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耳邊傳來簌簌的掃雪聲。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是枝條從雪層里穿行,  在地面上刮過,無序中帶著節奏。

    空氣中飄著一點臘梅香,還合著冰寒的冷意。一陣風吹過,  把他發上的霜花層揭得支離破碎。

    才過去一周,R白的模樣好像比上次又變了點。

    稜角更加分明,臉上帶著點微粉的血(色),唇(色)淺淡,只有眼神依舊專注,  像是黑(色)的漩渦。

    比從前的清雋矜貴更多了一分說不出的變化。

    柏泠有些恍神。

    剛剛還在對著小邊牧吐槽的人,  瞬間就出現在她面前,  看起來還站了有一會的樣子。

    倒也沒有心虛,  就是感覺有點不真實。

    R白從大衣口袋里抽出手,  抬起,  在她頭頂掠過。

    柏泠一驚,反射(性xing)地往後退了一步,靠在柵欄上。

    “你”

    “有東西。”R白聲音輕輕的。

    把指骨修長的手攤在她面前。

    躺在手心的是一瓣淡黃(色)的臘梅花。

    輕飄飄地暴(露)在風里。

    柏泠看著那瓣臘梅,  抿了抿唇︰“你病好了?”

    “嗯,”R白把手重新揣回口袋,“好多了。”

    听見這句肯定,柏泠這些天總是浮著的心放下不少。看來系統的愈意確實也挺有用的。

    隨著安心之後而來的,就是一點點不滿。

    既然好多了,為什麼不說一聲呢,就連她爺爺要搬來隔壁這件事,她都是最後知道的一個。

    他們,怎麼說,  也算是朋友吧?

    少(女nu)垂下的睫毛微微顫著,  一點冰晶掛在上面。

    R白忍住想幫她拂去的手,  溫聲問︰“你最近怎麼樣?有作什麼新畫嗎?”

    “沒有。”柏泠帶著點賭氣式地飛速答道。

    畫了又怎麼樣,發給他還不是看不懂。

    她的表情不帶一點猶豫。

    要不是R白昨晚趕回來後從甦老爺子那打听到不少,他還就真信了。

    自己作的死,就得自己圓回來。

    R白微微彎xia身,與她拉近點距離,語調帶著點誘哄。

    “等有新畫,能不能讓我看看?”

    柏泠抬眼,險險撞進那雙黝黑的漩渦里。

    “”

    沒有像以前幾次一樣躲開,她直直與他對視。

    反問起別的來︰“爺爺現在住你家?”

    “嗯,甦爺爺是我外公的好友,之前一直沒有確定,最近又比較忙,沒來得及告訴你。”R白認真地解釋,語氣真誠。

    柏泠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她還想問問很久之前他說的借宿是什麼情況,還有憶青社的員工是不是也是假的。

    但又覺得僅僅是朋友而已,打听別人的並不合適。

    一片沉默中,一點其他動靜都變得格外明顯。

    甦家那邊傳來推開門的聲音,應該是甦老爺子要回來了。

    “我先回去了。”

    柏泠抬腳想走,被一股力氣扯住。

    小邊牧咬住了她的短靴,已經磨牙很久。

    兩人剛剛一直看著對方說話,竟然都沒有發現。

    “阿柴!”

    R白走上前一步,蹲xia身,一手扶住柏泠的短靴,一手拉開小邊牧。

    短靴上留下了兩個明顯的牙印。

    R白拍了一下小邊牧的頭,和柏泠道歉。

    搖搖頭表示沒(關guan)系,她飛快地跑了回去。

    開院子門進去,恰好撞見甦老爺子和送行的甦父。

    甦父和她打招呼︰“剛剛還說你去哪了呢!”

    “出去走了走。”

    “也好,別總悶在畫室里啊。”

    柏泠應承下來,重新往花房去。

    背後的甦老爺子眯著眼楮往她走的方向看了會。

    然後才拄著拐杖慢悠悠地晃去了隔壁別墅。

    隔壁別墅里,R白正牽著小邊牧,在院子里教育。

    見甦老爺子走進來,他問了聲好。

    甦老爺子沒往屋子里去,反而走到他面前。

    “見過我那孫女了?”

    R白正(摸Mo)著小邊牧後頸的手一頓。

    “現在開著的臘梅,附近也就你這園子里一株,她那帽檐邊掛著好幾瓣哪。”

    “鞋上牙印是不是也是這不听話的小東西咬的?”

    被看得這麼清楚,R白也沒什麼好否認的,直接承認剛剛踫見過。

    之前在游樂園已經見過甦家一大家子,沒想告訴甦老爺子就是因為他太精明,怕出點什麼掌控之外的事情來。

    “所以你是看上我那小孫女了?”

    甦老爺子施施然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端上長輩的架子盤問。

    見R白要開口,他哎了一聲,打斷︰“別否認啊  ,你昨晚那一通明里暗里的打听,當我老頭子年紀大了听不出來?”

    “嘿,R老頭早就告訴我了!”

    R白原本還鎮定的表情裂了個小縫。

    外公這就說了?

    “我原來還以為八字沒一撇的事兒,現在看來好像情況不大一樣。”甦老爺子仔細觀察著R白面上的神(色),慢慢說,“你也知道,柏泠在我們家的身份比較特殊。”

    “雖然是養女,但也是我甦家恩人的後輩,我們甦家是遠比不上R家,但這點良心還是有的。”

    “你也別怪我說話難听,你現在這個情況,讓柏泠嫁過來就等同于是賣女兒。”

    “我們做不來付家那種齷齪事兒。”

    甦老爺子一句句說完,R白也一句句認真听著。

    听到最後兩句,他眼底從見到柏泠後就一直帶著的笑意淡了點,但也沒完全消失。

    這些他都明白。

    所以之前在匹配結果出來前,甚至連對她試探的回應都不敢。

    “最近的檢查結果很好。”R白松開小邊牧,端坐。

    “穩定期延長到了五至七年,五年,應該足夠尋找匹配的心源。”

    “那如果找不到呢?”甦老爺子表情嚴肅,“柏泠已經二十虛歲了,最好的年紀就該一直等著你?”

    R白垂著的眼眸抬了起來,對上甦老爺子試探的目光。

    眼神平靜,沒有一絲猶疑和膽怯。

    即便是七十年來見過無數青年俊杰的甦老爺子,也不得不承認。

    如果忽視(身shen)體狀況,眼前剛剛邁入青年階段的R白,不論是在長相,品(性xing),還是能力上都是沒得挑的。

    和他白得的那個優秀孫女,算得上是一對璧人。

    “我不會讓她等我。”R白忍著心里那點作祟的疼痛,一字一句認真答著,“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包括和其他人在一起。”

    “但如果她願意,我也不會勸她放手。”

    “就算你活不過三十?”甦老爺子皺眉。

    “只要她願意。”R白重復。

    甦老爺子撐著拐杖站起身,呵斥︰“胡鬧!”

    見R白還是一副堅定的神(色),他一股氣憋著,又不能像自己孩子一樣教育,只好氣洶洶地走回屋。

    一場對話不歡而散。

    R白坐在原地,眉目斂起,心里冒出一點對自己的唾棄來。

    發病時的痛苦沒能讓他徹底放下,卻因為病情的一點好轉變得貪心。

    有那麼一片重若千鈞的鵝毛飄落心上。

    他就再也不能淡泊余生,看輕萬物。

    甦家別墅的花房里,柏泠用了一個上午把杏湖湖景圖完成。

    收到陳列室後,她又從角落里拿出了那幅只有線稿的半成品。

    畫上的少年眉眼柔和,眼底的那片赤誠隔著畫紙也能望進人心里去。

    猶豫了半晌,柏泠把畫提進了花房。

    不能半途而廢。

    一張畫而已,畫完就行。

    剛轉身出陳列室,她差點又和甦曉撞上。

    甦曉見她提著畫,伸手就想接過去。

    柏泠把畫往身後一藏︰“(干gan)什麼?”

    “啊,”甦曉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剛剛听皎皎說你那個新畫畫完了,我想看看,之前的不也都給我看了嗎?”

    “那幅在里面,左邊第三個就是。”柏泠指給他,“只能看不許踫。”

    “嗯嗯知道,”甦曉點頭應著,眼楮還盯著她手上那幅,“那個不能看嗎?”

    “沒畫完。”

    “那畫完了”

    “畫完也不行。”

    柏泠提著遮著畫布的畫,推開甦曉走出去。

    甦曉在後邊一腦門的問號,左邊的頭發都快被他撓禿了。

    他是哪又惹到這位小姑(奶Nai)(奶Nai)了?

    都要放畫展的,全世界的人都能看,怎麼就他不行?

    一邊欣賞那幅湖景圖,他一邊心里還在抓心撓肺地癢,越是不給看越是好奇。

    看完湖景圖,他又跑下樓在花房前面等柏泠。

    甦皎皎拿著畫紙準備悄咪咪地進花房做練習,看見甦曉像只大狗一樣蹲在花房門口,沒大沒小地朝他(屁pi)股上踹了一腳。

    甦曉被踹得往前一撲,摔了個狗啃泥。

    “甦、皎、皎!”

    甦皎皎一點不怕他︰“你不彈你的琴,作你的曲,在這(干gan)嘛呢?”

    甦曉的火氣啪嘰降了一半。

    不彈琴是因為琴房的隔音牆還在改造,自從從家里人那邊知道柏泠作畫的習慣之後,怕影響到柏泠,他都是和她作畫的時間錯開。

    至于作曲

    甦曉剩下的火氣也降沒了。

    磨了一年半的曲子,都已經快完成。

    結果因為是以付芷柔為靈感,現在怎麼也做不了收尾,膈應死了。

    甦皎皎看甦曉突然萎靡的狀態,不是很懂。

    也不管他,抱著畫紙進花房。

    這坐門口一等,就是一個小時,才等到柏泠中間休息的時候。

    “你又(干gan)什麼?”柏泠疑惑。

    “那個畫,讓我看一眼吧,就一眼!”甦曉舉著一根手指頭,保證。

    柏泠撇開他︰“不可能。”

    甦曉又追在她後面︰“我拿我作的曲子和你換!”

    柏泠嫌棄︰“就你給付芷柔作的那個曲子?白送我都不想听。”

    甦曉追著的腳步一滯,控制不住聲調地喊。

    “你怎麼知道的?!”

    “不是,你怎麼知道那個曲子的?!”

    他喊的聲音太大,整個客廳都還響著點回聲。

    柏泠被他嚷得頭疼︰“你上次不是在樓上彈了嗎?”

    “這你就听出來了?!”甦曉震驚。

    “差不多吧。”

    當時只感受到情緒,後來根據他那些天的反應才猜出來。

    甦曉還想追問,柏泠已經進了洗手間,啪地一下把門鎖了起來。

    “”

    丟了這個籌碼,甦曉是怎麼也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柏泠把那副畫給他看看的了。

    愁眉苦臉地坐了會。

    他突然意識到,家里每個人好像都有不止一樣長處。

    爸媽不提,甦赫除了協管家業,會經營管理和各國語言,交際之類也是沒得挑。

    甦皎皎之前比他差,現在繪畫也走上正軌,嘴甜會撒嬌,還會服裝珠寶的鑒定。

    柏泠更不用說,繪畫上的天份和進步有目共睹,學業成績拔尖,基金會都辦了,還幫家里拿下項目。

    就連最小的甦遒,都會賣萌逗大家開心。

    只有他,除了會點音樂,什麼都不行。

    一不小心就犯蠢,惹得大家不滿,連做家務都做不好。

    現在連音樂都不怎麼行了。

    像個廢物。

    柏泠從洗手間出來,接了杯水,就看見甦曉在沙發上縮成一團。

    整個人身上掛著一個大寫的“喪”字。

    甦曉哭喪著個臉,問她︰“你覺得我的曲子,能听嗎?”

    柏泠沉默兩秒,回想了一下旋律,還算真實地回答︰“還行。”

    還行?!

    就只是還行嗎?!

    甦曉如遭雷劈。

    對一向自詡為天才作曲家的名號產生了深深的質疑。

    藝術之間是有共通點的,就像他看柏泠的畫作能夠感受到獨特的美感,他相信以她展現出來的實力,肯定也能從他的曲子里感受到問題。

    只想了不到一秒,他就小心翼翼地看向剝桔子吃的柏泠。

    “那,你能給我提點意見嗎?”

    看他實在太慘,柏泠把嘴里的桔子吃完︰“行吧。”

    宋家。

    二樓的書房外,付芷柔正攥著幾張紙,趴在門板上偷听隔壁的宋閆和宋母說話。

    “不是說沒救了嗎?”宋母不算好听的聲音響起。

    “我怎麼知道!”宋閆不悅,“上次听見時就是這麼說的。”

    “不過也對我也沒什麼影響,就那個(身shen)體,爸不會把資產交給他的。”

    “那他哪來的錢搬出去?”宋母語調尖利,“還買了房!肯定是你爸偷偷給他的!”

    宋閆想到這個也來氣︰“那你去問爸啊!”

    一提到宋旗,兩人瞬時偃旗息鼓。

    宋旗在宋家說一不二,錢財權力雖然沒少放,但他倆誰也不敢去上前質問。

    就這麼一個獨裁者,還就偏偏對那個短命鬼和顏悅(色)的。

    真讓人來氣。

    說這個沒用,宋母換了個話題︰“那個付芷柔的事情處理好沒?”

    “快了。”宋閆隨口答。

    “快了快了,又是快了!”宋母氣急,“她名聲在外邊那麼差,還不知羞的天天在咱家過夜,這還沒娶回來,你就這麼護著她!”

    “你可不要娶了媳婦忘了娘,別忘了你爸當初消失的時候,是你媽辛辛苦苦在鄉下把你拉扯大的!”

    宋閆一听宋母又念叨這些就煩︰“知道了”

    “我看那付家現在也不怎麼樣,”宋母還繼續叨叨,“要我說,還不如把這親退了,換那個甦家的甦皎皎,我看就還可以。”

    “媽你別胡說了,又不是什麼小事,怎麼能說退就退”

    門內還在繼續說,貼著門偷听的付芷柔簡直嚇得心都快蹦出來了。

    退親?!

    甦母居然動了退親的念頭!

    這要是被付父知道了,還不得(殺sha)了她!

    手里攥著的紙張被她捏皺。

    原本心里還在猶疑的事情,八分打算也被嚇成了十分。

    听見門內人結束談話,她飛速退開,在遠離門的椅子上姿態優雅地坐好。

    見推門出來的宋母,她站起身,行了一個挑不出錯的,極其標準的禮來。

    甦母掃了幾眼,哼一聲走了。

    付芷柔眼里流(露)出幾分受傷的味道,哀哀怯怯地看向宋閆,等著他的安慰和補償。

    宋閆也十分頭疼︰“先委屈你了。”

    在付芷柔旁邊坐下,他問︰“事情準備好沒,媽又催了。”

    付芷柔咬咬唇,把手里的樂譜遞給他。

    “這是什麼?”宋閆看了幾眼,沒看懂。

    “我作的曲子。”

    “你還會作曲?”宋閆驚訝地看看向她。

    付芷柔撩了一下耳側的頭發,唇畔帶笑。

    “可能不是很好,所以還需要找人幫忙改一改。”

    宋閆點點頭,又疑惑︰“你用這個怎麼洗(脫tuo)名聲?”

    “拿獎就好了,”付芷柔解釋,“網上那些人都是牆頭草,只要我也拿個獎,很容易就洗白了。”

    “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不會,你放心。”

    付芷柔自信地說。

    和之前陷害柏泠的沖動不一樣,這次她做了完全的準備,只有別人抄她的份,絕不會有任何錯處留給別人抓。

    宋閆見她這樣信誓旦旦,也就不再多問。

    交代完事情,付芷柔回到了付家。

    付父正在堂廳里等她回去。

    桌上散著一堆文件。

    一見她就劈頭蓋臉地質問︰“宋家那邊的注資,為什麼還沒到賬?”

    “宋家,最近資金有些周轉不過來”

    “宋家怎麼可能周轉不過來?!”付父眉頭皺得死緊,“你不要以為你定了親就是宋家人了,我隨時都能找個人來頂上你。”

    付芷柔努力小心地陪著笑。

    “是真的因為那個福利業的項目”

    “福利業項目,你也好意思提!”付父更氣。

    付芷柔低著頭,眼尖地瞥見了桌上文件的標題。

    《房產抵押登記申請書》

    《抵押合同》

    “你回房間吧。”付父頭疼地揮揮手,“記得再催催宋家。”

    付芷柔從喉嚨里擠出一個好,轉身上樓。

    她的婚約都快保不住了,哪還敢在宋家提注資的事情

    進了房間,她面朝下在(床chuang)上趴了會,再拿出手機。

    靠樂譜拿獎項還有段時間,但再過兩周就要開學。

    也不知道學校現在的形式怎麼樣,還會不會有人記得之前論壇和熱搜的事情。

    做了點心理準備,她點開c大的校園論壇。

    之前的事情後,她所有的馬甲號都被封掉,只留了一個大號,還是被封禁發言權限的那種,只能看不能發。

    她也很久沒點進去看了,就怕會有什麼不好的言論。

    點擊最火的八卦版塊,付芷柔一眼掃過去,沒有看見相關的關鍵字。

    松了一口氣,她才小心瀏覽起來。

    略過無關的水貼,她看見了一個有點相關的帖子——

    【驚!計院院花顏值再創新高!】

    手指抖了抖,她沒遏制住好奇心,點了進去。

    [主樓︰學校內部消息!柏泠小姐姐要轉專業來計院了!附公示成績單為證!(圖片)]

    圖片是學校對于轉專業學生的成績公示名單。

    柏泠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一位。

    跟帖已經達到數百條,標識[hot],一大半都化身尖叫雞。

    [啊啊啊!從此小姐姐就是我起(床chuang)上課的第一動力啊啊啊啊啊!!!]

    [我的天,柏泠這麼(強qiang)嗎,所有全校的必修科目除了體育都是95  嗎?!大物滿分這是人嗎?!就齊巫婆出的那個難度的最後一大題都解出來了嗎!!!]

    [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仙女下凡!又美又颯,成績好會畫畫,球球分我一點智商叭!!!信女願掉十斤(肉rou)!!]

    [不要啊,小姐姐別走啊嗚嗚嗚,我還沒來得及多看兩眼小姐姐的美顏,我好悔嗚嗚嗚]

    [樓上別哭了,你好歹還看過,我等外院只能蹭蹭課偷瞄一下的亞子哭]

    除了這些,另一小半討論的就完全是另一個方向,由一個層主先開了頭——

    [只有我關注到了大事件的兩大事主將在同一專業嗎吃瓜]

    後續跟進的內容多種多樣。

    [樓上你不是一個人吃瓜]

    [瘋狂吃瓜]

    [求問,期末考試那天有人看見那位不可說小姐嗎?她不會真的還有臉來學校吧?]

    [報樓上!我看見了!最後一個進考場,坐在最角落,考完立刻消失的那種!]

    [講道理,不可說小姐既然勢力那麼大,能讓提名字,諧音和縮寫的貼都立即消失,為什麼不出國洗白,還賴在c大啊]

    付芷柔看到這一條,看不下去了。

    把手機關掉,她悶在被子里咬牙切齒。

    她難道不想出國嗎?!

    可宋家在國內,宋閆在國內,短期內付家絕不可能讓她出國,連離開c市都不可能。

    她深呼吸,安慰自己。

    只要她拿國際大獎了,她就是才女

    只要她成為才女,鍍上為國爭光的名頭,她就能吸粉,她就能洗白

    只要她洗白了,她就還是那個眾星捧月,眾人(艷yan)羨的豪門千金!

    第二天中午,甦家。

    柏泠和以往的安排有些不一樣。

    剛過一點,她就把陳列室里已經完成的畫作,還有線稿和一些速寫,共十六幅,整齊地擺放在了花房里。

    呆在家的甦皎皎和甦曉一起幫忙搬完,都叉著腰有點喘。

    甦赫整的實木畫架真的太沉了!

    偏偏兩個人為了互相較勁,還非要親力親為,不讓佣人搬。

    “那人什麼時候到啊?不是說好的一點嗎?”甦皎皎問。

    柏泠看了一眼時間︰“不急。”

    意大利人的時間觀念向來不太好,半個小時以內的晚點都算是正常的。

    果然不到一點半,甦家的門鈴就被摁響了。

    那一頭標準的棕(色)小卷毛一出現,就熱情地朝柏泠撲了過來,想來一個久別重逢的擁抱,然後——

    被甦曉隔空阻斷。

    代肆卡在甦曉硬邦邦的(胸xiong)膛上,當場宕機。

    甦家這一個個的都是吃什麼長大的?

    上次那個哥哥也是,這個也是,怎麼都又高又壯的!

    捏了捏他像小白斬雞一樣的細胳膊,代肆在心里給自己臉上了兩條寬面條。

    柏泠忽視了代肆那和說話習慣一樣豐富的面部表情,領他往里走。

    “畫我已經擺放好了,都在這邊。”

    “哇!”代肆激動地感嘆,雙手比了一個大大的圓。

    “你的畫室好棒!這——麼大!還有這——麼多花!”

    “真的太——好看了!”

    “”柏泠沉默幾秒,自然地接上之前的話,“看畫吧,這邊是已經完成的,這邊是線稿和速寫。”

    “想請你幫忙看一下有什麼問題,還有夠不夠得上畫展的標準。”

    因為系統的“藝術共鳴”獎勵只針對他人,不能針對自己。

    所以除了靈感爆棚的畫作外,其他一些比較普通的,柏泠並不能作出一個很好的判斷。

    再加之對于畫展的了解度不是很深,她只能選擇邀請在認識的所有人里面能力最高的代肆來進行交流。

    當然,也是有代價的。

    “你記得等會要教我那個筆法哦!還有那個那個”代肆感嘆完,又湊過來嗶嗶啵啵的。

    “知道了,會教的。”

    系統的知識也不是什麼不能往外流傳的絕世秘方。

    她也沒有保密的想法。

    畢竟她現在所享用的所有,連吃的米飯,都是別人分享的技術和知識。

    上次沒有答應代肆,一是剛見面還不太了解,二是還沒咨詢系統客服獲得授權。

    現在當然是沒問題。

    代肆雖然平時看起來不大靠譜,但一旦開始看畫就迅速進入了認真的狀態,深邃眼眶里透著點藍的眼珠仔仔細細盯著畫。

    柏泠也不打擾他,在另一邊安心打新的底稿。

    平行距離不到百米外,R白剛剛吃過午飯回到房間。

    正彎腰去夠床頭的紅木櫃。

    拉開最上一格,他小心拿出一本包上了皮革的速寫本。

    走回書桌前,輕輕翻開。

    每一頁都是少(女nu)的剪影。

    從湖邊初見專心啃餅(干gan),到課上認真听講,沉迷解題,再到畫展看畫,游樂園看煙花,和小邊牧玩耍。

    一開始只是腦中總是浮現畫面時的不經意行為,後面逐漸發展成了習慣的記錄。

    到現在,已經不知不覺畫完了半本。

    翻到最新頁,R白幾筆(勾gou)勒出了少(女nu)昨天和他對視時的模樣。

    絨線帽下的臉蛋靈動無瑕,是鉛筆描繪不出萬分之一的好看,形狀完美的杏眼中帶著點試探,還有點初生的懵懂情意。

    怔怔看了會,R白把鉛筆放下。

    然後從口袋里小心拿出那片從少(女nu)帽檐上摘下,已經塑封過的臘梅花瓣,壓在內側。

    剛剛做完,門外傳來敲門聲。

    孫助理帶著今天需要處理的文件來了。

    “少爺,是不是有點多?”孫助理抱著一大沓文件,“您(身shen)體才剛剛好”

    “不多。”R白示意他放下。

    “杏湖那個項目,和政府交涉結果怎麼樣?”

    孫助理有點為難︰“不太好,涉及的東西太多了,從來沒哪個市中心的5a級景區這麼做過的”

    “用最大的誠意,繼續談。”

    孫助理是真頭大,最近愁得頭發都掉了不少。

    少爺好不容易(身shen)體轉好,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給他丟了這麼大一個難題。

    最後還是只能應下。

    雖然家主也是他的直屬上司,但天高皇帝遠的,根本管不著這個小祖宗。

    (身shen)體有一點好轉後,R白處理文件的效率也高了不少。

    本來要三個多小時的工作量,兩個小時就處理完了。

    讓孫助理把文件帶走,R白也站起身,準備帶小邊牧出去遛遛。

    小邊牧不是特別親佣人,平時在院子里拋接球,喂喂食什麼的還好,出去溜達卻只認他。

    走出廳門,意料之外,小邊牧沒有和往常一樣,熱情地朝他撲過來。

    而是呆在甦老爺子旁邊。

    甦老爺子正不厭其煩地用那把價值數十萬的定制拐杖,教小邊牧坐下,站起,繞圈。

    拐杖上邊都已經被小邊牧咬出了幾個帶著口水的牙印。

    看見R白出來了,甦老爺子迅速收起了拐杖,裝作什麼都沒(發fa)生過,恢復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下午好,”R白和他打招呼,“我帶阿柴出去遛遛。”

    甦老爺子好像這才看見他一樣,點點頭︰“去吧,小心點。”

    雖然是這麼說,眼楮還盯在小邊牧的身上。

    小邊牧也吐著小舌頭,熱情地朝他不停搖尾巴,又乖又可愛。

    給小邊牧套上遛狗繩,R白正扣著搭扣,甦老爺子終于忍不住(插cha)了話。

    “今天下午,我那孫女好像邀請了個小伙子去家里做客。”

    R白扣搭扣的手一頓。

    垂下的發絲遮住側臉,看不清神情。

    甦老爺子又補了句︰“看起來還蠻優秀的。”

    沉默兩秒,R白把搭扣解開。

    “我想起來還有點事,等晚上再去遛阿柴。”

    甦老爺子沒吭聲,眼底卻帶上點滿意,和小邊牧隔空對視著。

    把遛狗繩交給門口守著的佣人,R白回了一趟房間,換了身衣服才又出了門。

    甦家,代肆用兩個小時看完了十六幅畫作,完整的花的時間多,速寫和線稿要快些。

    正在一幅幅和柏泠交流。

    “這幅如果只是要參展,是沒有問題的,但它可以更好。”

    “你這里可能是想進行一個(色)調沖突去表達,但原本應有層次感被混淆了,如果是我個人,會調整明度進行修改。”

    柏泠點點頭,在本子上記下。

    代肆和她不一樣,是先學院科班出身,再加上真正的天賦和大師級別的教導後成的才。

    而她,可能有一點點靈氣,但更多的是系統灌溉式的培養。

    所以代肆的很多意見對她而言都是很有建設(性xing)的。

    甦皎皎旁听了一會,也直點頭,心里對于代肆沒什麼太大改觀,對裘德•特的崇拜倒是更上了一層樓。

    再看看已經可以被贊嘆的姐姐,更是快樂的小泡泡不停地美滋滋往上冒。

    這麼棒的姐姐!是她的!

    是她一個人的好姐姐!

    甦曉看可以,點評就是術業有專攻,听不太懂,只呆了一會就不知道哪去了。

    正點評到最後一幅畫時,他才又冒了個頭。

    “那個,打斷一下。”

    柏泠投了個疑問的眼神。

    “上次游樂園那小子,叫什麼R白的,他來找你。”

    R白?

    柏泠眼里的疑惑更大了。

    和代肆說了聲抱歉,她把本子放下,先往門口去看看。

    代肆擺擺手,眼里閃著詭異的亮光。

    等柏泠走了,他還躍躍欲試地往那邊看,恨不得長雙透視眼一樣。

    甦皎皎對他有裘德大師的濾鏡,倒沒吐槽。

    甦曉就忍不住了,向來都是被說的那個,難得也吐槽了一把別人︰“你怎麼這麼八卦?”

    代肆用一種你不懂的眼神瞟了他一眼。

    他上次在頒獎典禮就看出來了!

    R家太子爺肯定是看上柏泠了,說不定還正追著。

    要是被國外那些名媛知道了,流的淚都能,那什麼,華國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哭倒長城!

    這麼想著,他又憐憫地看了一眼甦曉。

    嘖嘖嘖,這些被蒙在鼓里的可憐蛋兒喲~

    妹妹都快被拐跑了都不知道。

    甦曉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只能歸結于學繪畫的外國人和他們的腦回路異常。

    柏泠出去沒一會,就帶著R白過來了。

    R白說是作為鄰居來拜訪。

    但她這會又忙著事情,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又不好讓他打道回府。

    問清楚原因之後,他倒是很感興趣,也想去看看。

    想到之前和R白在畫展上的相遇和交流,柏泠也能理解,就帶他一塊過來,只希望代肆不要介意。

    代肆不但不介意,眼楮還爆發出了更亮的光。

    原來只是黑中透藍的瞳(色),都快變成徹底的深藍了。

    能夠親臨吃瓜現場,對于瓜民來說,真的是天大的幸福!

    “來繼續講這最後一幅嗎?”

    “嗯,好。”

    “這一幅里面,(色)調是偏”

    代肆和柏泠交流的時候,並顧及不到別人,全神貫注都投入到了畫里。

    知道是正常情況,但看著兩個人挨得近近的頭,R白心里還是不大舒服。

    和他因為病情而感覺到的不一樣,是一種會從心口蔓延,一直堵塞到喉口的不適。

    像是在炎熱的盛夏,沒有任何消暑工具,被關在密不透氣的房間。

    但他沒有出聲打擾。

    這幅講完,十六幅畫全部都交流完成。

    理了理筆記,柏泠把本子放在一旁,準備接下來的另一階段。

    教代肆系統中獨有的那些知識。

    代肆早就摩拳擦掌等著這部分了,吃瓜也遠遠比不上這部分的重要(性xing)。

    R白坐在一邊等著,看柏泠認真講解的側臉,也入神。

    講到(勾gou)線技法,代肆也拿過備著的畫筆和畫紙實驗,但有幾個地方怎麼也做不好。

    柏泠給他示範了好幾遍也不行。

    代肆有些著急。

    他不可能天天跑這麼遠來打擾柏泠,最好是一次就能完成。

    看一邊的甦皎皎都能做好,他焦急地取經︰“你是怎麼學會的呀?”

    甦皎皎一听,驕傲地仰起頭︰“姐姐手把手教我噠!帶著手練兩次就能找到感覺了!”

    “哦,這樣!”代肆忙轉過頭問柏泠,“你能不能也手把手帶帶我?”

    “”

    柏泠額角一跳。

    先不管她還從來沒和男生牽過手這件事,就拿現在這個情況來說

    旁邊那道宛若實質,灼燒一般的目光,難道他們就沒意識到?!

    “不太行”柏泠努力委婉地拒絕,“我可以再給你示範一次。”

    “就一下下!”代肆不由自主又湊得極近,“就帶一下下,我肯定能找到感覺!”

    柏泠抿了抿唇。

    關鍵是戴手套會影響作畫的手感只能貼手帶

    代肆看柏泠的表情,感覺有戲,又乘勝追擊︰“你看,我幫你把畫都講完了,十六幅呢!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甦曉和甦皎皎看出柏泠的為難,剛想幫她拒絕,一道清冽的男聲就先開了口。

    “我也會,我教你。”

    眾人頭頂紛紛冒出問號。

    R白從代肆手中抽出畫筆,在紙上試了一下。

    第一次有些失誤,第二次就像模像樣,第三次就很成熟了。

    柏泠和眾人都靜默了幾秒。

    天賦黨真的是令人又羨又嫉,又愛又恨。

    柏泠攥著畫筆的手摩挲著筆桿,想象了一下R白手把手教代肆的畫面。

    也,有點不太舒服。

    好像如果R白這樣教誰她心里都會覺得有點微妙的不適

    R白看出她的猶豫。

    心頭梗了一下。

    難不成她真的願意去帶代肆運筆?

    把筆放下,他帶著點笑意,對代肆說︰“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如果喜歡《 豪門養女只想學習[穿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