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104章 第104章西裝暴徒-過客鯨(2……

第104章 第104章西裝暴徒-過客鯨(2……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漁船的出現就像做夢一樣,挺難以置信。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然虎鯨們激的聲音就回蕩在耳邊,他們歡呼雀躍,像是一群在操場放飛自我的孩子。

    “漁船!漁船!”

    “咦,亞歷山大又說對,他沒有亂說。”

    “那我們下次都听他的。”

    喬七夕麻︰敢情你們先前都覺得我是忽悠。

    “真的找到。”說話的是奧狄斯,似乎只有和喬七夕相關的事情,他才樂于開口,奧狄斯對漁船沒有什麼執著,過亞歷山大一語成讖,怎麼看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小熊,我們去看看。”

    “啊?”喬七夕瞬間奔潰得,真是的,為什麼連穩重的奧狄斯躍躍欲試,像個大孩子一樣︰“奧狄斯,你對掀翻漁船有興趣嗎?”

    “還好,過他們沒有我,掀翻漁船。”

    有時候奧狄斯挺疼伴的,明明他是智商最高的一位,卻偶爾配合伴們做蠢事,比如現在…

    原來如此,是對伴的縱容啊。

    喬七夕莫名感起來,是,他們只是一群虎鯨已,放肆地做自己做的事情有什麼錯?

    為什麼要阻止?用阻止!

    “漁船,我們來!”巴拉拉他們已經靠近漁船,正興致勃勃地在路討論作戰計劃,a覺得應該這樣,b覺得應該那樣,果就是吵得可開交。

    團長就很生氣,覺得這些光吃飯長腦子的家伙造反,他大喝一聲︰“以前都是我決定的!”

    失態他抱歉,只能怪巴拉拉太可氣,淨出些餿主還覺得自己特聰明。

    “可我們是第一次攻擊漁船,艾利歐你沒有經驗,你能保證成功嗎?”巴拉拉挺委屈的,他只是發表一下自己的見,希望被采納。

    “失敗很正常。”團長說這句話的時候,喬七夕猜他可能正在翻白眼,單純按智商來說,團長確實有資格鄙視一出是一出的巴拉拉︰“你的主漏洞百出,毫邏輯。”

    “你試試怎麼知道?”巴拉拉嘴硬,就像被踩到痛腳,理直氣壯地胡攪蠻纏︰“我覺得我提出的主成功率更大。”

    “我覺得我的更大。”

    “我的更大——”

    單純听聲音言…喬七夕覺得他們更像是在比誰的聲音更大,額,過他已經習慣,這就是虎鯨吵架的方式,要麼比誰更大聲,要麼比誰更強。

    “唔,你們吵。”埃迪弱弱地勸架,從來跟伴打架的他,既害怕戰火燒到自己,又秀一下智商︰“為什麼問問亞歷山大呢?”

    “就是。”嘉里雖然挺看團長狂揍巴拉拉,過現在來說還是漁船更吸引他,以有機再看巴拉拉倒霉。

    達成共識的abcde,異口聲地呼喚喬七夕︰“亞歷山大!你快來,漁船要跑!”

    “放吧,漁船跑的。”已經听他們吵一路,喬七夕來到目標附近,將腦袋探出水面窺探情況。

    被虎鯨們看的漁船大,至于有多大,喬七夕好形容,自從他自己長到三四噸以,他對體積的概念已然扭曲…

    漁船的人類卻覺得自己的漁船挺大的,當他們看到遠處的虎鯨背鰭,立刻發出起哄聲。

    “是虎鯨,他們干嘛?”听起來好像擔虎鯨襲擊自己的船,眾所周知,虎鯨鮮少這樣干的,更何況他們的船小。

    “真走運,有他們在魚都跑光。”有經驗的捕魚人高興見到虎鯨,他們又是觀光的游客,他們是靠捕魚為生的人罷。

    經常能見到一群一群圍過來偷魚的虎鯨,已經稀罕。

    “那怎麼辦?我們好容易才找到這個地方。”這里有很多魚,他們剛剛撒下一網。

    “快收網吧,然魚都被他們嚇跑。”

    喬七夕听到他們用英文交流,連忙通知自己的伴們注︰“他們在收網,等他們的魚被吊甲板,我們就沖,為自保,他們把魚扔下來。”

    至于船翻,那就看天!

    西裝暴徒們沒有見,他們覺得喬七夕的主听起來很完美,一副成功的樣子。

    “我覺得可以。”巴拉拉說。

    “我覺得可以。”嘉里說。

    巴拉拉︰“嘉里,要學我說話!”

    喬七夕扶額,感嘆一聲,好活潑啊︰“開始收網,你們撿漏嗎?”

    俗話說漏網之魚,捕魚人收網的時候有很多魚掙扎著跑出來。

    “唔…算吧?”大家興致缺缺,好像志在魚?

    那你們究竟訴求是什麼呢?!

    就是為玩人類的態吧?

    船,一大包魚被緩緩地吊起來,船的捕魚人露出豐收的笑容︰“wo!收獲錯。”

    這就算,他還對著海洋里的虎鯨們豎一根中指,似乎在說︰看老子慫你們?

    喬七夕都驚呆,是,這素質…

    “他在做什麼?”好奇滿滿的埃迪詢問,對于人類,他知道一些知識,听說人類特喜歡虎鯨︰“亞歷山大!他是跟我們玩嗎?”

    “看起來像。”達亞一向是挺敏感的一頭虎鯨,他從這群人類的聲音中沒有听到太多的友善。

    確實是哎。

    喬七夕沒有說什麼,但他的中有一團火在熊熊燃燒,憑什麼呀?

    ,他能慣著這個罵人的家伙。

    當然,他的回擊很輕,只是沖過去用尾巴濺起一灘浪花,淋那個人一頭一臉。

    “法克……法克!”那個人驚呆,回過神來一直罵。

    他的伴們則在旁邊哈哈大笑,用語言奚落被虎鯨戲弄的事,甚至還拿出手機拍他,說要把他放face。

    “法克!”惱羞成怒的年輕人四處找找,從水桶里拿出一只一次捕撈來的海龜,朝離自己最近的虎鯨扔去。

    虎鯨們一陣驚喜︰“人類真的扔魚哎!”

    過仔細一看,卻發現是一只海龜,他們感興趣地用尾巴扇飛烏龜︰“要海龜要海龜,我們要魚。”

    喬七夕奈︰他是在戲弄你們呀!

    真的太可惡。

    “我喜歡他。”奧狄斯來到喬七夕邊,停留一下,就向船沖過去。

    站在船邊比中指的年輕人,自己正演得高興,忽然卻覺得船一晃,他嘴里的那句‘法克’還沒說全,人就掉進海里。

    撲通一聲,周圍的虎鯨們都愣一下,過馬又恢復興奮︰“要開始嗎?”

    “掀翻漁船,快。”他們再管那只可憐的海龜,通通開始攻擊漁船,一時間整艘漁船在海面搖搖晃晃。

    喬七夕的第一法,撈人,可他發現那個人游泳,且可能對自己利,唔,那就猶豫一下下,要等半死活的時候再撈?

    船的人類很著急!

    “有人落水,有人落水!”

    一時間烏拉烏拉,又有很多人從船艙里出來,開始營救掉進水里的事。

    時還要穩住搖晃的船。

    有人在罵︰“這他媽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額,是一群虎鯨在攻擊我們的船,老板。”工人喪喪地回答。

    “虎鯨為什麼攻擊船?”漁船老板說︰“你當我是傻子?”

    他在海做捕魚生這麼久,從來沒有遇見過虎鯨攻擊漁船的經歷︰“肯定是有原因的,快說!”

    其中一個工人終于老實交待︰“某某對那些虎鯨比中指算嗎?我覺得這樣很荒謬。”如果遭遇攻擊真的是這個原因。

    “你們更荒謬,天吶,竟然…”漁船老板覺得他們,簡直變態。

    再說說落水的那個年輕人,掉進水里的他慌得一比,差點兒就忘自己游泳!

    直到嗆幾口海水才起來劃手腳,時他害怕極,因為一群虎鯨環繞著他,啊啊啊!

    剛才被他罵過的虎鯨咬死他嗎?

    當其中一頭虎鯨向自己靠近,嚇得年輕人都快哭,他悔。

    過對方沒有咬他,是將他托出水面,讓他至于在冰冷的海水里泡著。

    否則這麼冰的海水,肯定要對方的半條命。

    青年瑟瑟發抖,兩眼呆滯,回過神來待在虎鯨背的他,吶吶地道歉︰“對起,對起。”

    以及︰“謝謝…”

    熱鬧的海面,巴拉拉他們還在搖船,使出吃奶的勁兒,卻發現還是能把船掀翻。

    “,這條船太大,我們掀起來。”跟著嘗試幾次,達亞就得出結論,這樣是可能成功的︰“是誰選的這條船?”

    這個問題沒有誰回答得來。

    “反正是我。”abcde辜地撇清自己。

    “沒有誰,好容易出現一條漁船,大家都高興瘋,所以是誰的責任。”喬七夕害怕他們又吵起來,于是趕緊下定論,實際他表達的是︰當蠢事已成定局,沒有一頭虎鯨是辜的。

    還待在喬七夕背等待援救的年輕人,听到虎鯨發聲,嚇得一驚一乍。

    這是重點,重點是…

    “啊,你的手堵住我的換氣口——”喬七夕哭,好在他現在還能憋得住。

    幾分鐘,船的軟梯放下來,青年哆哆嗦嗦地爬□□。

    “噢……”船的人類都看到,一頭虎鯨托著他們落水的事,就像海豚一樣樂于救人。

    這時,虎鯨對漁船的攻擊宣布全面停止,人們更加確信,是他們的謾罵和嘲笑激怒這群虎鯨。

    其中一些人感到臉紅羞愧,因為確實是他們做的對。

    他們應該抱怨虎鯨偷魚,沒有哪條法律規定虎鯨能吃海洋里的任何一種魚。

    卻有法律明文規定,他們人類有些魚是能捕的。

    “嘿!大家伙們,謝謝!”漁船老板朝船下揮揮手,這頭虎鯨幫他的大忙。

    為感謝對方,漁船老板還挺慷慨,給他們扔少魚。

    巴拉拉他們正好撞船撞餓,看到魚眼前一亮︰“亞歷山大又說對,他們真的扔魚。”

    被吹天的亞歷山大總覺得整件事情有點對勁,但是又出哪里對勁,算算,吃魚。

    最初完成第一撞的奧狄斯,看到大家滿足地吃著人類的魚,似乎挺滿這個結果,雖然漁船沒有翻。

    人類的魚網中有一些魚非常普通,奧狄斯目斜視地掠過,看得出來他的口味比較刁鑽。

    其他虎鯨一樣,吃個幾分飽就撤,他們吃得過癮,提議去吃鯊魚。

    奧狄斯沒有回應,有時候這種話他們一天要嚷嚷幾百次。

    “亞歷山大肯定吃鯊魚。”嘉里非常雞賊地問道︰“亞歷山大你說對吧?”

    被當做工具鯨的亞歷山大︰?

    我是,我沒有。

    你們吃鯊魚就去抓,要扯我的大旗!

    可是扯他的大旗,這個計劃注定要泡湯。

    慢條斯理吞下幾條味道錯的魚,奧狄斯似乎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他靠近喬七夕疑惑地問︰“小可愛,你吃鯊魚嗎?”

    喬七夕一愣,這麼劣質的話術,為什麼奧狄斯還信。

    過說真的,奧狄斯一本正經地喊他小可愛的樣子,滿滿的反差萌…

    “你說呢?我都可以。”喬七夕說。

    奧狄斯眨眨眼,忍住側過頭去親吻伴侶,雖然只是一觸即離,為表達自己的好情。

    周圍有很多雙眼楮看著,且都散發著八卦的光芒,似乎恨得他們當場就滾兩圈…喬七夕自在地腹誹︰你們這群單鯨看什麼,沒看過談戀愛嗎?

    哦,好像是,這群斷情絕愛的西裝帥哥日子過得熱熱鬧鬧的,似乎都需要談戀愛。

    這又是什麼原因?

    去抓鯊魚的路,喬七夕忽然對他們的感情生活充滿興趣,于是悄悄地問奧狄斯︰“嘉里他們,為什麼談戀愛?”

    ‘戀愛’這個詞匯,他對奧狄斯解釋過,形容的就是他們現在的情況。

    奧狄斯應該能回答的來吧?

    “他們。”奧狄斯說。

    喬七夕懵懵,其實沒有明白,過沒有再問。

    看著一群虎鯨揚長去,漁船的人類松一口氣,今天的遭遇實在是太驚險。

    其中有人將畫面都拍攝下來,是單純為發布,實際這些資料非常珍貴,可以賣個好價錢。

    比如賣給新聞社。

    果然這位捕魚人一五一十的爆料賣個好價錢,且大力贊揚自己的老板、宣傳自己工作的漁船。

    太聰明。

    幾天老板看到新聞僅沒有罵員工,反還給一筆獎金,因為這是他和他的漁船第一次報,且還是一份主流報紙!

    對虎鯨豎中指的年輕人︰你們沒有。

    報紙發之,這則新聞成當月最受歡迎的新聞榜首,在網引起一輪又一輪的討論。

    要小看這則新聞,其中有太多可以討論的角度。

    每個角度都是相當嚴峻尖銳的問題。

    第一,海洋的生存環境,面臨著嚴峻的挑戰,保護工作刻容緩。

    第二,人類應該怎麼做才能和保持一個平衡、和諧的關系?

    等等等,關這些問題的各界人士都發表自己的看法,雖然一定能夠對眼前的情況造成多大的影響。

    當然乏一些人類表示︰關生存是聖母發作,這麼有愛,那平時吃肉嗎?雞鴨鵝是嗎!

    相信很多愛的人,在面對這種問題的時候,一時之間找到適合的話來反駁。

    那就需反駁,堅信自己的信念就,但凡跟這種人多說一句,都是自己輸。

    幾頭撞漁船又揚長去的虎鯨,知道自己哥幾個報,且彩色的照片就登刊在頭版頭條,幾乎佔據半個版面。

    亞歷山大︰彩色照片?我哦,但是我們配。

    幾頭種類都一樣的虎鯨群相當好辨認,只差在腦門貼著‘我們很特’的標簽,曾經追蹤過他們的組織,根據捕魚人給的地理位置,又再一次跟蹤到他們的蹤跡。

    這一群破天荒攻擊漁船的過客鯨,之前去一趟北冰洋,但很快又從那里退出來,原因明。

    許他們適應那里的水質和食,近10年內,北冰洋確實很少再流入外來的虎鯨,這是個事實。

    人們非常欣慰地發現,包含三種類型虎鯨的小團體,相處得格外和諧,現在他們一路往南太平洋去,按照他們吃喝玩樂的速度,大概在七~八月份的時候抵達。

    被拐進這個群體的南極小虎鯨適應良好,這得益于奧狄斯對他的細照顧,只過跟拍幾天,人機就拍下奧狄斯在岸邊抓到海豹,立刻轉交給隔壁的小虎鯨。

    還拍到他教小虎鯨使用擱淺術,用活的海豹當工具,每次海豹將要逃脫,奧狄斯又把對方叼回來。

    反反復復,像個父親一樣有耐。

    要是解情況,根本看出來奧狄斯面對的是自己的伴侶。

    用活體做練習,連亞歷山大都覺得好殘忍啊,還是直接吃吧,要搞豹豹的態。

    “你餓嗎?”奧狄斯好笑。

    “是…我覺得還是用海藻練習吧。”喬七夕眼珠子到處亂轉,很快就在海面找到一塊大大的海藻,決定就用來練習!

    “隨你。”奧狄斯沒有見,隨大家都看到他,傻乎乎地陪著亞歷山大用頭撞海藻。

    “……沖呀!”喬七夕找好角度一把竄過去,狠狠地張嘴咬住海藻。

    蹲在岸的一群海豹︰“……”

    本章共5段,你正在閱讀(第6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閱讀(第7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閱讀(第8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閱讀(第9段) m.w.com ,請牢記:,.



如果喜歡《 你打算萌死我嗎[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