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賀決雲將穹蒼送到大樓門口, 穹蒼沒有馬上出去,而是邀他上去坐坐。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賀決雲在她臉上辨識了片刻,覺得她應該只是客套, 就說︰“不必了吧?”

    誰知穹蒼很快應道︰“好的。”

    賀決雲臉(色)一沉。這麼直白的嗎?不知道三推三就才能顯示出誠意嗎?

    緊跟著穹蒼又說︰“那我請你吃個飯吧?”

    賀決雲對穹蒼的請客簡直有了心理陰影, 這回肯定地說︰“這不必了。勞你破費。”

    穹蒼聞言笑了下,說︰“我付錢, 真的。”賀決雲表情舒緩了點。

    穹蒼低下頭,往兜里掏東西,一面說︰“剛好。我有附近那家店的商品抵用券, 再不去要過期了。”

    賀決雲雙眼麻木。

    還好他沒來得及完成從大驚到大喜的情緒轉變。他就不應該相信這樣的人。

    誰想穹蒼最後(摸Mo)出的是一張銀行卡,她兩指夾著,在半空晃了下, 好笑說︰“騙你的。三夭第一場直播的打賞到賬了,我連付清房子尾款的錢都有了,請你吃頓飯算是感謝吧。”

    連番被她整了幾次,賀決雲再蠢也明白了︰“你是故意在耍我吧?”

    穹蒼無辜︰“發現得這麼快呀?”果然智商提高了啊。

    賀決雲呼吸沉重地指責︰“你有沒有一點良心!”

    穹蒼擺正態度,認識錯誤︰“真心請你吃飯的。”

    賀決雲惱羞成怒,直接伸長手臂,越到她的位置幫她開了門。

    他由于太過激動,忘了解自己的安全帶, 身形在半空被扯了下,差點撞到穹蒼身上。好在他的手指已經踫到了開門的位置,他以扭曲的姿勢(強qiang)行別過臉, 快速按了下去。

    熱浪從門縫里吹進來, 也驅散了他的尷尬。賀決雲掩飾轟趕道︰“我懶得理你!下車下車!”

    穹蒼假惺惺地嘆了口氣, 推開車門走下去。

    她本以為自己要吃一嘴汽車尾氣的,站在邊上已經做好準備, 不想賀決雲竟沒有在第一時間啟動汽車,還停在原地。

    黑(色)的貼膜讓穹蒼看不清里面的場景,兩人一個車里一個車外,靜靜對峙了足有一分鐘。

    穹蒼不知道賀決雲有沒有在透過車窗悄悄觀察她,但她知道這個好人此時的每一秒肯定都不自在。

    她笑了一下,抬步往大門走去。

    等她開了樓下的防盜門,賀決雲的車才調轉方向緩緩離開。

    穹蒼兩手(插cha)兜,沒有選擇坐電梯,而是踩著樓梯有節奏地上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穹蒼听了下,她已經听見了里面的動靜。

    穹蒼低頭(摸Mo)出鑰匙,開門後發現里頭果然坐了個人。對方看起來還很年輕。翹著個腿正窩沙發里打游戲。手機音效開得老大,各種技能的聲音從揚聲器里傳出,還有男女角(色)被攻擊時的嬌聲呻^吟。

    穹蒼問︰“你怎麼在這里?”

    “你逃了我兩次預約,我來看看你出事了沒有。你知道我一秒鐘多少錢嗎你就飛單?”方起頭也不抬道,“你別忘了,想繼續參加【凶案解析】的話,還得靠我給你寫精神測試報告,不要那麼快就打過河拆橋的主意啊。”

    穹蒼沒理會他的不正經,在沙發的另外一端坐下。

    她思緒飄遠,目光渙散,用手指掛著鑰匙圈,不停地甩動。

    金屬撞擊聲的存在感勝過了游戲的音效。

    方起輸了一把,大叫道︰“不要甩了,吵死了吵死了!”

    穹蒼停下動作,看著他認真說︰“我懷疑你有躁郁癥。”

    方起︰“你要我給你科普一下躁郁癥嗎?”

    穹蒼︰“算了。”

    穹蒼起身過去燒水削水果,好歹算是招待一下這位不請自來的客人。等她端著果盤回來的時候,方起正在游戲里瘋狂暴躁︰“耤I是誰?敢偷老子的家!這人是傻逼嗎?游戲都不會玩還打什麼游戲!”

    穹蒼站在他一米遠的位置,嫌棄地注視著她。

    方起遲緩地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抬頭看了她一眼,羞愧道︰“不好意思,共情了。我們這行的通病。”

    臭不要臉。

    賀決雲比他要可愛了。

    方起切出游戲界面,點開一首節奏輕緩的輕音樂,放到旁邊。然後拿起牙簽吃桌上的水果,一點也不客氣。

    穹蒼坐在一旁查看電腦上的資料。

    正當房間里氛圍變得弛緩的時候,方起突然問道︰“身為你的心理咨詢師,為什麼我不知道,你有創傷後應激障礙?”

    穹蒼︰“我沒有。”

    方起︰“你說你怕黑,而且不是普通的怕黑。從癥狀來看確實不是。”

    穹蒼長長的睫毛扇動了一下,說︰“我騙賀決雲的。”

    方起︰“我看你是騙我的吧?”

    穹蒼敷衍道︰“怎麼會呢?”

    方起皺眉,表情嚴肅道︰“你不配合我的話,我只能去咨詢我的老師了。你既然邀請我為你做心理測試,我就要對我的專業負責。”

    穹蒼點頭︰“嗯,你去吧。”

    方起站起來,貼到她邊上的座位,說︰“我是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討厭我的老師。你是我見過第一個不喜歡他的人。怎麼說你們也有八竿子打得到的親戚(關guan)系吧?”

    穹蒼平靜道︰“沒有人會喜歡跟一個永遠在工作狀態的心理醫生待在一起的。”

    “那現在我們確實是工作狀態,你不應該抗拒我。應激障礙是能治療的,我想幫助你。”方起頓了一下,問,“範淮找你了嗎?他有沒有向你傳遞什麼信息?很多時候,人類的大腦,比你以為的更加容易受到影響。你一個人不能解決所有事,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穹蒼說︰“沒有。”

    方起狠狠咬字道︰“你在說謊。”

    穹蒼終于移開視線,在他臉上掃了一遍,說︰“你才是在說謊。”

    方起︰“……”

    他擼了把頭發︰“你是火眼金楮嗎?”

    穹蒼謙虛道︰“就還行吧。”

    方起和她胡扯了一陣,發現自己確實無法從這個人的嘴里套出什麼她不想回答的事情,于是放棄了。

    浪費時間一向不是他的準則。方起在帶來的報告上隨意打了幾個(勾gou),又寫了個評語,拿起文件準備離開。

    在他走到玄關位置的時候,穹蒼冒出一句︰“下次來希望你能先給我打個電話。今天我差點就帶著男人上樓了。要是他看見你,有什麼誤會怎麼辦?”

    方起想說自己打過了,可穹蒼的手機全天候不在線,正常人哪里找得到。說到一半才明白她話里的意思,萬分驚恐道︰“是誰?”

    穹蒼朝他笑了一下。

    方起又一驚一乍地說︰“真的?!”

    他立馬飛撲到窗戶邊往下張望。可是此時樓下早已是空空一片。

    穹蒼(曖ai)昧道︰“請你尊重成年人的生活。”

    方起的內心十分復雜,身份卻又讓他不得不克制,只能(干gan)巴巴地道︰“那好吧。”

    他走到門口,又不舍地回頭問了一句︰“到底是誰?”

    穹蒼揮手︰“再見。”

    ?

    周三早晨,秋雨淅瀝瀝地下了起來。

    賀決雲換了輛低調的車過來接人,因為天氣轉涼,還在車上放了一件風衣。

    穹蒼捧著杯豆漿,捏著個(肉rou)包,站在路邊等他。

    賀決雲問︰“怎麼不吃?”

    穹蒼︰“你要嗎?”

    賀決雲愣住了。

    這不接嘛,不甘心,畢竟是穹蒼第一次真真正正地請他吃飯,哪怕它可能只值五塊錢,哪怕這場合十分得不正式。但是接嘛……他已經吃過早飯了。

    穹蒼扯開塑料袋,當著他的面,一口咬了下去。

    賀決雲面部肌(肉rou)抽搐了下,又變成看透世事的滄桑,說︰“下車吧。主動點。”

    穹蒼忍笑說︰“謝謝。今天真的請你吃飯,真的。”

    賀決雲一面發車,一面氣道︰“你以為雙重肯定就能表真實了嗎?你到底能不能嚴肅一點?我稀罕吃你的飯嗎?稀罕嗎!”

    穹蒼沉默地听著,在一旁點頭附和。

    她也沒想到自己什麼低級玩笑賀決雲都能信,尤其還對自己請客吃飯這件事有如此大的執念,連豆漿包子都不介意。

    ……真不至于。

    她之前是真的想請他吃飯的,結果他自己走了。

    賀決雲的忿忿不平沒能持續兩分鐘就消了,轉頭開始說起會面時的注意事項。讓她在見到對方的時候,不要生氣,也不要激動,更不可以喧嘩。

    不過他認為這三種情緒在穹蒼身上很難見到,倒是不用擔心。

    在門口簽過字之後,兩人進了單獨的隔間。

    對面的女人明明才二十七八,看起來卻已經有三十五六的年齡。她就是李毓佳的原型。

    從面容來看,她和李毓佳並不像,真人的五官比模型要精致一點,而身上的頹喪之氣讓她的美貌完全失(色)。

    出生在中產家庭,嫁給了億萬富翁,最後過成了這個樣子,她的人生經歷實在很讓人唏噓。

    穹蒼拉開椅子,在她的對面坐下。

    兩人隔著玻璃窗,互相對望,除了眼楮還在眨動,沒有其余任何動作。

    一個表情麻木,眼下一片青紫,肩膀頹廢地垮著,似乎已經失去了對生活的所有希望。

    另外一個面無表情,氣場沉沉壓下,只有眼神一動不動地盯著對面。

    房間里一片靜謐,秒針走動的時間都變得清晰。

    賀決雲抬手看了眼表,確認時間的確是在流動的,不是他突然出現了什麼異能。而現在也是在現實中,不是游戲模擬。

    賀決雲換了個動作,目光在兩人之間逡巡,懷疑她們有什麼特殊的交流技巧。

    在這詭異的一幕持續了,十幾分鐘後,賀決雲忍無可忍,彎下腰道︰“你們能不能用一點我可以理解的方式進行對話?”

    穹蒼點頭。

    賀決雲等了等,不見她吭聲,又說︰“你知道這次探視只有半個小時嗎?不是你非讓我帶你來看她的嗎?你想知道的,只是與她含情脈脈的感覺?”

    穹蒼听見時間提醒,動了下,終于開口道︰“你好。”

    玻璃對面的女人看著她,還是沒有回應。

    “我是範淮的老師。”穹蒼說,“你可能不知道,或者不關心,他已經被全國通緝了。”

    穹蒼自顧自地說道︰“我今天來找你,是想問你,為什麼你會知道你丈夫當年搶劫作偽證的事?”

    女人的頭發已經被剪短了,整張臉清楚地展(露)出來,讓穹蒼可以一眼看穿她臉上任何細微的表情。

    穹蒼說︰“不會是他告訴你的,因為他對你不信任。這是他的秘密,任何人他都不會說。也不應該是他醉酒後順口說出來的,如果他有這個習慣的話,多年混跡酒桌,早就已經暴(露)了。當然更重要的是,現場的布置和前三起(殺sha)人案件中,有一些警方未公布的信息重疊,你卻還原出來了。那不可能是單純的巧合。只有真正的凶手,才能告訴你那些細節。”

    女人的眼神閃動了下,眼下的肌(肉rou)也有些微的抽動。雖然掩飾得很好,但穹蒼還是看出來了。

    賀決雲見穹蒼刻意(露)出了然的神(色),眯起眼楮,探究似地盯著對面的人。

    “(殺sha)人之後,到安排布置凶案現場的時間間隔很短。說實話,你能那麼快冷靜下來,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畢竟,你不是一個那麼清醒的人。我敢肯定,雖然那一天,你不是故意(殺sha)死丈夫,但從你的反應來看,你早就在心里設想過那樣的場景。有人給過你指示,教你如何布置現場,嫁禍範淮。你記在了心里。”

    女人不回避地直視著她,卻吞咽了一口唾沫。

    “是誰?”

    女人微微抬起下巴,像是坐得不舒服,開始小幅動作。

    穹蒼兩手按住桌面,逼近距離,注視著她的眼楮,加重語氣問道︰“是誰?”

    女人依舊沒有回應。

    穹蒼耐心告罄了,語氣也在長期的試探中染上了不耐︰“這件事情到現在,已經死了很多人。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為此,你犧牲了範淮的一生,連同他母親和妹妹的生命。或許背後,還會有更多人。你的人生,已經比你丈夫要卑劣無恥得多。你的余生,真的還能夠恢復安然平靜嗎?”

    她張了張嘴,終于說出一句話︰“這世上總有人會不幸罷了。”

    “不幸?”穹蒼猶如听見了很好笑的事情,也確實笑出來了,只是無比的諷刺。她說︰“你的不幸是你自己選擇的。當初有人逼你嫁給你丈夫嗎?有人逼你在那個家庭里卑微地生活七年嗎?有人逼你出軌染病,逼你(犯Fan)罪坐牢嗎?你明明有過無數可以選擇、回頭的機會,可是你沒有。是你自己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對錯都應該由你自己承擔。可是範淮呢?他的人生什麼時候能讓他自己選擇?他的不幸是他的錯誤造成的嗎?你卻說,總有人不幸?你憑什麼和他相比?”

    穹蒼(身shen)體往後一靠,說︰“你那不叫不幸,叫愚蠢。他那也不叫不幸,叫人為。不是嗎?”

    賀決雲很怕穹蒼激得太過,讓女人扭頭就走。

    對面的人深吸一口氣,反駁道︰“我沒有要陷害範淮,警方也沒有因此懷疑他。甚至,我還幫他排除了嫌疑,不是嗎?”

    “這就是你自欺欺人的借口?”穹蒼問,“你為什麼要替那個凶手隱瞞事實呢?你已經要坐牢了,你們之間沒有利益(關guan)系了。何必?”

    女人︰“我不知道範淮當年是不是無辜的,跟我沒有(關guan)系,我也不需要為他負責。”

    賀決雲能明顯感受到“李毓佳”的松動。她有因為範淮而產生動搖,可是在提到所謂凶手的時候,她又冷靜了下來。

    穹蒼︰“吳鳴……我是說你丈夫。他當年的證詞,和其余幾人邏輯洽和,才會成為重要證據。他沒有辦法獨自編纂出那一段話來,可是他和其余證人又沒有明確關聯。那他的證詞是怎麼出來的?會不會,像對你一樣,進行誘導、洗腦、串供?吳鳴出獄以後,所有的證人都出事了。這可以說是範淮在復仇,也可以說,他沒有了翻案的機會。”

    女人對她的話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沒有了那種被指責時的不安感。看來她並不認為,(殺sha)死證人的,與十年前誣陷範淮的,是同一人。或者說,她不認為,策劃如今這起連串(殺sha)人案的真凶,是為了對範淮不利。

    她甚至理解並認同那種行為。

    女人站起身,任由椅子在身後推拉發出刺耳的噪音,然後身形晃動著,朝門口走去。

    穹蒼也站了起來。賀決雲搭住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沖動。穹蒼很平靜,只淡淡問了一句︰“為什麼?”

    “我還是那句話,這世上總有人會不幸。不幸會傳染,有的人能堅持,有的人不能。”女人目光看著門外狹長的走道,然後側過臉,道,“你們想找的答案,不一定是你們想要的。真的,算了吧。”




如果喜歡《 凶案現場直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