人員流動復雜,大魏皇帝若想尋你,只怕要廢些功夫,再者若真有人抓你,你大可入突厥的疆土,提我的名字,自會有人護著你們。”

    穆勒說著,見永嘉沉默,他想了想又道︰“若去茶馬鎮,我們正好順路,你們喬裝隨著我的隊伍走,一路上也可省去諸多麻煩,我一定將你們安全送到。”

    沈桓思考著穆勒的提議,茶馬鎮地處西北,除了京城,他停留最久的地方便是西北,那里的風土人情他尚是熟悉的。再者,沈桓又想到陸翊,日後陸翊回西北繼續任職,他與阿姐之間也好照應。

    穆勒說完,他看出永嘉神(色)間的搖擺,他緩了片刻,又說︰“這只是本王的提議,一切都尊重姑娘的意思,姑娘若無需小王,那小王即刻便帶人離開,不給姑娘惹麻煩。”

    穆勒話落,又看向沈桓,向他挑眉瞪眼,一個勁的使眼(色)。

    沈桓在西北生活過,他應該最清楚,茶馬鎮絕對是他們躲藏的好去處。

    沈桓看了穆勒片刻,走到永嘉身邊,他輕輕拉住她的手臂︰“阿姐…不如我們就同路去茶馬鎮。”

    如今南邊的圍禁雖解,但永嘉只覺得南邊圍禁解得突然,也不知是否與自己在京城被發現有關,她只怕是局,不敢貿然回南方去。

    永嘉看向穆勒︰“小王爺,若一路同行,請問多久可以到達茶馬鎮?”

    穆勒听見永嘉的詢問,不禁面上一喜︰“我們腳程快些,半個月足矣。”

    ***

    茶馬縣,顧名思義,自因兩國之間的茶馬交易而得名。

    互市之下,除了政府嚴格把控的官方茶馬交易外,還有邊地百姓,南北商賈在此地以物置物,相互交易。

    隨著穆勒的隊伍,永嘉等人一路順暢的抵達茶馬縣。

    沈桓在茶馬縣教偏僻之地,置了間簡單的宅院,先在此處落腳。

    穆勒見永嘉與沈桓一切妥當,便打算告辭,臨行前,他約永嘉單獨站在小院中說話。

    他閑聊感慨,說自己此番前去大魏,無功而返,又惹怒了沈邵,回家後,還要想想如何與自己父王交代。

    永嘉聞言,不禁心里愧疚︰“若非幫我們,小王爺也不會如此,說到底還是我們姐弟拖累了王爺。”

    穆勒聞言,滿不在意的一揮手︰“這是本王自願的,與姑娘有何(干gan)系?”

    “再說了,我父王就我一個兒子,總不會真的罰我,我父王就算氣,也是氣我不爭氣,沒能娶個王妃回去。”穆勒笑容痞氣,他一邊說一邊對著永嘉眨眼。

    永嘉心里感激穆勒,但是實在禁不住他時不時的熱情直接。

    穆勒話落,見永嘉一如既往的不接話,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他忽然從手鏈上摘下一顆繪刻著圖騰的狼牙,雙手遞給永嘉︰“這個送你。”

    永嘉瞧著穆勒突然遞來的東西一愣,她與他對視,在他幾番催促的目光下,倉促接下來,她不解︰“這是…?”

    “這可不是普通的飾品,這顆狼牙是小王十二歲時,親手屠狼得的,”穆勒說著,語氣隱隱透著少年人的驕傲,他指了指狼牙上的圖案︰“這是我們王室專屬的圖騰,你拿著它,若是遇到危險或是有急事,用這顆狼牙,便能見到我,突厥的人更不敢也不會傷你。”

    永嘉沒想到這顆狼牙竟如此貴重,她連忙遞還回去,穆勒卻背著手不肯接。

    他轉移話題︰“公主殿下,小王心頭一直有個疑惑,今日必得問出來。”

    永嘉眼見穆勒的認真,懷中也生出幾分緊張。

    穆勒故作嚴肅的盯著永嘉半晌,最後面上突然咧嘴一笑︰“您得閨名究竟喚什麼?”他問完,又急急補充︰“可莫要再取別的名字騙小王了。”

    永嘉見穆勒忽而笑嘻嘻的模樣,知他是故意逗她,她回過神來,一時察覺到自己因緊繃太久而發酸的臉頰,永嘉揉了揉臉頰,忍不住一笑,她認真的想了想︰“就喚昭昭。”

    “昭昭?”穆勒不信︰“你弟弟們都不知道這名字。”

    “以後就喚昭昭,虞昭昭。”永嘉補充,她握了握手中的狼牙,向穆勒鄭重道謝。

    穆勒一挑眉,他妥協︰“好吧,虞姑娘,後會有期。”

    ***

    永嘉與沈桓在大魏與突厥邊境的茶馬鎮住下,因人流復雜,果然更好藏身,警惕了半個月,見安全無事,便慢慢放下心來,打算先定居一陣。

    北地天空遼闊,入冬也比京城早,十月的天竟已零零落落的開始飄雪。

    沈桓怕永嘉冷,早早買了三張上好的狐皮,替永嘉做了三件大氅,這里靠近草原,因地理優勢,沈桓略略計算過,若是同樣的皮料,運到京去,至少要貴上十倍不止。

    沈桓這日上街去將做好的大氅取回家中,又收到陸翊寄來的信。

    半個月前,御駕親征的消息便已經傳遍整個邊境,永嘉與沈桓都時刻關注著前線的戰事。

    沈桓拿信歸家,他拆開信封,迅速看了一遍,隨後遞給永嘉。

    永嘉看著陸翊信上說,沈邵與何長鈞在北疆開戰,戰爭初期,一切順利,望他二人不必太過擔心,待戰爭結束,他就想辦法盡快回西疆去。

    永嘉稍稍放心︰“但願戰事早些結束。”

    沈桓又拿起信,逐字逐句的看過,隨後放到一旁的燭台上,焚燒掉。

    “何長鈞領兵多年,何家軍也是祖祖輩輩扎根在北疆的,北疆的地勢他們爛熟于心,想要徹底拔出何家這個禍患,只怕還要廢些功夫。”

    永嘉聞言點頭︰“陸將軍曾在何家軍待過,想來也算知己知彼。”

    “不止他,皇帝也待過,”沈桓順嘴說出來,話一出口便後悔了,他看了看永嘉的面(色),想了想還是繼續說下去︰“這場仗終究要看老天爺更偏向誰。”

    永嘉聞言未再接話,她看著沈桓提回來的東西,詢問︰“那是什麼?”

    “給阿姐和姜尚宮做的大氅,快入冬了,北疆不比京城,落了雪,很是凍人。”沈桓說著︰“阿姐去試試,看看合不合身。”

    永嘉依言拆開包裹,去試大氅,沈桓環視屋子,想起自自己回來,便未看見姜尚宮,不由詢問︰“阿姐,姜娘呢?”

    “去街上替我買藥了。”

    沈桓聞言,心上不由一疼,神(色)一時間便落寞下去,走到永嘉身旁,他將大氅披在她身上,親自替她系帶子。

    永嘉看著身前沉默的沈桓,她抬手,指尖輕點了點他微微蹙起的眉心,她輕笑著勸他︰“桓兒,阿姐沒事。”

    沈桓悶悶不語,他系好帶子,上下打量永嘉,他望著她擔憂的眉眼,終還是咧嘴笑出來︰“這大氅做的簡單,可穿在阿姐身上,不知好看了多少倍。”

    永嘉被沈桓逗得一笑︰“就你嘴甜。”

    沈桓又替永嘉(脫tuo)掉大氅︰“阿姐歇歇,我去街口等著姜娘,天快黑了,怕她一人不好走夜路。”

    永嘉將蠟燭裝進燈籠里,遞到沈桓手上,送他出門。

    永嘉獨自在家等了一陣,久久不見沈桓和姜尚宮回來,她又等了小半個時辰,院子外仍沒有動靜,永嘉實在坐不住,出門去尋。

    街口空蕩蕩的,不見沈桓,更不見姜尚宮,永嘉在附近找了許久,她尋不到人,心慌不止,返回家中,也不見他們回來。

    永嘉等了一夜,次日天(色)大亮,沈桓和姜尚宮,一個人都不曾回來……



如果喜歡《 囚雀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