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玉蟬(29)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淑妃的事很好查。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林淑妃的父親林進榮乃是武將出身,當年常年在外打仗, 林淑妃的母親養育了一子一女, 其中, 兒子林子平胎里受了傷, 生下來身子骨就不好, 林進榮雖說在邊關, 可在女(色)上卻並未收斂,收用了不少妾侍,且但凡妾侍有孕, 便會從邊關送回家中, 交給林淑妃的母親代為照顧。

    林淑妃的母親柔弱也善良, 不僅將這些小妾照顧的很好,且都平安生下孩子。

    那些小妾得主母照顧, 自然投桃報李,對主母敬重有加。

    原本這該是妻妾和諧之景,卻不想, 林進榮回來時身邊帶著副官之女周氏,副官也是世家出身,卻是庶子, 為救林進榮而死, 臨死前將獨女托付給林進榮,林進榮酒醉之下與周氏成就好事。

    感念副官救命之恩,便是周氏有孕也未曾送回家中,回家時二人已孕育一女, 周氏腹中又有兩個月身孕,且林進榮的屬下與周氏父親交好,言語間對周氏很是尊敬,對林進榮嫡妻反倒頗為生疏,接下來的日子,林淑妃眼見父親對周氏腹中孩兒期盼之情更甚,又見母親夜夜垂淚,一怒之下推倒了周氏,導致周氏流下一個成型的男胎。

    林進榮勃然大怒,要請家法,又指責妻子疏于教養。

    林淑妃之母絕望之下觸柱而亡,留下病弱兒子和幼小的女兒,葬禮之上,所有妾侍披麻戴孝,哭的幾乎昏厥,林進榮此時方知賢妻之好,不僅原諒了林淑妃,甚至對林淑妃愈發寵愛,可就算如此,林淑妃也沒能阻止林進榮迎娶周氏為妻。

    周氏雖說已經生下女兒,可名義上卻並非林進榮妾侍。

    所以說,周氏那獨生女兒,按理來說,連妾生子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奸jian)生子。

    可林進榮不僅迎娶周氏,更是為周氏捏造了一個前夫,(奸jian)生女就一轉成了周氏與前夫的婚生子,跟著周氏進了林家,在林家行三,人稱林三姑娘,如今芳齡十五,就要及笄。

    現在,周氏再次懷有身孕,幾近臨盆。

    林進榮嫡長子林子平(身shen)體虛弱,隨時都會一命嗚呼。

    他生(性xing)溫柔,一心為了妹妹籌謀,他心知妹妹(性xing)子不好,在宮中恐無好下場,便有心在死前,將周氏之女送入宮中,換出林淑妃,他找個殷實敦厚的人家,讓林淑妃過上平常夫妻的日子,周氏之女雖為林進榮親女,可(奸jian)生子出身為人不齒,若不進宮恐怕婚事艱難,周氏自然是願意女兒入宮來博前程的。

    只可惜,林淑妃不知兄長苦心,她見兄長對周氏敬重有加,便懷疑兄長對周氏有了不倫之情,心中恨欲滴血,(奶Nai)娘卻在身邊不停勸阻她,她氣急攻心病倒在床,(奶Nai)娘依舊絮絮叨叨,一怒之下,直接將(奶Nai)娘給趕出了宮。

    司蠻得了真相,心里頓時算計開了。

    “娘娘,事情就是這樣了。”徐難恭敬的站在旁邊。

    司蠻手抵著臉頰,閉著雙眼,翹著腿讓跪在腿邊的小宮女捶腿。

    徐難見娘娘思索,也不著急,而是轉身去拿了把蒲扇,有一下沒一下的為娘娘扇風,如今天氣漸暖,孕婦體弱,有些微風也能讓娘娘舒坦些。

    徐難的懂事讓司蠻很滿意,思緒也愈發的順暢。

    過了好一會兒,司蠻才緩緩睜開眼楮︰“咱們走一趟吧。”

    “娘娘是去……”徐難弓著身子走到司蠻身邊,伸出手讓司蠻扶住自己的胳膊。

    “去見見林淑妃。”

    司蠻抿嘴笑了笑︰“本宮啊,得好好笑話她一番才行。”

    徐難見主子高興,自然願意陪著走這一趟,不過香蕊得知後倒是有些意見,不過她不敢對司蠻說,只偷偷的去掐徐難的腰︰“你瘋了,娘娘如今的身子,若是有個踫撞,咱們就算死了也擔待不起。”

    徐難疼得齜牙咧嘴卻不敢吱聲,只好用哀怨的眼神看了眼香蕊。

    香蕊‘哼’了一聲,撇過頭去,不再看徐難。

    心里已經打定了主意,稍後一旦不好,她哪怕死也要護著娘娘。

    林淑妃病了。

    還挺嚴重的,司蠻到的時候,林淑妃正在喝藥,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一雙眼楮沒有了往日里的神采飛揚,有的只有無邊的冷寂和偏執。

    由于鐘晉的寵愛,司蠻出行總是聲勢浩大的。

    就算來了林淑妃宮里,也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氣勢,身後跟著的太監們一進門就張羅著搬凳子,放茶幾,把司蠻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坐下,所有人才松了口氣。

    林淑妃端著藥碗,目光沉沉的看著眼前的場面。

    待司蠻坐定後,不由得冷笑︰“真是稀客,宸妃是來看本宮笑話的?”

    “姐姐有什麼笑話值得妹妹來看?”

    司蠻對著林淑妃(露)出甜甜的笑。

    司蠻長相貌美,尤其是生下大皇子後,好似青澀的丫頭一下子長開了似的,再加上鐘晉的寵愛,日子可謂過的極為順心,唇紅齒白的令人嫉妒。

    林淑妃被她的笑晃了眼。

    不過很快就回過了神,她垂眸,一口氣喝(干gan)淨了碗里的藥︰“難道姐姐在妹妹眼里,不是個笑話麼?”

    “姐姐這說的什麼話,姐姐在本宮眼里,可從來都不是笑話。”司蠻無辜極了,一副被冤枉的模樣。

    賤!人!

    平日里就是用這副無辜的表情(勾gou)引陛下的吧,林淑妃心里咬牙切齒。

    “你們先出去吧,本宮與淑妃姐姐有話要說。”

    司蠻收回目光,對著徐難他們揮揮手。

    香蕊頓時急了︰“娘娘……”

    “去吧。”

    司蠻的語氣很堅定。

    林淑妃不知宸妃今天來是什麼目的,這會兒只目光沉沉的看著司蠻︰“你倒是膽大的很。”

    “是啊,膽子不大,又如何敢跟在陛xia身側呢?”司蠻歪了歪身子。

    “你若是來炫耀的話,可以走了,本宮這里,不招待惡客。”

    “哎呀,姐姐這話說的,妹妹可是听說姐姐病了,特意來看姐姐的。”

    林淑妃怒從心底起,再也忍不住的低吼︰“你到底想做什麼,若是來看我笑話的話,就給我滾出去。”

    “妹妹都說了,姐姐不是笑話。”

    司蠻語氣認真極了,托著腮,專注的看著林淑妃。

    那表情很是可愛。

    林淑妃想到自己小的時候,那時候父親遠在邊關,家中只有母親與那些妾侍,妾侍們生下了妹妹們也是這樣可愛,每天都仿佛小鹿一樣看著自己。

    可自從周氏那個女人出現後,一切都變了。

    想到這里,林淑妃的表情又陰沉了幾分。

    “妹妹很得意吧,明明是卑賤之身,卻獨得陛下寵愛,又生下大皇子,將我們這些世家出身的女人狠狠的踩在腳下,想來妹妹躺在陛xia身邊時,心中就得意萬分吧。”林淑妃靠在枕頭上,蒼白的臉,漆黑的瞳孔,就這麼幽幽的看著司蠻。

    “是啊,很得意啊。”

    司蠻臉上的笑容也變淡了。

    “陛下是天下之主,但是好像很多人都忘記了這一點,他們以為自己能凌駕與陛下之上,可卻忘了,如今的陛下可是酣(睡Shui)之虎,縱使未曾醒來,可依舊是老虎。”

    林淑妃抿嘴,突然嗤笑一聲︰“別忘了,厲皇殘暴,這三年來是誰支撐著大啟。”

    “厲皇為何殘暴,林淑妃當真不知曉麼?”

    林淑妃臉(色)頓時變了。

    “那麼……林淑妃又知不知道,陛下知不知道厲皇為何殘暴呢?”司蠻緩緩起身,手輕輕的撫(摸Mo)著自己的小腹,慢悠悠的走到床邊,好似有恃無恐。

    “你知道什麼?”林淑妃蹙眉,竟然不自覺的往床里面挪了挪身子。

    “我什麼都知道。”司蠻伸手,去挑林淑妃的下巴,眉眼間氣勢驟變,溫柔消失無蹤,有的只是冰冷。

    “你當真只是民間出身?”林淑妃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氣勢突然驟變的女人,這會兒她的人也退下去了,偌大的寢宮竟然只剩下她和司蠻兩個人,後知後覺的林淑妃臉(色)頓時變了︰“你——”

    “我能救你哥哥。”

    司蠻突然欺身靠近,唇貼向林淑妃的耳朵,聲音溫柔中帶著蠱惑︰“你當真願意周氏的兒子踩著你哥哥的尸骨得到林相的寵愛麼?”

    林淑妃的身子猛地一彈。

    因為司蠻的話而不由自主流出淚的眼楮此時瞪得大大的。

    “你,你說什麼?”林淑妃感覺自己幻听了。

    “我說……我能救你哥哥。”

    司蠻憐愛的捋了捋林淑妃腮邊的頭發,幽幽的嘆了口氣︰“你當真不管你哥哥了麼?”

    林淑妃抿嘴,心緒震顫的厲害。

    她的眼圈通紅,涕淚橫流的樣子提不起淑妃娘娘的氣勢,以至于她面對司蠻的時候軟弱了許多︰“你都知道些什麼?”

    “你們家的事也不是機密,稍微一查不就知道了麼?”

    司蠻的話是實話。

    林進榮當初逼死發妻的事情在世家中鬧得很大,林進榮雖是嫡脈,可家主卻沒能落到他頭上,而是給了林進榮的弟弟,當初這件事的影響多大就可見一斑了。

    林淑妃抿嘴不說話了。

    她心里是怨哥哥的,可依舊放不下哥哥。

    畢竟哥哥是她在這個世上最親近的人,哪怕是父親,在她心目中也沒有哥哥的地位高。

    可他對周氏……

    “你在擔心什麼?就周氏那個老女人,你當真以為你哥哥眼瞎麼?”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司蠻抿嘴笑了笑,弓著身子實在有些累,(干gan)脆坐在床沿︰“你不適合宮闈,你的心思太淺了,手段也很粗糙,當初你庶妹之所以那麼慘,完全是敗在全無防備之下,不然的話……”司蠻微涼的手指握住林淑妃的手︰“你不死也得(脫tuo)層皮。”

    林淑妃頓時(露)出屈辱的表情。

    “總之你哥哥對周氏並無覬覦之心,反倒是對你……”司蠻笑出了聲來︰“拳拳之心被誤解,想來哥哥會傷心的吧。”

    “哥哥的(身shen)體……你當真能治好?”林淑妃面上掛不住,心里卻還是帶著期盼。

    “嗯。”

    司蠻點頭。

    “你想要什麼?你這般助我必定有所求。”林淑妃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宸妃絕對不會無事獻殷勤。

    “唔……暫時沒什麼想要的,你就當我日行一善好了。”

    司蠻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回椅子上坐下。

    “是麼?原來宸妃娘娘竟是這般好心的人?”林淑妃譏諷的嗤笑一聲︰“你這張虛偽的臉可真難看,陛下就是被這麼虛偽的你迷住的吧。”

    “淑妃姐姐說什麼呢?”

    司蠻恢復一臉無辜︰“陛下可是愛慘了我單純的模樣。”

    林淑妃被這嬌柔給懟的心里好似含了口血。

    “所以單純如我,怎麼會讓淑妃娘娘助我什麼呢?”司蠻對著林淑妃歪了歪頭,聲音輕忽的幾不可聞︰“有些事,得和你哥哥談才行,你還不夠格。”

    “你——”不要臉!

    林淑妃頓時急氣攻心。

    “你好好考慮吧,等想通了可來神選宮尋我。”司蠻說著,便拎起杯蓋輕輕的撞了撞杯身,徐難很快從外頭進來了,司蠻扶住徐難的手臂︰“淑妃姐姐好好休息吧,妹妹就不叨擾了。”

    林淑妃冷哼一聲,撇開眼去沒有回應。

    司蠻也不覺得被冒犯,扶著徐難就走了,回去的路上,徐難忍不住的奉承︰“這淑妃娘娘可真是不懂事。”

    “呵。”

    司蠻冷笑一聲︰“她要是懂事,也不至于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徐難不知司蠻同林淑妃聊了些什麼,但是敏銳的察覺到談話內容並不愉快,立刻轉移話題︰“說起來,前幾日出了件事,想來娘娘還不知道呢。”

    “哦?”司蠻挑眉︰“說說看?”

    “說是文州那邊好幾個世家最近出了事。”徐難完全將這個當笑話說給司蠻解悶兒的。

    可司蠻卻想的更深。

    文州……算是範統的老根據地了。

    他居然從那里下手,簡直匪夷所思,這老頭的手段夠狠的啊。

    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文州那邊有一個礦山,里面出產的石料都是用以修皇陵,前些日子連日暴雨,厲皇陵寢的守陵人來報說,厲皇陵寢有滲漏的跡象,陛下震怒,派遣大理寺徹查此事,文州那邊拔出蘿卜帶出泥的,已經沒了十好幾家人了。”

    司蠻詫異︰“十幾家人家?”

    “嗯,雖算不上世家,卻也算的上世家支脈了,這一次傷筋動骨了。”

    徐難言語中不免帶上幾分幸災樂禍。

    對于福寧宮出身的人來說,看世家笑話已經成了本能了。

    司蠻一邊走一邊撫(摸Mo)著肚子,思緒卻飛到了之前範統所說的話上。

    範統的動作很快,她才懷上第二個就已經弄倒了十幾家,說不得,二皇子還沒降生,鐘晉就要去寵幸其他妃嬪了,司蠻手指攥了攥。

    看來她的速度得快點兒了。

    晚上,鐘晉回來了。

    鐘煌已經十五個月了,開始不停的想要靠自己的小腳丫子去探索新的世界了,司蠻懷有身孕,如今肚皮也隆起來了,鐘晉進門的時候,司蠻正滿眼慈愛的看著徐難領著鐘煌學走路。

    “陛下。”

    听到唱見,司蠻連忙起身,捧著肚子行禮。

    “免禮。”鐘晉一邊說話,一邊快步走過來扶起司蠻︰“月份大了就莫要做這些危險的動作,看的朕心驚(肉rou)跳的。”

    “禮不可廢。”

    司蠻笑了笑,然後伸手拉住鐘晉的手︰“陛下快來看,皇兒剛剛走了好幾步呢。”

    鐘晉立刻側過頭去看鐘煌。

    鐘煌對鐘晉不陌生,知道這是自己的父皇,于是張開小手,踉踉蹌蹌的朝著鐘晉邁開腳步。

    “父,父,阿父,父皇……”

    鐘煌一邊噴口水,一邊喊出人生的第一聲父皇。

    鐘晉的眼楮驟然睜大,司蠻也覺得十分驚喜,她猛地蹲下︰“皇兒,快喊母妃。”

    鐘煌立刻用萌噠噠的眼神看過來,嘴巴卻緊閉著死活不開口。

    司蠻還有些不甘心︰“快啊,皇兒,快叫母妃,母妃可是天天陪你玩的。”

    可鐘煌卻扭過頭去,對鐘晉伸出小手︰“父,父皇,皇……”

    軟綿綿的聲音讓司蠻忍不住的(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來,她幽怨的瞥了一眼鐘晉︰“明明臣妾陪他更多,為何皇兒卻只喊父皇呢?難道這就是父子天(性xing)麼?”

    “哈哈哈。”鐘晉本來被那聲父皇給喊得有些震撼,這會兒听到愛妃哀怨的聲音,頓時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他彎腰,一把將鐘煌抱起來,狠狠的親了他一口︰“好皇兒。”

    司蠻很不是滋味。

    眼看著鐘煌又連續喊了好幾聲,哄得鐘晉晚上用膳時都不肯放他下來,而是親手抱著坐在膝蓋上,甚至還要了碗(肉rou)粥,拿著小勺子親手喂他吃。

    司蠻端著小碗,在旁邊差點酸成檸檬。

    等鐘煌(睡Shui)著了,被抱下去後,鐘晉仿佛才想到了司蠻,走過來抱住她,手順勢托在她的肚子上︰“讓朕瞧瞧這個吃酸醋的,這小嘴兒能掛醋瓶了吧。”

    “誰吃醋了。”

    司蠻‘哼’了一聲,轉身往內寢走去。

    鐘晉發覺自從懷了這一胎後,司蠻就多了一些小脾氣,太醫說是因為孕期心情的緣故,需要好好注意,可偏偏,鐘晉愛極了這樣的小脾氣,所以就算司蠻給他臉(色)看,他也不覺得生氣。

    連忙跟進去,將她摟進懷里,好生安撫了半天,最後實在無奈了,才調笑道︰“做娘的,居然和親兒子吃醋,羞人。”

    “臣妾……”

    司蠻臉頰頓時緋紅,低下頭將臉埋進鐘晉懷里,似乎也覺得羞惱。

    鐘晉又抱著她說笑了好一會兒,二人這才消停了。

    等沐浴完,二人坐在榻上下棋,鐘晉這才說起下午的事︰“朕听說你下午去看淑妃了?”

    “嗯,臣妾听說淑妃姐姐病重,很是擔憂,便去探望了一下。”

    司蠻倒也不隱瞞,臉上流(露)出幾分惆悵︰“淑妃姐姐也不容易。”

    “她當初陷害你,如今你還好心去探望她,也不怕過了病氣?”

    “話不能這麼說,人降臨在這世上,起初都是清清白白的,淑妃姐姐之前之所以陷害我,無非是想要得到陛下的歡心罷了,如今淑妃姐姐病重,無論如何,也該去探望才是。”

    說到這里,司蠻不由得唏噓︰“說起來,淑妃姐姐瘦了好多。”

    “她那般對你,你還掛念著她,真是個傻子。”

    “都是離家的女兒,淑妃姐姐也只比我大幾歲而已。”

    司蠻牽(強qiang)的(勾gou)了(勾gou)唇。

    “怎麼,想家了?”鐘晉從未從司蠻口中听過關于娘家的話,如今看來,顯然還是想的。

    “嗯,離家多年,音信全無,也不知父親如今如何了,我雖恨他賣了我,可到底生身之父,也盼著他好一點。”

    鐘晉嘆息,將棋盤撤走後抱緊司蠻︰“你啊,就是太過善良了。”

    “善良不好麼?”

    “好……”

    鐘晉低頭親了她額頭一口︰“以後也一直這般善良下去吧。”

    司蠻點點頭,充滿依賴的抱著被鐘晉抱著。

    善良……

    善良在宮里是活不下去的。

    “朕派人去湖州看看你父親?”

    “不用了。”

    司蠻搖搖頭︰“過些日子,臣妾讓徐難找人帶一百兩銀子給他吧,臣妾不想讓人傷了他。”

    她如今的情況特殊,不能讓曹家人冒出來壞她的好事。

    這世道,孝道大于天,她還不想自找麻煩。

    鐘晉也想到現在的情況,確實不適合同司蠻娘家聯系,不過……︰“你難道不想為你父親謀個一官半職麼?”

    “我父能將我賣了,就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了,不適合。”

    司蠻嘆息︰“便讓他做個富家翁吧。”

    鐘晉拍拍她的背︰“若後宮諸妃都有你這樣的想法就好了。”

    司蠻輕笑,再不多言。

    又過幾日,有傳言說淑妃的(身shen)體恢復了,司蠻穩坐釣魚台,絲毫都不著急,以至于淑妃過來的時候,臉上居然帶著怒意。

    “你日子過得倒是舒坦。”語氣很有些沖。

    “不然呢?”

    司蠻反望過去︰“本宮又無需著急。”

    林淑妃被噎了一下,不過還是狠狠的攥了攥拳頭︰“我今日來找你,你該知道是為了什麼吧。”

    司蠻裝傻︰“什麼?姐姐說什麼妹妹听不懂呢。”

    “你——”

    林淑妃恨恨的拍桌。

    可看著司蠻那雙含著笑意的眼楮,又逼著自己將怒火壓了下去,她走到司蠻身邊,壓低了嗓音咬牙切齒的問道︰“就是為我兄長治病之事。”

    “哦,這件事啊。”

    司蠻應了一聲︰“你想辦法讓你兄長入宮吧。”

    “什麼,讓我兄長入宮?”

    “嗯?難不成這點小事也辦不成麼?”

    司蠻拿起小金錘子輕輕的砸手里的山核桃︰“無論是病的要死了,要見哥哥最後一面,還是哥哥快死了,你要見他最後一面都可以,總之先將人弄進宮吧。”

    林淑妃︰“……”

    作者有話要說︰  鐘煌︰霸道帝王ソ極致寵愛,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

    求收藏,求撒花,麼麼噠(ゴ▔ 3▔)ゴ,,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如果喜歡《 這日子沒法過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