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哦——你已經上國中了啊!”

    工藤新一看著面前穿著休閑服的g田綱吉, 稍微彎了一點腰下去,故意用手比劃了比劃兩個人之間的身高差距︰“不過總覺得,個子似乎沒長到哪里去。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我有長高的好不好!”

    一提起身高, g田綱吉就不大樂意地鼓起了臉,將他的手給拍了開, 還向後退了一步, 目光將對方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地偏頭︰“我從去年到現在一共長高了八厘米,四舍五入就是十厘米, 倒是新一君你, 我記得從我認識你到現在, 似乎也沒有長這麼多。”

    g田綱吉去年過生日那會也才一米四六, 現在大半年過去了身高倒是冒了不少, 長到了一米五四。

    而他認識工藤新一的時候,對方的個子差不多就已經一米七了,幾年過去,現在的身高差不多到一米七四。

    比起漲勢來說, 他確實是要比g田綱吉長得慢。

    工藤新一也沒有想到, 他竟然會用這個數值來嗆自己, 頓時就一哽,像是報復一樣的抬手用力在g田綱吉的腦袋上一揉︰“你這個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的伶牙俐齒了?”

    “也算是跟新一君你學的吧。”

    g田綱吉拍了拍他的手, 示意他把手拿開︰“你這樣揉我的腦袋,我會認為是你不想讓我長高, 所以才這麼做的。”

    “噗……”

    笑過了一聲之後, 工藤新一才收回手, 側過身將他請進去︰“你就當我是故意的吧, 還真的是長大之後就越來越不可愛了!”

    “男孩子是不能總說可愛的。”

    g田綱吉一邊說著, 一邊在玄關(脫tuo)了鞋,換上了拖鞋和工藤新一到了客廳,然後把手里拎著的東西放到了茶幾上。

    這是之前工藤有希子拜托g田奈奈買的東西,因為他今天要到鎮目町去,剛好就要路過米花町,所以g田奈奈就讓他順便拿過來了。

    他在客廳坐下,工藤新一已經去廚房的餐廳里拿了兩罐可樂過來,遞了一罐過去。

    現在還是春天,冰涼的飲品捧到手里還是讓g田綱吉打了一個寒顫。

    他一邊喝著可樂一邊听工藤新一說起了最近處理的那些案件,眨巴了眨巴眼楮︰“我最近也在電視和報紙上看過你,他們都說你是高中生名偵探,還有人叫你【日本警方的救世主】。”

    被認識的好友這麼夸獎,工藤新一的鼻子都快翹到了天上︰“我的目標——是要成為平成時代的福爾摩斯!”

    “不論是把犯人追到窮途末路的那種快(kuai)感和(刺ci)激感,還是因為做了偵探之後,受到女孩子們歡迎的那種感覺……”

    他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表情的變化讓g田綱吉(摸Mo)出了終端,對著他就拍了一張,然後冷漠著開了口︰“新一君,你笑得好猥瑣。”

    “咳咳——”

    一句話就讓工藤新一感覺自己仿佛被口水嗆到了,咳嗽了幾聲之後,瞪了含笑望著自己的少年一眼︰“你說話太不中听了,綱吉!”

    “實話實說而已。”

    他聳了聳肩膀,放下了可樂罐子,手指在終端屏幕上面一劃,將剛才拍下的那張照片轉換到了虛擬屏幕,投影在了半空之中給工藤新一看︰“你自己看看。”

    工藤新一向那邊看了過去,看著那張臉上的笑容又是一哽。

    別說,還真的有點猥瑣……

    他又掩飾(性xing)地咳嗽了一聲,果斷就選擇了轉移話題︰“總而言之,我會堅持做一個偵探的!”

    “我知道,一個想法從我認識你開始,你就不曾變過。”

    g田綱吉點了點頭,照片收起來之後,坐姿稍微端正了一些︰“但是,有一點我還是要提醒你。”

    “什麼?”看到他突然嚴肅起來的樣子,工藤新一的神情也收斂了一些。

    他是第一次見到g田綱吉(露)出這樣子的表情。

    “新一君,凡事還是得三思而後行。”

    這幾年g田綱吉接觸了港黑、吠舞羅、御柱塔、scepter 4等勢力,雖然一方都沒有加入,但是他們的一些行動,g田綱吉還是參與了不少的。

    所以,他現在也並非是外表看起來的這般單純,心思相比起在這段時間以來經常(性xing)出入案發現場的工藤新一,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這些年g田綱吉和工藤新一雖然也不是經常見面,但還算是經常通過網絡聯系,他的一舉一動都會經常告訴g田綱吉,還會說一些案件里面追查犯人的驚險細節。

    就像是工藤新一所說的那樣子,非常的(刺ci)激,可是听在g田綱吉的耳朵里面,他注意到的更多是工藤新一為了追逐犯人不顧危險的做法。

    “你有些時候太過冒進,完全都不顧自己的安危,這樣子是不好的。”

    “……你怎麼突然就開始教訓起我來了?”

    工藤新一對這個比自己小幾歲的好友這般的教訓覺得有些莫名,但看著那張板起來的臉,還是忍不住(摸Mo)了(摸Mo)鼻尖︰“我知道了……”

    g田綱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仍然能感覺到其中的漫不經心︰“你要是真的知道就好了。”

    “別到時候自己把自己坑了才後悔。”

    工藤新一只是笑了笑,卻不知道今天g田綱吉一語成讖,在不久之後,他就為了自己的魯莽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那時候再回想他今天的話,不得不改名為江戶川柯南的名偵探先生不由的扼腕。

    悔不當初啊!

    ——

    從工藤家離開之後,g田綱吉就坐車前往了鎮目町,他也有一段時間沒有過來了,現在一來倒是覺得這里沒有什麼變化。

    在g田綱吉的眼中鎮目町就像是並盛已經沒有什麼兩樣了,輕車熟路地來到了【homra】酒吧。

    因為時間還早,所以平日里這個時間是沒有人的,他直接推開了門走進去,卻不想在這里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雖然他之前也听草出雲提起過,淡島世理偶爾會到這間酒吧里面來放松的事情,但是像今天這樣子正面踫上還是第一次。

    “日安,淡島小姐。”

    “你好。”

    淡島世理側著(身shen)體坐,向走過來的g田綱吉點了點頭。

    “淡島小姐今天休息嗎?”

    “嗯,我今天輪休。”

    g田綱吉時不時會到吠舞羅來幫助周防尊控制王權之力的這件事情,scepter 4的各位是知曉的。

    歷代赤之王力量暴躁,大都被反噬而壽命短淺,上一任的赤之王迦具都玄示更是沒有控制好力量令達摩克利斯之劍墜落,導致神奈川縣七十多萬人喪生,並且在那里留下了一個巨坑。

    這件事情絕不能夠再次(發fa)生,所以這一任的赤之王也成為了他們scepter 4特別留意的對象。

    g田綱吉能夠幫助周防尊調節力量,這也是他們樂于看到的。

    再加上g田綱吉先前救下了險些中槍的楠原剛,青組對這個少年更多了幾分的好感。

    是以就算是總被草出雲調侃為“冰美人”的淡島世理也對他淺淺的一笑,簡單打過了招呼以後,g田綱吉就直接上了樓。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淡島世理作為裝飾品的扇簽子(插cha)叉起了酒中的一顆紅豆泥丸子放入口中︰“他加入吠舞羅了嗎?”

    “沒有。”草出雲也收回了目光,低頭向她一笑︰“我們可不收這麼小的孩子。”

    淡島世理但笑不語,也不提起了要比g田綱吉還小的櫛名安娜。

    她在這里坐著把酒喝完就離開了,留下看到玻璃杯里化開了的紅豆泥而愁眉苦臉的草出雲,在心里吐槽她這個口味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g田綱吉從樓上走下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走到了吧台邊︰“淡島小姐走了嗎?”

    “是啊,剛走。”

    他清理著杯子,微微側目︰“尊的情況怎麼樣了?”

    “還好,不過他說想再(睡Shui)一會,所以我就先下來了。”

    g田綱吉自己溜進了吧台里面拿了一瓶飲料,又到外邊的座位坐下來︰“安娜今天不在嗎?”

    “她被十束那個小子帶出去玩了。”

    “就他們兩個?”

    “小八田和鐮本也跟著,不用擔心他們。”

    听了這話之後,g田綱吉也點了點頭,對兩人的能力也有所了解,就不怎麼擔心了。

    盡管是這麼想的,也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還是讓他注意一點吧,這段時間不太平。”

    從幾年前開始就一直有人在針對吠舞羅,最近這段時間更是愈來愈烈,十束多多良是吠舞羅的元老,卻也是他們之中最弱的那個。

    有點能力的家伙想要對他下手,實在是太容易了。

    看著g田綱吉眉宇之間的擔憂,草出雲也點頭應了下來,又道︰“這次也是你的直覺嗎?”

    “嗯……”

    他沉默了一下,又頷首︰“我有些不詳的預感。”

    “……”

    g田綱吉的感覺這兩年吠舞羅的各位也算是領教過了準確(性xing),他既然這麼說了,就不會沒有原因。

    所以,草出雲還是記下了,擦(干gan)了杯子,算是在活躍氣氛一般開了口︰“對了,港黑那邊怎麼樣了?”

    “啊?”

    “剛才她問我你有沒有加入吠舞羅,所以我也挺好奇,你有沒有加入港黑。”

    “你就饒了我吧,草先生。”g田綱吉扯了一下嘴角︰“黑手黨什麼的,我可沒有辦法……”

    他又在酒吧里坐了一會,在這里吃過了午餐,櫛名安娜他們還沒有回來,不過時間也不早了,g田綱吉只能先向草出雲和周防尊告辭。

    離開鎮目町之前,g田綱吉路過了一家書店,看到芥川龍之介之前一直想買的書的譯本今天發售,想到他今天也會回來,所以就順路買回去給他當升學禮物了。

    g田綱吉坐在車上,看了看倒退的風景,又翻看了一下終端,在手指振動的時候,劃開了那條剛剛收到的信息,看清楚了上面的內容之後,眉心都皺了起來。

    信息上面沒有寫太多的東西,只說彭格列的人申請到日本來,又沒有說是誰,讓g田綱吉好奇會不會是自己那位不靠譜的老爹。

    從上次他離開日本的時間算起來,g田家光也算是有一年多沒有回來了。

    如果是他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回家,可如果要不是的話,宗像禮司給自己發這個消息又是什麼意思?

    g田綱吉捏著終端想了半天,最終選擇轉車先去一趟scepter 4。

    才剛剛走進宗像禮司的辦公室,他就收到了對方的一聲“恭喜”。

    g田綱吉︰“?”




如果喜歡《 十代目在橫濱出道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