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恩人9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趙淮葉眼中的韶音已經(睡Shui)下了。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真實的韶音卻坐在桌邊, 一手撐腮,歪著頭往(床chuang)上看去。

    神情散漫,又帶著一點漫不經心。

    此刻的趙淮葉看上去有些可憐。他緊緊抱著被褥, 當成了“阿曉”,雙臂用力收縮,唯恐失去她一般,努力將“阿曉”融進(身shen)體里。

    削瘦但不掩俊美的臉上流(露)出孤獨與寂寥,長長的睫毛輕顫著,神態脆弱又充滿凋零的淒美,令人忍不住憐惜。

    但韶音扯了扯嘴角, 一點也不可憐他。

    比他可憐的人多了去。

    “就是!”灰灰贊同道。就比如它, 從一出生就是地位低下的炮灰系統,時刻面臨著被報廢回收的危險, 戰戰兢兢地工作了許多年,也沒賺到多少績點,還是靠著任務者的騷(操cao)作, 才給自己掙了副生化人的身軀。

    這就相當于人類換一套新衣裳。像是趙淮葉, 他需要努力嗎?不, 他不需要努力就能隨隨便便換新衣裳。

    他什麼都有, 而且沒有努力拼搏,他輕易就獲得了。好意思做出這樣可憐的樣子?

    總之,灰灰很看不過去。

    它將趙淮葉從(床chuang)上搞下來,讓他抱著被子(睡Shui)到地上,才稍稍舒服了一點。

    “你去(睡Shui)吧。”它對韶音道。

    韶音收起撐腮的手, 施施然站起身, 慢慢悠悠地跨過地上的趙淮葉, (上shang)床歇下了。

    因為趙淮葉勞師動眾、毫不收斂地救治妃嬪的事, 鄭家打消了送女兒入宮的念頭。

    皇上為了一個宮女出身的昭儀,如此出格,甚至拼了(性xing)命不要,很是讓他們看不慣。假若送了女兒入宮,日後那位池昭儀有個什麼,鬧將起來,誰吃掛落還不好說。

    女兒若是丟了臉面,就是鄭家丟了臉面。高傲如鄭家,打消了主意,打算再看看。

    但是之前落選的幾家,再次心思活絡起來。

    “鳳儀宮久曠,不合規矩。”

    “陰陽相濟,乾坤相合,方為正道。”

    “請皇上立後!”

    趙淮葉統統不理會。

    立後是不可能立後的,上次他提出此事,試探阿曉,結果阿曉噴他一臉黑血,那一刻的心悸與恐懼,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他再也不想經歷一次。

    “請皇上斬除妖妃!”

    只見趙淮葉不松口,呈上的奏折改了口風。

    皇上日日往承福宮去,將池昭儀當成寶貝似的捧在手心里,怎麼像話?尤其是之前,皇上為了救治她的(性xing)命,勞師動眾,更是不把(性xing)命放在眼里,這太不成體統了!

    一定是池昭儀魅惑了君王,她該死!

    “池昭儀不是妖妃!”趙淮葉大怒,“此話休要再提!”

    他扔了奏折,並嚴厲懲罰了跳得最歡的臣子。

    但是此舉猶如往油鍋里加水,激起更(強qiang)烈的反彈。一道道勸諫的文章呈上,將趙淮葉氣得頭疼。

    按照劇本的走向,趙淮葉一力抵住朝堂上的壓力,沒有妥協。

    並跟池初曉修復(關guan)系,想要跟她生個皇子,將她扶上皇後之位。

    劇本上他是成功了的。失憶的阿曉心地單純,對他沒有抗拒和防備,很快跟他甜甜蜜蜜,好得一個人似的。

    也是因為她的體貼和憐愛,緩解了他在朝堂上的壓力,令他雖然跟臣子們杠上,但甘之如始。

    但現實中就是另外的樣子了。

    韶音始終跟他不親近,最多就是拉拉小手,再多就沒有了。

    問就是不熟。

    不習慣。

    還做不到跟他更親密。

    “阿曉,我頭疼。”這一日,趙淮葉疲憊地下了朝,來到承福宮,想抱一抱韶音,將腦袋埋進她懷里,擁有片刻的溫柔與寧靜。

    但韶音的反應是立即挽起袖子,將他按在桌邊,說道︰“我給你按一按。”

    趙淮葉︰“……”

    雖然她手藝不錯,他的頭疼緩解許多,但是心里絲毫不滿足,反而更加煩躁!

    “阿曉,你何時才肯同我親近?”他捉下她的手,這次沒有遮掩,直白又(露)骨地說出來︰“我是個男人,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阿曉,你不能這樣對我。”

    韶音眨了眨眼。

    “啊……”她臉上慢慢紅了。

    趙淮葉緊緊握住她的手,目光直直盯著她,一眨也不眨,聲音壓得低低的︰“我不會踫別的女人。你從前說過的,只有我們兩個,再也沒有其他人。雖然你失憶了,但我不會騙你。阿曉,我對你一片真心,你忍心看我難受?”

    他的身上同時出現可憐兮兮與侵略感兩種氣質。

    不得不說,還有點帶感。

    “那,那好吧。”韶音低下頭,臉上紅紅的,小聲說道。

    趙淮葉眼楮一亮,不敢置信地道︰“阿曉,你願意親近我了?!”

    韶音收回手,哼了一聲︰“才沒有。”

    趙淮葉是真的忍不了了,當下也不管還是白天,打橫抱起她就往寢室走去!

    驚得夏(露)等人忙退出去。

    進了寢室,趙淮葉將她放在(床chuang)上,立刻去扯龍袍。韶音羞紅著臉,低眉垂眼地服侍他(更geng)衣。

    “你不會吧?”灰灰咕噥道,“你真要(睡Shui)他啊?別了吧?雖然他是男主,但是哪個世界沒有男主啊?他就算了吧?”

    這還是韶音之前的話。哪個世界沒有男主?很稀罕麼?

    韶音回了一句︰“你看著。”

    趙淮葉是忍不住了,三下五除二,外衣中衣都褪去,(露)出精(干gan)健美的身材。他眼楮泛著紅,冒著狼一樣的幽光,伸手就撕韶音的衣裳。

    手剛踫到她的領口,忽然被她制止了︰“等等!”

    “怎麼?”趙淮葉停頓下來,問道。

    韶音伸手,指著他(胸xiong)口的位置︰“這是怎麼回事?”

    趙淮葉低頭,看到幾道傷痕,並一個牙印。

    他抬頭看了她一眼,見她注意的是那個牙印,有些好笑︰“還不是你?你以為是誰咬的?我何曾與別的女子親近過半分?”

    一邊說著,一邊推她。

    韶音卻往後躲,將衣裳攏得緊緊的,眉頭也擰得緊緊的,不信地看著他說︰“我為什麼會咬你?還咬得這麼重?”

    趙淮葉一怔。

    “因為,因為……”

    韶音狐疑地看著他,等著他的答案。

    趙淮葉頓了頓,然後流(露)出一個無奈的笑意︰“我不記得了。你知道的,這點小事我從不會往心里去。”

    “胡說!”韶音卻道,“肯定不是小事!”

    不等他開口,就飛快說道︰“我不是無理取鬧的人!我絕不會無緣無故地咬你,還咬得這麼重,留下這麼明顯的疤痕!一定是(發fa)生了什麼,我才咬你!”

    “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她仰起頭,目光如炬地看著他。

    清澈明亮的目光仿佛看破一切魔障與陰暗,徑直照到不堪入目的真相。

    趙淮葉喉頭滾動,卻說不出一個辯解的字,他在她清澈的目光下仿佛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滿身的火氣也在這一刻驟然消退。

    “我……我惹你生氣了。”他艱澀地道。

    韶音點了點頭,說道︰“你肯定惹我生氣了,不然我不會咬你。說吧,是怎麼回事?後來又是怎麼解決的?”

    趙淮葉吸了口氣,心里涌上涼意,又冷又疲憊,勉(強qiang)想到一個借口︰“我曾經將你身邊的宮女調走了,你生我的氣,咬了我一口。”

    “這麼簡單?”韶音擰著眉頭,不肯相信,“我會因為這麼簡單的事就咬你?不可能吧?我那麼愛你,怎麼舍得為這點事咬你?”

    趙淮葉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此刻是丁點兒旖旎的心思都沒有了,忍著疲憊繼續瞎掰︰“她跟你說了不好听的話,我不喜歡,就將她調走了。你非要我調回來,我不肯,于是我們就吵起來了,然後你咬了我,還哭了,我只得把她調回來。”

    “是這樣嗎?”韶音仍舊擰著眉頭,“到底說了什麼話,居然叫我們兩個打起來了?我可不會輕易跟人動手,那件事一定鬧得很大。”

    “是哪個宮女?夏(露)?還是別人?究竟說了什麼啊?”她望著他,“你快告訴我。”

    趙淮葉掰扯出剛才那些,已經耗盡了心力,聞言有些不悅地說︰“都過去了,還提它做什麼?”

    “為什麼不提?”韶音見他神(色)不快,也拉下臉來,“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一切都是你告訴我的。可你說了那麼多,一件不好的事都沒說。我們吵過幾次架,鬧過幾次不愉快,你都沒說過!”

    “說那些做什麼?!”趙淮葉的聲音不由得拔高了。想到她逃跑的事,想到他(殺sha)人、捉她回來,兩人鬧的那些不愉快,他就非常焦躁與惱怒,眉宇深深擰起。

    韶音聞言也拔高了聲音︰“當然要說!好的、壞的,都要說!我們之間(發fa)生過的一切,你都得告訴我!如果只說好的,那叫什麼?那叫糊弄!叫粉飾太.平!”

    最後四個字,像是一把尖刺,捅進了趙淮葉的心頭,他臉(色)一下子難看下來,眼神也變得陰鷙與隱隱的暴戾。

    “你對我甩臉(色)!”韶音指著他,憤怒又不敢置信地說︰“提到從前,你就對我甩臉(色)!我不過是問了幾句話,我說什麼了?你就對我甩臉(色)!”

    “我們真的很相愛嗎?!”她不由得質疑。

    趙淮葉此刻腦仁脹痛,耳朵嗡嗡的,好像有無數個聲音在耳邊尖叫。疲憊,煩躁,這一刻席卷而來,令他的情緒隱隱暴動,仿佛下一刻就會噴發。

    “是!當然是!”他(強qiang)行壓下幾欲噴發的不耐,劍眉深深擰起,陰郁得有些駭人的目光盯住她,“你非常非常愛我!我也非常非常愛你!你懷疑什麼,都不能懷疑這一點!”

    “你讓我怎麼相信你?你連我們之前吵過的架都不肯提!只說好的,不說壞的!叫我怎麼相信?”韶音固執地看著他道,看上去有些生氣,“我覺得你一直在糊弄我!事情根本不是你說的那樣!”

    “我不相信你了!”她清脆地道,“我懷疑僅僅是你愛我,我根本不愛你!”

    趙淮葉的瞳仁驟然縮緊!

    “不!甚至你也不愛我!”只听她毫沒心肝的,(干gan)(干gan)脆脆的,說出更離譜的話︰“否則,我讓你學狗叫,你當時就答應了!”



如果喜歡《 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