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審訊室里傳來一陣高勝一陣的刺耳尖叫, 那猶如毛糙玻璃一樣聲音不停在走道回響,伴隨著沉悶的摔打聲音。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周瑯秀跟個發狂的人一樣肆意宣泄,靠著傷害別人和傷害自己來回避現實。進去想將她帶出來的警員也被她尖銳的指甲劃傷, 然後開始冷著臉進行警告。

    穹蒼在外面駐足了片刻, 淡然轉身離去。

    “你說這叫什麼事?”警員再回憶整件事的經過,依舊覺得這像是一出諷刺意味十足的荒誕小品, “周瑯秀也就算了,她沒有文化,不懂醫學。吳鳴好歹是個知識分子, 居然也會落到今天的境地。他要是能把對母親和對妻子的心平衡一下,我看他向天再借個二十年不難吧?”

    穹蒼說︰“只可惜。”只可惜,人心不可預測。

    兩人走到開闊的大廳, 同事問︰“老大,接下去,我們要準備逮捕李毓佳嗎?現在我們還差一個破壞尸體的犯人,如果不把他找到,媒體跟大眾估計很難相信吳鳴是死于意外。我們會很被動。”

    單單知道吳鳴的死因,事情還遠沒有結束。如此受關注的案子,打著“人證被報復”、“青年富豪”、“官方瀆職”等各種標簽,就應該有一個“跌宕起伏”的過程這是大眾潛意識里對“真相”的期待。他們又不了解吳鳴, 他們的熱情只是源于感興趣罷了。當發現事件發展平平無奇的時候,他們就會偏向于“陰謀論”的腔調。

    “我們沒有證據。”穹蒼搖頭說,“沒有證據證明那個偽造凶案現場的人跟李毓佳有關。”

    從作案的手段來看, 李毓佳是個比較謹慎的人。雖然最初她因為吳鳴的(死si)亡而亂了分寸, 但是在她離開別墅之後, 很快就冷靜下來。

    她對吳鳴已經徹底的失望。一個絕情的女人會有(脫tuo)胎換骨的改變。當她已經無所顧忌,她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從她抵達好友小區的時間來看, 在開車的途中她已經快速思考好利弊,並策劃好整個過程。

    她將鑰匙留給犯人,教那個人如何避開小區和家中的所有監控,並用最容易吸引大眾目光的方式,對現場進行掩飾。

    而從別墅離開之後,她一直在忙著處理吳鳴遺產的事。

    如果警方幸運地沒有發現她的罪行,那麼她的人生就能迎來無比光明的未來。如果最終她的計謀暴(露)了,那麼在警方勘查案件的幾天里,她也有機會能夠完成財產的轉移和隱藏,為下一步做打算。

    她冷漠、冷靜,且目標明確。

    她已經身患胃癌和hiv,卻仍舊那麼激烈地想要獲取財產,很可能只是不希望將吳鳴的遺產留給周瑯秀,那個她無比憎恨的女人。

    這個理由讓她有十足的動力。

    “確實,我們現在沒有證據(強qiang)制傳喚她。”同事有點心急道,“可是時間拖得越久,對我們破案越不利啊。犯人有潛逃的風險,李毓佳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

    李毓佳已經有一天一夜的時間用來處理證據,必然不會給自己留下太多的破綻。就算現在警方把李毓佳抓回來,恐怕也問不出什麼。何況對方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他們只能請求配合,不能(強qiang)制傳喚。

    同事問︰“我們一定要先找到那個犯人嗎?我們要去哪里找呢?從街道監控一一排查?”

    穹蒼說︰“李毓佳既然能夠考慮到小區監控和家里的監控,說不定也會考慮到附近街區的監控。那麼為了拖延時間,她很可能會讓對方做好準備,附近區域的監控或許拍不到嫌疑人的正臉,那排查的範圍可就大了。”

    同事虛(脫tuo)地嘆了口氣,最怕就是“範圍大了”這四個字,導致眼淚開始自然而然地分泌。他抬手擦了下眼角,將莫須有的淚光揩去。

    穹蒼說︰“李毓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聯系那個人的呢?在誤以為自己(殺sha)死的吳鳴的時候?還是在一個人住在醫院,孤苦無依的時候?亦或者是,被確診胃癌,卻發現身邊沒有人關心她的時候?再或者更早一點,在發現自己確診了hiv,人生陷入黑暗的時候?”

    同事偏過頭,期待地看著她。

    穹蒼沉聲說︰“人類是很脆弱的,越在脆弱的時候,越會需要別人的關心。一個願意幫她頂下罪行、偽造現場的男人,對她來說應該很重要。”

    相比起吳鳴的(死si)亡,清楚認識到吳鳴的冷酷無情,才是最讓李毓佳傷心欲絕的事。在接受這個結果之後,吳鳴死了,就不是什麼難過的事了,對她而言反而是一種解(脫tuo)。

    李毓佳一個人忍著疼痛在醫院躺了兩天,她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在這期間,她不會忍不住向別人訴苦嗎?

    穹蒼說︰“去醫院看看。”

    同事立馬點頭︰“好。”

    ?

    李毓佳接受治療的是別墅區附近的一家私人醫院。這家醫院綠化環境好,監控設備也架設得齊全,平時住院病人不多,服務相對完善。

    她當時住的是三樓。

    兩人穿過安靜的就診樓,來到後方的住院部,並順著指示牌直接上了三樓。

    空曠又明亮的走道里,一名護士從不遠處的病房里出來,推著車輛在各個病房間確認病人的體溫。

    穹蒼過去叫住了她,抽出證件表明身份,說道︰“你好。我想知道,前兩天住在316病房的李毓佳,你有印象嗎?”

    護士幾乎沒有思考,點頭說︰“我知道。那個被家暴,又確診了胃癌的女士對吧?我們當時聯系她的家屬,結果她的家屬都沒有到場。”

    穹蒼將證件塞回(胸xiong)口的兜里,一面問道︰“那你記不記得,有什麼朋友來醫院看過她嗎?”

    護士搖頭︰“好像沒有吧,反正前台應該是沒登記來著。她一直是一個人,連出院手續都是我們幫忙辦的。”

    穹蒼的搭檔抿了抿唇,說︰“你再想想。男(性xing),鞋子44碼,身高1米83左右。”

    “真的沒有。”護士語氣肯定起來,“起碼沒進住院部里看過,否認我們會知道。就……我們對她,印象還是挺深刻的,何況最近她家里出了點是對吧?我們都互相確認過了。”

    年輕警員幾不可察地嘆了口氣。

    穹蒼保持著微笑,繼續問道︰“那李毓佳不在病房的時候,一般會去哪里走動?”

    護士有點不好意思直視她的臉,聲音小了下去︰“這里的病人家庭背景都挺好的。何況李女士心情非常不好,她出去清淨的時候,不喜歡我們跟著。不過肯定沒有離開過醫院,否則我們會知道。”

    她說完沉吟片刻,補充道︰“不過一般的病人都是在樓下的花園散心。我們後面有一片草地,陽光挺好的,風景也不錯。”

    穹蒼問︰“請問那邊有監控嗎?”

    “有的,還裝了不少。”護士說,“你可以去我們的保安室拿。”

    “謝謝。”穹蒼對她粲然一笑,“感謝你的配合。”

    護士臉(色)微紅︰“能幫到你們就好啦。我先去忙了。”說完她低頭匆匆離去,急促的步伐像是羞怯而逃。

    同事用手肘撞了下穹蒼,擠眉弄眼地(曖ai)昧道︰“哎呀老大,魅力不小啊。”

    穹蒼︰“……”魅力是不小,可她又沒作案工具,就算了吧。

    ?

    雖然這是一家私人醫院,但工作人員對警方調查配合積極,管理員很快應他們要求,將這兩天的監控提了出來。

    只不過,穹蒼也不知道李毓佳會在什麼時候出門遛彎,又去哪里見人。只能盯著住院部的大門先確認相關時間,再讓管理員按照時間,以及李毓佳的行動軌跡,調出具體位置的監控。

    監控室里的工作人員主動幫助他們分擔工作,守在屏幕前尋找李毓佳的身影。

    這一段過程被拉得特別漫長,直播管理員(干gan)脆將監控畫面放大到半個屏幕,讓在線的觀眾也能一同感受這種快樂。

    用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穹蒼順利還原出李毓佳在醫院里的經歷。

    第一天中午的時候,李毓佳獨自坐在長椅上發愣。她先是(干gan)坐著,然後捧著臉開始哭,到最後又用手背不斷擦拭自己的眼淚,讓自己保持冷靜。

    那一段無聲的畫面,訴盡了她的孤獨和傷痛。

    到了傍晚,她又出門了一趟,去附近的食堂里買了一碗粥,坐在花園下的涼亭里吃了。隨後(干gan)坐在原地,一直等護士來喊人才回去。

    第二天,李毓佳再次來到花園,坐在一個角落里。沒多久,一個身材健壯的成年男(性xing)朝她靠近,坐在她的身邊。兩人說了一段話,似乎(發fa)生了爭吵,最後男人氣急敗壞地走了。

    但男人並沒有真的離開,過了大約三刻鐘,監控中的男子提著一袋外賣走了回來。李毓佳伏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起來。

    男人來醫院並沒有防備。他穿得很單薄,臉光明正大地(露)了出來,被監控拍得一清二楚。

    “就是這個人。”穹蒼按住自己的鼻頭,閉著酸澀的眼楮說,“麻煩將這一段監控交給我們,辛苦你們了。”

    那位熱情的中年大叔笑道︰“沒什麼,為人民服務嘛。”

    ?

    穹蒼拿著監控急著趕回公安局,直播間的網友發出一陣被救贖的感嘆。

    “我在直播間里看監控,看得我眼楮快要瞎掉了,何苦呢?”

    “三夭再這樣我就不愛它了。”

    “雖然是高清的鏡頭但我覺得那麼遠的距離拍攝出來還是挺模糊的,他們到底是怎麼在第一時間看出那個是李毓佳的?”

    “我以後再也不會輕易說出‘去查監控’這四個字了。才兩個小時而已,我已經受不了了。酷刑啊這根本是。”

    “這個角(色)藏得好深,都要結束了才出現,很有boss的風采了。”“每一個劇情轉折都是以我沒有預料的方式。可以的朋友。”




如果喜歡《 凶案現場直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