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玉蟬(28)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這個年過的有些沒滋沒味的。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宮中無太後, 無皇後,只有二十多個妃嬪。

    而這些妃嬪中, 貴妃空懸, 淑妃無寵, 德妃病重, 賢妃禮佛,唯獨這個宸妃, 有寵有子還有位份,可偏偏,身份不夠,就算鐘晉有心讓她主持公務接見誥命也不敢真的讓她主持,否則的話那些世家的女人, 說不定真的能做出大過年的集體稱病的事來。

    上次之所以能借機懲罰柴夫人, 也不過是因為柴夫人不敬大皇子的緣故, 表面上可和宸妃沒有半點兒(關guan)系。

    鐘晉心里頭憋屈的厲害。

    他心疼宸妃。

    在他心目中,宸妃與那些世家出身的妃嬪並無區別。

    不, 還是有區別的。

    宸妃比那些世家出身的女子, 對他更加的真心,在那些世家妃嬪的心目中,他這個皇帝不過是她們的登天梯,生下他的子嗣, 延續家族榮耀才是最重要的。

    而宸妃卻不同,她滿心滿眼的只有他。

    床笫之間,每當情難自己的時候, 鐘晉總是很愛親(吻wen)宸妃那雙美麗的眼楮。

    那雙眼中的深情,總能讓他無法自制。

    宸妃是那樣深愛著他,可他,大啟的皇帝,宸妃的丈夫,卻連最基本的榮耀都無法給予,這讓鐘晉感覺無比的挫敗,也讓鐘晉對後宮諸妃的厭惡更多了幾分。

    反倒是司蠻,一臉絲毫不在意的模樣,居然還反過來安慰鐘晉。

    “陛下莫氣了,臣妾不耐煩接見誥命,就讓淑妃姐姐去吧。”司蠻伸手輕輕的揉捏著鐘晉的太陽穴。

    這幾日怕是累過頭了,鐘晉的頭總是時不時的疼。

    這會兒鐘晉身著中衣,躺在(床chuang)上,頭枕在司蠻的大腿,閉著眼楮任由司蠻在自己的腦袋上按壓著。

    溫熱的手指,輕柔的力度,緩解了他的頭疼,所以鐘晉的語氣也有些軟了下來︰“你還真是心大,朕可是為了你好,便是不為了自己,只為了皇兒,也該拿出些架子來。”

    說到這里,鐘晉的語氣有些激動。

    世家高傲太久了。

    大啟立朝百年,開國君主並非世家中人,相反,那位開國皇帝其實只是永州里一普通縣衙的小吏,所以就算後來鐘家得了天下,那些世家的人其實並不是很看得起,猶記得剛立朝時,那些世家寧可將女兒嫁給窮困潦倒的世家子弟,也不願嫁入皇家,姿態可謂拿的高高的。

    誰能想到,如今的世家居然會想方設法的將女兒往宮里送呢?

    鐘晉忍不住的嗤笑一聲。

    “朕就是要那些世家的女人跪在愛妃面前。”

    司蠻溫柔的撫(摸Mo)著鐘晉的頭,眼中帶著慈愛,就仿佛撫(摸Mo)著大皇子的頭一樣。

    這樣的溫情讓鐘晉沉迷,他閉著眼楮伸手去(摸Mo)司蠻的脖子。

    司蠻嘆息,低頭在鐘晉唇上(吻wen)了一下。

    說到底,鐘晉只不過是想要看看那些高傲的世家被打斷脊梁骨的模樣,什麼為了她,不過是欺騙別人也欺騙自己的借口罷了。

    “臣妾相信陛下,一定有那一日的。”

    鐘晉得到了想要的鼓勵,心情開始轉好,頭歪了歪,將耳朵貼在司蠻的小腹上︰“朕的皇兒何時才能與朕打招呼。”

    司蠻懷大皇子的時候,整個孕期鐘晉都是全程陪護的,所以他對大皇子的感情很不一般,這也導致,鐘晉對司蠻腹中的二皇子的期待同樣深刻。

    他睜開眼楮,眼中冒火的看著司蠻︰“何時咱們才能再為皇兒打磨筋骨?”

    司蠻頓時臉蛋紅撲撲的︰“再,再過些時候吧。”

    鐘晉簡直愛極了她這副既單純又坦誠的模樣,立刻起身將她拉進懷里抱著親昵。

    因為司蠻的安慰,鐘晉的心情終于好了,在這年末之際,倒也能給臣子們一個好臉(色)。

    只是面上不顯,心里頭卻還是憋著口氣。

    過年過的很平淡,封筆後除卻必須要出門的日子,其他時候鐘晉都窩在了神選宮和司蠻混在一起,可憐林淑妃,在這寒冬臘月,不僅得不到丈夫的安撫,還得勞心勞力的做事。

    除夕宮宴上,林淑妃將自己的位置放在距離鐘晉最近的下首。

    她本意是想向文武百官彰顯自己在宮中的地位,哪怕無寵,也有絕對的權利,可她怎麼也沒想到,鐘晉竟然會攜同宸妃一起接受朝臣跪拜,最後更是讓宸妃與自己同坐。

    這一耳光,甩的又狠又疼。

    一整個宮宴,林淑妃都感覺如坐針氈,她低著頭,甚至不敢抬頭,生怕看見那些人輕蔑的眼神。

    等宮宴結束,林淑妃回了寢宮,直接就趴在枕頭上哭了。

    她恨宸妃。

    可她卻也知道,她更該恨的是鐘晉。

    “娘娘,莫要再哭了,若哭的傷了身子,豈不是得不償失?”(乳Ru)娘心疼這個自己(奶Nai)大的孩子,自從入了宮,她已經眼看著這個驕傲的姑娘變成如今這副怨婦模樣。

    她只是個(奶Nai)娘,許多話不敢說,可她是真的心疼。

    她將林淑妃抱進懷里︰“我的娘娘啊,你再這麼哭下去,不是要剜老奴的心麼?”

    說著,竟然哭的比林淑妃更大聲了。

    林淑妃如同小時候一般,將臉埋入(奶Nai)娘的懷中︰“(奶Nai)娘,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般做,難道就不怕父親發怒麼?”

    林家手里可是有兵權的!

    鐘晉難道就不怕麼?

    “娘娘。”

    (奶Nai)娘哭的愈發厲害︰“娘娘,日後咱們安分過日子吧,陛下是陛下,咱們不奢求了好麼?”

    “不,(奶Nai)娘,他不僅是陛下。,他還是我的……”

    ……夫君呀。

    “娘娘,周氏的女兒過了年就十五了!”

    (奶Nai)娘的聲音明明壓得很低,卻偏偏有種很是淒厲的感覺。

    林淑妃的身子猛地一顫。

    她閉了閉眼楮,終于冷靜了下來,輕輕的擦拭臉上的淚痕︰“她恨我也不會拿自己女兒的前途來恨,(奶Nai)娘多慮了。”

    “周氏有孕了。”

    (奶Nai)娘閉了閉眼楮︰“今年宮宴,周氏未曾來,奴婢原本也覺得周氏不願見娘娘所以借故稱病,可是……奴婢見了以前府里的老姐妹,她說……周氏有孕了,快兩個月了。”

    林淑妃聞言,睜大了雙眼,淚水滾滾而落。

    “她有孕了。”

    “是。”

    “哈哈,她又有孕了,哥哥呢?哥哥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她有孕?”林淑妃猛地側頭,目光中滿是陰狠︰“他是不是瘋了,他知不知道,一旦那個孩子出生,他的地位就不保了!”

    (奶Nai)娘哭的更厲害了︰“他知道,可大公子說,他本就是將亡之人,不能讓林氏門楣無抵柱之才,他……親手護住了周氏的孩子。”

    她早在剛知曉時,就下手了。

    “他就是個瘋子,瘋子——”

    林淑妃再也忍不住的開始摔掉寢殿內的擺件。

    “他辜負了我,辜負了母親,他該死。”

    “娘娘,大公子說了,左右娘娘不曾承寵,不若送三小姐入宮,娘娘回了林家,他為娘娘尋一妥帖人家,總好過宮中清冷孤苦。”(奶Nai)娘一把跪下,抱住林淑妃的腿︰“娘娘,大公子心里是有你的,只是大公子的身子……”

    (奶Nai)娘哭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娘娘,大公子的身子不行了,他說……這是他為娘娘謀求到的最好的路。”

    “哈哈,最好的路?”

    林淑妃一腳踹開(奶Nai)娘,踉蹌著往里走︰“當初要我入宮,說是最好的路,現在要我出宮,又說是最好的路。”她張了張嘴︰“錯了,他心里沒有我,他心里有的是周氏,我早就知道了……哈哈,都把我當傻子,我不傻,我不會出宮的,我不僅不會出宮,本宮還要長長久久的做這個淑妃。”

    林淑妃宮里(發fa)生的事情此刻還不曾傳到神選宮來。

    司蠻這會兒正陪著鐘晉用膳。

    明明剛從宮宴下來,兩個人卻仿佛餓極了,直接(脫tuo)了大裝,穿著不甚整齊的中衣,一人抱著一個海碗,大口大口的嗦面。

    司蠻喝了口熱湯,這才覺得肚子里舒服些︰“這寒冬臘月的,還是湯面吃著舒坦。”

    “是啊,朕就說了幾句話,面前的蒸碗上都結了一層油。”

    “好歹陛下面前還有些熱氣兒呢,臣妾跟前的,就連那米糕都凍硬了。”

    兩人就如同最平凡的小夫妻,一邊嗦面一邊抱怨著。

    等吃飽喝足了,兩人並排躺在(床chuang)上,相視一笑,竟然有種從前沒有的溫情,鐘晉此刻腦袋恍惚,竟然覺得他們像極了一對夫妻,這樣小小的幸福,讓他心里格外的激動。

    二人相擁而眠,絲毫不管多少人輾轉反側。

    過了正月十五,宮里又開始忙碌了,這一次忙碌是因為大皇子周歲宴的事情。

    因為大皇子如今是陛下唯一的皇子,又是頗為得寵的宸妃所出,所以不管宮外世家們心里怎麼想,總之裝也要裝出高興的樣子進宮來賀喜。

    再一次入宮參加宮宴,依舊是那些人,依舊是同樣的位置,讓許多人恍惚著以為還在除夕宮宴之上。

    只是這一次,宸妃坐在皇帝身邊可謂理所應當。

    而且,下面的臣子目光盯著宸妃那扶著肚子的手,手指微微攥緊。

    這是……

    “宸妃有了身孕,便坐在朕的身邊吧。”鐘晉語氣中帶著喜氣,就連動作都比平日里溫柔了許多。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高興。

    待司蠻坐定後,帶著幾分N瑟的看著下面的臣子︰“今日大皇子周歲,宸妃又有了身孕,雙喜臨門,朕心甚慰。”

    嘔——

    下面世家出身的大臣們心里頓時嘔血。

    而寒門臣子則瞬間眼楮一亮,雙目灼灼的盯向宸妃尚且平坦的小腹。

    他們倒是想讓家中姐妹或者女兒也入宮爭寵呢,不過看看宸妃那張臉,就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自不量力,正因為此,大皇子就這般天然的得了寒門臣子的支持。

    司蠻今日的妝容很是端莊。

    前些時候的除夕宮宴,她雖說坐在鐘晉身邊,可說到底,那時候誰都不將她當回事,只當是以(色)侍君之人,而今日,她是宮宴的主角,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她自然拿出當初做長公主的氣派來。

    鐘晉又說了幾句話,無非是對大皇子的期待以及對二皇子即將到來的激動。

    很快,就到了為大皇子賜名的時候。

    徐缺手里拿著聖旨,一甩拂塵,‘啪’的展開聖旨,大聲宣讀。

    司蠻屈膝跪下,思緒卻飛的很遠。

    她不知道鐘晉會不會給大皇子取名叫鐘煌,但是,她既然放手讓徐難去做了,就不會再(插cha)手,這是對徐難的考驗。

    聖旨很長,全是對大皇子的夸贊。

    只這長度有些夸張的夸獎就證明了鐘晉對皇長子的喜愛與期待。

    終于到了最後,徐缺聲音驟然變大︰“特賜皇長子名,煌,欽此——”

    徐缺的尾音拖得很長,帶著太監特有的詭異音調。

    宣布完後,下面的臣子一片沉默。

    大皇子叫啥?

    他們沒听錯吧。

    叫‘煌’?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想立太子了?

    煌,明光也。

    這是一種解釋,但是還有另一種解釋。

    煌,同皇,意思是,仿佛光明一般被眾人追隨的皇者。

    這和立太子有什麼區別?

    可他們卻不能只因為一個名字就和鐘晉鬧開,畢竟陛下只是單純的給大皇子取個名字罷了,最重要的是,聖旨已下,便是他們真的抗議也沒有用,總不能帶頭抗旨吧。

    但是也因為此,他們對大皇子的警惕之心更(強qiang)了。

    世家臣子們對視幾眼,心中已經有了思量,他們需要一個屬于世家血脈的孩子。

    以前他們還會想著由五大世家出身的妃嬪生下皇子,如今看來,只要是世家妃嬪就好,無論是誰,必須要生下一個世家血脈的皇子才行,接下來的抓周時,那些臣子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鐘煌很給力,直接就抓了鐘晉放上去的龍環佩,圓形的玉盤被鐘煌的小胖手抓著,更加襯托的鐘煌玉雪可愛,聰慧非常,世家臣子看的眼熱極了。

    那些家中女兒曾經承寵過的臣子,此時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通過(關guan)系聯系上宮內的女兒,讓她們抓緊機會,趕緊懷上一個。

    只可憐那些被招幸的妃嬪,空有良田卻無良種,以前吹過的牛逼此刻全都孽力回饋自身。

    此時就算她們想要解釋自己並未承寵都沒辦法,只能默默的將懷不上的黑鍋背在了身上。

    大皇子如願得了鐘煌這麼個響亮無比的名字。

    等宮宴結束,鐘晉白天事情沒忙完,便將折子搬來了神選宮,這會兒正在書房里忙碌著,司蠻則是因為(懷huai)孕的原因,早早的就上了床,帳子一放,便揮退宮人,直接鑽進空間,快速跑到房間里打開電腦。

    鐘煌周歲了,是否擁有‘福’技能就看今晚了。

    找到金手指的那一欄。

    果然看見原本空白的記事本中多了鐘煌的名字,他的介紹很簡單,就是‘多子多福技能︰no.1號鐘煌,福技能︰宿慧’。

    宿慧……

    這個詞司蠻是知道的,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理解的意思對不對,于是尤不安心的又打開了千度,搜索了一下‘宿慧’這個詞,得到的答案是‘先天智慧’。

    也就是說,鐘煌這個孩子,特別的聰明。

    得到答案的司蠻不免有些激動。

    聰明的孩子日子總會過的好,司蠻確實想做攝政太後,但說到底,她本身是個懶惰的人,若她的孩子夠聰明,能夠完成她想完成的目標,她也不介意早些時候還政,安心做她的太後。

    想的挺美的司蠻回了(床chuang)上,用被子裹好自己,心思安定下來的她忍不住的伸手(摸Mo)了(摸Mo)自己的肚子。

    這里面有no.2號,不知道會不會有這個好運氣,再擁有福技能了。

    不過……這系統也真是夠冷冰冰的,居然還給孩子編了號。

    【不好意思,這是技能自帶程序,並非本系統的鍋。】

    系統這時候又冒出來了。

    它的心情似乎很不錯,語氣都比前些時候雀躍許多︰【看來你這邊進展很順利。】

    “嗯,你心情很好?最近有好事(發fa)生?”

    【嗯,最近找了幾個員工,也租了辦公大廈,未來還會買地皮自己建公司大樓。】

    司蠻︰“……”

    她真是越來越搞不懂系統了。

    “你,你不是個系統麼?怎麼還要買地皮?”

    【……我需要一個合法收入。】

    系統嘆了口氣︰【我拿了你倉庫里的一套頭面,已經換算成積分打到你賬戶上去了,記得查看一下。】

    司蠻搓了搓手指,感情她不僅要斂財補倉庫供那些宿主,還要供自己的系統?

    【沒辦法啊,養老婆需要很多錢的。】

    系統仿佛看到司蠻在想什麼,語氣頗為無奈。

    以前的系統在司蠻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可如今的系統在她眼里宛如一個悲催的社畜。

    總覺得有什麼東西碎掉了。

    “行吧。”

    司蠻想到自己倉庫里僅有的幾套全套頭面,不由得抿唇。

    頭面這東西也分等級的,就算她如今貴為宸妃,也戴不了倉庫里品級最高的頭面,想到這里,司蠻神(色)越發冷淡,總有一天,她要戴上最好的頭面。

    系統覺得這會兒的宿主有點恐怖,原本興沖沖跑過來聊天的他默默的匿了,轉頭去找老婆尋求安慰去了。

    倒是司蠻,手輕輕的撫(摸Mo)著肚子,神(色)怔忪。

    直到鐘晉回來,她還在怔然中,最後還是鐘晉的聲音喚回了她的思緒。

    “在想什麼呢?”

    鐘晉坐在椅子上,宮女殷勤的捧著泡腳桶過來。

    外頭天冷,就算書房有炭盆,鐘晉的腳還是冷的,為了不讓身上的寒氣冷到司蠻,他(睡Shui)覺前還得泡個腳暖暖身子。

    “沒什麼。”

    司蠻掀開被子想要下床,卻被鐘晉阻攔了,司蠻自然樂的縮在溫暖的被褥中。

    她眉宇間帶上愁緒︰“今日臣妾觀下面臣子們的神(色),似對皇兒的名諱心存不滿,臣妾心中惶惶不安至極,如今臣妾懷有身孕,皇兒更是剛滿周歲,臣妾又想到當初懷皇兒時遭遇的事情,心里頭就怕的不行了,當初臣妾一人,小心點也就罷了,可若是有人想對皇兒出手,臣妾……”

    說道這里,司蠻的眼圈紅了,眼角的淚將落不落,看起來楚楚可憐。

    鐘晉連忙讓人擦了腳,快步走過來將她抱進了懷里︰“莫要擔心,有朕呢。”

    “陛下,臣妾害怕……”

    司蠻伸出雙臂,緊緊的抱住鐘晉,瘦弱的身子不停的顫抖著。

    鐘晉簡直心疼壞了。

    一邊又憤恨那些大臣實在咄咄逼人,竟然讓宸妃害怕若此,心中厭惡更甚。

    “莫怕,朕在,必定護你和皇兒周全。”鐘晉不停的承諾著。

    司蠻的淚水打濕了鐘晉的(胸xiong)膛。

    鐘晉不停的撫(摸Mo)著她的長發,這神選宮,看似繁花似錦,實則如履薄冰,鐘晉疼惜更甚,夜里相擁而眠時,鐘晉眉頭緊鎖,竟然毫無(睡Shui)意,看著懷中愛妃(睡Shui)夢中都微微蹙著眉頭,疼惜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甚至有種沖動,現在起身寫下太子詔書。

    想要看看那群大臣勃然失(色)的場面。

    可到底忍住了。

    太子之事不是小事,且……他未來必定會有皇後,嫡子與長子之間的問題也當好好處理,除非……除非他能力排眾議,立宸妃為後,那麼,鐘煌便是理所當然的嫡長子,立太子便能名正言順。

    鐘晉心思百轉千回,立宸妃為後的想法一旦有了,想要消除就顯得格外的艱難。

    他輾轉反側大半夜,直到夜深,才沉沉的(睡Shui)去。

    可鐘晉(睡Shui)了,司蠻卻睜開了眼楮。

    她伸手輕輕的撫(摸Mo)著鐘晉的額頭,自懷上孩子開始,鐘晉頭疼過兩次,這是燻香的後遺癥,日後會越來越嚴重,小心翼翼的用內力為鐘晉驅散那一點不適。

    鐘晉不能病。

    至少現在不能病,他只能在他該病的時候病。

    等內力走了一圈後,司蠻收回手,將身子埋進鐘晉的懷里,閉上眼楮(睡Shui)了。

    時間過的很快,鶯飛草長,春暖花開。

    御花園里的花朵們競相開放。

    司蠻坐在亭子里,回想去年此時,她帶著鐘煌坐在假山亭上,範昭儀在下面說壞話正好被她捉了個正著,如今想來,竟然有一年沒見到那位範昭儀了。

    自從範統開始動作後,範昭儀的消息就好似听不見了。

    “……淑妃娘娘這下子是沒了幫手了。”

    “哎,這叫什麼事啊。”

    隱隱約約的聲音傳來。

    司蠻坐在亭子里有些無語,這里難不成是什麼風水寶地不成,怎麼每次坐在這兒都能听到八卦呢?

    “……淑妃……病重,怕是不行了,……幫襯……”

    斷斷續續的聲音漸行漸遠。

    司蠻垂眸,手指輕輕的點了點桌面,微微側過頭︰“徐難。”

    “娘娘。”

    徐難腳步極為輕盈的走過來跪下。

    “去查查怎麼回事。”

    作者有話要說︰  徐難︰發達了!

    ——————————————————————

    求收藏,求撒花,麼麼噠(ゴ▔ 3▔)ゴ,,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m..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




如果喜歡《 這日子沒法過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