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29章 世道瘋了

第29章 世道瘋了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登聞雅會, 登高山而聞名于天下。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四大洲三十六郡、海外諸島,年輕一輩的參會修士, 誰不為揚名而來。

    然而大會還未正式開始,有一個人還未登高奪魁,便已經足夠有名。

    他沒有權勢財富,卻有數千弟子忠心耿耿。

    他親眼見過妙煙,卻對傾國美色不屑一顧。

    他不動一件兵刃,卻使青崖六賢倉惶敗走。

    今夜瑤光湖,他孤身闖重圍, 不要滿堂寶,只摘鬢邊花。

    當真是, 聞名不如見面!

    眾人心中滋味莫名, 緊盯著宋潛機, 好似要將他里外剖開,看個分明。

    有人既羨慕華微宗有這樣的天才,關鍵時刻能為門派爭面子;又慶幸自己門派沒有這樣的麻煩, 攪得外門不得安寧。

    有人想到宋潛機還未拜師, 據說與華微宗執事堂有些舊怨, 登聞雅會上自然可以改投別派,便想替宗門招攬人才。放在外門雖是麻煩,但這種人才就該直接招進內門,招作親傳。

    親傳弟子思維方式與外門弟子迥然不同,他們平日佔盡宗門的好處,宗門越壯大, 他們能得到的修煉資源才越多, 因而事事替宗門著想。

    至于那些與青崖六賢沾親帶故的世家修士, 被宋潛機剛才展露的身法、氣度震懾, 一時都歇了找麻煩的心。

    想那六人不過蒙祖宗蔭庇,實則草包,與他們既不是直系親緣、也沒有過命交情,犯不著為那六人出頭踫硬茬,不如此時默不作聲,假作不知。

    陳紅燭沒有這麼多想法,只覺趙家兩人來的極不巧。

    今日一波三折,到底還是華微宗贏了,不墮東道主威名,眼看就能順利收場,偏在此刻,宋潛機被人叫破身份。

    她想到這里,不由狠狠瞪了一眼趙濟恆。

    宋潛機听見趙濟恆聲音,回身笑了笑︰“好巧。”

    他院里那張躺椅是趙濟恆送的,配有軟墊,擺在花架下,靠上去如陷雲中,很是舒服。

    他想到躺椅,便笑起來。

    趙濟恆被這笑容激怒︰“只有你與孟河澤兩人?”

    宋潛機點頭。

    趙濟恆大喜。

    若不是叔父嚴厲警告過,莫再去招惹姓宋的,他如何能忍到今日。

    他環顧四周,身前有半步金丹的堂哥,四周有許多與趙家交好的世家子弟。

    而宋潛機失去整個外門助陣,只帶著孟河澤一人,身陷重圍,無異于羊羔闖入狼群。

    難道天要助我?我今夜就能將姓宋的踩在腳下?

    他一念及此,興奮異常,目露精光。

    忽听趙道︰“豐仙子這是怎麼了?因何事落淚?”

    他雖不知前因,但這一句話,既可表現憐香惜玉,又能將滿堂目光從宋潛機身上拉回來。

    趙濟恆順桿爬,急忙道︰“豐仙子,可是這兩個外門小子得罪了你?你放心,有我們兄弟二人在此,一定不放過他!”

    眾人的確轉動目光,都看向他們,只是神色很古怪。

    趙預感不好,趕忙對趙濟恆傳音,示意他閉口。

    豐紫衣驚覺自己掉了眼淚,胡亂抹把臉,怒瞪趙濟恆。

    卻見宋潛機面色溫和,沒有絲毫看她笑話、輕蔑輕薄之意,臉色又緩和不少,只對宋潛機道︰

    “你剛說甚麼話,我沒听清楚。”

    “請教道友,此花在何處種植,如何栽培得來?”

    宋潛機見她面帶淚痕,雖不明白,仍道︰“若有冒犯之處,我向道友賠罪,還請不吝賜教。”

    豐紫衣驚詫。

    剛才這人不可一世,勢如萬軍陣中取敵首級,此刻拈花在手,與她輕聲說話,竟然極規矩、極禮貌。

    她語氣不由軟下來︰“我大衍宗有一口靈泉。花木沾泉,生機旺盛,鳥獸飲泉,可通人性。這幾叢瓊玉花長在靈泉邊,日夜受其恩澤,自然不凡,只是近些年靈氣漸漸凋敝,修士飲用泉水,已經沒有療傷之效……”

    “師姐!”身後同門打斷她。

    豐紫衣閉口。

    同門長舒一口氣,生怕她再說下去,要將自家老底抖得一干二淨了。

    宋潛機听見“靈泉”,心中微動。

    不死泉正在他紫府中,日夜不息地滋養他全身靈脈。

    但天地至寶靈壓何等強大,他暫時無法觸踫。若能取出幾滴,讓他種的草木沾上,豈不快活?

    不如我自創一門功法,將吐納靈氣融入自然呼吸中,這樣無論吃飯睡覺,還是種地澆花,呼吸間就能提升修為。修為到了,便可觸及不死泉。

    這想法實在匪夷所思,若是上輩子的宋潛機听了,應會大罵痴心妄想、白日做夢,修煉哪有這般容易?

    而他現在直覺可行,只要用心琢磨。

    豐紫衣見他發自內心地喜悅,心想我只答了他一句,他便如此高興嗎?

    趙濟恆再如何遲鈍,此時也琢磨出不對。水榭里人雖多,卻沒有一個人針對宋潛機。

    他捧著滿懷畫軸,看向堂哥。

    趙臉色已然鐵青。

    豐紫衣敲了敲玉案︰“我這顆鮫王珠放上桌,就沒想再收回來,否則傳出去,知道的是你們自己不要,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豐紫衣說話不算數!你們拿走吧,算是先前湖上我派弟子妄動法器,違反規則的賠罪。”

    趙濟恆不可置信,好生崩潰。你倆沒打起來,竟然還互相賠罪?

    他瞪大眼楮,卻眼見其他門派眾人紛紛表態,請宋潛機、孟河澤收下法器。

    世道瘋了!

    “我等心服口服,自然踐諾。”

    “既然有言在先,我派也絕不反悔。”

    “還望兩位道友給個面子,不計前嫌!”

    有人想對宋、孟二人示好,拉攏他們改投自家門派,也有人不願顯得氣量狹小,做派小氣,不如大衍宗。

    宋師兄看看孟河澤神情,笑道︰“去收吧。”

    孟河澤一喜,面上強自鎮定,拿出儲物袋一件件裝好。

    宋潛機道了聲謝,又道告辭,便帶孟河澤離開。

    陳紅燭問︰“今夜大家盡興了?”

    眾人望著宋、孟二人背影遠去,連稱盡興。

    豐紫衣摸了摸空蕩的鬢角,站起身︰“我累了,回去吧。”

    不多時,水榭人去樓空。

    唯見湖心明月破碎,湖畔柳絲飄飛。

    趙緊握折扇,艱澀道︰“走。”

    趙濟恆大驚失色︰“那咱們這些畫,下次再送?”

    堂哥傾注心血,下得苦功,不就是為了今夜,將畫卷展示眾人眼前,搏得善畫美人的風流名聲,以脫穎而出嗎?

    趙臉色陰沉,冷冷瞪他一眼︰“拿去燒掉!”

    “啊?”趙濟恆不舍。

    趙遠望湖畔,那兩道背影已經融于夜色遠山,看不清了。

    他咬牙道︰“莫再多問,此計已廢,只得書畫試上再出奇招!”

    ***

    孟河澤走在山道上。

    只覺腳下不是堅硬石階,是一朵朵雲彩,他正飄在雲上。

    一夜暴富,莫過如是。

    走到外門寢舍範圍,他才恢復些神智︰“宋師兄,你真厲害,咱們發財了!”

    宋潛機納悶︰“我要來何用?是給你的。”

    “給我?”

    宋潛機點頭︰“現在不氣了吧?”

    孟河澤一怔,忽覺慚愧。

    原來宋師兄因為我快要突破,不能動怒,才讓我收下寶物消氣。我怎麼總讓師兄替我操心。

    他連連搖頭︰“不,師兄贏來的,都給師兄!”

    “你何時見我用過法器?”宋潛機笑道︰“這些法器今日過了明路,你會後拜個好師父,不做散修,就不怕別人打主意。等你成為一方大能,別人心甘情願給你的,你可以收。別人不給的,你不能倚仗修為去奪,否則就算一時佔得便宜,總會付出代價,難以修成正果……”

    他忽然不說了。這輩子孟河澤成不了邪佛,本就品行正直,哪用他來傳授血淚教訓。

    只因他想到兩人早晚要分開,忍不出多說兩句。

    臨走再提醒孟河澤兩年後的滅門之禍,如此便算仁至義盡。

    前生推你墜崖,今生總算沒害你。

    孟河澤心道,若不能與宋師兄拜同一個師父,我寧願不去。

    否則誰給師兄端茶倒水,熬湯煮面。

    宋潛機想起趙濟恆懷中的畫軸。

    最近作畫寫字的人,未免太多了。“華微紙貴”他也略有耳聞,因為書聖將臨華微宗,天下符修才齊聚華微城。

    前世根本沒有這件事。難道自己重生後,牽一發動全身,衛真鈺也提前出現,所以書聖跑來收徒了?

    衛真鈺早期隱姓埋名。類似今夜水榭那般,聚眾玩樂交友的場合,他必然不在其中。

    宋潛機望天,一彎明月皎潔。

    一道星河跨越半張夜幕,顆顆閃著碎光,墜入山那頭。

    卻不知年輕的救世主是哪顆星星,此夜應在何處?

    思量間,宋院近了,朱門外桃花已謝,殘紅滿地。

    鳳仙花和豆角苗沐浴著清亮月光,風中輕搖。

    宋潛機心頭一喜,頓時將一切凡塵瑣事拋在腦後。,,網址m..net  ,...︰




如果喜歡《 咸魚飛升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