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穹蒼從模擬艙里下來, 手腳無力。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多段記憶同時恢復,對她產生了一定的沖擊。她在一旁的椅子上靜坐,以緩解大腦的疲憊。

    器械室里異常安靜, 只有各種發動機運作的聲音。工作人員收到她下機的提示, 又等不到她出來,小心在外頭敲門, 詢問她有沒有(身shen)體不適。

    穹蒼敷衍地回應一句,將手揣進口袋。指尖被硬物磕絆了下,她低下頭, (摸Mo)出一張三夭的游戲卡。

    穹蒼想起三夭大樓里的那間豪華休息室,不由扯起唇角笑了出來,拿出手機, 給最近通話的號碼撥了過去。

    穹蒼︰副本結束了,我請你吃頓飯吧。

    正在核對後台數據的賀決雲受寵若驚,甚至有點不大敢相信,生怕是自己會錯了意的自作多情。他停下手頭的工作,給對方回復。

    賀決雲︰去哪里吃?

    穹蒼︰休息室。里面的服務高級且齊全。專門的服務會所也比不上。

    賀決雲︰“……”謝謝你啊。但是這跟我付錢有什麼區別?

    賀決雲︰接著編,你還去過專門的服務會所?

    穹蒼︰哎呀。

    穹蒼的這個回復透(露)著她的震驚,大概沒想到凡人居然這麼快就變聰明了。

    穹蒼︰來不來啊?

    賀決雲︰來。

    賀決雲回答完,覺得自己不能表現得太過迫切, 將手頭的總結報告寫完上傳之後,才不緊不慢地走過去。等他到的時候,穹蒼已經坐那兒吃上了, 也是一點不客氣。

    她面前擺著好幾個大碗, 手里的涼面還在散發著冷氣。

    賀決雲只一看就樂了。可以, 還挺會享受。

    賀決雲在她對面坐下,指節在桌上輕叩以作提示。穹蒼聞聲抬起頭, 客氣說︰“你自便,當在自己家就行,我就不招呼了。”

    賀決雲︰“……”這難道不是他家的嗎?

    穹蒼熱情推薦道︰“這冷面和鹵牛(肉rou)挺好的。那邊的叔叔還給我剝了一整只螃蟹,我覺得也好吃。”

    賀決雲掃了眼已經被清空的小碟子,心情復雜道︰“這邊可沒有剝蟹的服務,我都沒被招待過,你排面大了。”

    “是嗎?”穹蒼也很高興。她笑起來之後,身上那種清冷的氣質悄然褪去。她欣然道︰“這里的人太好了,還幫我調了醬。”

    想叫她高興原來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情。賀決雲也笑了出來,說︰“你沒調過醬嗎?醬當然是自己調的才有靈魂。”

    穹蒼無比清醒道︰“我不希望賦予它黑暗料理的靈魂。”

    兩人對坐著吃飯的時候,休息室里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大部分都是參加完【凶案解析】的玩家。

    這一次應懸賞召集的玩家人數非常可觀,其中不乏各路明星選手。賀決雲認出了好些眼熟的人,坐在角落里補妝。

    能參加【凶案解析】的,未必都是天才,三夭考核的更多的是玩家的心理素質,所以一些有鏡頭經驗的網絡紅人反而容易通過測試。他們雖然破不了案,但用搞笑反差的直播方式,依舊(殺sha)出了一條血路。

    在兩人不遠處,一小批人聚在一起,看(關guan)系明顯是認識的同好。他們激動地討論著相關的話題,原先還會壓著嗓子,到後面說得激動了,不自覺加大了嗓音。

    “剛剛出副本的時候我看了下,隔壁有個直播間的熱度很高,是個女玩家,好像還是一個新人。沒有公司和團隊,居然沖上了打賞榜。很久沒看見那樣的玩家了。”“我也看見了,我當時追了她第一個副本。我猜她的年紀應該在五十歲以上,經驗老道,(性xing)格很沉穩,普通的年輕人沒那種運籌帷幄的感覺,說不定是一個退休的專業人士。”

    “這次副本不是不對新人開放嗎?”

    “普通新人跟內部專業人士能一樣嗎?應該是拿的內部推薦渠道吧。”

    “什麼時候【凶案解析】再出一個像達達那樣的高智商美女啊?三夭對這個游戲的資格測試卡得太嚴了,讓圈里再掀起一波風浪吧!”

    “說不定那個新人也在這里,大家說話小聲點。”

    “對啊。你們猜是哪個?”

    賀決雲一面豎著耳朵听,一面打量自己對面這位專業的“退休人士”,覺得有點好笑。

    這群人縮著脖子,隱蔽在人群中搜索“新人”,可惜沒有找到合適目標。他們完全沒把可能猜到穹蒼身上,只以為她是玩家家屬或者三夭的工作人員。

    一無所獲後,幾人又開始討論起副本的劇情。

    “靠,你們不知道,我扮演的是陸聲,我真的太慘了。我的工作不是游戲主播嗎?我以為線索全在游戲好友里,就不停地帶著觀眾打游戲刷副本,熬夜套娃做主播。結果到最後才發現,我演的其實是一個舔狗!我還為了刷本,連續兩次掛了李毓佳的電話!”

    “比我好,我演一個出軌的女人。我把陸聲找出來了,我以為他是凶手,給他叫到了家里,和吳鳴攤牌。結果吳鳴怒了,暴打情夫,劇情崩了,我就被彈出來了。”

    幾人長吁短嘆地說著令人噴笑的細節。賀決雲一個沒防住,一口面嗆到了自己,憋著咳嗽醞出兩汪淚花來。

    “得了吧,你們這只能叫意外,和我同副本的那個玩家才是腦子有坑,拽著我跟我打架,非說自己才是對的,讓我听他的話。啊我呸!團隊副本憑什麼要我听他的話啊?他分明是在湊熱度賺錢啊,我能給他遞梯子嗎?于是我們兩個開場打了一架,雙雙進了醫院,在里面待了兩天,等出院的時候順便被彈出游戲了。”

    “我抽到了吳鳴你們知道嗎?為了觀眾,我穿了女裝和高跟鞋,然後去找李毓佳攤牌,李毓佳給我嚇懵了,就這,就這也能崩劇情,你們信嗎?”

    幾人討論著也發現不對勁起來。

    “怎麼都崩了啊?就沒一個過關的嗎?”

    “這游戲也沒個存檔功能,每次都崩的我猝不及防。重來一次我肯定可以。”

    “所以主要還是得看隊友啊。就隔壁那個新人的直播間,陸聲那個玩家也是個混子,什麼都沒(干gan),新人靠本事探索出80%的劇情,跳過了【謀(殺sha)之夜】,最後副本探索度居然是完美。我看著都要哭了好吧?”

    “我看那個副本的李毓佳也是個混子,不過演技挺好的就還有點用。”

    賀決雲沒想到吃個瓜還能殃及自己,表情陰沉,涼颼颼地掃向說話那人。

    記住他了。

    下次副本路人甲安排。

    賀決雲還在分神偷听,穹蒼已經吃完了。她將筷子平放,大碗一推,兩手搭在桌上看他。

    賀決雲後知後覺地察覺,被她這樣盯著飯也吃不進去,挪動著往邊上滑了半個人的位置。

    穹蒼立即跟了過去。

    賀決雲不得不承認這人是在針對他。

    “(干gan)什麼呢?”賀決雲說,“你吃完了,不用等我。”

    穹蒼道︰“大家都是朋友了,有件事希望你幫個忙。”

    賀決雲︰“你先說。”

    穹蒼︰“我想見李毓佳。”

    賀決雲第一反應是她在挑逗自己,故意提他角(色)的事,筷子都舉到半空了,準備拍下,突然想到,她可能指的是李毓佳的原型人物。

    這下動作卡在半空,不尷不尬。

    “你見她(干gan)什麼?”賀決雲調整了下,淡定收回手臂,說,“不行,這不合規矩。”

    穹蒼淺淺地笑了下,並不糾纏︰“那好吧。打擾了。”

    她放棄得如此(干gan)脆,賀決雲反而不自在了。

    就這?這女人不知道什麼叫求人嗎?還是她以為用一點時間陪自己吃個飯就是難得的誠意了?

    ……可能還真是。

    賀決雲別扭道︰“如果你可以給出足以說服我的理由,我能試著幫你轉告她的律師。”

    穹蒼的手指摳著身份卡的邊角,片刻後說︰“今天已經很晚了。”

    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賀決雲︰“你要講很長的話嗎?”

    “沒有,沒什麼很長的故事。”穹蒼說,“只是今天太累了。”

    賀決雲︰“那就明天?”

    穹蒼︰“明天再看吧。我先回去了。”

    賀決雲道︰“我送你。你不會開車吧?”

    穹蒼笑道︰“不用了,方起說來接我,他也住在a大附近,我們順路。”

    賀決雲想了好久方起那廝是誰,等穹蒼的身影不見了,才回憶起來,是那個負責測評的心理醫生。

    這段時間恰好是許多玩家結束游戲的高峰期,休息室里的人越來越多,環境也嘈雜起來。

    賀決雲低著頭,突然覺得面前的冷面變得寡淡。

    興致索然。

    他起身離座,讓服務生過來端走餐盤。

    ?

    賀決雲本來以為,穹蒼說的那幾句話其實是推(脫tuo),沒想到第二天早上,穹蒼給他發了一個地址,約他到地方見面。

    當車輛行駛到指定地點的時候,賀決雲不意外地看見了捧著兩束花,安靜站在路邊的穹蒼。

    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顯得整個人越加形銷骨立了,沒什麼氣(色)。不遠處石碑上刻著的金(色)字體,更是讓他眼楮被刺了一下。

    賀決雲︰“墓園?”

    他記得穹蒼的母親很早就死了,資料上也沒什麼親朋好友。

    穹蒼說︰“過來吧。”




如果喜歡《 凶案現場直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