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袁鴦確實有意答應, 不過在答應之前,她直言不諱,“我要看看你們的誠意, 如果你們沒有什麼本事,我有現在的生活來之不易,要是後面打蛇不死,那死的就是我了。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俞向安點頭︰“你想以後在上海還是去別的地方重新來過?還是你想出國?我都能想辦法安排。”

    袁鴦眼中詫異一閃而過,出國?

    她都沒想過, 現在很多人都想著出國。

    她要出國嗎?

    想到語言, 還有兩個孩子, 她在心里搖頭︰“我听說有很多人去特區找生活, 你也在特區那邊。”

    俞向安︰“對, 我之前政府上班, 後來下海做生意了,現在也有一些規模。”

    “那我想去特區落腳。”

    俞向安︰“絕對沒問題,空口無憑, 我先證明給你看。”

    他們帶著陶艷和袁鴦去了大哥大嫂家,他們住在家屬院,這是當初分給他們兩口子的,雖然他們現在調走了,但是他們在這邊工作這麼多年,這房子並沒有收回去,已經是他們自己的了。

    家屬區是有人看門的,俞向安就在家屬院門口跟大爺說閑話。

    俞向安︰“大爺,還記得我嗎?今天來過。”

    那大爺抬了抬眼皮, “記得, 你們都見過, 這兩個沒有。”他指了指袁鴦和陶艷。

    俞向安笑了︰“大爺您眼里真好,對,這兩位是第一回過來,我大嫂她回來了嗎?”

    大爺被她夸的臉上有些自得︰“回來了,不久前我剛看到她提著菜籃子回來了,現在應該在做飯。”

    俞向安︰“大爺,你不去吃飯嗎?”

    大爺︰“我等會兒,我老伴會送飯過來,這是職責所在,不能突然離崗。”

    陶艷就和袁鴦靜靜的听著他們說話,俞向安繼續問,“我大伯哥上一次回來是什麼時候啊,這麼多年第一次來上海,之前他在這邊工作的時候想抽空過來,但是一直在忙。”

    大爺擺擺手︰“工作為重,上一次啊,有段時間了,是你家的佷子過生日那會兒吧,回來都沒住下,一起吃了頓飯,就又走了,他現在和林區長越來越像了,又在讀大學,過多兩年,他畢業了出來,肯定也能分配一個好去處。”

    俞向安︰“他那邊是太忙了,管著一個開發區。”

    大爺︰“哎,這種忙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手握大權。

    俞向安笑了笑︰“但忙也是真忙,幸好有孩子外家幫忙照顧孩子。”

    大爺︰“那可不,你家大嫂也是個好樣的,巾幗不讓須眉!”

    從他們的話語袁鴦和陶艷能提出幾個點。

    一︰她這個大伯哥管著一個區,位置不低。

    二︰佷子在讀大學,大嫂也是體制內的,這是一件很體面的人家。

    而且這個看門的大爺不可能和他們串通吧,有這能耐沒有必要騙她們了。

    說了一會兒,繼續往里面走,一路上都有人跟他們打招呼,這表現了林廣白和雲菁在這里的人緣。

    要是人緣不好了,他們來親戚了,誰都不帶搭理的,只有人緣好,有親戚遠道而來他們會十分熱情給他們撐臉面。

    陶艷和袁鴦不一定認識全部,但是個別人是見過的,這身份就不會作假。

    這顆心穩穩的落了下去。

    進去以後,雲菁听到動靜從廚房出來︰“你們說出去找人找到了嗎?”

    俞向安︰“找到了,這兩位就是。”

    人一進來,這屋里就差不多擠滿了,分到的這房子是個小二居,並不大。

    林悅景從自己房間出來,喊了一句︰“二嬸。”

    雲菁指揮她︰“你去泡茶,來,大家伙坐坐,別客氣,我廚房那邊還脫不開身,我等會就來。”

    俞向清擼起袖子︰“嫂子我來幫忙。”

    巧了,雲菁這張臉陶艷是認得的,她可是知道這位背後是有人的,兩口子升遷之路順遂的不得了,不過之前她是只見過人,沒有打過交道,現在才知道原來她是俞向安夫家的大嫂,那也是很親近的關系了。

    有他們後面的後台在,秉公辦理應當不是奢望,她沖袁鴦使了個眼色。

    沒多久,雲菁從廚房出來了,把林悅景打發進房間學習,坐下。

    寒暄了幾句,也是彼此介紹一下,然後就進入正題。

    袁鴦︰“我自己日夜也想著要他們被法律嚴懲,要我出證可以,我手上確實還有些證據,但是事情公開了我們在這里沒法待下去了,我想去特區,還有我還有個兒子在榆錢村,我一共生了四個孩子,後面兩個我不管,但是我大兒子是無辜的,他被拘在那里,他年紀也不大,被他們反復說,他……恨我,我要帶他離開他都不願意,但是他在那里,就是不安全的。”

    投鼠忌器,要是她想要鬧大,她兒子就要出事了。

    俞向安︰“天理昭昭,法律公正,你有冤,我們有屈,你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權利,我們會支持你,你現在有困難,巧了,我在特區那有一間舊樓房,二室一廳,現在閑置,是之前買下來放東西的,現在特區有很多就業機會,哪怕是沒有一技之長的,也能去應聘後勤保潔、打雜人員,一個月最少也有三十多,你兒子叫什麼名字,我大哥他們就在那附近,應該能把他帶過來,等到時候事了,我給你們介紹工作,你女兒年紀還不算太大,還可以去附近多學點東西,這樣以後工資能更高一些。”

    ……

    俞向安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

    俞向河當初的事實在是過去太久了,又沒有證據,想要把他們送進監牢,很難,但是袁鴦這邊就不一樣了。

    她還活著。

    認識她的人,很多,還有兩個孩子。

    要是涉及到的人數多一些,這是能夠驚動上面引來特調組的大案了。

    到時候,從上到下,誰都別想跑。

    袁鴦︰“你說的很好,但是在沒有實現之前,我不敢相信你。”

    “你兒子那邊我打個他們會找人,房子那邊,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我帶你去那邊辦理一下過戶,順帶還能把你女兒的學校也敲定,到時候她在學校學東西,我們在那頭辦正事,特區人很多,也很雜,只要自己不說,很多人都不知道對方的根底。”

    俞向安給她定心丸。

    帶她去特區過戶,給她女兒找了一個學做賬的培訓機構,把培訓費交了,把他那兒子塞進廠里當學徒,只要好好干,每個月包吃包住還能學點東西,另外給了她一筆錢。

    她也不怕袁鴦跑了。

    袁鴦確實沒跑,而且她知道的,很多。

    就她逃離前知道的遭了秧的女知青就有二十八個,其中九個沒了,其余的人都是不敢聲張。

    等到俞向海他們把一個不願意離開的小伙子強硬打暈了帶回來,她寫了滿滿一張名單,然後重新收拾了自己,拿著她準備的名單和證據,走進了該省的紀委……

    接下來的路,就不是俞向安他們可以控制的了。

    林厚樸打了幾個電話,讓他們放心,對方確實干了這些事,就別想著全身而退。

    案件在辦理當中,具體細節也不會傳出去,大家回了一趟村里,在俞向河的墓前燒了一次香,告訴她這件事。

    之後生活就恢復了平靜,不過俞青山經常去袁鴦家里,幫忙看看她女兒兒子。

    女兒還是不愛說話,不過天天忙著學東西,身上多了一些生氣。

    袁鴦兒子是听著袁鴦的流言蜚語長大的,對她很仇視。

    認為她是一個壞女人。

    不過對著這個妹妹,他倒是不排斥,怕她被人欺負,休息了還會過來看看她。

    俞青山也沒有跟他說她媽媽有多少不得已,為了他們忍了多少,只是默默的看著他們。

    俞向安覺得,他應該是看著他們在想俞向河吧。

    這種傷痛,只有得知仇人最後的下場才會疏解一些,現在,他們需要等待。

    林亦泓和林亦寧知道外公這段時間心情不好,一放假就過來陪他。

    偶爾還會帶著他們的同學。

    比如跟林亦寧玩的好的胖子陳一和王立磐,比如和林亦泓玩的好的卓鳴為。

    有小孩子在家里鬧騰,確實不容易想太多。

    他們時不時的就來一個︰“外公,我想要吃烤番薯。”

    “外公,老師說我拉小提琴進步了,你幫我听听看,是不是真的進步了?”

    “你看我畫的這個像嗎?我畫的是我們一家人。”

    除去他們睡覺的時候,熱鬧就沒有停歇過。

    卓鳴為他們家的情況類似,他家里也是做生意的,雖然他也很低調,但是他爸開著小車去接他放學的時候恰好就被雙胞胎給看見了,雖然卓鳴為是走了一段路才上車的,但就是這麼巧。

    至于為什麼要走一段路,他們也明白,就是不想太吸引人眼球。

    因為林亦泓和卓鳴為是前後桌,家境又相似,往來的多了他們兩個人就玩到一塊去了,在林亦泓邀請他來這邊玩的時候,卓鳴為就答應了下來。

    王立磐沒有說過他家里是做什麼的,但是大家基本都能猜的七七八八,他身上軍人家庭的氣息太濃郁樂。

    說起來,三個來做客的同學之中,家境最差的就是陳一了,不過陳一他家現在也緩過來了,他媽媽的手術做了,成功了,沒有病,賺的錢就可以攢下來,不說過的多好,日子過得也不差。

    有這些看著就讓人想微笑的孩子,俞青山的情緒好多了。

    看著他們這麼努力的樣子,也不想孩子為自己擔心。

    而且他們現在六年級了,明年就是中學了,說起來俞青山都搞不懂,現在學制改成六三三了,以前是五二二的,上學上到高中畢業才九年,現在要十二年,多了三年,也就是少賺了三年錢,不過要說能學到更多的知識,那也確實是現在能學到更多。

    他們想要上好的中學,成績不能差。

    總是擔心他,這放在學習上面的心思就少了。

    香港的房價漲了,短時間內上漲了十多個點,因為這個好消息,俞葉歸邀請他們去香港玩。

    他之前因著俞向安的提醒買了兩套房產,現在那漲幅很喜人了,看著還會繼續漲下去。

    這是好事,俞向安有事沒有去,俞青山帶著林亦泓林亦寧去了,他們年紀也不小了,加上營養好,個頭抽條得快,不用太擔心。

    當天來回,也沒太大的安全隱患。

    回來的時候,雙胞胎很興奮的嘰嘰喳喳,他們去了音樂會,還去看了話劇、馬戲團。

    都是他們之前沒有體驗過的。

    俞青山也感嘆︰“怪不得之前那麼多人冒著生命危險都想要過去那邊,香港現在發展的確實比我們這邊好。”

    看看那邊的高樓大廈,看看那邊的小車,還有那邊一點都不罕見的金發碧眼,這就是國際城市。

    俞向安語氣很肯定︰“我們會追上去逆襲的。”

    俞青山沒那麼樂觀︰“希望吧,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就好了。”

    俞向安和林川柏對視一眼︰會有,而且這一天,並不會太遠。

    ***

    這段時間俞向安他們多了一樣產品,那就是泡面,後面泡面的選擇十分多,但是現在這時候,不多。

    俞向安推出了三個口味,一個紅燒牛肉味,一個香蔥排骨味,還有一個香辣雞塊味。

    生意火爆。

    火爆到什麼地步?

    火爆到俞向安不得不迅速的拉俞滿生過來,讓他幫忙加速建廠房,現有廠房不夠用了。

    她會做這生意,其實是計劃外的,因為這時候要設備難,有的時候不是自己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的,恰好有個客戶有做泡面的設備,俞向安不願意錯過,就上了。

    然後,生意出乎意料的好。

    除去被這香味勾去心魂的小孩,有一些人是一整箱一整箱的買的,比如說出車的司機。

    他們在路上很多時候是踫不到人家的,平時帶一些干糧解決,吃的不好,遇到了人家才有可能吃上一口熱乎的飯菜,但是有了這泡面就不一樣了。

    自己帶了火柴,帶個鍋,帶上水,煮個熱水的功夫,這泡面就煮好了,或者帶個熱水壺,保溫功能好的,也能把這面泡開,香噴噴的,味道霸道的很,吃進嘴里不見得它有多好吃,但是光聞著這味道,沒多少人可以抵抗。

    包括雙胞胎,他們吃過的好東西不算少了,但是踫到這泡面,也沒多少抵抗力,攢的那點零用錢都去買方便面了。

    他們的同學也十分痴迷。

    還很熱衷收集里面的卡片。

    這卡片是十二生肖的,每一張生肖有十個顏色,要是能有誰集齊了一整套,就能免費得到一輛自行車。

    因著這個胡蘿卜掛在前面,大家買了這泡面,里面的卡片都不舍得扔,好好地保存起來。

    雙胞胎現在加起來已經攢了四十多張不同的了,王立磐的也有三十多張,卓鳴為最多,已經有八十多張了。

    哪家的大人要是買了一箱回去,沒多久這就會被霍霍了個干淨,無論藏到哪里,家里的小孩們都會翻箱倒櫃的找出來,哪怕之後被罵也不帶點懼怕的。

    陳曉陽也知道這泡面賣的火熱,她自己是沒吃過的,別的牌子的就更沒吃過了。

    幸運的是,她在的這個班組在上個月被評為積極分子,每個人發了一箱。

    這積極分子是和其他班組對比勝出的那一方得的,對比的根據有分幾個方面,最主要的就是產量,然後是不良率,衛生程度,耗損等等,根據佔比,最後得出一個總分,總分高的那一整個班組就會被評為積極分子。

    積極分子不會加工資,不會發獎金,但是會發獎品。

    每次獎品都不一樣。

    上一次發的獎品是一對杯子,上上次發的獎品是一床新被單,這一次發的是一小箱泡面。

    這泡面比起其他食物來說價格是比較貴的,陳曉陽節儉慣了,從來沒有買過,她不舍得買。

    這一次作為獎品發了下來,她就好奇的拆開,想要試試,別人那麼稱贊的泡面到底是什麼樣的味道。

    這一吃,就一發不可收拾。

    本來只想拆一包試試,其他的帶回家,結果等她回過神來,一天天的,泡面已經吃了一小半了,她有些心虛,然後糾結,沒辦法,吃都吃了,只能拿出一半回去了。

    她很節儉,她的家里人只有比她更節儉的份。

    雖然家里現在靠著種地不用愁吃不飽了,但是家里孩子多,想著建房子,日子過得也沒多少寬裕。

    她也勸過他們出來找個工作,但是他們都退縮了,說自己啥也不會,種地踏實,而且地里人力不夠,收成會不好,說來說去,都是這句話,陳曉陽也沒辦法了。

    在這種情況下,泡面對于家里人來說是一種奢侈品。

    大部分時候買給家里小孩解饞的是糖果,糖果比較便宜,那種最便宜的一分錢一顆。

    但是泡面要幾毛錢一包。

    分量也太少了,對于成年人來說,一包下去就是個塞牙縫的。

    對于小孩來說也吃不飽。

    她拿回這一半的泡面回去,她媽媽立刻把這些給收了起來,但是還是太遲了,陳曉陽有個佷子已經看到了這是什麼,而且大聲的嚷嚷了出來,“是泡面!奶奶我要吃泡面!”

    一听他這樣說,呼啦啦的一圈佷子都圍了過來,一個摟胳膊,一個摟腰,一個摟大腿,陳曉陽她媽瞬間就進退不得,氣得她高聲大罵︰“你們這些餓死鬼投胎的臭小子,快點讓開!听見沒有,再不讓開我就全部鎖起來,一包都不讓你們吃!”

    這話一出,他們就歡呼了起來,“我們听話,我們今天吃吧,奶奶,你最好了!”

    陳曉陽媽媽無奈嘀咕︰“吃吃,你們就知道吃,東西還沒捂熱,就要拆了,你們這些干嘛都不會,就只會吃的家伙,我上輩子肯定是欠了你們的。”

    她媽媽回去把剩余的放回櫃子里,拿出一包,想了想家里這麼多小孩,又拿出一包。

    看到她拿著兩包泡面出來,陳曉陽提醒︰“媽,要放青菜,還要放雞蛋,再撒點蔥花。”

    “還要放雞蛋。”嘀咕了兩句,還是拿了兩個雞蛋打成蛋花,煮泡面很快,也沒什麼技術含量,水熱了,把青菜和面、配料一起放進去,等一會,就可以了,陳曉陽掐著時間打開蓋子,用筷子撈出一根嘗了嘗︰“好了,可以了。”

    這香味太霸道了,蓋子打開的瞬間,就連她媽都忍不住,“我也嘗嘗味道。”

    她挑起一筷子嘗了嘗,然後煞有其事的點點頭,“不錯不錯,味道剛剛好,不咸不淡。”

    “咕嚕!”一圈咽口水的聲音。

    陳曉陽給每個佷子面前的碗都挑了一筷子,不多,就一筷子,然後再加一點點的湯。

    只有這樣大家才能嘗個味,等到面挑完了,剩下湯,陳曉陽她媽心疼的拿了一把掛面撒下去,“這湯可是好東西,用這湯再煮個掛面,味道也差不了。”

    沒多久,陳曉陽去下地干活的哥哥嫂子們回來了,每個人面前就多了一小碗的掛面,香味撲鼻。

    被泡面誘惑了的不止是小孩子,還有大人。

    “今天這是什麼面,這麼香。”

    陳曉陽就笑︰“當然香了,這是泡面的湯煮出來的,泡面給孩子分了,剩下的湯汁媽就下了掛面。”

    “這泡面哪里來的?”

    陳曉陽︰“因為表現好發的獎勵。”

    “你們廠里的福利這麼好,下個月還有嗎?”

    陳曉陽解釋︰“這不是天天都有的,這是這次我們班組表現比較好,才發的。”

    “那你們下次繼續努力啊。”

    陳曉陽不想嗎,“我也想啊,但是別的人也會一起努力呀,大家相差不大的。”這可是白得的東西,大家那都是十分努力的表現,而且下次還不一定是發泡面,之前就不是,

    她佷子們知道下次再發遙遙無望,就對櫃子里鎖的那些剩下的泡面更加向往了起來。

    陳曉陽想到自己宿舍還留有的幾包,暗暗吞了吞口水,她還是能夠再解解饞的。

    滿足的跟家里分享了香噴噴的泡面,她回去繼續打起勁干活,在她干活的時候,她看到來問產量的廠長不知道听了什麼,急匆匆的離開了,然後去吃飯的時候,就听到別人說,老板她和她爸都急匆匆的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什麼大生意。

    陳曉陽下意識的覺得不是。

    老板當時臉上的表情是興奮的,但又是壓抑的。

    復雜的很。

    感覺是私事。

    確實是私事。

    經過一段時間秘而不宣的調查,最終結果下來了,他們是去送某些人最後一程的。

    天理昭昭,報應不爽。

    正義遲來了這麼久,現在終于到了。,,網址m..net  ,...︰




如果喜歡《 七十年代餐飲大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