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盜獵的人員和船只很快被海警帶回去了。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他們中絕大部分人都被嚇傻了, 心理防線潰敗得一塌糊涂,警方問什麼他們答什麼,半點隱瞞都沒有。

    第二天, 小杜告訴陸嶴︰“……他們都交代了, 想從他們手里買海豚的是新陸州一家游樂園,這家游樂園有海豚表演, 從他們手里買海豚就是想弄海豚表演。”

    “他們原來的海豚呢?”

    “說是生病, 我們已經聯系新陸州同事了,具體什麼情況暫時還不太清楚, 可能要等那邊的同事走訪記錄完才會反饋。”

    陸嶴想了想,說道︰“那麻煩你幫忙留意一下, 到時候結果出來了, 告訴我一聲。”

    “這個沒問題,有結果,我第一時間通知你。”

    小杜說了好一會話, 在要掛電話的時候,忍不住問道︰“小陸哥, 他們說昨晚踫到怪事了——”

    陸嶴的語氣很淡定, “不做虧心事, 不怕鬼敲門, 要是做了虧心事,遇到什麼奇怪的事也正常。”

    小杜琢磨了一會兒, 總覺得他這就是直接承認的意思,不過不太敢再問。

    陸嶴太神秘, 小杜隱隱有點怕他。

    翁謙還在他們家里, 听到陸嶴跟小杜打電話, 撇了撇嘴, “我說你們昨晚去哪了,原來是當英雄拯救海洋生物去了,你們怎麼沒叫我一起?”

    陸嶴隨口道︰“看你睡得實在太香,沒好意思叫醒你。”

    “我怎麼感覺你盡忽悠我?”翁謙說完,又道,“說回來,你海洋牧場里產的紫菜和海帶品質那麼優越,賣點給我吧,我帶回酒店看看能不能打開銷路,要是能改開銷路,我們以後可以再合作。”

    陸嶴看他,“真認準我們家的海帶了?”

    “認準了。”翁謙道,“我感覺你那海洋牧場產出的其他東西品質也會不錯,等真有產出的時候,我再來跟你談。”

    “這個我再考慮一下。”

    “你考慮什麼呀?送上門來的錢都不要!”翁謙坐起來看著他,“你要是嫌海洋牧場里種植太多海帶會破壞它的生態環境,你干脆劃一塊地方專門用來種海帶嘛,反正你包的海洋牧場那麼大,劃一塊地方也不妨礙魚蝦活動。”

    “我先問問專家,要是有消息再跟你說。”陸嶴道,“合同就不簽了吧,總共也沒多少,不用那麼麻煩。”

    陸嶴從來不擔心海洋牧場里海產品的銷路問題,簽這麼一份合同,除了束縛之外沒有任何好處。

    翁謙明白陸嶴的顧慮,他只是想求個合同,多得點保障。

    他都放下酒店里的工作,專門在陸嶴這里慢慢磨了,奈何磨了兩三天也沒搞定。

    翁謙問︰“你們那海洋牧場里現在的海帶有多不?要是有多的話,今天給我割一點,我明天帶回去。”

    “給你割兩筐吧,現在海帶還在生長,割多了不行,割兩筐勉強湊合。”

    “這也行。”翁謙琢磨了一下,“不過只有兩筐的話,就沒法做成主要的菜品了,可能會作為配菜。我回去再琢磨,看要不要開發出一個海藻海帶專題菜品。對了,你們這海帶的售價是多少?”

    陸嶴聞言直接說道︰“不收錢,這兩筐算我們送給你的。”

    翁謙大感意外,“不收錢?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啊?我還以為你會往貴里收,狠狠宰我一頓。”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楮上下打量陸嶴,滿臉都是你有什麼陰謀的表情、

    陸嶴看他這小模樣笑了一下,“海帶又不值幾個錢,你拿回去吧,這算是我贊助你們開發新菜品。”

    “哎,你這麼說我心里毛毛的,總覺得你有什麼陰謀。你快點說說為什麼不收?讓我活個明白。”

    “哪有為什麼,不過是因為海帶不怎麼值錢罷了,你先拿回去吧,如果真確定要,我們再來談合作。”

    翁謙他看他一眼,想了好一會兒,腦子也轉過彎來了。

    現在不收錢,不等于以後都不收,等他們用海帶開發出了新菜品,再也沒有辦法找別的海帶代替的時候,應該就是陸嶴獅子大開口的時候。

    翁謙忍不住蹲近了一點,“我們好歹算朋友了吧,合作那麼久,你可不能坑我啊。”

    “我不坑你,我做生意一向公平。”

    翁謙想了又想,最終還是決定接受他的好意。

    他對陸嶴還是有一定的信心,這人長期給希望小學福利院等捐款,做生意也比較公平,之前他貴價買了陸嶴的藍鰭金槍,當時還抱著吃虧的心思,打算跟陸嶴套下近乎,以便長期合作。

    沒想到陸嶴知道了藍鰭金槍魚的市場價後,還退錢了。

    海帶頂天也就是幾十萬的生意,再怎麼坑都坑不到哪里去。

    各種念頭在翁謙腦海里轉了一圈,他將方方面面的利弊權衡清楚,最終還是決定接受陸嶴這份好意。

    陸嶴也不含糊,當天下午就開著船去割了兩筐海帶回來,他用的筐子很大,不過這些海帶都是剛剛收回來的濕海帶,里面看著很多,其實並沒有多少,稍微做幾天菜就用完了。

    翁謙收了海帶,又和陸嶴商量酒店的事。

    他現在不打算插手建這座酒店,所有有關建酒店的事情都要陸嶴自己去跑,他會提供的唯一支持是給陸嶴多介紹一些合適的工作人員。

    如果酒店真的建成了,看後續情況,他們也可以考慮一起合作開酒店,至于後續是什麼情況,那就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了,在商言商,到時候再慢慢談判簽合同也不遲。

    翁謙心滿意足地回去了。

    陸嶴在朋友圈偶爾能看到他的消息,他的海帶菜品好像開發得不錯,除了基礎款的涼拌海帶炖海帶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弄的海帶甜品。

    陸嶴打死都想不到海帶這玩意還能做成甜品。

    翁謙打電話讓他供應新的海帶。

    听到陸嶴的疑問,翁謙洋洋得意,“只是華夏人不用海帶做甜品而已,其他民族還是比較擅長用海帶,海帶處理好了也不難吃,像做甜咸口的肉松蛋糕加點烘焙過後海帶粒就很解膩,還有一種特殊的香味。”

    陸嶴還是想像不能。

    翁謙道︰“等我們的人過來運海帶的時候給你帶點嘗嘗,你就知道了。你什麼時候有空,我讓他們約個時間。後□□不行?”

    “後天應該不行,大後天吧,後天我約了教授過來我海洋牧場里考察,暫時還要多留點海帶,不能全割完。”陸嶴道,“你不派人過來也行,到時候我直接發快遞到你那里,用最快的快件,一天就能到,不比你親自派人過來跑一趟慢。”

    “不是這個問題,既然決定要長期合作,我們總得商量一下價格跟基本的供應數量吧?”

    “行,你先說你打算出多少?”

    翁謙嘆氣,“都說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嘛,你讓我先說,我說完了,你嫌價格低,直接跟我說不賣怎麼辦?”

    陸嶴低笑了一下,“這倒不會,不為難你。”

    翁謙認真考慮過他們的合作方式,他知道陸嶴不缺錢,而且很不缺,一般的合作方式根本沒法打動他。

    想了想,翁謙說道︰“我們采用分成的方式可以嗎?你供應原料,我出手藝和渠道,然後我們五五分成。”

    陸嶴詫異,“這麼大方?”

    這個分成方式幾乎等于翁謙在陸嶴打工了。

    翁謙跟家里商量好這個分成方式的時候,心也疼得直滴血。

    這也沒辦法,陸嶴有獨家配料,這是無可替代的優勢,他們必須讓出足夠的利潤,雙方才有可能長期合作。

    他們也沒吃虧,有一兩樣秘方握在手里,他們酒店就比別人的酒店多了幾分優勢,綜合評定下來能給他們加不少分。

    況且他們還想尋求更多的合作機會,這邊讓一讓利以後才好開這個口。

    翁謙深吸一口氣,“小陸哥,你可別提醒我了,這個分成方式我現在都想吐血了,看在我那麼有誠意的份上,你以後有什麼好東西多考慮考慮我行不行?價錢我們會照常出。”

    陸嶴笑︰“如果是合作伙伴,自然有合作伙伴該有的待遇。”

    翁謙果斷錄音,言語里敲實,“我錄下來了!那我就先為你這句話高興了,等你海洋牧場產出之後,我們再來仔細商談。”

    “好。”陸嶴道,“既然分成方式已經定下來了,你也不用特地派人過來,等明天晚上或者後天早上,我有空的話去割點海帶,直接用快遞發給你。”

    “行,這個沒問題。其實我讓人過來,主要還是想跟你簽一版合同,如果你不願意,那我們就一次一次算吧。”

    因為這段時間要賣海帶,陸嶴經常尋思海洋牧場的時候,就會悄悄給這些海帶補一波生命力。

    這些海帶們長得非常好,肥厚茂盛,像雨後瘋長的蘑菇。

    陸嶴自己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他以前也有給別的生物補充過生命力,比如他給地里的蔬菜就用過一兩次,蔬菜也沒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他自己琢磨半天,又跟宋州說了聲。

    這可能是龍的本能,他本身就有庇佑海洋生物的功能,這其中也包括植物。

    陸嶴很快就顧不上琢磨這些,他得先忙海洋牧場的事。

    這天一大早,他開車去縣城里親自接黃寧納。

    黃寧納今年還是沿襲去年的策略,大學里的教職工作沒辭掉,只是盡量將課排在三天之內,然後將時間空出來,每個星期坐飛機飛過來這邊研究珊瑚。

    陸嶴能約到他就多虧了他這種工作狂作風。

    黃寧納已經五十多了,精力還是很充沛。

    為了節約時間,他後半夜就去了車站,車上睡一覺剛好一大早,就到了偃東縣。

    陸嶴開車去火車站接他。

    陸嶴听到廣播通知黃寧納那趟車到站了正想打電話,就見黃寧納匯在人群中大步走出來。

    黃寧納捏著自己的後脖子,一見陸嶴便說道︰“你們這里空氣不錯啊,一下車感覺整個人都清爽了幾分。”

    陸嶴道︰“可能除了空氣之外,還因為我們這里比較涼爽。”

    “這也是,我在黔明穿兩件就行了,在這里得穿三件——一件打底,一件毛衣,一件外套,要不然頂不住。”說著黃寧納看了穿t恤長褲加薄外套的陸嶴一眼,羨慕道,“年輕人就是火力壯啊,我二十多歲的時候也這樣穿,哪怕下雪天,毛衣都用不著上身。”

    陸嶴笑笑,沒說話。

    他不是人類,本來就不怕冷,只不過相對于濕冷的空氣,他更喜歡暖洋洋的太陽而已。

    “我們縣里有幾家早餐做的不錯,我帶你過去嘗嘗。”

    “不嘗了,在路上隨便買點東西吃吃就行。我們先過去看看你的海洋牧場是什麼情況,我老早就對你的海洋牧場很好奇,一直沒能抽出時間。”

    陸嶴聞言便去給他買了漢堡豆漿等。

    相對于普通的粥粉,漢堡有菜有肉,澱粉不會過高,更符合人類的健康需求。

    黃寧納對這種簡易食品也很滿意,他一邊吃一邊含糊地問坐在駕駛座的陸嶴︰“你的海洋牧場開了那麼久,有沒有什麼心得,或者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麻煩,需要盡快解決的。”

    “暫時沒有,一切都很順利,也就是因為太順利了,感覺心里有點沒底,想請你們幫忙看一下,檢查一下有沒有什麼隱患。”

    黃寧納興致來了,“這麼順利?就是你所有種下去的藻類和投下去的魚蝦貝類都完全沒有遇上任何問題?跟野生的一樣?”

    “對,基本和野生的一樣,除了生長速度要比野生的快一點。”

    “這個就有些神奇了,我前陣子听你說你那牧場養殖的密度還挺大?”

    “有點,我原來是想著留點余地讓它們先死一批,沒想到基本上活了七成,這樣密度就偏大了。”

    因為這個原因,陸嶴只好私底下跟海豚們溝通,讓它們巡視的範圍再大一點,如果海參鮑魚游出了海洋牧場之外的範圍也不用去管。

    其中的錦繡龍蝦和對蝦可以多管一下。

    海洋牧場之外的海域不屬于他的承包範圍,不過根本沒有人在他海洋牧場附近捕撈,他也不用擔心會有人偷魚蝦。

    這樣的話,基本上等于他在公共的海域養自己的魚。

    不過這個問題也不大,他養的海參鮑魚本來就屬于自然界中可以捕撈的種類,到時候長大了,他去撈上來就行,萬一真有品行不端的,也競爭不過他。

    黃寧納听他說了海洋牧場的種種,越發感興趣。

    等到了陸嶴家,黃寧納顧不上休息,將背包一放,就要跟陸嶴去看他的海洋牧場。

    陸嶴原本還想帶他去附近逛一逛,見他積極,干脆直接帶他出海。

    “黃教授,你現在的潛水技術怎麼樣,等會兒我們用水肺潛水,帶你潛到海底里去看看?”

    “沒問題,前天我還潛了水來著,我們盡管去。對了,我帶了自己的潛水衣過來,你不用幫忙準備。”

    陸嶴也不廢話,听他準備好了,直接搬上氣瓶開著三輪車帶他去海邊。

    從林滿漳那里買來的二手小船一直停在海邊,陸嶴基本上每天都要開船出海,有這麼一艘船停在那里,十分方便。

    黃寧納在船上艱難地穿上濕式潛水衣,又背好氣瓶,一邊檢查裝備一邊對陸嶴說道,“總感覺你這一年來的變化特別大。”

    陸嶴一愣,“怎麼說起了這個?”

    “這不是沒事聊聊天嘛。”黃寧納笑了一下,“你看你這海洋牧場弄起來了,家庭問題也解決了,還打算承包個海島弄酒店,一樁樁,一件件都需要大魄力,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

    “也沒有那麼夸張,主要是我愛人在後面幫了很多忙。”

    “你們兩口子,這有什麼好幫忙不幫忙的?”黃寧納問,“我前兩天听說你在申請海島,你準備得怎麼樣了,生態評估做了嗎?”

    “正在聯系專業機構,我自己查看了一下資料,這座島完全符合開發標準,到時候我到時候再請專業的檢測機構提供相應的數據就行,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黃寧納原本還擔心他不知輕重,胡亂開發,听到這里之後松了口氣,誠懇道︰“看起來你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有什麼要幫忙的就跟我說。”

    “如果需要幫忙,我肯定不跟你們客氣。”

    兩人說著話,到了地方。

    陸嶴三兩下穿上潛水衣,背上氣瓶,他坐在船頭對黃寧納說道︰“我先下去看看。”

    黃寧納連忙點頭。

    陸嶴往後一翻,干脆利落地沒入海中。

    他昨天傍晚還過來看過,海洋牧場里一切正常,應該不會引來什麼麻煩。

    透過潛水面鏡,他一眼望到海底,隨便一掃,就能看見好幾只海參和鮑魚。

    不遠處還有點海星。

    海星是鮑魚的天敵,陸嶴卻沒怎麼管,他打算模擬純野生環境養殖這些海參和鮑魚看,野生環境中自然包括天敵。

    只要海星不大規模爆發,他就不用特地去清除。

    海面下很平靜,陸嶴昨天已經跟海豚們溝通過了,讓海豚們今天去遠一點的地方游玩。

    現在它們果然不在。

    陸嶴浮上去,“嘩”一聲露出水面,對黃寧納說道︰“底下沒問題,很安全,我們可以下去了。”

    黃寧納好奇地左右張望了一下,問道︰“那底下有海豚嗎?”

    “沒有,海豚們今天不在。”

    黃寧納也對海豚充滿著好奇,听到海豚們今天不在,他心里還有幾分遺憾。

    陸嶴當作沒看出他的意思,游到他旁邊,對他說道︰“你先下來,我引導你一起潛下去。”

    他趕緊說道︰“好,你等一下。”

    他笨手笨腳往下一跳,濺起一大片水花。

    陸嶴安慰他,“別緊張。”

    黃寧納擺擺手,“我這個月潛水潛了挺多次,每次下來還是有點控制不住,還得再練練。”

    陸嶴安慰,“術業有專攻。你的天賦技能不在這方面,不用特地為難自己。”

    “我先試試,說不定多練練就熟練了。”

    黃寧納浮在海面上,四下打量,問陸嶴,“這一片地方都是你的海洋牧場?”

    “對。我們現在站在中心的位置,這附近有六萬多平方米的海域是我承包下來的。”

    黃寧納一听這話眼里充滿了羨慕,他也挺想包個幾萬畝海域作為私人研究基地,不過以他的錢包和學術地位來看,這輩子怕都是不可能了。

    兩人繼續往下潛。

    這一片海域的透明度很高,出太陽的時候,陽光能直接照到海底。

    這也是海帶等生長得十分好的原因之一。

    黃寧納潛下去,一眼就看見了底下的海帶、海參、鮑魚,他還注意到邊上一點的位置,有一些珊瑚靜靜生長著。

    這珊瑚是他自己送的,他一眼就看了出來。

    黃寧納瞬間眼帶羨慕地轉向陸嶴。

    他總算明白陸嶴說他海洋牧場里的生物長得特別好是什麼意思了。

    都是同一時期培育出來的珊瑚苗,陸嶴這里的珊瑚愣是比他實驗基地里精心照顧的珊瑚長得好。

    別的不用看,光看這一點,黃寧納就知道陸嶴的海洋牧場差不了。




如果喜歡《 重生成龍王後我靠海鮮發家[種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