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早上低三四節課是外教課。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學校外教不多, 為了讓大家能多上幾節課,于是把外教課安排在了能容納更多學生的多媒體教室里,這樣的話一次就可以用四個班一起去上課。

    一個樓層算是一個整體, 于是這節外教課秦悠悠的同桌由麥冬換成了江淮。

    江淮毫不客氣的拋下了本班的兄弟們, 眾目睽睽之下當著幾百號人的面, 不遮不掩明目張膽的坐在了秦悠悠旁邊。

    高中時候, 大家習慣性以班級為單位,所以大部分都是一個班和一個班的坐一起, 男生和男生坐一起女生和女生坐一起,如此一來本來就惹人注目的江淮更成了全場焦點。

    坐在後邊的艾哲看見後,更是想直接沖上去將江淮這個不要臉的玩意兒給弄走。

    就連站在講台上的外教都沒忍住多看了兩眼, 但看了兩眼後又心道自己馬上要走了,算了不管了。

    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集中注意力, 看學生們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身上後,外教這才告訴大家自己要走的消息。

    剛剛說完學生們瞬間哀嚎了起來。

    平心而論, 現在的外教年輕又長得挺帥,和其他老師們比起來實在是賞心悅目。

    外教感受到了大家的不舍很是開心,但還是告訴了大家另外一個好消息。

    雖然他要走了, 但新來的外教更帥!不但帥而且更年輕, 听說是某某國際一流大學的天才碩士生。

    其實他也不懂這麼華麗的學歷為什麼要來學校做外教,實在太過大材小用, 而且專業也不對口。

    一個帥哥老師走了沒關系,還有另一個更帥的在路上, 一眾學生瞬間又治愈了。

    江淮這個英語文盲完全不知道大家在笑什麼, 轉頭去問秦悠悠, 秦悠悠一邊給江淮翻譯一邊見縫插針道,“你能不能稍微背一背單詞, 你這樣等期中考試可怎麼辦!考零分嗎!”

    “零分就零分”,江淮絲毫不慌,以他不端正的價值觀,完全不覺得自己學習不好有什麼好丟人的。

    秦悠悠︰

    她遲早要被這混賬兒子給氣死。

    想來想去,給江淮重塑價值觀這種事情太難了,一時半會兒做不到,秦悠悠只能換個話題,

    “這周五”

    秦悠悠打開日歷開始看時間,“不行,周五小羽在忙,周日,周日的時候我帶你去見你二哥。”

    “憑什麼要我去見他?”江淮一听就不樂意了,還要專門等池羽空出時間,听起來就跟他上趕著要和池羽認識一下。

    他才不去。

    “嘶”,秦悠悠在他胳膊上甩了一巴掌,“你二哥忙,能不能稍微體諒一下?”

    “他忙我就不忙了”,江淮不服氣道,“我也忙啊,我也要忙著賺錢啊!”

    “那你倒是告訴你你在忙些什麼”,秦悠悠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自打認回了江淮後秦悠悠就問過江淮這個問題,畢竟江淮每天住的酒店套房不便宜,她也認得出來江淮身上穿的平時用的東西都是牌子貨。

    江淮渾身上下都透露出自己不缺錢這三個字,但錢到底是從哪兒來的,秦悠悠問了兩次都被江淮給搪塞過去了。

    秦悠悠總覺得江淮賺錢的路子不太正規,甚至是個□□。

    不怪秦悠悠不往好處想,江淮的錢來的多來的快,而他的三觀跟普通人不大一樣,除了打架以外沒有別的生存技能。

    秦悠悠一直想找江淮談一談這件事,但江淮一說起這個就打岔,這次也不例外,秦悠悠問他忙什麼,江淮又瞬間閉嘴不說話了。

    可是就算江淮不說,秦悠悠大概也可以猜到江淮在做什麼,可能不準確但大方向應該是地下拳場這類東西,更嚴重一點很有可能在賭拳。

    秦悠悠眉頭一點一點的皺了起來。

    好歹戚忍是刑警呢,如果小五這邊出什麼亂子那可咋整。

    不學習,不遵守法律,價值觀扭曲,現在甚至很有可能在進行某種違法行為,秦悠悠越想越頭疼,這樣下去指不定哪天要被戚忍逮到少管所里。

    秦悠悠頭疼,江淮也頭疼,他慢慢了解了這邊的世界後,也慢慢開始明白自己賺錢的這個路子是不被允許的,或者說是法律不允許的。

    那里是他這個年齡的少年少女根本無法想象的世界,拳場上有人被抬下去也許就真的永遠起不來了,每天圍觀的觀眾保持著高度興奮,因為酒水里摻了某些不允許流通的違禁品。

    他從一開始的每天都打變成了現在看他心情要不要打,為他下的注越來越高,名義上的自由度好像也越來越高,可江淮卻越來越不喜歡這個場合。

    他不告訴秦悠悠,黑暗而又暴力,不想讓媽媽擔心也不想讓她知道這樣骯髒的世界,所以每次秦悠悠問他在干什麼的時候江淮就會迅速轉移話題或者溜號。

    這次又是故技重施,一下課江淮生怕秦悠悠又問,當即跑人。

    秦悠悠嘆了口氣,捂著腦袋糾結要怎麼辦,旁邊的人回來了,秦悠悠以為是江淮于是沒搭理,結果下一刻就听到艾哲的聲音,

    “悠悠,你是不是還生我的氣啊。”

    秦悠悠轉頭,看著眼前的少年,又嘆了口氣。

    她當初對這個小伙子印象真的挺好,熱情活潑也沒什麼壞心眼,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

    結果後來因為學校里流傳了一些關于她的不好的言論,艾哲見了她就開始繞道走了。

    秦悠悠不喜歡听風就是雨的人,後來她也細想了一下,靳宇陽能和黎沁雪最後走到一起,想來還是和黎沁雪臭味相投,而艾哲和靳宇陽這麼多年的好兄弟,也許有些地方不太一樣但總歸還是一類人。

    是秦悠悠不喜歡的那類人。

    秦悠悠稍微眼岔了一點點,現在既然看清了也就不怎麼再願意和艾哲有聯系了。

    不過倒沒有生艾哲的氣。

    說好听點,自己好歹活了好幾輩子的人了,什麼事兒沒見過,就這麼芝麻大點的事還不會影響她的心情;說難听點,艾哲對秦悠悠來說就是一個認識的人而已,連朋友都算不上,他的行為更不會影響到她。

    當初就沒怎麼生氣,現在更沒可能。

    秦悠悠擺擺手,“多大點事,有什麼好生氣的。”

    “那你為什麼一直不理我!”艾哲驚訝。

    秦悠悠︰我連你的氣都懶得生,又哪有閑心去理你?

    艾哲看秦悠悠不說話,結果真誤以為秦悠悠還是再生氣,當即有些激動道,“悠悠其實我找你還有一件事情”

    其實不止一件,他想問清楚秦悠悠和江淮到底是什麼關系,如果他們沒有關系那他是不是有機會,他從第一眼看見秦悠悠的時候就很喜歡她。

    可沒等艾哲開口,突然領口一緊,艾哲一米八幾的一個小伙子直接被江淮拎著衣服給扯了起來。

    江淮一字一句的看著眼前的艾哲道,“讓你離她遠一點,你他媽听不見嗎?”

    坐在後邊的靳宇陽幾個兄弟當即沖了過來,四個班所有人的視線也齊齊落在了秦悠悠這邊。

    艾哲臉憋得通紅,什麼都說不出來,秦悠悠想起自己和江淮還背著處分當即嚇得讓江淮快撒手,艾哲一被放開先是咳嗽了幾聲,被靳宇陽等人扶穩後當即和江淮吵了起來。

    他最近因為江淮憋了一肚子的氣。

    在他看來自己和江淮都有過錯,江淮甚至比他嚴重多了,可秦悠悠現在和江淮關系那麼好,對他還是愛答不理的。

    現在還在正常上課呢,江淮直接坐秦悠悠旁邊去了,他明明才是第一個啊。

    本來就看江淮不順眼,現在江淮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和他杠了起來,就算艾哲有些怕江淮現在也不顧了,

    “你他媽是誰啊你管我離她是遠還是近?”

    “我他媽是她”

    這可咋整,親媽變了一個樣子連自己是她兒子都不能當著其他人的面承認了。

    艾哲冷笑一聲,“說不出話來了?”

    江淮冷哼一聲,“懶得理你,走開。”

    “江淮其實我一直想問你個問題,一開始你喜歡黎沁雪,後來轉頭又喜歡悠悠,你喜歡完黎沁雪怎麼好意思喜歡悠悠,黎沁雪在背後造了悠悠多少謠你知道嗎?我認識悠悠的時候你在哪兒呢,你還追黎沁雪呢,有你什麼事啊你能不能有點自知之明?”

    艾哲原以為江淮會生氣,結果江淮居然很淡定,“你也知道黎沁雪造謠你他媽和她聊得那麼嗨?”

    “我什麼時候”

    艾哲張口就反駁,話到嘴邊這才想起江淮收拾沈悅的那天,黎沁雪專門來找他們,他們還坐在一起吃早餐。

    艾哲︰“那你之前還幫著黎沁雪欺負悠悠呢!”

    “我他媽什麼時候”

    “別說髒話”,秦悠悠將又開始飆髒話的江淮給拉了回來,轉頭與艾哲道,“江淮沒有喜歡過黎沁雪也沒喜歡過我,他一直追著黎沁雪跑是因為認錯人,後來追著我跑是終于認對了人。”

    艾哲一愣,有些沒听懂秦悠悠的話,他定定看著秦悠悠道,“悠悠,你就這麼護著他?你是不是有點太偏心了?”

    “我就是偏心啊”,秦悠悠完全承認。

    艾哲的臉色頓時不太好了,周圍听八卦的同學們也是嘩然,有個坐在秦悠悠前邊的女生听到這話有些坐不住,“秦悠悠,你這麼說有點太傷人了吧。”

    秦悠悠轉頭看了說話的女生一眼,叫什麼名字她不記得,不過她知道這個女生是她們班的英語課代表。

    秦悠悠看著這姑娘的表情,再看看艾哲總覺得有點故事,但她沒什麼興趣。

    “這就傷人了?”秦悠悠看了艾哲一眼,“那本來關系挺好的朋友因為一些閑言碎語直接對你愛理不理,這就不傷人了?”

    艾哲一听秦悠悠這話,頓時啞巴了。

    倒是這位姑娘一臉不可置信,“就因為這點事情你這麼踐踏人家的好意?”

    秦悠悠無語的看向眼前的英語課代表,“說你親媽是小三,說你被人包養,說你是兩個包就能買到手的便宜貨,你覺得這個不傷人的話,那你的心可真大。”

    坐在前排的女生︰“”

    她當然直到前段時間關于秦悠悠的不好的言論,可她抬頭看了艾哲一眼還是忍不住道,“可是他也沒有這麼說你啊”

    “在我這里旁觀者等同參與者”,秦悠悠直接打斷了她的話,“所以你為什麼一直幫他說話?”

    “我”

    女生頓時啞巴了,她小心的抬眸看了艾哲一眼,結果艾哲壓根還是沒看他,他看著秦悠悠還是不服氣道,“那江淮呢,他甚至不是旁觀者還是參與者吧。”

    “我和她的關系是你能比的?”

    江淮炸毛。

    “是啊,所以我揍了他一頓”,秦悠悠握握拳頭,“難道你也想試試?”

    艾哲︰

    靳宇陽走上來皺眉,“秦悠悠,你別太過分了。”

    這回麥冬幾個人都听不下去了,“你們主動來找麻煩現在又說悠悠太過分,到底是誰過分啊。”

    “行了”,秦悠悠擺擺手,“你也不用老和江淮過不去,我兩不是那種關系,我和他認識五六年了,之前要不是他眼瞎認錯人也不會讓你們誤會成這樣。”

    在艾哲等人震驚的目光下秦悠悠繼續道,“還有,我也知道你想說什麼,我沒興趣談戀愛也對你們這種小年輕沒興趣,行了行了都散了吧,老師都來了。”

    前排的女生依舊怨念的看著秦悠悠,艾哲耳朵里只剩下我和江淮已經認識五六年了這句話,懵逼的被靳宇陽帶回了座位。

    短暫的一個小插曲,可造成了影響頓時更大了。

    兩大校草(其實有一個嚴格意義上不算)因為秦悠悠“大打出手”,秦悠悠親口承認和江淮已經相識五六年!

    臥槽,這又是八卦啊!

    還有秦悠悠說的什麼江淮眼瞎認錯人。

    八卦的麥冬等人最先理清了思路,“所以就是江淮和悠悠你早就認識,但是後來你們分開了,等後來再見面的時候江淮把黎沁雪認成了你,所以這才有之前的江淮追黎沁雪,但是後來又發現他認錯了人,這才認出你來?”

    秦悠悠給麥冬點了個贊。

    “基本無誤。”

    “難怪悠悠你罵江淮眼瞎呢,這也太眼瞎了吧!”

    麥冬毫不留情的批評。

    旁邊的金文柏幾人很是贊同,雖然是江淮的迷弟迷妹,但此刻也是毫不留情。

    不過真相不重要,重要的依舊是兩大校草為了秦悠悠吵架的事情,因為這麼一鬧,秦悠悠直接被拱上了校花第一的位置,將曾經的校花給擠了下來。

    曾經的校花是一位高三的學姐,長得漂亮不說,主要是氣質很仙,鋼琴古箏樣樣會,去年某次學校組織的晚會穿了一條純白長裙演奏了一曲鋼琴獨奏,從此霸佔了校花第一的位置。

    秦悠悠不關注這些,她連校花叫什麼都不知道,她現在最關注的就是江淮的教育問題。

    昨天晚上回家後秦悠悠在網上找了很多賭拳的消息,但找來找去發現都是相關小說,索性就去看小說了。

    結果越看越心驚肉跳,什麼打死人不償命,什麼為了讓拳手贏打興奮劑,看完後秦悠悠都有點懷疑現在到底是不是和諧社會。

    這不行,這太危險了,秦悠悠得想法子讓江淮改邪歸正。

    但這臭小子根本就不和她說。

    晚上小說看的久了,早上起晚了早點都沒來得及吃,等到了教室後秦悠悠正想趁著早自習還沒開始的時候吃一口早餐,班長沖進教室吆喝著全班同學下去打掃衛生。

    還有點不明所以的秦悠悠被麥冬拉著下了樓,一下樓發現江淮還有艾哲這些十二班的同學居然也在,麥冬和秦悠悠解釋,

    “學校規定所有學生每周都要參與一個室外大掃除活動,一周八個班,這周負責的是九班到十六班,咱們班打掃的是小學小南門那邊”,麥冬秦悠悠還有幾個女生一邊往領工具的地方走一邊聊天,“現在沒意思,冬天的時候才好玩,還能打雪仗!”

    秦悠悠感嘆,“我們不是土豪學校嗎,居然還有這麼接地氣的活動。”

    最主要的是學生居然這麼配合。

    “那當然”,麥冬高興道,“其實學校有專門的清潔人員打掃,我們也就象征性的掃一掃,主要是可以名正言順的不上課,只要不上課打掃衛生算什麼。”

    說完朝著另一邊正擠在人堆里的金文柏喊了一聲,“金文柏,幫我們搶幾個小掃帚!”

    “好咧”,擠在人群中金文柏高呼一聲,眼疾手快的從一大堆大掃帚里挖出了幾個小掃帚,正想轉身拿過去給麥冬秦悠悠,結果被一個女孩扯住了袖子,

    “你們男生和女生搶什麼啊,難道要我們女生用那麼大的掃帚嗎?”

    金文柏一看,是班里一個叫田瑤瑤的女生,長得挺清秀。

    金文柏和她不太熟,但對她印象一般,田瑤瑤是班里的英語課代表,每天早上都在喊大家交作業,有次他沒寫完請求田瑤瑤稍微通融幾分鐘,只要幾分鐘他就可以趕完,結果就被田瑤瑤毫不留情的直接報給了英語老師。

    這種完全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事情,田瑤瑤居然這麼認真結果害他挨罵,金文柏作為一個小氣吧唧毫無男子氣概的小男生,現在看田瑤瑤來搶工具當即拒絕了,

    “男生就活該干重活啊”,金文柏不樂意道,“這是我給麥冬悠悠她們拿的,要拿你自己去拿。”

    田瑤瑤一轉頭這才看見旁邊不遠處正在說話的秦悠悠麥冬幾人。

    田瑤瑤當即覺得心里不舒服了起來。

    前幾天她還和秦悠悠起了沖突,她實在看不下去自己暗戀的男孩子被秦悠悠那麼侮辱,結果被秦悠悠懟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長得漂亮就是好,分明就是一個鄉下來的草包,什麼都不會學習也不好,但卻可以憑著一張臉輕而易舉的收獲男孩子的心。

    就像現在,秦悠悠就可以站在旁邊指揮男生來幫她拿東西,男生一點都不覺得委屈還樂顛顛的。

    而自己親自來拿工具,還得和男生搶,這麼一想田瑤瑤就更郁悶了,再一看小掃帚居然已經被搶完了,抓住金文柏就是不讓他走,“本來就剩幾個了都被你拿走了,你全拿走了我們怎麼辦啊,她們要拿讓她們自己來拿啊。”

    學校買的這種大掃帚真的特別大,別說掃地了拿著就累,她可不想拿。

    你不想拿關我什麼事啊,金文柏無語,沒有了你沒東西用了又關我什麼事啊,而且他都解釋了這是給女生專門拿的怎麼還一直搶?

    搶來搶去秦悠悠找過來了,“怎麼了這是?”

    田瑤瑤一看秦悠悠親自來了頓時身體緊繃了起來,秦悠悠看了眼金文柏又看了眼田瑤瑤,干淨利落的從地上拎起一把比她還高一個頭的大掃帚,“你用吧,我用這個就行了。”

    想用就給你用。

    反正她力氣大。

    金文柏“哼”了一聲,小氣巴巴的勻給了田瑤瑤一個掃帚,把剩下的幾個給麥冬幾人後也學著秦悠悠的樣子,拎起了旁邊的大掃帚。

    臥槽。

    好重。

    不愧是連江淮也照揍不誤的悠悠!

    旁邊正好又圍觀的兩個男生也隨口評價一句,“秦悠悠這性格真的不錯啊。”

    “是吧,我也覺得,挺帥的。”

    田瑤瑤︰

    秦悠悠這是什麼意思?故意針對她嘲諷她?故意這麼做對比一下凸顯自己的性格?正好襯托她性格不好?

    田瑤瑤氣呼呼的跺了一下腳,狠狠的瞪了秦悠悠一眼這才轉身跑去掃地了。

    麥冬擠到秦悠悠旁邊小聲道,“悠悠,我怎麼感覺這個田瑤瑤一直針對你啊。”

    “讓她針對唄”,秦悠悠無所謂道,“對我又沒什麼影響。”

    “不愧是你!”

    麥冬豎起大拇指,過了一會兒江淮扛著個大掃把來找秦悠悠,秦悠悠眯著眼楮看著自家匪里匪氣的兒子,覺得有些辣眼楮的轉身走人。

    不明所以的江淮跟在後邊,“媽你又咋了?你昨天是不是沒睡好,你看你這黑眼圈。”

    秦悠悠︰

    我這是為了誰啊!

    江淮思考了一下,然後立馬見縫插針的黑池羽,“是不是那個小明星太不安分了氣的你沒睡好覺!”

    秦悠悠︰

    你能有小羽一半听話就好了!

    同樣都是兒子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秦悠悠真的搞不懂了,池羽那麼乖,戚忍也是滿身正氣,江淮就不能稍微沾一點哥哥們的優點嗎?

    秦悠悠覺得還是要讓幾個兒子多接觸接觸,至少要讓江淮感受到幾位哥哥身上的美好品德。

    可是江淮死活不去見池羽,戚忍更不說了,見面就得打一架。

    秦悠悠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等回到家後寫完作業玩手機,麥冬幾個人在她們建的微信群里聊得正嗨,江淮又給她發微信說些有的沒的。

    秦悠悠聊了兩句突然眼楮一亮。

    于是當晚,正在酒店的江淮,依舊忙成狗的戚忍,還有正在樓下的池羽收到了來自親媽的微信群聊邀請。

    三人看到秦悠悠的消息,想也沒想的同意了。

    然後下一秒,群里進來一個人,又進來一個人,除去秦悠悠以外陌生的三個微信號整整齊齊的陳列在一邊。

    群主秦悠悠改了群名相親相愛一家人。

    江淮,戚忍,池羽︰

    我想退群。

    但我不敢。

    那就裝死吧,

    秦悠悠改了群名,發了歡迎,首先艾特了池羽。

    [小羽羽,這是你們二哥。]

    江淮,戚忍︰

    [小氣人,這是小羽羽你三弟,混賬老五這是你三哥。]

    江淮︰???憑什麼我是混賬他們一個小羽羽一個小氣人?我不配叫小淮淮嗎???

    他想問,但他又忍住了。

    現在除了秦悠悠還沒有人說話,他先說話那不就輸了?

    繼續裝死。

    幾秒後,群里依舊冷冷清清,只有秦悠悠獨自快樂。

    秦悠悠看著自己發的一大串,再看看裝死的幾個兒子。

    ???

    她想方設法讓幾個兒子好好相處,尤其是江淮,讓他受點燻陶免得以後被戚忍給逮捕了,結果一個個都不給她面子。

    行,好得很。

    不配合是吧。

    誰今天不給她面子誰以後就別管她喊媽。

    撂下話後。

    滴。

    秦悠悠撥通了群聊視頻。




如果喜歡《 錯時空的兒子們回來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