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滾.熱的呼.吸撲在唇上, 臉上,像羽毛拂過一般惹人心癢,溫檸抬了抬下巴, 禁不住低.哼。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檸檸……”

    “好不好?”

    顧遲溪問一句,就啄一下她的唇,密密匝匝的吻如雨點般落下來。那麼溫柔,那麼小心,就像小時候她抱著她, 溫聲細語地哄。

    頭頂大片的陰影擋住了燈光, 溫檸閉著眼, 仿佛跌落進火海, 喉嚨里都是燒.灼的痛, 她發不出聲音, 兩手情不自禁攀住顧遲溪的肩,眼角陡然滑出一滴淚。

    她太不爭氣了。

    這七年里最恨的人是顧遲溪,最想的人也是顧遲溪, 每當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活不下去了,就會想想小時候的事,懷念幸福的時光。

    她把回憶珍藏在寶盒里,苦的時候就拿出來嘗一嘗,期待著有天顧遲溪能回來,能站在她面前,讓她劈頭蓋臉罵一頓,狠狠揍一頓,才解氣。

    可是, 當顧遲溪真的出現在她眼前, 她不想罵也不想打, 只想抱著她哭。

    那天晚上她也哭了。

    一邊哭,一邊在漩渦里打轉,指甲在顧遲溪肩上摳出了血痕,還咬,一排排都是牙|印。

    如果那時只是單純的泄憤,現在就是徹底的復雜,她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何種態度,一會兒堅定要劃清界限,一會兒又有點舍不得,好不容易冷臉強硬起來,卻被對方以柔克剛擊得潰不成軍,想原諒,又不甘心。

    就像被放在溫水里煮的青蛙。

    “檸檸……”

    顧遲溪發覺她眼角的淚,慌了,抬起大拇指小心細致地替她擦去,“別哭,不願意沒關系,我不會逼你。”

    溫檸推開她,坐了起來,微紅的眼瞪出凶狠神情。

    像炸毛的小貓。

    看起來氣勢逼人,實則不堪一擊。

    顧遲溪低頭忍住笑,安靜了片刻,她食指和中指做出小人走路的樣子,悄悄留到溫檸手邊,勾住她的小拇指,安撫地拉了拉。

    溫檸眨眨眼,立刻軟了下來,“睡覺。”

    她要走,顧遲溪又貼過來,將人攔.腰抱住,“等等,剛才招聘的事還沒有說完。”

    身高上溫檸佔優勢,論力氣也不小,可一旦到了顧遲溪手中就像塊軟面團似的,揉過來捏過去,摟摟抱抱,隨意搓成什麼形狀。

    “快十二點了,你不睡覺?明天不上班?”溫檸惱怒地掐了下她的手,指甲還沒摳進去,力道便軟了,反倒是像在幫人撓癢癢。

    顧遲溪鼻尖蹭著她的頭發,嗓音綿綿︰“不困,先解決老婆的事。”

    說完打了個呵欠。

    溫檸一下子沒憋住笑了出來,“還說不困哈哈哈哈——”

    笑過之後,心頭莫名涌起酸意,她避開顧遲溪脈脈含情的目光,躊躇了會兒,小聲說︰“我妹把當空姐想得太美好了,如果她想來,就必須和別人一樣公平面試。要讓她知道這碗飯不是那麼好吃的,免得太容易了,總以為有人給她撐腰,將來惹出什麼事,對她自己也不好。”

    她背靠在顧遲溪懷里,還挺舒服。

    “你這個姐姐太嚴厲了。”顧遲溪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尖。

    “雖然有道理,但畢竟是自家人,不用那麼嚴苛。”

    溫檸一听“自家人”,下意識道︰“那是我妹又不是你妹。”

    “老婆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顧遲溪糾正。

    “……”

    婚姻是兩個家庭的結合,恍然間,溫檸似乎感受到了一種微妙的親情的存在,想起了去世多年的父母,有些感慨。

    她垂下眼,轉移了話頭,“可是現在公司不缺人了,說這些沒意義,讓她去別家試試。”

    “自家妹妹放在外面,就不怕她受欺負嗎?”

    “哪有那麼嬌貴。”

    以前溫檸是嬌貴小寶貝,爸媽寵著,姐姐哄著,說這話不是打自己的臉,而是短短時間內經歷了那麼多,心態有了些變化。

    她想到這幾年的苦楚,委屈兜上心來,嘆氣。

    顧遲溪卻不認同,好比溫檸是她心里的重中之重,她排除萬難也要讓溫檸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有她保護著,才能放心,才能無憂無慮。

    她偏頭親了親溫檸的腦門,拂去繚亂的碎發,“有表妹的照片嗎?我先看看。”

    “……有。”

    溫檸從她懷里掙脫出來,滿床找手機。在床尾看到,差一點掉下去。

    她打開表妹的微信朋友圈,里面盡是精致的自拍和吃喝照,隨手點了兩張給顧遲溪看。小姑娘長相是相當標致的,清秀水靈,兩個小酒窩很加分,算是普通人里比較出眾的類型。

    顧遲溪仔細端詳了會兒,問︰“基本信息呢?身高,學歷,英語等級,或者小語種證書。”

    “一米六六,本科,今年畢業的,英語好像是四級吧,不會小語種。”溫檸如實道,有種推銷賣菜的感覺,論斤把自家妹妹賣了出去。

    她把手機放到一邊,習慣性往顧遲溪身上靠。

    真.軟。

    顧遲溪閉上眼,鼻尖蹭過她頭頂發絲,喃喃道︰“如果江城基地推進順利,年底會有一場社招。不想去外地的話,就讓客艙部給她安排單獨面試,趕不上這一批培訓,也可以單獨開班。”

    “沒必要這麼折騰……”溫檸一听就頭大,生怕自己欠了這人什麼,糾纏不清。

    “唔——”

    顧遲溪重重地啄了下她的唇,像是懲罰,接著嘆了口氣︰“檸檸,不用覺得欠我什麼,是我欠你的。”低啞的嗓音含著顫意。

    瞳孔里映出溫檸的臉,閃動著水光。

    溫檸心慌地別開臉,說︰“該睡覺了。”

    她掙扎扭動著身子,顧遲溪舍不得放手,愈抱愈緊,嘴唇貼在她耳邊,餃住了耳垂,一邊吮|弄一邊低聲哄︰“這幾天總是做噩夢,睡不好,你在姐姐身邊就不會了,嗯?听話……”

    耳垂被暖|灼的潮.氣包裹住,溫檸止不住地發抖,頓時失了力氣,跌在顧遲溪臂|彎里。

    “檸檸。”

    “姐姐很想你。”

    “我保證不亂動。”

    “就一晚。”

    “乖。”

    顧遲溪深知溫檸的弱點,使勁渾身解數誘.哄,哄著哄著,連自己也哄進去了,內心的沖動越來越強烈,仿佛回到了溫檸剛上高中的那段時間。

    十五歲的溫檸,遭到她覬覦。

    那麼早便有了心思。

    小檸寶還傻乎乎的,跟在她身後姐姐長姐姐短,兩人毫不避諱一起洗澡。

    想起只有心酸。

    溫檸招架不住,喉嚨里哼.唧一聲,妥協道︰“等,等我拿條長褲——”

    “穿姐姐的。”顧遲溪摁著不讓動,生怕她上了樓就會改變主意。

    低斂的目光掃過去,純白棉料掩不住淺淺的陰影,邊緣零星探出幾根來,有點可愛,又惹人覷視。

    溫檸︰“……”

    夜漸深,殘月爬上樹梢頭。

    臥室漆黑一片,空調悠悠地吹出冷風,溫檸縮在被窩里,穿著顧遲溪的長睡.褲,像小雞仔似的被身後人抱個滿懷,沉寂間,呼吸均勻。

    .

    各大高校陸續開學,又迎來一波客運高峰。

    dc5068航班事件的判決結果出來,飛機上毆打溫檸的中年男人在網上發表了一封道歉信,向溫檸、環亞航空道歉,無人知道他究竟是迫于賠款壓力還是自願而為,但吃瓜群眾最愛看熱鬧,尤其是反轉打臉,詞條不到半天熱度排名前三。

    平靜的民航圈熱鬧了起來。

    [別人家的公司,別人家的領導]

    [我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跳槽……]

    [醒醒,這是機長,要換成乘務員早就罰錢扣分強行認錯一條龍了]

    圈內大論壇的留言區討論不斷。

    隨後的兩天,公司大門口總能看見一個中年男人徘徊的身影,背著大布袋,面容焦急又憔悴。保安趕人未果,得知要找dc5068的機長道歉,便帶他去了前台,讓通知飛行部。

    溫檸從機場出來,接到了上司助理的電話,讓她回公司後直接去一號會議室。

    又是那天險些被按頭認錯的一號會議室。

    詳細情況助理沒說,她不好多問,只能在心里猜測。

    與上回不同,這次她沒有絲毫緊張感,明白即使是壞事,也無人能強迫她做什麼,內心充滿了底氣。

    到公司,溫檸先去部門交資料,再進了會議室。

    里面坐著飛行部新任的韓經理,代表顧遲溪而來的譚佳,兩個保安,還有……飛機上打她的中年男人。

    男人靠在桌邊,面前的紙杯里裝著半杯水,他弓著腰,神情有些呆滯,一見溫檸進來,立刻朝著她“撲通”跪了下去。

    溫檸嚇了一跳,往後退。

    其他人面面相覷。

    “機長,我對不起您……我不該打您,我知道錯了……求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吧,我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啊……”

    他跪在溫檸面前,一邊說一邊磕頭,腦門撞在地上咚咚響。

    大家始料未及。

    這人在公司門口晃蕩了兩三天,說要當面向那天的機長道歉,否則就不走,韓經理擔心他與溫檸見面後做出什麼激烈的舉動,便將事情往上報,喊了兩個保安過來,預防萬一。

    沒想到——

    “我……我那天就是犯渾,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就是欠抽……”男人抬手猛扇了自己幾個耳光。

    “要不您打我一拳吧,隨便打,來……”

    他說著就要去抓溫檸的手,保安連忙撲過來將人摁住,他卻仍不死心,掙扎著非要溫檸狠狠打他一頓,偌大的會議室里回蕩著他洪鐘般的粗嗓門。

    只是想爭取原諒不賠或少賠錢罷了。

    溫檸緩過神來,原本還有些心軟,想明白之後便只覺得惡心,她看著男人,平靜道︰“法院怎麼判,你就怎麼賠,其他不關我的事。”

    笑話。

    她要是這時候心軟原諒,豈不等于打顧遲溪的臉?再者說,起訴這人的是公司,不是她,她就算原諒也沒有用,顧遲溪那邊第一個不放過。

    有人撐腰,揚眉吐氣,將這種人狠狠踩在地上。

    真爽。

    “我房子都賣了也湊不到那麼多錢啊……你這是要逼死人哦……天吶……”

    他吊著嗓子嚎啕大喊,像條丑陋的蟲一樣在地上扭來扭去,見溫檸絲毫不為所動,突然站了起來,“你要逼死我是吧?我現在就從這里跳下去,死你們公司門口!讓你們背條人命!”

    說完就往窗戶邊扒。

    保安趕緊又上前拉住人,一直沒說話的譚佳開口了。

    “別攔他。”

    “?”

    “你想跳,可以跳,公司大樓各個角落都有監控,今天你跳下去,明天就上新聞,到時候只會是你打人造謠在先,逃避罪責在後,不會對我們造成任何影響,並且你老婆孩子依然要替你賠這筆錢,你自己掂量。”

    譚佳沉著臉,雙手抱臂,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她代表著顧遲溪的態度,即絕不輕易放過,維護溫檸到底。

    中年男人兩腿一軟,臉上紅一塊白一塊,他看了眼窗戶,半開的縫,鑽都鑽不出去,更別說跳。其實他沒想死,也不敢死。

    室內的空氣凝固了。

    僵持許久,他眼中流露出頹然之色,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憤憤走出會議室。

    譚佳立刻對保安說︰“你們跟上,確保他離開公司大樓的範圍。”

    兩人點點頭,尾隨而去。

    一片沉寂。

    溫檸看了看譚佳,又看看韓經理,心緒有些復雜,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韓經理站起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和顏悅色道︰“專心工作生活,別受影響。”

    “嗯。”

    他是個會看眼色的,上次這件事過後,劉經理被降了職,明面上是事故處理不當,但隱隱之下似乎另有原因。這次看著譚佳的態度,再聯想到溫檸的師父是飛行部副總,心中了然幾分。

    看破不說破。

    “譚助理,我先去忙了。”他沖譚佳點頭,離開會議室。

    屋里只剩下兩個人。

    溫檸感受到落在臉上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她總覺得譚佳知道自己和顧遲溪之間的關系,至少,默認了她們的熟悉,或是——曖.昧。

    試問誰能讓大老總台風天放著寬敞的套房不住而去擠小單間呢?

    還在對方洗澡的時候幫接電話……

    簡直令人浮想聯翩。

    溫檸越想越有一種被人看破的羞.恥感,臉頰浮起淺淡的紅暈,耳根發熱。

    “溫機長,”譚佳微笑著走到她面前,“顧總在開會,走不開,所以讓我過來。她的意思很明確,以後這件事不會再打擾到您。”

    溫檸臉上十分淡定,點點頭︰“謝謝譚助理。”

    “客氣了。”

    說完欲離開,溫檸突然喊住她︰“等一下——”

    “怎麼?”

    “顧總……在哪里開會?”

    “五號會議室,”譚佳一臉高深莫測的笑容,“您要過去嗎?”

    溫檸立刻搖頭︰“不了。”

    嘴上如是說,但等到譚佳離開,她還是偷偷地跟了過去。

    五號會議室是半透明雙層玻璃牆,隔音效果很好,從外部只能看見坐在里面的人的上半身。溫檸躲在斜對面的拐角處,視線範圍正好看到顧遲溪的側臉,她貓著腰,屏息凝神,像做賊一樣。

    可是她過來做什麼呢?

    又不能進去,又無話想說,倒不如回家等人。

    視線里,顧遲溪專注地捧著文件夾,秀眉低目,縴長的睫毛如蛾翅般上下扇動,及肩的發絲濃黑,脖.頸冷白修長,耳際的珍珠終于換掉,換成了細閃的碎鑽。

    不是第一次偷看了。

    她似乎在听底下人說話,眉頭緊蹙,冷淡的眼眸里含著薄怒,她放下了文件夾,拿起旁邊像是單據一樣的東西。

    溫檸盯著她的臉。

    突然,顧遲溪把東西往桌上一摔,抬了視線。

    這時會議室大門開了,陳秘書從里面出來。溫檸連忙後退,身子貼著牆,躲開陳秘書的視線。

    里面傳出顧遲溪低沉卻冰冷的聲音︰“報.警。”

    溫檸心一驚,僵住。

    報什麼警?,,網址m..net  ,...︰




如果喜歡《 老婆結婚嗎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