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動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沈穗再被拉回十多年前的情景里, 一幕幕都尚且清晰。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她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會有那麼強烈的情緒。無論是恨意,還是憤怒,亦或者是委屈, 都極為的劇烈, 哪怕那麼久過去,她依舊記得那種胸腔被填滿的窒息。

    她的內心每天都在歇斯底里地狂嚎, 而丁陶不以為意,為了避開她的爭吵,主動選擇與她疏離。那些被漠視無法排解的憤怒, 在不斷的積累中,膨脹到了極點,並最終扭曲變態到讓她失去判斷力, 從嘴里說出一些無比惡毒的話。

    明明她也知道那樣是不對的,大概只有鬼使神差一個詞可以形容了。人一旦犯起沖動,就會朝最不可挽回的方向奔去,絲毫不顧後果。

    她不免想,如果當時丁陶能夠好好寬慰她兩句,表現出足夠的尊重,讓她將那股不平之氣抒發出去,或許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偏偏不是, 所有的遺憾跟可惜造就了今天的結果。仿佛一切是早已注定的報應。

    沈穗被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所淹沒,臉上又哭有笑,就听見賀決雲問︰“你就那麼討厭董軒軒住進你家里嗎?如果你真的討厭, 你大可以拒絕, 或者直言。還是說, 你真的認為這件事情里最錯的,是一個沒有行為能力的五歲小孩兒?”

    沈穗慘淡地扯了扯嘴角, 說道︰“所有女人都會討厭家里有一個,喜歡自作主張的男人。什麼叫家?家就是,由自己人組成的一個團體。董軒軒不是我兒子,他還是我丈夫背叛我的證明,我為什麼要接受他?你們男人,是不是都認為,只要自己在家里有足夠的話語權,妻子就一定會接受這樣的事情?”

    沈穗捂著胸口,喘不過氣來︰“不可能的!你討厭一個人,你們生活得再久你還是會討厭他!這是習慣不了的!”

    賀決雲說︰“那你應該討厭你丈夫。”

    “可他是我自己人!我拿他當家人!”沈穗激動說,“一個人遷怒的時候沒有道理的,涉及感情的事情為什麼覺得我一定會講道理?所以我討厭董軒軒!丁陶對他越好,我就越討厭他。他表現得越懂事,得到越多人的夸獎,我就越厭惡他!”

    賀決雲被她的瘋狂所震動,無法將她與之前那個軟弱的美婦人聯系在一起。她被激怒的時候原來會爆發出這麼澎湃的負面情緒。

    一個正處在轉變期間的丁希華,每天面對這樣的她,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賀決雲干澀問道︰“就因為他不是你的孩子?”

    “對!”沈穗飛快地說道,“因為他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來到了我的家里!因為他和所有人都相處的很好于是把我變成了一個外人!外人!我的人生都被他毀了!”

    審訊室,以及放映室里,都是一片寂靜。

    謝奇夢听見一陣沉重的呼吸,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發出的,趕緊閉上嘴巴。

    不知道為什麼,這些話听著讓他感到一陣恐慌。穹蒼當初也是這麼毫無征兆地來到他的家,但是他們相處得並不好。

    那段時光已經特別遙遠,甚至讓他感到陌生。畢竟穹蒼在他家里只住了一小段時間而已。

    謝奇夢正在回憶,察覺何川舟回頭看了他一眼。他回視過去,那極具穿透力的眼神讓他渾身緊繃,吞了口唾沫。

    何川舟說︰“很多人的情緒是不冷靜的,這就是許多案件,單從動機的角度,無法確認凶手的原因。案件的背後,有各種讓人啼笑皆非的理由。能夠掌控情緒,保持冷靜,其實並不一定是個缺點。如果丁希華可以從小得到正確的引導,或許會成為優秀的刑偵或司法人員。當然,敏銳的情緒感知同樣是一種天賦……嗯,會努力也是一種天賦。”

    謝奇夢︰“……”為什麼感覺最後那句話是她絞盡腦汁為了安慰自己才勉強補上去的?

    ?

    賀決雲等沈穗痛哭過一陣,逐漸穩定下來,才繼續和她說話。

    “你那個時候,跟丁希華都說了些什麼?”

    提到自己的兒子,沈穗又低落下去。她整個人仿若沉到谷底,聲音也變得縹緲。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希華跟普通的小孩不大一樣。他不怎麼哭,也不怎麼受別人情緒的影響。特別聰明、懂事、獨立。我以為這些是優點,是我教的好。我覺得他特別早熟,十幾歲的時候已經像個小大人一樣了。”

    “董軒軒剛冒出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懵了。希華平時要上學,丁陶白天不在家,董軒軒還沒辦好手續,不能去幼兒園,就算有保姆,我還是會經常看見他。他有很多的壞習慣,他媽媽經濟條件不好,自顧不暇,根本沒有好好教他,還經常對他打罵,但是……”

    沈穗低著頭,眼淚再次嗆了出來。

    “但是他跟希華完全不一樣,他對別人的情緒特別敏感,看見我的時候總是小心翼翼的。雖然知道我討厭他,可是……”

    沈穗抿了抿唇角,諷刺地笑了出來。

    “他發現我難過,還是會走到我身邊安慰我。會朝我笑,會抱著我的腿,給我送吃的。我萬萬沒想到,這個家里面,真的會關心我的,居然是他。”

    董軒軒總是跟個蜜蜂一樣在她身邊轉來轉去。頂著一張可愛的臉不停傻笑。他叫自己丁媽媽,說她長得好看,還說他母親人也很好,他有一點點想回家。

    他母親哪里好?他母親跟她一樣是個不負責任的人罷了。

    就因為他母親的無常,他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不要做讓人傷心的事,要討好那些失格的大人。見到他沈穗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早熟。

    賀決雲問︰“那你為什麼還要……”

    “我其實不討厭他,我只是恨丁陶。丁陶喜歡這個兒子,我就刻意挑他最難受的話說。”沈穗兩手捂著臉,聲音哽咽地幾乎听不清楚,“丁陶不接我的電話。希華早熟,他以為他是成熟,所以我會跟他說,讓他轉告他爸爸,也希望他能幫我勸一勸。我會跟他抱怨,我沖動的時候特別口不擇言,我以為他不會當真的。”

    沈穗神色恍惚︰“那時候,希華問過我好幾次,是不是董軒軒消失,我們家就可以恢復正常了。我都說是。我說你爸現在把心放在他的身上,你不可以把他當弟弟。然後……”

    賀決雲見她說不下去,主動將後半段補充完整道︰“然後沒多久他就死了。”

    沈穗點頭。

    沈穗永遠記得,她和丁陶聞訊趕到河邊時,丁希華站在岸上,冷眼旁觀這一切的場景。

    他緊皺著眉頭,卻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因為困惑。與他同齡的幾個孩子已經慌了神,連語言都表述不清楚,幾個女孩子更是哭得快要暈厥。

    沈穗看著丁希華,幾乎是在第一時間明白,是自己的兒子殺了董軒軒。

    那一刻,她感受到全身被無比的冰涼所包裹,努力張開嘴,竟啞然失聲。

    她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意識到自己都犯下了什麼樣的錯誤,可是她不敢說出來。

    沈穗說︰“董軒軒很听他的話,他當時把人帶到一個相對隱蔽的位置,但還是被附近一個來釣魚的村民看見了。”

    “丁陶沒有辦法,這是他唯一的兒子了,他只能保。他讓律師出面,買通了那個村民。因為希華未滿十四歲,就算說出來也不用承擔刑事責任,何況那個人根本就沒有證據。所以,村民收下錢就走了。”

    當時丁希華牽著她的手,問她︰“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

    他的冷漠跟迷茫,讓沈穗感到有些可怕。這個少年根本不清楚什麼是殺人,什麼是死亡。身為成年人的她知道,可她卻不知道該如何向丁希華解釋這件事。

    她抓著丁希華的肩膀,告訴他,他要裝作很傷心的樣子,他要學得跟他同學一樣張皇無措,他要扮演好一個正常人,從此將這件事情永遠埋在心里,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丁希華問她︰“我不是正常人嗎?”

    沈穗那時候已經快要瘋了,她覺得自己也是半個凶手,一閉上眼楮,腦海里就全是董軒軒的臉。她不相信為什麼丁希華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她本來就沒什麼抗壓力,聲音不受控制,脫口而出地回答了他︰“你不是啊!”

    丁希華是什麼反應她已經忘記了,應該是很失望,很難過。他听她的話,悲傷地送走了董軒軒,從此再也沒有提過。他跟董軒軒一樣,學會了看眼色,討好人。

    “我希望,我們都能忘掉這些事情,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沈穗的目光沒有焦距,“可是好難啊,不行。我對他的戒備,他察覺到了。”

    所以丁希華才會在房間里擺放那麼多的照片,因為他正常的家庭,從此只存在在照片里。

    明明,明明他的本意是為了挽回,他听從了母親給他的建議。

    沈穗軟軟地伏在桌上,輕聲道︰“我不敢再跟他說那些話,甚至不敢跟他隨便說話。還好,他後來就經常住校了。我好不容易走出來,本來都已經過去了……十二年了……沒想到又開始了。”

    賀決雲深吸一口氣,忍不住搖頭道︰“他從你們身上,學到了最糟糕的東西。”

    憎恨、惡毒、謊言、冷漠、自私、不負責任……

    他就像被母親利用,然後無情拋棄一樣,失去了原本還可以維系的家庭,也失去了融入這個世界的機會。

    也許他就是在這件事情里明白,親自殺人不是一個好的選擇,玩弄人心更為快樂。他能從別人痛苦與沉迷中得到對自己少年時期的補償。

    賀決雲低頭確認了一遍時間,發現董軒軒的死亡時間,就在丁陶阻擋救護車通行,致洪俊妻子錯失搶救時機的前兩天。

    丁陶喪子,听見救護車上的司機在喊孕婦急救,突然起了卑劣的心理,所以沒有讓行,又促成了一起新的悲劇。

    賀決雲放下文件,五味雜陳道︰“沈穗,你這樣,真的沒資格做一個母親。”

    沈穗啜泣︰“我知道我錯,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改。你說我該怎麼辦?”

    “那丁陶呢?你又殺了他。”賀決雲說,“你是真的想要悔過嗎?還是永遠都在找借口逃避。”

    沈穗抬起頭,透過朦朧的雙目望向他。

    賀決雲低緩的聲線,猶如催眠一般撩撥她的神經。

    “你殺了他兒子,又殺了他。到最後,連真相都不留給他。沈穗,這樣的壓力,你背得起嗎?”

    ?

    另外一邊的房間。穹蒼與丁希華對視許久,二人兩兩相望,除卻最初的兩聲招呼,就都沒有再出聲。

    丁希華問︰“你不跟我聊聊嗎?”

    “想跟你聊聊的。但是我在想,我應該要從哪里說起。”穹蒼隨意找了個話題,“你的監獄生活怎麼樣?”

    丁希華淡笑︰“你就這麼勝券在握?”

    穹蒼說︰“你本來就已經輸了啊。你不是正在享受你的監獄改造套餐嗎?”

    “我未必就是輸了。”丁希華伸出手示意,囂張道,“我最多坐個五年,或者十年。等我出來的時候,我還很年輕。我在里面一定好好改造,學習知識,不會再犯一樣的錯誤。世界是為我們這些天才準備的。什麼叫天才?就是從出生開始,注定要比普通人高上一等。你說對吧?”

    穹蒼點了點頭,覺得很有道理,她說︰“既然如此,那不如我跟你聊聊我學生的事情吧。”

    丁希華笑了起來,靠到桌上,一臉認真听講的表情︰“早有耳聞,我很感興趣。”




如果喜歡《 凶案現場直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