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101、第一百零一章

101、第一百零一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上菜是不可能上菜的?,這輩子都不可能上菜的?。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因為奚辛已經拔劍把元景爍捅了。

    是的,捅了。

    林然只是一錯眼,元景爍腹部就被穿了個洞。

    林然︰“…”

    啊啊啊——

    “果然死不了。”

    奚辛的?聲音陰冷了八個度︰“你是個什麼鬼東西?!”

    林然腦中尖叫聲一停,才看見元景爍腹部沒有一點血,恍惚想起來他們這些?外來者,是不會被魂念里的?人物殺死的。

    哦,哦那就沒事——個鬼啊!

    “你怎麼上來就捅人?!”

    林然趕緊沖過去拔桃花劍,奚辛臉色陰沉至極,但林然手攥著劍刃,他要是不讓步必然割傷她的手。

    他只好眼看著她拔出劍。

    林然好不容易把劍拔|出來,奚辛一挪劍又指向元景爍眉心,桃花般細嫩的唇瓣扯開,笑得艷麗又血腥︰“小子,你想帶她去哪兒?”

    …呃…小子?

    林然看著六頭身小孩子臉的奚辛,和他對面八頭身傲天臉的元景爍,微妙沉默了一下,果斷略過這茬兒,又去撥他的?劍︰“你好好說話,不是你想的那樣。”

    元景爍看著捅進自己腹部的劍被拔|走。

    他低頭看著自己如同?光影緩緩重聚的?腹部,轉瞬已經沒了任何痕跡。

    他沒有受傷是真的?,但他避不開也是真的?。

    元嬰,元嬰。

    “我是問他沒問你!”

    奚辛凶狠瞪林然︰“給我閉嘴!你也沒完,一會兒我再?找你算賬。”

    元景爍眼底燃著不明的火,他抬頭,正對上那直指眉心的?劍鋒,麗少年倨傲高抬著尖尖下巴,撥開林然望來時,眼中是毫不掩飾的?輕蔑和威脅,宛若俯瞰一只螻蟻。

    元景爍忽然咧咧嘴,笑了。

    元景爍自若地打量奚辛兩眼,問林然︰“他是誰?”

    奚辛眼神一冷︰“我在問你話。”

    “你這里的?日子確實逍遙。”

    元景爍像是沒听見一樣,偏了偏頭,下巴點了點奚辛,戲謔她︰“這又是哪來的小孩子,讓你陪著玩過家家嗎?”

    林然豆大的冷汗滴下來。

    “冷靜冷靜!”

    奚辛二話不說要劈了元景爍的?腦袋,林然想都沒想一把攥住桃花劍,先喊冷靜,又滿頭黑線朝元景爍說︰“你少說兩句行不行?!球球樂當看我面子上。”

    奚辛被攥著劍動不了手,氣得眼楮都紅了,怒吼︰“放手!你還敢護著他!”

    “她可不是護著我,小朋友。”

    元景爍反手抱胸,笑得散漫又惡劣︰“你又殺不了我,她是怕你氣壞了。”

    雲長清在旁邊默默听著,都覺得元景爍有點過于氣人了。

    我的?媽!

    “別別別——”林然一把薅住奚辛,奚辛氣得身子都在哆嗦,從牙縫里擠出︰“他必須死!他今天非死不可!”

    林然一個頭兩個大,怕奚辛沖過去真有什麼法子傷到元景爍,只好抱住他,自己當屏障隔開兩人。

    奚辛吼她︰“放手!否則我連你一起打!”

    林然其實覺得奚辛有點欠揍,畢竟二話不說上來先挑事捅人的是他,元景爍可不是什麼軟柿子捏的好脾氣,你看這不三言兩語給他氣成這樣。

    但是奚辛都氣得打哆嗦了,林然估計奚辛這輩子都沒受過這委屈,也怕他氣出個好歹……沒辦法,自家的?祖宗還得自己哄。

    她無奈舉手︰“打吧打吧,那你就打我吧,我小伙伴們好不容易找到我,我總不能讓你無緣無故把他打了。”

    听起來是他們被護著了。

    元景爍臉上的?笑容卻漸漸淡了。

    他看著那在女人懷里奮力掙扎、又朝她凶巴巴吼叫的少年;又看著林然死死抱住少年,不管少年怎麼發飆她都不生氣,好聲好氣地哄,耐心得像給一只張牙舞爪的大貓順毛,臉上分明是無奈的?神色。

    那是無奈。

    可又怎麼不是寵愛。

    就像兩個朋友吵架的時候,人總會下意識去勸更親熟的?一個,這是本|能,本|能讓你更信任他、更覺得有把握勸服他、也認為他會更願意听你的?話。

    這是另一種?的?偏心。

    而現在,這少年就是她那個偏心。

    元景爍盯著林然,半響,不怒,反竟扯唇笑了下,笑得有幾分嘲弄和涼薄。

    雲長清左看了看林然和奚辛,右看了看元景爍,覺得這場面有點不好收場︰“這…”

    然後他就看見元景爍突然走出來,輕慢地笑一聲︰“行?了,不逗你們了,我和雲兄先去客棧住著,等時候到了再?聚。”

    說罷,也不等林然反應,他隨意擺了擺手就轉身走了,雲長清摸摸鼻子,趕緊也跟上。

    “噯景爍雲師…”

    他們听見林然的挽留聲,雲長清有些?想回頭,但元景爍就跟什麼都沒听見似的步子都沒停一下、仍然面無表情往前走,雲長清當然不能拉兄弟的?臉,也只好當沒听見。

    等出了巷子,雲長清往後望了望,隱約還能看見林然和那少年拉扯說話,忍不住問︰“就這麼走了?”

    “當然。”

    元景爍懶洋洋︰“難道還杵那里當木樁子?或者跟傻子似的的?爭風吃醋?開什麼玩笑。”

    雲長清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看了看他︰“我有時候真?是看不明白你,之前沒見著你時不時就會擔心,現在見著了一言不合走的也是痛快——你到底是還喜不喜歡她?”

    元景爍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極是英俊,細看又竟有幾分冷漠。

    “喜歡當然是喜歡的。”

    元景爍懶懶打了個哈欠兒︰“但她已經拒絕過我,我就沒有扒著不放的道理,更不必低三下四去做那成全她魅力的?工具之一。”喜歡是喜歡,但他還沒那麼下賤。

    雲長清更看不明白了︰“那你還故意氣他。”

    “我是圖個痛快。”

    元景爍咧嘴一笑,慢條斯理的?聲音透著股血氣︰“沒有誰捅我一劍還能完好無損,總是得還的?。”

    雲長清忍不住笑︰“你啊…不過這樣我就放心了,說實話,我剛還真?怕你與那少年打起來呢。”畢竟林然對那少年的親昵顯而易見,恐怕不只是這魂念中認識的?這麼簡單,應該還有別的緣分,真?打起來有的?麻煩了。

    元景爍笑︰“怎麼會。”

    他拔一千次刀,也不至于是為一個對自己無意的女人爭風吃醋打架。

    雲長清舒口氣︰“那就好…走,咱們先找間客棧休息,打听打听情況。”

    元景爍懶懶“嗯”一聲,回頭望一眼,眼神沒什麼情緒。

    吃醋有什麼勁。

    喜歡就喜歡著,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不喜歡了。

    而如果真?的?一直喜歡,又何必爭這朝夕意氣,等他有一日足夠強大了,自然能堂堂正正搶過來。

    日子長得很,他不急。

    奚辛見元景爍沒有糾纏,反而干脆利落地走人了,當即眼神就閃爍了一下,然後果然感覺緊緊抱著自己的?手臂松了。

    林然下意識要挽留,沒有叫住人,神色就變得愧疚起來,小聲嘀咕著︰“這太不合適了…”小伙伴高高興興來找她,結果連口熱水都沒喝上,莫名其妙就被當情敵砸一臉威脅警告轟走了。

    關鍵要是元景爍真?對她有意思奚辛吃醋也就算了,可明明他們早說開了,純粹的?朋友,奚辛還瞎吃飛醋這麼針對人家,這搞得就很尷尬啊。

    林然越想越愧疚,但現在追上去也已經沒意義了,她嘆口氣,忍不住對奚辛說︰“你下次別這樣了,他是我很好的朋友,我們一起同甘共苦經歷過生死考驗的?,人家費盡辛苦找到我,你一劍就給人轟跑了,我…唉,反正這太過分了。”

    奚辛臉色立刻變了。

    這是她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對他明確表達不滿。

    這一刻,他幾乎想生撕了那小子。

    什麼朋友,什麼狗屁朋友故意離那麼近,還敢用那種眼神望著她,當他奚辛是死得嗎?!

    原本優勢在他這里,林然明明是更偏心他的?,那混蛋主動離開、以退為進,反倒顯出風度來讓她生愧了!

    奚辛氣炸了,他現在比剛才還更生氣一百倍,但是他卻甚至不能像剛才那樣發脾氣。

    剛才他故意發火,是趁機把林然留下來;但現在他已經被襯得理虧了,再?發火就更顯得他跋扈任性欺負人,林然已經有點生氣了,會真?的?和他發火的。

    奚辛左右都不是,被氣到心梗,臉上青白交加,看林然還越說越愧疚越說越來勁,猛地把劍扔到她懷里︰“好好好是我的?錯!那你不如捅我一劍還他!”

    林然頓時一卡,抱著桃花劍看他睜圓了眼楮瞪自己,像只打翻了醋壇子被主人訓反而更用力炸毛喵喵叫回去的貓,又凶又委屈又不服氣,藏著一點虛張聲勢的心虛。

    林然有點無奈,心又有點軟了︰“…你這話說的,我難道還真?能刺你一劍。”

    奚辛敏銳听出她口風軟了點,冷哼︰“誰知道呢,畢竟我沒有和你同?甘共苦過,也沒和你有生死考驗過,你向著他也無可厚非。”

    “…”林然黑線︰“哎你這就——”

    “我就是這樣,你又不是早知道。”

    奚辛斜挑了她一眼,昂著下巴扭頭就往屋里走,只留下冷冷一句︰“你想找他們就去找,我是管不了你,江無涯走了,你也走去吧,干脆就留我和娘孤零零在這兒,你們愛去哪兒逍遙去哪兒逍遙,一氣兒走了才好!”

    林然︰“…”

    林然目瞪口呆看著奚辛氣沖沖走進院子,她回頭,元景爍和雲長清也已經走個沒影兒。

    合著最後就她被撂這兒,兩頭不落好?

    林然陷入詭異的?沉默︰“天一,我怎麼覺得這個事兒有點不對?”

    天一不以為然︰“哪兒不對,這就是海王翻船的普通姿勢唄。”

    林然︰“…”你要這麼說那她可就明白哪兒不對了。

    林然︰“我真?不是海王。”

    天一︰“呵。”

    林然︰“我連一條正經的船都沒有,又哪來的翻船?”

    天一︰“呵呵。”

    林然︰“…算了我還是回去躺尸吧。”

    天一贊同?︰“噯,你終于找準適合自己的?路線。”

    林然想打爆它?的?狗頭。

    ……

    金都,血紅結界籠住整座城都,將天幕都裹上一層猩紅的?陰影。

    金都正中,一座黑塔拔地而起,尖聳入雲的?塔頂浮動著一團浮波般的幻影,而幻影中隱隱照射出一道金光,正貫穿黑塔,仿佛某種?無聲的平衡與角力。

    黑塔對岸,紅河蜿蜒的?堤邊,重建的華麗小樓靜靜佇立著,雕梁畫柱、水榭曼回,只是不再?有賓客如雲穿行,美人鶯鶯的?歡聲笑語。

    慕夏清雲幾度秋,金都煙柳小西樓。

    而今慕容夏侯家舉族皆滅,雲家倉惶撤退、雲家老祖重傷死活不知,金都成了血海,煙柳化為了飛灰,只剩下這小樓西,仍然慵懶而詭譎地靜臥在堤畔。

    小樓西里一片死寂,侍女們噤若寒蟬,放輕步子力求無聲地穿行?。

    整個金都已經化為血海,那一戰小樓西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她們這些?寥寥僥幸活下來卻反而要更加小心謹慎。

    幾個侍女走上高層,脫離了管事冰冷的監|視,才悄悄松一口氣,小聲瑟瑟︰“管事又抓人了。”

    “夫人在地下閉關,需要大量的進補。”

    “現在金都里修為天賦高的?修士都被抓起來送下去了,還不夠嗎?”

    “不夠啊!突破元嬰巔峰這怎麼夠啊!所以管事都開始在樓里抓人了,說是咱們半妖的?血肉更豐沛。”

    “這…這怎麼辦啊。”

    有人忍不住泣一聲︰“我不想死啊。”

    “誰想呢。”

    “太可怕…”

    有一個人哭,頓時許多?人心態都不穩了,低泣聲不絕,突然有人說︰“呀,給樓上的?湯藥是不是還沒送?”

    “是我,我還沒送。”

    一個年紀小小的侍女頓時呆住,才想起自己的?任務,連忙擦干眼淚匆匆往樓上跑,跑到樓梯步子不穩竟還摔了一跤,手中托盤飛出去眼看就要摔碎,被一只手險之又險地接住。

    “謝謝…”侍女忙抬頭,看見一張柔弱姣好的面容。

    小侍女愣了一愣,才囁嚅說︰“小月姐姐。”

    “什麼姐姐,不過是個不男不女的賤人。”

    旁邊一個侍女毫不客氣地冷哼,小侍女听她這麼說有點慌,畢竟以前小月是樓里最受寵的?姑娘,高高在上,路過她們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的?。

    小月垂下頭,什麼也沒說,像一株盛放又枯萎了的?白花,脆弱又可憐,卻更讓人想惡毒地狠狠碾碎。

    另個侍女狠狠推她一下︰“你去,小丫摔傷了,你去把湯藥送上去。”

    小侍女剛出了聲“不…”,小月已經默默端著湯藥上去了。

    “這不太好吧,畢竟是小月姐姐…”

    小侍女有點不安,旁邊人扶起她,嗤笑︰“你還當它?是夫人身邊的紅人啊,早不是了,它?早被夫人厭棄了,留她一條命苟活不過是讓她再長長肉,我都听管事的?說了,等接下來再抓人就把她抓過去,它?活不了多?久了。”

    “可不是,正好讓它去,頂層關著的?那位畢竟是夫人的情郎,你忘了之前那個小紅死得多?慘,咱們還是能離遠就離遠些?,這種?活兒就叫它干去,也叫它死得有價值點

    小侍女本有些?猶豫,但想到之前小紅多看一眼幽冥公子就被夫人活活抽筋扒皮的場面,不由打了個寒顫,不敢再說什麼,侍女們見狀齊齊笑起來。

    小月听著身後惡毒的?冷嘲熱諷聲,垂著眼,一步步走上樓梯,直走到頂層。

    頂層被設了層結界,宛若一道禁閉的大門,與走廊間只留著一重小窗。

    小月把托盤放到小窗,輕輕叩窗,聲音怯軟︰“公子,奴婢來送湯藥。”

    很久沒有動靜,好半響小窗才被拉開,伸出一只半透明的男人手臂,端進去湯藥,只听見咕嘟嘟的?聲音,碗被甩出來,男人陰戾含怒的?聲音︰“滾!”

    外面有一瞬安靜,沒有取碗聲和腳步聲。

    幽冥轉身要往回走,就看見窗邊竟被推進來一疊點心,伴隨著怯怯含羞的?聲線︰“公子,這藥聞著實在苦,吃塊糕點解解苦吧。”

    幽冥頓住。

    之前他有心拉個女人紓|解,不過剛看了一眼,羅三娘就活扒了那人的?皮,現在他被囚|禁,竟然還有女人敢主動勾|引他?

    幽冥心思流轉,眯了眯眼,重新往外望。

    女人怯生生立著,微微垂首,容貌不算絕美,卻也是柔弱嬌羞,臉頰泛著一點紅暈,柔軟絨毛的?兔耳彎折,身段縴細,胸口若有一點弧度又似沒有,雌雄莫辨,有一種?乍似清純聖潔實則糜|爛至極的?美。

    幽冥看了看它?,倒升起幾分興味。

    “你叫什麼?”

    “奴婢小月。”

    幽冥伸出手,摸了摸它的?手,觸手細膩如脂,小月臉上羞意更濃,柔順地垂首,含唇不語。

    幽冥把玩著它?小手,有些?滿意︰“以後多來伺候。”

    小月眼底浮動過幽光,怯怯說︰“…是。”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在2021-02-2122:09:23~2021-02-2207:54:5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亦A、喵大人、錦墨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i3個;麗格海棠、meow(kneel)、錦墨2個;洛城無白、隨心所閱、老于vin、star皆空、明心、橡皮糖怪物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嗚嗚嗚70瓶;月、舊夢50瓶;不同?32瓶;hata、無牙仔30瓶;包包白29瓶;青蛙28瓶;暈暈漫步25瓶;凝溪夜、燒麥麥、31824772、九除三、橡皮糖怪物、areakclock20瓶;二三17瓶;黛山、和平鴿15瓶;47042682、好大一株向日葵、橘子、taoyao、魚魚魚蛋蛋、小楊不熬夜、一紙白硯墨無色、貓秋、長歌懷采薇、錦墨、為了貓咪10瓶;越鳥、419078639瓶;446156538瓶;檸檬工坊7瓶;甦黎、伊昱、yan.、貓雅唉、海藍星、大大快更、江邊禾木、喵大人、晚霜、shadow、瑞恩5瓶;泣血的花、49132074、譚催催3瓶;穎桑、你管我是誰、死宅2瓶;閑月、。。、幸幸、58658bkplqsb、star皆空、 ぇ分奚倥 金 魃場i、程程不吃橙、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a href="" target="_blank"></a>

    .xddxs.cc。m.xddxs.cc m.w.com ,請牢記:,.



如果喜歡《 師妹她真不是海王[穿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