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陸嶴長這麼大, 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他竭力假裝什麼事也沒(發fa)生,對面的警察也竭力假裝什麼事也沒(發fa)生。

    雙方若無其事,警察加快了點速度, 很快將臥室搜查了一遍,轉去外面。

    最終警方在廚房里找到大半筐鵝蛋,他家的鵝蛋特別漂亮, 又大又白,只帶有很淺的淡青(色),放在框子里一看就不同凡響。

    警方把鵝蛋拿出來, 問他︰“這是什麼”

    “鵝蛋。”

    “一般的鵝蛋有那麼大?”

    陸嶴坦蕩地看著他們, “我家的是獅頭鵝,產的蛋可能格外大一點。”

    警察跟他對視, 道︰“這些蛋我們要送去化驗。這幾天你不要離開本縣。”

    “我現在參加了一個黔永市的珊瑚種植項目,去黔永市也不可以?”

    “建議盡量呆在本縣, 直到洗(脫tuo)嫌疑為止。”

    陸嶴點頭, “那請問大概要多少天?”

    “三個工作日之內可以出結果。”

    “謝謝。”

    “不用客氣, 以下是我們對這次執法的一個說明,這里需要你簽字。”

    陸嶴仔細看了一下他們給出的文件, 老老實實將字給簽了。

    三位警察很快帶著他那大半筐鵝蛋離開了。

    陸嶴站在門口目送他們離開, 好一會兒, 他飛快轉身進了院子, 鎖上院門,跑到臥室里。

    他拿起枕頭,那條內.褲還在枕頭底下。

    黑(色)的內.褲, 看得可清楚了。

    陸嶴瞪著內.褲看了小半天。

    他想直接把這條內.褲毀尸滅跡, 又舍不得, 看了好一會兒, 他一把抓起內.褲扔去浴室里洗(干gan)淨,打算曬(干gan)了,直接收到櫃子深處。

    想必這條內.褲以後都沒有出頭之日了。

    宋州回來得比較早,陸嶴跟他說今天下午警方來的事。

    宋州抬眼,“怎麼會有警方過來?”

    “我也不太清楚,說是接到舉報。”

    “誰舉報?”宋州問︰“難道是林棲岩那個粉絲?”

    “現在說不清楚,我先打听打听。”

    陸嶴沒有太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清者自清,他的蛋就是鵝蛋,哪怕別人說什麼也沒用。

    他晚飯的時候問了林棲岩。

    林棲岩最近比較忙,心思也不在他那群粉絲里。

    听到陸嶴問,他有些茫然,“我不太清楚,等會兒我去問問。”

    “要是沒听到消息就算了,你忙你的。”

    “沒事,我現在也不太忙,我現在去問問。”林棲岩在電話里說道,“我跟那位粉絲有直接聯系,我打電話問她就知道了。”

    “問的時候不用太著急,對方是孕婦,出了什麼事擔待不起。”

    “我知道,你放心吧。”

    林棲岩掛掉陸嶴的電話,匆匆打給那個粉絲。

    那個粉絲接到他的電話也不奇怪,淡淡反問︰“事情你知道了?”

    林棲岩氣急,“真是你舉報的?”

    “對啊,就是我舉報的。保護環境人人有,它那個蛋明顯就不是鵝蛋。我就舉報了。”她警惕,“你不會要維護你的朋友吧?”

    “怎麼就不是鵝蛋了,我拍的視頻不是很清楚嗎?”林棲岩提高了些聲音,生氣道︰“明明就是你去舉報,我怎麼不能維護我的朋友?”

    對方理直氣壯,“你拍的關于鵝的視頻里只有鵝,又沒有鵝蛋。怎麼能證明這個蛋就是他鵝產下來的?”

    林棲岩被她氣到,“怎麼不能證明了?再說,就算你有所懷疑,你難道不應該先跟我溝通?問一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看我能不能給出答案,再考慮舉報的手段。”

    “這不是笑話?我之前也想跟你們溝通,不是他先拒絕了嗎?”

    “他只是拒絕賣給你,又沒有拒絕其他的!”

    粉絲直接道︰“不想跟你廢話了,我就舉報了怎麼著吧?!”

    林棲岩確實不能把她怎麼著,他在電話里生氣,最終(干gan)脆直接掛上電話。

    掛完電話後,林棲岩寫一則長長的聲明,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發布在他的賬號上。

    其他粉絲很快就看到了他發的內容,有些粉絲幫他說話,斥責那個舉報的粉絲行事粗暴,也有粉絲站在那個舉報的粉絲的角度。

    很快,評論區里就爭論起來了,雙方各執一詞,誰也不讓誰。

    林棲岩沒想到寵粉來寵出事情來了,他十分頭疼,也有些心灰意冷,(干gan)脆懶得去看評論區。

    他退出賬號,打電話給陸嶴,嘆著氣道歉,“陸嶴,對不起啊,這次是我疏忽了,真是她做的。”

    “沒事,也不是什麼大事。”

    林棲岩揉揉額頭,“我回來請你喝酒。”

    陸嶴無意再多追究事情的經過。

    那粉絲卻沒放過林棲岩。

    那名叫琴心的粉絲在她微博上洋洋灑灑寫了一篇控訴的文章,先說她收到的蛋,無論從大小,形狀還是味道來說,都完全不像鵝蛋。

    她收到了鵝蛋只是懷疑,吃了幾次之後,她婆婆也嘗了嘗,很明確地告訴她不是鵝蛋。

    鵝蛋比較腥,沒有那麼香,再說鵝蛋沒有這麼大的個頭。

    她蛋已經吃完了,原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將這件事放到心底不去想。

    後來她又想了想,覺得不能這樣,隱瞞(犯Fan)罪就是縱容(犯Fan)罪,最後她鼓起勇氣向公安機關舉報了。

    剛向森林公安舉報了之後,那個up主果然來找她的麻煩,打電話質問她。

    她本來就(懷huai)孕了,胎坐得不穩,這一番連驚帶嚇,現在已經去了醫院躺著保胎。

    她的控訴可謂字字血淚。

    大家看了之後義憤,紛紛評論轉發。

    微博發出去沒半個小時就上了熱搜,當然排名不靠前,但是事情涉及到林棲岩這個百大up主跟他所在的視頻網站,不知道被哪方推了一把,很快這個熱搜一路往上爬,最後爬到了第二的位置。

    林棲岩最近在黃寧納的團隊跟蹤珊瑚的生長情況,也沒太關注網絡。

    直到朋友打電話給他,他才知道出了這麼一檔事。

    他飛快登錄賬號,發現之前發的視頻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人紛紛涌進來罵他,他原本的粉被罵得張不了口,除了戰斗力特別(強qiang)悍的那幾個之外,其他都紛紛閉麥了。

    林棲岩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他直接打電話給琴心,琴心卻已經關機了。

    他氣得要死,卻又拿那個琴心沒辦法,琴心家里挺有錢的,並非他這個小up主可以惹得起。

    他只好打電話給陸嶴,商量怎麼辦。

    陸嶴接到電話的時候已經躺在宋州懷里快(睡Shui)模糊了,听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對著電話說道︰“不用在意,放著吧,過段時間就好了。”

    “怎麼能不在意。”林棲岩壓著氣,“她這是污蔑!要不是她懷著孕,我肯定要告她!”

    陸嶴道︰“如果只是顧忌她(懷huai)孕,我們可以保留追訴的權利,等她生了再說,只是浪費時間跟她斗也沒意義。現在先看事情怎麼發展,要是只發酵這麼一下,過了就算了,我這邊不管,當然如果你那邊有損失,我也配合你。”

    “我這邊也沒什麼事,網友們都健忘,估計說完就忘了。”林棲岩嘟囔,“主要是你那邊,感覺怪對不起你的。”

    “小事一樁,不用放在心上。”陸嶴打著哈欠,含含糊糊問,“珊瑚怎麼樣了?”

    說起這個,林棲岩心情好轉,“我們今天下午都去看了,珊瑚生長得非常不錯,已經完全看不出頹勢,如果按照現在這種趨勢再堅持幾天,說不定氣溫下降,它們就能徹底活過來了。”

    “最近幾天不是要刮台風?”

    “你怎麼知道?對!我听黃教授說有個新的小台風快要生成了,如果能成功過來,過幾天氣溫肯定會降。”

    陸嶴眼里(露)出了點笑意,這個台風幾乎是他一手促成的。

    如果這個台風不行,他會再去擾動一下,看看能不能生成下一個台風,再不行的話,他就要考慮將冷流帶到珊瑚種植海域了。

    林棲岩說起珊瑚來滔滔不絕,“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種下去的珊瑚生命力(強qiang)了許多,黃教授將珊瑚送去了化驗,也沒看出這些珊瑚有什麼特別,但就是各方面都比他之前培育的珊瑚要好。”

    “他現在也正在找那個原因,估計這一段時間我們都有的忙活。”

    他說起這事的時候,陸嶴幾乎都可以想象他眉飛(色)舞的情景。

    陸嶴听了,懶懶躺在宋州懷中,道︰“能活下來就好。恭喜!”

    “同喜。不跟你說了,我去找找我的媒體朋友,看有沒有辦法應對這一波輿論,你最近最好不要上網,這波輿論很快就會消下去。”

    “你也一樣,這些小事不值得關注,等過兩天警方那邊的化驗結果出來,直接把結果貼到網上去,大家就沒什麼話了。”

    “這也行,主要是對方是孕婦,我們也不好做什麼。等先應對完這一波危機再說吧。”

    兩人掛完電話,都沒再去看熱搜。

    兩人應對這些的時候沒什麼經驗,以為冷處理會好,事實上別的事情確實能夠冷處理,但現在涉及野生動物的話題太敏.感了,一不小心,這個雷就要在他們手上爆開。

    陸嶴被爆出去的又不是別的,而是一些蛋。

    網友們還是很有正義感,如果換成別的野生動物,興許不會引來那麼大的關注,但是動物幼崽跟禽蛋之類實在太挑動人的神經。

    網友們很容易將陸嶴腦補成一個喪心病狂的偷獵不法分子。

    這條熱搜最初在對家公司加了那一把火之後,很快燒了起來,在沒有別的公司主動下場引導的情況下,居然被頂到了熱搜榜第一。

    偃東縣森林公安這種來自洶洶的輿情,不得不半夜發了一條聲明,聲稱禽蛋正在化驗當中。

    網友們依舊不依不饒,很快就有人扒出了陸嶴是杰出青年的事。

    他當時領這個稱號的時候一直有記者在采訪,哪怕他本人不太習慣被采訪,回避了鏡頭,且沒有被直接采訪,攝影師們還是給了他很多鏡頭。

    這些照片都放在官網上,平時也沒有幾個人會主動關注這些官方網站,然而一出事,官網被爆破,無數網友涌進來看到了陸嶴的照片。

    陸嶴的照片實在太不同尋常了,只要看到他照片的人,心里就一定會有別的想法。

    -耤A沒想到還長得人模狗樣的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大家不覺得這長相最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嗎?不知道這個“杰出青年”稱號里會不會有什麼私下交易呢?

    -我也覺得,要不然這麼年輕的杰出青年,會頒發給這麼一位貴公子模樣的人?

    -去官網看,好像這人的主要事跡是保護國家財產跟抓住盜獵分子,但問題是這兩件事都沒有相關的官方報道,也沒有後續的說明,看起來有點像是不走心的理由?

    -這就有意思了,還拔出蘿卜帶出泥,我看官方真的要好好查一查

    -我覺得,成立調查組吧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個蛋好像真的是鵝蛋嗎[email protected]奇怪知識研究者

    -我看也是鵝蛋,不過比一般的鵝蛋要漂亮得多,有些奇怪,不過是新品種也不一定吧?

    -我就是黔永市人,這位陸先生在我們圈子里還是挺有名的,一個是他的潛水技術特別好,另外一個就是他運氣特別好,個人傾向他應該沒有盜獵

    -同黔永市人,表示根本沒有听說過這是誰?

    網上瞬間吵翻了,現在正是深夜,大部分網友處于(睡Shui)前刷刷刷的狀態,對這些八卦真感興趣。

    看到有八卦,他們順藤(摸Mo)瓜看下去。

    陸嶴的履歷不難查,他讀書的時候就是學霸,拿一等獎學金的那種,

    出來工作之後哪怕沒什麼名氣,沒去大公司,可開了間小超市,平時還挺樂于助人,上過兩次新聞。

    不少人看到他的臉就會對他感興趣,記者采訪的時候也會特意給他鏡頭。

    在神通廣大網友們翻找之下,他們很快將陸嶴大部分經歷給湊出來了。

    -等等,這位陸先生怎麼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啊?茫然.jpg

    -除了這些幫著找貓找狗,扶助老人的事跡,我怎麼好像看到這位陸先生捐了希望小學?!!

    -你好像沒看錯,我也看見了

    -爆料的原博在這里,這位陸先生不僅捐了希望小學,還基本年年都會捐錢,少的時候一兩萬,最多那次捐了二十萬

    -他不僅捐希望小學,他不是回到鄉下了嘛,同鄉有一個人老婆生病,家里特別困難,他還悄悄給人捐了醫藥費

    大家越查越驚訝,按理來說,只要是人,都難免有些陰暗面,尤其是這種全網狂歡,揪住一個人往死里查的時候。

    一般人可能會被揪出什麼小錯處,比如說上網的時候說錯了話,或者考試作弊,或者闖紅燈之類。

    但陸嶴一個錯處都沒有,所有有關他的事跡都是正面事跡。

    連造謠都造不起來。

    這在網絡上實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網友們挖地三尺最終也沒挖出什麼黑料。

    -臥槽,這位小哥哥好像真的人美心善?!

    -我也看了,很難想象,現在還在恍惚中

    -我媽剛剛跟我一起八卦來著,現在她神情都恍惚了,沒想到現實中真有那麼好的人

    -那個up主的視頻我也看了,這個蛋好像就是人家的鵝蛋啊

    -我這里還有截圖,當時那個粉絲收到鵝蛋還特別高興

    -對呀,互聯網是有記憶的,這麼把網民當傻子糊弄就過分了吧

    -現在懷疑那個女的想搞事情

    -小陸哥哥好慘啊!他明明什麼事都沒做,還出了一些鵝蛋,想樂于助人來著,沒想到從天降下一口鍋, 當就扣在他身上了

    -我現在只想知道,這位小陸哥哥有女朋友嗎,考慮出道嗎?!

    -加我一個,你們都去看他的事跡,我只想舔他的顏,顏值這麼杰出的人原來是真的存在嗎?!

    網絡上(發fa)生的事情像雲一樣,悄悄聚集起來,被風一吹又散了。

    林棲岩接到消息的時候正想上網澄清,沒想到公關稿都沒來得及寫,輿論的風向很快就變了。

    網民們都從義憤填膺要追查他們的蛋究竟是什麼禽類的蛋,蛋從哪來的,變成了大家都想要陸嶴的聯系方式,想看他出道。

    林棲岩看著自己被塞滿私信的後台一頭霧水,他沒想到最後是這個結果,也沒想到看起來那麼棘手的事情居然被陸嶴的顏值給解決了。

    雖然不能完全說就是被他的顏值所解決,但網友們是先看上他的顏值,才有精力去翻他的過往事件,最終還他清白。

    林棲岩有些恍惚,他截圖給幫忙公關的好友。

    好友道︰我看你最好不用回應了,就這樣吧,等熱度散了就好

    -我覺得這件事對你並沒有害處,說不定你可以借這一波風波,漲一次粉

    林棲岩︰……

    林棲岩︰我知道,就是感覺不可思議

    林棲岩︰辛苦你了,我明天白天再看看

    -嗯,你白天再看吧。說真的,你那個朋友太牛了,看到他的履歷我都想認識一下

    -事情都扒到這個地步了,無論再出什麼事,他應該都不會翻車,你不用擔心

    林棲岩︰他的人品我不擔心,就怕那黑粉又出什麼ど蛾子

    網上這事鬧得特別大,他們偃東縣森林公安也加緊出了鑒定結果,第二天早上八點就把所有的結果公布到了網絡上。

    陸嶴說這是鵝蛋,他們也沒怎麼特別折騰,只是查驗了一下蛋里面的成分,很快就確定了,這真的是鵝蛋。

    偃東縣森林公安縣里怕自己出的結果不能服眾,他們又將連夜將蛋送去省會,找權威鑒定公司出了一份結果。

    這下,所有看到了結果的網友都無法質疑。

    這一條公告之下,幾乎所有人都轉向了夸陸嶴。

    有人質疑那個女粉報假警,恩將仇報。

    也有人說陸嶴家的鵝蛋確實跟一般鵝蛋不同,女粉報警的決定沒錯,大家還應當鼓勵這樣勇于報警的行為。如果要求報警百分之百準確,那就會打擊報警的熱情。

    網民們各執一詞,不過都跟林棲岩他們沒什麼(關guan)系。

    這件事就那麼過去了,除了有少數比較極端的粉絲去那位女粉的微博下鬧之外,其他人都當沒(發fa)生過,吃完了瓜看完了熱鬧,網友們就散了。

    當然,這條微博還是被某些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基本所有跟陸嶴認識的人都看到了相關微博。

    大家看網友們扒他的過往,這麼多網友鋪天蓋地地扒,愣是沒有扒出他半點黑料來,任誰看了都得服氣。

    這里面,翁謙的老爸老翁看了半天微博,最終嘆口氣跟翁謙說道,“那位小陸人品是真的好,下次他要賣什麼東西,你多買點下來吧。”

    “爸,這還用您說啊?我早就決定了,無論他賣什麼,我都抓緊買下來。”

    說著,翁謙郁悶地嘆了口氣,“不過以前好買,現在再想買就難了,您說這事一出,誰不知道他人品好,誰不知道要幫襯他的生意,我們再想跟以前一樣,什麼東西都包圓,那可就難了。”

    老翁氣悶,“你不跟他(關guan)系挺好,還做了他群里的管理員,讓他下次有好東西提前跟你說一聲,先賣給你不行?”

    “我們先是生意伙伴(關guan)系,再是朋友(關guan)系,您說他會願意把所有的東西先賣給我嗎?我又不是他的代理商!”

    翁謙自己說著都覺得可惜,“以後有啥好東西您就甭想了,我能給您搶點回來就不錯了,再像上次那烏賊(肉rou)那樣,一口氣給您搶幾百斤回來估計是不可能的了。”

    “唉,也是。”老翁“要不你把我也拉到群里去,到時候我跟你一起搶,我們多一個人多一份力。”

    “我怎麼沒想到這辦法,您說得對,我等會兒就把您拉進去,再把大伯三叔四叔他們一起拉進去!”

    陸嶴這事出了,不僅翁家父子在背地里討論,許多認識他的人都在背後討論。

    他(睡Shui)到上午九點多,一打開,消息蜂擁而來,嗡嗡嗡地險些把他的手機弄卡了。

    宋州看他的手機震動得跟那什麼棒一樣,過來看了一下,“都什麼人給你發信息,怎麼那麼熱鬧?”

    陸嶴也不知道,他等了好一會兒,手機才平靜下來,再看信息,基本上所有親朋好友都給他發了信息。

    他最先回葛冉州的消息︰沒事兒,我不靠粉絲吃飯,火燒不到我身上

    他昨晚(睡Shui)得挺早,也不知道後來的反轉,今早跟一起床就打開了,還沒來得及上網去看。

    回復了葛冉州,他再按順序一路回下去。

    小杜最先反饋︰陸哥,今天早上是不是還沒來得及上網啊?網上的風評已經翻轉了,現在無數人正在夸你人美心善呢,我給你個鏈接,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小杜︰鏈接

    陸嶴疑惑地點進鏈接去看,很快他就看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宋州見他耳根子悄悄紅了,也過來看。

    小杜給的這個鏈接是一個整理。

    有博主花了半晚上時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整理了一遍,還截圖放出了各種證據,最後這個博主夸陸嶴做人坦坦蕩蕩,善良又低調,是難得的好人。

    陸嶴這個當事人親眼看著那一行行熱情洋溢的彩虹屁,整張臉燒得不行。

    見宋州湊過來,他收了一下手機,手指彎了彎,“我也沒他們說的那麼好。”

    “外人都覺得你那麼好,在我心中你更是獨一無二。”宋州揉了他腦袋一下,“不要妄自菲薄。”

    陸嶴早餐沒吃完,他接到了森林公安那邊打來的電話,森林公安那邊告訴他,他的嫌疑已經洗清了,他那些蛋確實是鵝蛋,可以食用。

    他的嫌疑洗清了,不讓他離開的禁令自然也沒了。

    陸嶴打算下午再去一趟黔永市看看珊瑚的情況,不行再給它們補點生命力進去。

    他回復完信息去看天氣預報。

    今天早上的天氣預報已經出來了,中央台說在南邊的海面已經生成了一個熱帶氣旋,過兩天天氣會更加悶熱,不過他們很快就會迎來台風。

    借著這波台風,他們可能成功入秋。

    陸嶴將手機舉起來給宋州看,表情有些得意,“台風真的生成了,沒想到那麼快。”

    “能一次成功就好,要是不成功,我們今天再去。”

    “暫時不用,先看看情況再說。對了,我們今天下午再去給珊瑚補充生命力,讓它們能成功從這一波高溫中挺過去。”

    “那我下午早點下班過來接你。”

    “好。”

    陸嶴上午有空,又去看他那群鵝,小鵝今天的情況也很好,跟在鵝媽媽後面蹣跚學步。

    他抓起小鵝(摸Mo)了(摸Mo)小鵝的胃,里面鼓鼓囔囔,不知道大鵝給它們喂了什麼,不過應該不用他再(操cao)心。

    陸嶴本來計劃是想等這批小鵝出生之後給小鵝喂一點飼料。

    現在不用再喂飼料,他(干gan)脆把之前買的飼料先收起來。

    陸嶴這邊比較悠閑。

    報警的那個琴心卻不好受,她昨晚收到了無數陌生人的私信。

    私信的內容大多都好不到哪里去,哪怕語氣溫和一點,也在嘲諷她,語氣惡劣一點就問候她全家。

    她看著這一條條私信,越看越難受,當晚肚子就不舒服,真的進了醫院。

    然後這還是個開始,她到了醫院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她的孕疹又爆發了,全身上下長出了一粒粒紅(色)的小疙瘩,癢得她難受,偏偏因為(懷huai)孕的(關guan)系,她還不能用很多藥。

    這些東西如果痛的話,她還可以忍受,癢就真的不行。

    她整個人躺在(床chuang)上又抓又撓,發了無數次脾氣,可是也沒用。

    她問醫生,“我之前不是好多了嗎,怎麼現在又會復發?是不是我吃錯了什麼東西?”

    醫生謹慎,“也可能是你之前吃了什麼東西抑制了它的生長,現在不吃它又爆發了,你要麼再重新吃回那東西,我听說是鵝蛋對吧?”

    琴心這話眼圈就紅了,她都跟陸嶴鬧翻了,撕破了臉,現在哪有可能去求大鵝蛋?

    “我吃了鵝蛋也不舒服,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

    “我開點洗液給你吧,孕期還是要比較謹慎。”醫生道,“再給你開點藥膏,看看有沒有效果。”

    琴心馬上催促著丈夫去拿藥,結果藥拿回來往身上一涂,效果也不太明顯,她快被身上的癢癢給逼瘋了,在(床chuang)上撓了一上午,床單都染上了血跡。

    護士警告她如果再撓的話可能要采取(強qiang)制措施。

    她瞬間被這句話氣哭了。

    她老公在旁邊小心翼翼,“要不我再給你買點鵝蛋?”

    “去哪買呀,他家根本不賣!”

    “他家不賣,我們就去別家。網上買鵝蛋的人那麼多,總不至于只有他家有鵝蛋吧?”

    “我吃了別家的鵝蛋根本沒效果!嗚——早知道就不得罪他了,老公,要麼你換個身份找上門去買鵝蛋?”

    她老公為難,“我能換什麼身份?”

    “我不管!什麼親戚朋友同學——你換個賬號去找他買嘛。”

    “……你說你家也有人(懷huai)孕,看到了網上的信息,知道他那個鵝蛋對胎兒特別好,所以想找他買鵝蛋。他不是說善良嗎?那麼善良肯定不會拒絕你的要求是不是?老公求你了,你快去幫我買吧,我肚子里懷的可是你家的種啊!”

    琴心說著又嚎啕大哭起來,她身上實在太癢了,之前還沒那麼癢,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會癢得那麼厲害。

    她都懷疑可能是不是孕疹突然反撲,而是別的什麼問題爆發了。

    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單人病房里鬧著一定要吃陸嶴家的鵝蛋,她老公也拿她沒辦法。

    在病房里猶豫許久,她老公最終決定還是去買一點回來。鵝蛋究竟有沒有用,去買一點回來就知道了。

    她老公換了個去找林棲岩套近乎。

    林棲岩昨天忽然漲了一波,粉絲信箱里都塞滿了。

    他平時不怎麼看私信,不過這個時候還是會選擇(性xing)地看一下,也及時回復這些私信,免得粉絲為他擔心。

    琴心老公是無數新粉絲中的一個,看起來平平無奇。

    林棲岩這兩天接到了無數想買鵝蛋的請求,他一個都沒應,就怕再給陸嶴帶來麻煩。

    琴心老公的請求寫的平平無奇,林棲岩看了一眼就放了過去,也沒再關注。

    琴心老公正等著鵝蛋,等來等去都沒等到回復。

    他沒辦法只好找朋友私底下打听看怎麼才能直接聯系上林棲岩。

    他家是做生意的,人脈還挺廣,輾轉了好幾次,終于搭上了林棲岩的網站某個管理層的線。

    林棲岩現在對于這種要買鵝蛋的都快有心理陰影,尤其是能量那麼大的人,就怕他們一個不爽,又將事情掛到網上去。

    琴心老公很執著,反復騷擾林棲岩,還給他打電話。

    林棲岩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船上,陸嶴跟宋州也在,他們今天假借過來看珊瑚的名義,打算再給珊瑚輸入點生命力。

    听到林棲岩電話頻頻響起來,陸嶴問︰“你是不是有什麼急事要處理?要不你在這里,我們下去幫你拍攝。”

    “不用,就是一個比較難纏的粉絲,纏著要買鵝蛋,他通過管理層找到我,我也不好直接拉黑他,只能嘴上應付。”

    林棲岩苦笑了一下,“人在江湖飄,還是不得不低頭。”

    說完他又去接電話,他在電話里態度並不(強qiang)硬,不過怎麼也不肯松口。

    電話那頭的人焦頭爛額,態度也不怎麼好了,“你就幫個忙嘛!價格你說,幾百一個,幾千一個,幾萬一個都隨你開,我老婆孩子現在真的特別難,真是等著鵝蛋治病的時候。”

    “哥,現在真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那朋友他真的不願意賣,多少錢都不賣。”林棲岩小心翼翼,“要不您去看醫生,鵝蛋的效果可能被夸張了,它真的沒有治病救人的功能。”

    “你那朋友不是說特別善良嗎?怎麼這點忙都不願意幫?”男人語氣煩躁,“又不要多,三五幾個救急還不行啊。”

    林棲岩好說歹說,才哄得那人將電話掛掉了。

    宋州坐在旁邊忽然說道,“你接的這個電話就是那粉絲的老公打來的。”

    林棲岩听見這話,頭皮都麻了,“怎麼會?她怎麼那麼陰魂不散?”

    陸嶴道︰“宋州說是那個粉絲的老公打來的,就一定是那個粉絲的老公打來的,要不你直接把這個號碼拉黑吧,真拉黑也不能把你怎麼的。”

    林棲岩原本還顧及領導的面子,現在听到這個結果,脾氣也上來了,直接將那個號碼拖入黑名單。

    “這一家人也太惡心了,威逼利誘不行,就想毀掉你。”林棲岩嘆口氣,“我原本以為他家還挺講道理來著。”

    陸嶴搖頭。

    林棲岩剛把這個號碼拉黑,將手機揣兜里,打算穿裝備跟著陸嶴他們下水去拍珊瑚,不料電話又響了。

    他就急了,直接掏出電話想關機,“這家人怎麼那麼陰魂不散呢?”

    宋州抬頭看了他一眼,忽然說道︰“這個電話不是那家人打來的。”

    “啊?”林棲岩將信將疑,“不會吧,真的啊?這個電話也是個陌生號碼。”

    宋州點頭,“你接,說不定是好事。”

    林棲岩這才將電話接起來。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陌生的爽朗男聲,“你好,請問是林棲岩嗎?”

    “你好,請問你是?”

    “我是坤哥的朋友,我听說你跟那個陸嶴特別熟,我們想跟他談合作,你能不能幫我聯系一下?”

    林棲岩听到這話,頭發都快炸了,眼神一下子銳利起來。

    他警惕地對著電話說道︰“你們有什麼事?要談什麼合作?最近他不太接合作!”

    “其實這樣的我們想出海釣gt,你那朋友不是有條船,並且運氣特別好嗎?我們想雇他的船,順便請他跟我們一起出來,看能不能找到gt。”

    “釣gt?”

    “對啊,釣上來就放生的那種,麻煩你幫我們問問他願不願意接唄?一天三千塊,大概雇五天。”




如果喜歡《 重生成龍王後我靠海鮮發家[種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