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626章 用狗不疑,疑狗不用(二合一)

第626章 用狗不疑,疑狗不用(二合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時雍嚇壞了。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他不對勁。

    這個男人大概是瘋了。

    看趙胤沒有解釋,也不發一言,時雍一把拽住自個兒的領口,尷尬地一笑︰“倒也不必如此證實。”

    趙胤挑眉︰“你說什麼?”

    听他冷靜地發問,時雍快哭了。

    “我說……不要這樣。”

    “知錯不改,該罰。”趙胤冷聲說完,像研究什麼精致的古董一般,輕輕拿開她的手,剝去外衣,露出她月牙白的小衣,順著那白皙的頸子往下親吻,力道不重,卻在女子嬌嬌嫩嫩的肌膚上留下一串紅跡……

    時雍攥緊拳心,兩只眼楮緊緊閉了起來。

    趙胤呼吸漸漸粗重,沒有章法,時雍手指掐著他的後背,生氣地扯開了他的衣襟,仰頭在他胸口咬了一下,听到他嘶地出聲,她才滿意地露牙。

    “王八蛋,我說可以了,別鬧了。”

    趙胤身形微抬,那精壯結實出野獸般的肌肉,落入時雍眼底,“你叫爺什麼?”

    “王八蛋!”時雍一臉生氣,聲音卻听不出半點憤怒,倒像是撒嬌般帶了一種甜絲絲的軟糯味兒。

    趙胤不語,低頭看一下她留在身上的牙印。

    “叫爺。”

    “呸!”

    “夫君……”

    “我不。你欺負人。”

    “哼!”趙胤忽然低笑,舌尖在牙槽舔過,不知是生氣還是寵溺,他輕輕托起時雍的小臉,目光鎖定在她的眉眼之間,慢慢壓下高大的身軀,低低道︰“傻丫頭,只有夫君才會這般欺負你。”

    “唔!”時雍掌心一滑,本想去推他,卻不小心滑到他的腰間,被他的凶猛燙得一個哆嗦,“趙胤,你個衣冠禽獸,你還說人家元馳呢……”

    時雍頭顱高仰,緊張得腦子里一片空白,拼命地吞咽著唾沫,被那股子莫名的癢搔到了骨頭縫里,不知道能做什麼,只能像缺水的魚兒般,大口大口地張嘴呼吸著,一口一句“侯爺”地喚……

    “噓!”趙胤突然捏了捏她的腰,低頭吻一下她的臉頰,貼在她的耳邊道︰“別出聲。”

    時雍瞪大雙眼。

    這種時雍不讓出聲,是什麼愛好?

    她正模模糊糊地編排趙胤的不是,便听到外面傳來了大動靜。

    兵器打斗時發出的砰砰聲,帶著金屬的冰冷,穿透了夜色,清晰地傳入耳朵。

    時雍錯愕,望向趙胤。

    但見他那雙沾染了的眼,正在慢慢退去濃稠的猩紅,寸寸變冷。

    門外,腳步聲聲。

    幾個侍衛走上前來,“放哥,有急事稟報爺……”

    謝放伸胳膊將人攔了下來,“何事?”

    領頭的是許煜,他拱手道︰“別院進了刺客,闖入了褚老的房里,傷了褚老……”

    褚道子武藝高強,能把他傷了的人,本事自是了得。

    謝放道︰“抓到了嗎?”

    許煜臉色有些變化,遲疑地搖了搖頭,“真是見鬼了!听到打斗聲我們便第一時刻趕到,院子被圍得水泄不通,竟然讓人跑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謝放聞聲也有點吃驚。

    “跑了?”

    許煜點頭,有些氣急敗壞,咬牙道︰“我來要爺一個口令,封鎖城門,抓刺客。”

    跑得出別院,也不能輕易逃出城去。

    許煜的想法不無道理,但是封鎖城門這種大事,必得有趙胤的命令方可執行,不是誰都能做的決定。

    可是,看他急切的樣子,謝放仍是有些遲疑,“我們先派人搜查,再來回稟侯爺。”

    “放哥!”許煜大惑不解,“此賊狡猾,時不我待呀!”

    再拖下去,人一旦出了城,往哪里去找?

    許煜不知道謝放在猶豫個什麼勁兒,不悅地蹙起眉頭,大步往房門走去,“爺歇下了是不是?放哥,你不敢去,我來。我去敲門,有什麼過失,我來承擔……”

    謝放上前兩步,“許煜!”

    許煜沒有理會他,徑直抬手。

    然而,他的手還沒有踫到房門,木質的大門便咯吱一聲打開了。

    趙胤身系一件薄錦披風,面色凌厲地站在面前,“何事喧嘩?”

    許煜被主子的目光刺了一下,視線往里飄去,借由淡淡的光線看到了坐在榻沿的時雍,頭皮一陣發麻,身子一低,立馬單膝跪地。

    “屬下該死。”

    趙胤平靜地看著他,“本座問你,發生何事?”

    許煜抬起頭,沒有看到他臉上有責怪的意思,這才松了口氣,把剛才對謝放說的那些話又復述一遍,然後,再一次表明自己的疑慮。

    “屬下可以證實,值夜的侍衛沒有一個偷懶,可這賊子卻像長了翅膀一般,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飛了。請爺速速下令,封鎖城門。”許煜說著又狠狠一個咬牙,“若是不能找到他,屬下,屬下甘願受罰。”

    趙胤听了事情的原委,吩咐許煜去傳令封城,然後提了提披風。

    “我去看看。”

    ……

    听聞褚道子受傷,時雍已然整理好衣服走出來。

    兩個人對視一眼,誰也沒有說話,便默契地一同出了屋子。

    時雍很坦然,只是在經過謝放身邊時,察覺到他的目光,耳朵稍稍有點熱,趕緊加快了腳步,走過去。

    此刻的別院里燈火通明,里里外外全是點燃的火把和燈籠。

    褚道子不喜與人結交,平常也少有與人來往,為了便利,他被安置在靠近別院大門的一個雜物耳房里。耳房面積不大,附近住著的只有幾個府中小廝雜役,與後院女眷的住處相隔有些遠,隔了兩個重門。

    原本把師父安置在這里,時雍是覺得略略不妥的,但是褚道子不以為然,主動把自己隔絕在一干女眷之外,恪守男女大防,時雍也就由著他了。

    “刺客大抵是從角門的房檐上進來的。”

    褚道子斜躺在染滿了鮮血的木架床上,掌心捂住腰上的傷,有氣無力地說著情況。

    “我剛好出去小解,看到一個影子,便追了出去,哪料,對方功夫了得,我竟不是對手……不過,我看到一個東西,在那個人的身上……”

    時雍看他說得費力,趕緊制止了他。

    “師父別說話了,先療傷要緊。”

    褚道子看著她關切的目光,搖了搖頭,“我無礙。並未傷及要害,剛剛上了金創藥,你再給我纏幾圈紗布便好……”

    時雍看一眼他捂著的腰腹位置,從他房里的醫箱里拿紗布,“此處哪有輕傷?”

    看她要親自動手,趙胤皺了皺眉頭,轉眸示意,“許煜!”

    “是。”許煜推刀入鞘,就要上去幫褚道子處理傷口,卻被時雍拒絕了。

    “我來就好。”時雍看了趙胤一眼,“我是大夫。”

    褚道子雖然是個男的,但他年紀大了,又是她的師父,在時雍眼里沒有性別,更何況,師徒二人以前長久相處,更是無此顧慮。

    “侯爺。”褚道子看趙胤皺眉,接上沒有說完的話,“我看到了雙生鼓。”

    雙生鼓?

    他聲音一落,耳房里忽然安靜。

    趙胤盯住褚道子,“雙生鼓在何處?”

    褚道子道︰“被那人系在腰間。”

    趙胤道︰“沒有看錯?”

    褚道子點頭,“我不會看錯。正是雙生鼓,只可惜,老兒技不如人,想要擒人奪鼓,竟被對方所傷……唉,老了,老了啊。”

    看他搖頭嘆氣,趙胤安撫兩句,帶著侍衛在褚道子說的角門和發現凶手的地方,來回走了幾遍。

    “爺!”許煜道︰“門角處門楣低矮,最是容易翻越。而且,雜役房是整個院子唯一沒有派侍衛值夜的地方。”

    後院有兩二公主一位郡主一個女酋長,有女眷,還有侯爺和世子爺,後面的廂房才是侍衛們的重點防守位置,褚道子住的這里,確實是整個院落里最易疏漏的地方。

    “屬下認為,此賊定是為了後院幾位主子而來,褚老只是無意踫上了。”

    謝放搖頭︰“他過不了二門。”

    二門處,有守衛值夜。

    就算闖入別院,也進不去後院,又有什麼意義?

    還有,此人好端端的為何帶著雙生鼓來?暗示、挑釁,還是有什麼別的原因?

    此事處處透著古怪,不合常理。

    幾個人正在討論,耳房里傳來時雍的聲音。

    “侯爺,來看。”

    趙胤臉色微變,兩步並兩步,跨入耳房門檻,“何事?”

    時雍驚喜地看他一眼,“這是師父從凶手身上撕下來的……”

    那只是半幅衣角,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旁人不知道時雍為何這麼高興,但是趙胤看一眼擠入人群,在時雍身邊不停輕嗅的大黑,也就了然于胸了。

    “好。”

    他彎腰揉了揉大黑的頭,將那半副衣角湊到狗子面前。

    “靠你了,黑煞大王。”

    黑煞大王?

    時雍錯愕地看著他熟稔的動作,突然覺得不對。

    這家伙,到底是誰的狗?

    ————-

    大半夜住處被刺客襲擊,刺客還全身而退了,這叫寶音大為震怒,叫了貢康守將過來,親自下令,全城搜索,恨不得挖地三尺把人找出來。

    公主駐地有刺客,那還了得?

    守將戰戰兢兢,領了兵馬把犄角旮旯都翻了一遍,可是,在封鎖城門的情況下,他們並沒有在城里搜出刺客來,倒是大黑領著時雍和幾個侍衛,一路追到城門,對著城門狂吠不止,城門不開,它便沖上去瘋狂地刨動。

    時雍一看這動靜,當即拍板。

    “此人已經不在城中。”

    許煜仍然想不通。

    “不在城中,那他又是如何出城的?”

    時雍沒有辦法回答,望他一眼,“找到人,自然會有答案。”

    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大黑的能力,但事到如今又不得不信。

    眼看到了日子,白馬扶舟已然準備好了出使哈拉和林的物資,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上路了。

    貢康守將感動得痛哭流涕。

    總算走了。

    這些大爺公主們再住下去,他真怕哪天腦袋搬家。

    “臣恭送公主殿下,侯爺,廠督大人,世子爺,郡主……列位尊客,山高水長,一路慢行。”

    ……

    光啟二十三年發生了許多大事,可與兀良汗汗王易主相媲美的,便是寶音長公主一行前往哈拉和林為北狄李太後祝壽。隨行者眾,禮數周全,聲勢浩大。這陣勢在近幾十年來都是絕無僅有的,信使早早將消息傳入哈拉和林,據說李太後喜極而泣,責成小兒子哲布親王率眾出迎數百里,直陰山腳下……

    此事按下不表,只說眼前。時雍帶著大黑,同寶音長公主一行從貢康出發,便一直遁著那個刺客的氣息在走。

    哪知,上了官道,大黑便好整以暇地坐在車頭,便沒有半點想要改路而行的意思。

    時雍搞不懂了,“大黑,此人出了貢康,便一直走的官道?”

    大黑仰頭看著她,舔了舔嘴巴,搖尾,然後吐舌頭,拿爪子刨她。

    時雍打開隨身的食盒,往他嘴里塞了一塊牛肉。

    “快說。”

    大黑三兩下將牛肉咽回去,又穩穩地坐著,不慌不亂。

    “嘿,你還挺胸有成竹的呢?”

    時雍瞄它一眼,坐回去對趙胤道︰“我怎麼突然覺得,這狗子有點信不著了呢?”

    大黑︰“汪!”

    听狗子的聲音,很是不滿。

    趙胤斜睜她一眼,輕勾唇角︰“用狗不疑,疑狗不用。”

    呃。

    時雍哭笑不得,摸了摸鼻子,懶洋洋地躺下來,“行吧,听你的。再相信它一次。”

    大黑︰“汪汪!”

    更是不滿了。

    時雍笑著,又伸出遞出去一塊牛肉,大黑叼過去,坐下慢慢吃,嘴里嗚嗚有聲,總算是消了氣。

    這個時季哪里都是景致,眾人不慌不忙,一路上走走停停,賞夠了沿途風光,沒有想到,順著大黑的指引,車隊竟已進入陰山山脈附近。

    時雍撩簾看一眼外間風景,再次將那半幅袍角遞到大黑門口。

    “仔細嗅嗅,乖崽,這次出行有長公主一道,你可千萬別弄錯了,讓老母親丟人現眼啊。”

    大黑舔舔唇,仰起腦袋,“汪汪汪!”

    時雍眯起眼楮看它︰“沒錯?”

    大黑拿爪子刨一下她的手︰“汪!”

    “好吧。”時雍摸摸它的頭,正要放下簾子,就見一人一馬徐徐走來。

    輕袍緩帶,玉樹臨風,一襲白衫在暖風中微微擺動,淺淺的笑,俊美的臉,極是吸引人,想不注意到他都不行。

    “郡主,叨擾了。”

    時雍看著他,一言不發。

    白馬扶舟靠近馬車,美眸一斜,卻不同她說話,而是望向里面端坐的趙胤。

    “侯爺,勞煩下車,有事相商。”

    ……

    ------題外話------

    兩章合一!

    s︰請多多支持我們的《錦衣玉令》啊,小姐姐們~~

    錦宮群,36138976歡迎大家入駐,也歡迎大家多多互動喲~



如果喜歡《 錦衣玉令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