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平安夜前夕, 青龍學習小組表面安穩,但實際上風雨飄搖。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核心成員一共六個,已經叛變了三個。

    大家在休息的時候表面還在聲討著魏書雲是個粘人精, 搶佔了常姐陪他們的時間, 但有些人的思想已經出現了問題。

    今年的平安夜剛好趕上了周日。周六青龍學習小組自習的時候,何藝舒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寫題, 她剛做完了今日份的練習冊, 就听到窗邊有人驚呼。

    “外面下雪了!”

    何藝舒扭頭看向窗外,雪花隨著風紛紛揚揚落在(操cao)場上, 給校園里增添了一份浪漫的氣息。天是暗紅(色)的, 好像在烏雲下方藏了雲霞,何藝舒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 明天的天氣預報顯示全天有雪。

    這場雪似乎要下上一天一夜。

    她和吳謙易已經說好了, 明天下午約常湘到萬達廣場。吳謙易要拉著常湘喝(奶Nai)茶打撲克,血拼到底你死我活,六點的時候何藝舒再出現,找常湘一起去吃小蛋糕。

    這個計劃听起來還挺合理,何藝舒收起練習冊, 和常湘打了個招呼提前收工,收拾好書包,一邊走一邊想明天吃什麼口味的蛋糕。

    她正在海鹽檸檬和草莓慕斯之間搖擺不定,沒注意到她身後的李宓然偷偷拿起了手機,給某個暗處的人透(露)了何藝舒的行蹤。

    何藝舒背著書包走到走廊拐角, 就看到魏書雲迎面而來。

    “花花同學!”魏書雲歡快和她打招呼。

    何藝舒一臉警惕︰“您好。”

    “別這麼客氣嘛, 常湘在里面嗎?”魏書雲看上去是要找常湘的。

    “常姐在的。”何藝舒點點頭, 和他擦身而過。

    “哎, 等等。”魏書雲喊住了她︰“听說明天你和吳謙易要約湘湘過聖誕節呀。”

    何藝舒臉上的警惕更甚︰“包修果然得死。”

    包修得死現在是青龍學習小組的口號。而在班級里打雞血勤奮做題的包修並不在意, 他正燃燒著(激ji)情,奮筆疾書,桌面上都寫著“昌州傳媒大學”,一心要從常姐手中畢業就投入他的雲神的懷抱。

    “也不全是包修說的啦。”魏書雲搖搖頭︰“哎,女孩子真的很好騙。”

    “誰好騙?”何藝舒“嘶”了一聲,好奇心完全被(勾gou)了起來︰“我?”

    “不然呢?”魏書雲倚著窗台︰“多好騙啊。吳謙易探听到了你的點子,把他的快樂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這是剽竊和背刺,你竟然原諒了他。”

    “我沒原諒他。”何藝舒想起吳謙易還咬牙切齒。

    “那你還和他平分明天的時間?”

    “我有什麼辦法!”何藝舒十分窩火︰“他都已經說出來了。”

    “哎。”魏書雲嘆了口氣︰“他明天找湘湘打牌,然後讓你出現。你請湘湘吃蛋糕的時候,你覺得他會不會順勢就跟著你們了?明明是你的主意,他佔的現成的便宜,還佔了整整一天時間,而你不但被偷了創意和湘湘,還被他徹頭徹尾算計了。”

    魏書雲的話再配上他豐富的表情極具有煽動(性xing)。

    他最擅長的兩件事,一件事打游戲另一件就是說垃圾話。每次賽前有說垃圾話的環節,他必定是網友公認的mvp。

    “不能吧?”何藝舒懷疑地看著魏書雲。

    魏書雲掏出自己的手機,找出一個錄音。吳謙易的聲音傳了出來,他似乎在和哪個小伙伴嘮嗑,很自然說道︰“...六點常姐肯定不會讓我走的,肯定會邀我一起吃飯,花花絕對想不到我真的血賺。”

    何藝舒本來就積攢了一腔怨氣,此時被點醒,直接要沖到教室里把正在學習的吳謙易拽出來暴揍一頓。

    “好呀!還有這一層呢!我怎麼沒想到!”何藝舒急了︰“吳謙易這個人!叫什麼小賭狗,改名叫耍小聰明算了。”

    “哎,別急啊,我給你出個主意。”魏書雲眼里閃過一道精光︰“他既然對你不仁,你也可以對他不義。你也提前去,他不給你和湘湘的獨處時間,也別想自己有獨處時間。”

    何藝舒點點頭,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那就一起過唄!

    “你過來,我跟你說……”魏書雲放小了聲音。惡魔再次低語了。

    ————————

    雪果然下了一整夜。

    下午兩點鐘,吳謙易站在萬達廣場,手里抓著一副撲克牌等待常湘的到來。自從成為了常湘的工具人後他就再也沒賭過,但心里實在技癢,想用自己的牌術再挑戰常湘一次。

    他看到常湘出現在他視野所及範圍內的時候,腦海里自動想起了賭王的bgm,似乎宿命對決馬上就要到來。

    常湘穿了個厚外套,戴著厚耳包,圍著大圍巾,就像一只怕冷的熊。她耳邊回蕩的是魏書雲昨晚的嘮叨聲,昨天粘豆包一臉委屈問她,平安夜這麼浪漫的節日難道要和別人一起過嗎?

    她回答︰“是的。”

    “這回答也太生硬了,能不能加一個語氣詞。”魏書雲還是一副委屈樣。

    “是的呢,沒辦法呢,答應學生的事最大呢,你該(干gan)什麼就(干gan)什麼去呢。”常湘從善如流。

    好像听起來更氣人了,陰陽怪氣的。

    一陣風刮過,有幾片冰冰涼涼的雪花飛到常湘臉上,常湘眯起眼楮,看到了站在聖誕樹下的吳謙易。她沖著吳謙易揮了揮手,吳謙易沖她揮了揮手里的撲克牌。

    吳謙易踩著雪小跑了兩步,剛想和常湘說話,突然臉(色)一變,看著常湘身後出現的身影。

    魏書雲和何藝舒遠遠跟在常湘後面。

    “什麼情況!”吳謙易目瞪狗呆。

    “怎麼了?”常湘也回過頭。

    魏書雲臉上掛著招牌的欠打笑容,默默不語。何藝舒走過來挽住了常湘的手,對吳謙易說道︰“我後悔了,說好了今天常姐的時間我們倆一人一半,但是我分六點以後太不公平了,你剽竊創意還騙人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今天就一起吧。”

    吳謙易瞠目結舌指著魏書雲,對何藝舒問道︰“...為虎作倀?”

    “成語用得不錯,沒白教你語文。”何藝舒默認了。

    魏書雲雙手(插cha)兜︰“我不是來拆散這個家庭,我是來加入的。”

    老狗血言情劇十級愛好者了。

    “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常湘看了魏書雲一眼︰“你敢算計我學生?不想活了?”

    “沒有!”魏書雲高舉雙手表示清白︰“沒有沒有,我是來付錢的。你們玩你們的,把我當人形錢包就行了。”

    何藝舒瞪了吳謙易一眼,小聲說道︰“你的計劃我已經洞悉了,想都別想。”

    吳謙易自知理虧,縮著脖子不說話了。

    詭異四人組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到達了(奶Nai)茶店,點完單以後,吳謙易掏出了他的撲克牌。本想的是要和常湘暢快對決一下,但何藝舒和魏書雲就坐在他旁邊,每次他出牌的時候,這兩個人都“嘶哈”不斷,一臉惋惜,搞他心態。

    “不要。”吳謙易的(奶Nai)茶絲毫沒動,在空調房里頭上冒著冷汗。

    常湘把牌掀開,然後把吳謙易面前充當籌碼的糖果全都劃走了。

    “我錯了!”吳謙易欲哭無淚,對著何藝舒做了一個求饒的手勢︰“我再也不敢騙你了,正道的光,照在大地上,再給一次機會。”

    “哼。”已經出氣的何藝舒總算放過了他,讓他好好和常湘玩牌。

    常湘嘆了口氣,像是魔術師一樣洗牌切牌,完美把牌攤開︰“都說學生需要全面發展,但沒人說老師也需要全面發展啊。我教數學就算了,還得陪學生玩撲克,太難了。”

    話雖然這麼說,但她手下卻一點都沒留情面,任是吳謙易換了幾種玩法,她都面不改(色)把吳謙易贏到褲底輸光。

    “哪里難了啊!我才難啊!”吳謙易癱倒在座位上。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後到大學了也不要覺得自己聰明,看不起別人。即使不賭錢,也不要過度自信。”常湘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說教了,她又看著何藝舒︰“花花也是,拒絕,一定要學會拒絕。就比如說某些人要和你平分你期待了很久的聖誕節,你就罵他就好了,不要順勢就平分了。”

    “你們還有好長的路需要走呢。”常湘語重心長︰“媽媽的好大兒們。”

    “這就媽媽了嗎!”魏書雲放下(奶Nai)茶︰“那我就...”

    “停止你的危險發言!”常湘踹了魏書雲一腳。

    在打牌活動結束後,何藝舒還是吃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小蛋糕。魏書雲為了幫她營造本該屬于她的、和常湘獨處的時間,還特意控制住了吳謙易,把他扣在了(奶Nai)茶店。

    用常湘的話來說,魏書雲難得做點好事不容易。

    五六點鐘的時候,當何藝舒心滿意足拉著她心愛的常姐從蛋糕店里出來、回到(奶Nai)茶店的時候,她看到吳謙易的情緒幾乎是崩潰的。吳謙易抓著一張撲克牌,滿臉絕望︰“為什麼我連他都贏不了啊!”

    魏書雲優哉游哉,吸了一口珍珠︰“贏不了我很正常,我是玩戰術的,心髒。”

    幫吳謙易徹底戒賭這件事,在常湘和魏書雲兩個人的努力下完成得很圓滿。這個世界上從此少了一個沉迷于撲克牌游戲的人。

    ——————————

    四個人吃過晚飯,一樓大廳的燈光突然暗了下來。巨大的聖誕樹點亮了大星星。透過透明的落地窗,能看到外面的雪越下越大,漸漸成了鵝毛大雪。鈴兒響叮當的音樂響著,魏書雲扒著三樓的圍欄突然說道︰“我又想起賣核彈的小姑娘的故事了。”

    “嗯?”常湘看了他一眼。

    “嘿嘿。”魏書雲沒頭沒腦笑了起來︰“聖誕快樂,湘湘。以後每一個聖誕節,你都得給我講賣核彈的小姑娘的故事呢。等你再給我講幾年,我就會了,就可以給我姑娘講了。從小就用這個故事教育她,讓她也成為她媽媽這樣看誰不爽就送去見(奶Nai)(奶Nai)的人。”

    “又說什麼胡話,聖誕快樂。”常湘撓了撓頭。

    何藝舒掐腰看著吳謙易,吳謙易無語道︰“你還沒覺得咱倆就是大號燈泡嗎?”

    “是有點。”何藝舒咋舌︰“但是我覺得還挺好磕的。”

    吳謙易不理解她說的好磕是什麼,剛想問,就听到常湘突然大呼小叫起來。

    “有□□。”常湘一指一樓大廳臨時搭建出來的攤位,莫名興奮。

    一樓除了有一棵巨大聖誕樹以外,還舉辦了聖誕節的特別活動。除了歌舞以外,還有有套圈、□□等小游戲,獎品是各種質量很好的玩偶。

    其他的攤位都擠滿了人,但□□的攤子上沒人圍著,可能是因為比起套圈、扎飛鏢來說,□□的難度有點高。

    在常湘的帶領下,幾個人直奔攤位。

    “消費滿一千給一個游戲票,這也太貴了。”常湘看著游戲攤位的介紹。她想怪不得獎勵玩偶質量這麼高,原來羊毛出在羊身上。

    “我們可以玩兩次。”魏書雲從包中掏出晚上吃飯的小票,問何藝舒和吳謙易玩不玩。

    吳謙易已經懷疑人生傷痕累累,沒心情玩,何藝舒並不喜歡這個,也拒絕了。

    “湘湘想要哪個?”魏書雲問道。

    “我不是很喜歡這種玩具。”常湘抓起□□︰“只是想玩這個。”

    “好吧。”魏書雲也抓起槍︰“我陪你玩。”

    二人並肩而立,一瞬間突然都嚴肅了起來。那表情變化太明顯了,唬得吳謙易和何藝舒不敢說話,只想把般配打在公屏上。

    攤主是商場工作人員,他選主持這個射擊的活動就是為了偷懶。他接過魏書雲的小票,低下頭慢悠悠蓋了一個章,就听到氣球“啪啪啪啪”飛快碎裂的聲音。

    哪個熊孩子在拍氣球!工作人員忙想制止,抬起頭就看到自己的攤位正在迅速被人包圍,而這些人都是為了看場中間舉槍的一男一女而來。

    常湘的姿勢非常專業,呼吸均勻,氣球碎裂的聲音有固定節奏,彈無虛發。而魏書雲手臂舉得特別平穩,手腕飛快抖動著,好像不用瞄準和思考就能打中,又好像在趕時間。

    工作人員揉了揉眼楮,懷疑現實生活中也有開掛這回事嗎?

    這是一個開了鎖頭掛,一個開了加速掛?

    魏書雲先把氣球打完了,他放下槍,指著一堆玩偶中的兩個︰“積分剛好,要那兩個。”

    工作人員掰著手指頭算了一下,還真是一分都不多。他嘖嘖稱奇,把兩個玩偶摘了下來遞給魏書雲。

    魏書雲把美國隊長塞給吳謙易,把粉紅生氣兔子塞給何藝舒。

    吳謙易和何藝舒捧著那兩只玩具,面面相窺。二人的想法出奇一致——他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的!

    難道還找包修探听了我們喜歡什麼?這麼有心的?

    吳謙易和何藝舒心里還有點小感動,抱著玩具對魏書雲的印象大大改觀。但下一秒,魏書雲蹭到還在打槍的常湘身邊,開始自言自語︰“哎,還是湘湘比較厲害,不像我就是個混子。我也想要一個玩偶呢,我看那個長條貓就很好。”

    原來這廝給他們兩個打玩具只是為了心安理得獨佔常姐贏下的玩具嗎!?

    常湘沒被他(干gan)擾到,呼吸依舊很平穩。她抬手打碎最後一個氣球,竟然一槍都沒有落空。

    “要挑戰一個大獎嗎?”工作人員也看傻了。

    常湘點了點頭。

    工作人員拿起幾個小氣球,向空中扔去。吳謙易和何藝舒大氣都不敢出,都屏息凝神,只听到氣球碎裂的聲音,看到氣球內部炸出小彩屑。

    “哇!”

    “好帥!”

    “這也行!”

    周圍的人紛紛驚嘆。常湘嘴角上(勾gou),掃了一眼魏書雲︰“宮斗冠軍想要哪只長條貓?”

    其實皇上心里一清二楚,就是放任受寵的小魏去作而已。

    拿了男主劇本的常湘,男友力達到了峰值。

    “磕到了!”何藝舒就听到身後的吳謙易的驚呼聲。

    她托腮痴迷看著她的湘姐︰“你終于磕到了!功夫不負有心人啊。原來吳謙易你也是個磕學家,來,我們交流交流,你具體說說你磕到什麼了?”

    “我磕到膝蓋了!”吳謙易被圍觀常湘的湊熱鬧群眾直接沖到了分割會場的鐵柵欄旁,他捂著自己的膝蓋欲哭無淚哀嚎道。




如果喜歡《 當好老師從被雷劈開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