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牽手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裴無洙啞然失語, 怔怔出神半晌,突然抬起頭來,神色堅定道︰“不對, 我不能再順著你的思路走了!”

    東宮太子疑惑揚眉。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我算是發現了,對著你是不能講太多道理的,”裴無洙環臂胸前, 認真總結道,“辯這些道理我從來就辯不過你,你的道理, 不, 應該是話術,一套一套的, 總是說著說著就把我帶過去了……不管我一開始的態度是多麼的堅定無疑。”

    “再順著你的話走下去,”裴無洙無聲冷笑道, “我就是嘴上放得再狠, 心里也得愧疚死……遲早有一天得要如了你的意了。”

    “哦, ”東宮太子無憂亦無懼,听罷甚至還莞爾一笑, 饒有趣味地探問道, “所以迢迢剛才, 心里其實還是很心疼哥哥的麼?”

    “你閉嘴, ”裴無洙惱羞成怒,撲上去一把捂住了東宮太子的嘴,順著這個姿勢把人推著擠到了一個幽僻的視線死角處, 磨了磨後槽牙, 壓低了嗓音直截了當道, “從現在開始, 你不許說話,听我說!”

    好好的講什麼道理,裴無洙惱火地想,她現在就是不講道理了,面對東宮太子這種能給人就地洗腦的未來傳銷高手,拼直覺才是硬道理!

    “反正你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覺得你是故意的,”裴無洙咬牙切齒道,“你把自己凍成個冰棍來見我,不就是吃準了我看你這樣就一定忍不住會自己撲上來、對著你噓寒問暖麼?”

    東宮太子苦笑了一下,張口欲言,又被裴無洙一把蓋住了。

    “反正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在我心里就是了,”裴無洙硬氣道,“裴明昱,我現在正式、直接、坦誠地告訴你,我不喜歡你這樣。”

    “如果你想見我,要麼叫個人來傳話等我過去,要麼你自己來,來了就進去坐著讓人通稟,見了我就直接過去打招呼,站在一邊冷眼看著是個什麼破習慣,”裴無洙惱恨道,“我不喜歡你這樣,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會搭理你的。”

    “你就一個人在外面站著吧,站你個一天一夜,自個兒站累了自個兒回去。”

    東宮太子的眼睫眨了眨,似乎是想澄清些什麼,最後又無可奈何地妥協放棄了。

    “好,”東宮太子的眼楮亮若星辰,微微頷首,一邊柔聲應許,一邊低下頭來,輕輕地在裴無洙掌心親了一下,“我記住了。”

    裴無洙閃電般甩開手連退三步,漲紅著臉低聲怒斥東宮太子的輕浮行徑︰“這是在外面,你能不能注意點!……如果被發現了、如果被人看到了,對你能有好處,啊?!”

    “這是在外面,不可以的話,”東宮太子唇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含蓄道,“是不是意味著,等回去以後,我們就可以……”

    “停!打住!”裴無洙當機立斷,立馬堵住自己的耳朵,轉身欲走,口中則毫無情緒地木然道,“你隨意,我走了;我不听,你繼續。”

    東宮太子忍俊不禁地拉了裴無洙一把,止住她一味逃避的鴕鳥行徑。

    “你敢不敢稍微正常那麼一點,”裴無洙生無可戀道,“你知道麼,我心目中那個高山仰止、景行景止的太子哥哥,已經被你親手掐掉、撕爛、害死……死了無數回,連個渣渣都不剩下了。”

    裴無洙真是想想都絕望。

    “無妨,”東宮太子悠悠然笑道,“那以後換明昱哥哥陪著我們迢迢。”

    裴無洙腳步一頓。

    “太不要臉了,”裴無洙心悅誠服,真心想給東宮太子鼓鼓掌了,“這麼羞恥的話都能忍住笑場、一本正經地說得出口……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更悲哀的是,裴無洙發現,竟然連她自己都覺得,那句“明昱哥哥”听起來,還真是有點些微的小帶感呢。

    呸,我髒了,裴無洙面無表情地木然想道。

    “我真是受不了你了,”裴無洙一邊抱怨著,一邊招手喊了一個小太監過來,隨口吩咐了兩句,言罷轉身,對著東宮太子有氣無力道,“走吧,回你的地盤去,別在這兒造了。”

    “我們就這樣走的話,”東宮太子心情十分愉悅,但面上仍還假惺惺地關懷了一句,“壽星公不在,他們不會覺得缺了點什麼?”

    “所以我不是讓人回去說了嘛,”裴無洙簡直沒眼看身側的某個人了,一針見血地吐槽道,“我不在,他們或許覺得缺點什麼,但至少還能玩上一玩。”

    “但我現在要是帶了你進去,那完了,大家徹底都別想玩了,又得整個君君臣臣的那一套來……我真是舍身飼虎、舍己為人,天下大公無私之大善人也。”

    想要的人成功給拐帶到自己手里了,就是裴無洙再喋喋不休地抱怨十萬句,東宮太子的好心情都絲毫不會為此受到干擾……任裴無洙說什麼,東宮太子都只是微微笑著望著她,耐性傾听、間或頷首附和。

    裴無洙絮絮叨叨地胡亂攀扯了兩句,很快便連自己也都覺得沒什麼意思了,聲調漸低,漸緩漸無聲。

    二人便安安靜靜地踩著雪往同一個地方去。

    目之所及,一片白茫;耳之所听,只有雪花緩緩飄落的聲音。

    二人間雖然沉默無聲,但氣氛卻並無絲毫尷尬僵持,反倒是顯出了幾分寧靜悠長的安謐韻味。

    裴無洙心頭的諸多雜思、顧慮、糾結、猶豫……便皆都在這樣的雪景、這種令人心安神定的氣氛中,漸漸遠去了。

    起碼是暫時性地被拋之腦後了。

    少頃,裴無洙微微頓足,定定地望著不遠處雪地間被他們二人的腳步聲驚得飛起的野雀,突然詩興大發,頗為感慨地吟道︰“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好漂亮啊,就像一幅畫一樣,是不是?”

    ——不過裴無洙終究還是裴無洙,永遠正經不過三句話,稍稍感慨罷,便扭頭又扯著東宮太子的衣袖、興致勃勃地支使著他去看自己所喜歡的那幅“畫景”。

    “是啊,”東宮太子定定地望著裴無洙笑出酒渦的半張側臉,柔聲道,“真漂亮……”

    “我讓你看那雀那雪,你看哪里呢,”裴無洙莫名紅了臉,跺了跺腳,不樂意跟東宮太子這個“俗人”聊了,“……你現在怎麼滿腦子都是那種東西啊,也太沒趣了。”

    東宮太子也笑,順從地依著裴無洙的支使看過去,頓了頓,亦配合地輕聲吟道︰“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滿長安道*。”

    “不好,”裴無洙听得直搖頭,不怎麼滿意地挑剔道,“太悲了,換一句。”

    東宮太子失笑,這次沉默地久了些,片刻後,平靜吟道︰“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這個好,這就對了!”裴無洙高興地撫掌盛贊道,“保持這個心氣,什麼坎兒我們都能越得過去!”

    “嗯,”東宮太子伸手捏住了裴無洙的五指,亦平靜笑著重復道,“我們。”

    如果是兩個人一起走的話……東宮太子默默想道,無論前路等著他的是什麼,好像突然都慈眉善目、值得期待了起來。

    那些痛苦的、沉淪的、罪孽的、扭曲的……盡可以都被這一場飄飄揚揚的漫天大雪輕輕蓋過。

    抬起眼時,天還是很亮、很藍的。

    側過頭時,身邊人是很好、很溫柔的。

    “別拉了,”裴無洙不好意思地往回抽自己的手,小聲嘟囔道,“在外面呢,萬一有人看見就遭了……”

    “不會的。”東宮太子捏緊了裴無洙的指尖,不讓那柔韌細長的手指從自己掌中溜走,朝著裴無洙的方向更擠了擠,二人並肩而立,幾乎算是肩膀頂著肩膀,寬大的廣袖垂下來,將兩人底下交錯糾纏的手指蓋了個嚴嚴實實。

    “只要我們一直這個樣子一起走,”東宮太子垂下眼,溫柔地望著裴無洙道,“外面的人再怎麼看,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來的。”

    “我發現你現在真的是,”裴無洙堅持無果,只得認命服從,保持著和東宮太子一般的步伐往前走,只嘴里仍不免不滿地抱怨道,“越不讓干的越要干、怎麼刺激怎麼來。”

    “我們的事情一旦爆出來,對你能有什麼好處……簡直是個瘋子、真是瘋了。”

    對,就是這個“瘋”字。

    現在的東宮太子,總是時常給裴無洙一種對方一直隱隱在瘋狂的邊緣反復試探的感覺。

    “有些事情,”東宮太子微微一笑,從容不迫道,“總是需要一些瘋勁兒才做得出來的,不是麼?”

    東宮太子極為刻意地將視線落在了裴無洙的唇瓣上定了定。

    裴無洙惱恨地狠狠踩了他一腳,臉羞成了一個紅石榴。

    東宮太子胸腔震動,悶悶地忍著笑。

    “哦,對了,”裴無洙急于找尋一個話題來轉移一下當下的注意力,病急亂投醫地匆忙道,“今天沒讓你進去,還有一點是,六弟也來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求什麼,吞吞吐吐大半天繞不到正題,我都等煩了,你心里又到底是怎麼一個章程?”

    “哦,他啊,”東宮太子神色微斂,無波無瀾道,“陸賢妃想為他求娶鄭氏女,他來找你,應該是通過你打听一下我的意思,看他娶哪個算是比較合適的。”

    “我看哪個都不合適,”裴無洙默默吐槽道,“鄭家人現在在我這里的印象分全是負數……陸賢妃是多想不開,要這麼坑自己的親兒子。”

    東宮太子默了默,迎著裴無洙疑惑望來的眼神,也不得不沉吟著解釋道︰“這其實倒也不奇怪……如今形勢,他們母子怕也是覺得被逼無奈,走投無路了。”

    “啊?”裴無洙震驚之後,頓時明白了過來,挑眉質問東宮太子道,“你做了什麼?”

    “迢迢,你知道的,你我現在的情勢,”東宮太子頓了頓,輕輕道,“無論你最後答應與否,我都是無意再娶旁人為妻的。”

    裴無洙听罷,卻只作出了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態來。

    “所以,”東宮太子輕輕道,“孫氏之事後,我便叫人放出了消息……只道‘東宮太子、命中克妻’。”

    裴無洙驚愕失語。

    “你,你這做得也太絕了吧,”裴無洙咂舌道,“你這不只是對自己絕,你也要把陸家和孫家往死里坑啊……這下好了,你是有理由正大光明地不成親了,但父皇每每想到這一遭,怕都是要在心里把孫氏抽出來鞭尸一頓的。”

    ——裴無洙相信以東宮太子的手段,想要保得住密,就一定能把這件事從頭到尾做得不露痕跡。

    那從真宗皇帝的角度看,就是他的寶貝太子在病中被折騰走了太子妃,而先太子妃另嫁了,東宮太子卻要從此“命中克妻”了。

    無論這克妻之說是真是假、是從哪邊流傳出來的……只要它最後作為事實被東宮太子一力踐行了,以真宗皇帝那自家人絕對沒錯的偏頗性子,恐怕真要為此恨毒了孫氏。

    ——怪不得趙邐文說楚襄侯府現在是自身難保、怪不得陸賢妃被嚇得要閉著眼楮為六皇子求娶鄭氏女了……

    “孫氏畢竟情況特殊,”東宮太子神情寡淡道,“孫家滿門文豪,孤允孫氏嫁給老三,不過是不想害她至死、以至于在你面前顯得孤太過不堪……但也絕不可能就真把孫家那條線,如此輕而易舉地主動送到了老三手里。”

    “你,你這,”裴無洙听傻了,“不是,你要是真想在我心里留個好印象,作什麼還非得要對著我直接說出來呢?”

    “我真是服了你了,我現在已經完全搞不清楚你做事的行為邏輯了,”裴無洙茫然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天吶,我頭都大了。”

    “正是因為不想叫你這樣想,我才什麼都一五一十地說與你听了,”東宮太子捏緊了裴無洙的手指,唇角緊繃,神色冷厲道,“我告訴你,是因為我不想對你有絲毫的隱瞞……而你也答應過我的,無論發生什麼,你對我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還記得麼?”東宮太子眼含希冀地望著裴無洙問道。

    “當然!”裴無洙驀然醒神,才回憶起來二人之間還有先前那麼一遭,趕忙拍著胸口強笑著應道︰“我記性可還沒那麼差!答應過別人的事情,我一向說到做到!”

    東宮太子唇角微彎,心神愉悅。

    “不過,”裴無洙為了掩飾自己先前沒心沒肺、沒理解到東宮太子話中深意的那一茬,匆匆草草地尋了個新話題來轉移當下的重點,“孫家還好,陸家肯定被嚇死了,皇帝認為他們坑害太子無妻,無論有心還是無意,在父皇那里,陸家人暫時都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所以……陸賢妃到底要為六皇子求娶鄭國公府的哪一位姑娘啊?”

    前面胡說八道亂分析一通,廢話連篇,最後隨便拋出了一個其實裴無洙自己都不甚在意的問題,如此急躁心切,只是為了趕緊越過眼下的這一茬。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裴無洙是真的有些害怕東宮太子翻舊帳的能力的。

    無他,裴無洙的記性真是一般人的普通記性,而東宮太子的記性……已經好到甚至讓裴無洙懷疑,對方是不是擁有某種傳說中被喻為“過目不忘”的神奇能力。

    還不是那種單純記得住,而是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地藏在心里,需要的時候,可以像電腦文檔一樣,從腦海中精準調出瀏覽查閱、再原封不動地復述一遍的那種。

    實在是……恐怖如斯。

    “哦,”東宮太子定然是瞧出了裴無洙的手足無措與倉惶掩飾,但他現在心情好極了,也沒有非得要追究那一茬的意思,只悠悠然地順著裴無洙的意思平靜回憶道,“應當是三房剛找回來的那個女兒吧。”

    說者無心,听者有意。

    裴無洙一下子傻眼了。

    “三、三房?!”裴無洙咽了口口水,音調陡然揚了三個度不止,“鄭惜?!”

    兜兜轉轉,好不容易避開了原作女主與男主閣下的婚約……結果現在原作女主是不嫁七皇子、反嫁六皇子了麼?

    裴無洙心里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腦海里飄過一個極為不靠譜的猜測︰總不會是女主嫁給誰誰就是男主、誰就能登基吧……不是吧?不是吧!

    但原作本就是一篇重生大女主復仇爽文……這特麼,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啊!

    裴無洙一下子炸了。

    “為什麼啊?”裴無洙語調激動地堅決反對道,“不行不行,這兩個人不行,他們兩個不能湊一起,湊在一起絕對會出大事的!”

    東宮太子微微一怔,在腦海里略一思索,先輕聲細語地解釋了裴無洙的第一個疑問︰“鄭國公連他自己在內,兄弟五人,也就是說,稱得上鄭國公府姑娘的,只有五房的。”

    ——或者不如說鄭皇後只有五個親兄弟,算得上東宮太子娘家表妹的,只有那五家人里的。

    “大房的鄭國公只有鄭宛一個女兒,肯定是不行了,”東宮太子簡單道,“二房的鄭二娘子、鄭三娘子,孫氏落水時都在場,陸家人心里膈應,怕是不會太想要;四房女兒年紀太小,行五的鄭想更是干脆連孩子都沒有。”

    “算來算去,”東宮太子輕聲總結道,“以孤來看,私以為陸賢妃的選擇並不多,選那位半道認回來的鄭四姑娘,也是無奈之下、必然而為。”

    “我捋不順這個,”裴無洙一听這一二三四五頭都要大了,根本沒有那個耐性仔細听,只神色焦急地抓住東宮太子的衣袖,倉促甚至稱得上是惶恐地飛快道,“但我不管,你趕緊想想辦法,反正不能讓老六娶鄭惜。”

    “哥,這對你來說肯定是小菜一碟,”裴無洙可憐巴巴地望著東宮太子祈求道,“你可以輕松做到的,對吧?”

    “可以是可以。”東宮太子神色微妙,為突然發現自己心底浮起的那抹掩飾不住的愉悅情緒……

    頓了頓,輕聲試探道:“可是迢迢,為什麼呢?你總得給哥哥一個理由吧。”

    其實這都是冠冕堂皇的套話,理由什麼的,都是細枝末節的些微小事,東宮太子頗有些色令智昏地意識到:他只是實在,太享受裴無洙久違地仰望他、祈求他的眼神語調了。

    這種心態其實是很不智的,東宮太子自己也清楚。

    但那種微妙的愉悅快感,他又很難拒絕得了。

    就算最後肯定是要點頭答應的,東宮太子也私心想把這一刻的時間延得更長、更久些。

    “我……”裴無洙有些不知該從何說起,這要是牽扯上鄭惜,就不得不說原作,說原作就得說穿越和穿書……以上這哪有一件是能具體仔細說的啊!

    裴無洙最後干脆一以貫之地耍無賴道︰“反正就是不行,我被人算過一卦,說是那個鄭氏女嫁入皇室的話,會克制我的命格,把我害得很慘。”

    “是麼?”東宮太子的眉宇間閃過一絲冷凝的戾氣,心中一時殺意驟起。

    不過再一回神,突然想到了某件往事,神色頓時復又微妙了起來,“……可是迢迢,是誰給你算得這一卦呢?”

    啊?!

    這還是裴無洙第一回信口胡謅、推鍋道士後,被人直接揪起擋箭牌繼續追問。

    “就,”裴無洙支支吾吾說不清楚,干脆掀翻棋盤蠻橫道,“就……反正你管他誰呢,你又不認識,你就說你答不答應我吧!”

    “答應是答應,但是迢迢,撒謊可不是個好習慣啊。”

    東宮太子握著裴無洙的手腕進了內殿,從容解下二人的大氅遞給宮人、拍落彼此發間的雪花,領著裴無洙進了玉明殿的正殿。

    殿門一闔,東宮太子手上一個使勁,直接將人攏到懷里抱了個滿,然後不待裴無洙開始掙扎,俯下身來,附在裴無洙耳邊,幽幽道︰“她真會克你?……怎麼她克了你,你還反要向外人宣稱自己是喜歡著她的呢?”

    裴無洙頓時傻眼了。

    莊 ?!你他麼……也賣我!

    “說好的對哥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呢?”東宮太子似笑非笑低頭覷著裴無洙青青白白、變來變去的臉色,扣著她的下巴徑直親了下去,唇齒糾纏間,還分外滿足地評點道,“對哥哥撒謊又不守信的小孩子,就應該得要受到一點懲罰吧。”

    “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半刻鐘後,裴無洙把自己蜷成一團縮在案幾角落里,羞恥得都快哭了,口中憤憤地抱怨道,“想親就親,找那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作什麼,你真的話好多啊……”

    “你確定麼?”東宮太子笑了笑,從善如流地依言行事,“迢迢,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

    言罷一聲喟嘆,將人整個滿懷抱起,蹭著額角眉心一路吻了下去。

    “我,我今天,”裴無洙撐在案幾上的手繃得指尖發白,語調似哭似怨,似怒似嗔,喃喃細語道,“就不該答應你過來的……你現在就是一個滿腦子都只有那檔子事的禽/獸,我,我就不該一時心軟……裴明昱你混蛋!”

    裴無洙聲音一抖,語調陡然變了個意味。

    東宮太子微微一頓。

    繼而收了手,微微平復下胸口凌亂的喘息,將人護在胸前,親吻著裴無洙的發頂,低聲安撫道:“是哥哥逾矩了。好了,不生氣了……”




如果喜歡《 穿成寵妃之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