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陸柏年太生氣了, 可對方不是他學生,這也不是他平時工作的圈子。

    所以再如何生氣,也只能呵斥兩句拂袖而去罷了。

    如果人人都像這姑娘一般捕風捉影, 按照自己喜惡詆毀別人名聲,這不全是亂套了?

    造謠的成本太低,澄清卻費時費力,且難以完全消除影響。

    更不用說今天構陷的內容簡直惡毒。

    節目組的導演急眼了, 不敢瞞著,通知了電視台的領導過來。

    幾個人一起去道歉。

    別人業界科研大牛好心好意過來當導師,鬧出這樣的事情太過荒謬。

    對方這輩子受過的最大詆毀, 怕就是在今天。

    別說他們這群工作人員,在場的選手也懵逼了。沒有了吃瓜的心情。

    陸柏年對來說明情況的工作人員態度很客氣,畢竟錯不在這幾位身上。

    他是個非常溫和的人, 也不喜歡去進行無意義的爭執。

    陸教授這樣的態度, 工作人員更覺得愧疚。

    對方氣憤的是會(發fa)生這樣的事情,完全沒有想借題發揮, 或者提出要求。

    這大約是文人的氣節,稀有, 但一定會存在某些人身上。

    永遠值得被尊重。

    陸挽琢磨了下,帶著別人給她的(奶Nai)茶去勸了幾句。

    “好了,你就當個笑話,听完就忘了。”

    陸柏年見陸挽笑得輕快, 表情這才有所松動。

    作為父親,他當然想把最好的都給孩子, 加上陸挽從小不在自己身邊, 他更覺得愧疚,不想讓對方受到一點委屈。

    陸教授嘆了口氣︰“挽挽, 我是怕……你在別人哪里受了委屈我不知道,就像今天這種情況。”

    他簡直太愁了。

    陸挽︰“……你想太多,今天這個人腦子不正常,就算你想天天遇到,也沒有那個運氣。”

    再說,她能受什麼委屈?

    按照陸不渝的話來說,她可是能徒手掰開男生天靈蓋的人……酷蓋無所畏懼。

    陸挽又開導了幾句,陸柏年總算是笑了出來。

    周圍的人也松了口氣。

    這才第一天就出了這種事,節目組商量後,決定今天下午暫時停止錄制。

    把進度都推到明天。

    既然和姜融雪解約了,節目組迫切需要找一個新的嘉賓頂上。

    必須得最近熱度高的藝人才行,這臨時去哪里找?

    而且還得能安撫住其他選手。

    陸挽猶豫了下,推薦道︰“我覺得沈淮麟或者凌鶴都很合適,真的!要不然你們去問問?”

    陸教授慈愛的看著女兒︰“挽挽覺得不錯的,應該都不錯。”

    工作人員連忙去問,二十分鐘不到就有了回復,沈淮麟在國外,凌鶴的檔期排不開。

    其余幾個工作組覺得合適的,問過對方公司後,回復都差不多。

    邀請有些太突然了,全部沒檔期。

    陸挽聳了聳肩︰“那或許你們可以去找陸不渝,他應該有時間。”

    那個家伙最近閑得很,經常在家里唱唱跳跳,出們也是去工作室彩排。

    據說是準備四巡的演唱會。

    門票上半年開售就已經賣空了。

    不說其他的,陸不渝真的把偶像當成事業再認真做,那家伙身材管理的很好,又唱又跳一個小時居然能聲音不抖,還活力滿滿。

    陸挽周末早上會在陽台讀英語,陸不渝會在隔壁陽台開嗓練歌。

    而且故意的一樣,聲音一定要壓過她!永遠比她讀英文的高一個度。

    路人一臉的黑線,歌唱的不錯,讀英文的聲音也挺好听,但是兩邊混合起來……噪音。

    怪不得能當頂流,陸狗不僅僅只有臉,和許多小鮮(肉rou)比是有長處。

    至少從來沒有出現“車禍現場”的情況。

    當然,還是比不上沈淮麟和凌鶴。

    她偶像天下最棒。

    導演和幾個策劃面面相覷,邀請陸不渝……這個提議非常大膽!

    那可是頂流,而且商務報價在天上。

    連著錄制節目內容流程,都必須經紀人先來過,然後不可以的地方,在一條條對著改。

    陸不渝簽的是第二期錄制嘉賓,他們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這才第一期。

    “這……陸不渝應該更忙吧。”導演有些震驚,還真是敢說。

    陸挽︰“他不忙,他整天在家里晃來晃去!”

    幾個工作人員听完面面相覷……這你都知道?

    轉念一想,兩個人一起拍過綜藝,如果(關guan)系不錯,清楚也很正常。

    陸柏年微微皺眉,嘆氣說︰“既然這樣,你們把那小子叫來吧。”

    稍微有那麼一點嫌棄。

    工作人員再一次震驚了。

    這語氣仿佛在說“也沒辦法,去吧門口擺攤賣早餐的叫來”,大佬就是大佬,不過他知道陸不渝是誰嗎?

    這是能隨便請來的嗎?

    別說,這對父女還挺像,說話的底氣都特別足,對大明星也能平常心對待。

    導演讓助理去連續陸不渝的工作室。

    工作室負責商務對接的員工,第一時間告訴了經紀人小張。

    小張知道陸挽和陸教授都在這檔節目,于是馬上通知了大小姐。

    節目組還沒有收到反饋,陸挽先接到了陸不渝打來的電話。

    她拿出手機,掃了眼屏幕,接通了電話。

    就是那短短的兩秒,導演卻看到了來電顯示的名字。

    陸狗?

    這個陸狗是陸不渝嗎?

    天啦,陸教授的女兒叫大明星陸狗?

    臥槽?!

    陸不渝︰“你們父女倆怎麼回事?這是一刻都離不開我?”

    “你快夠了,第一期嘉賓是姜雪融,出了點問題,現在節目已經和她解約了,反正下期是你當嘉賓,不如你多簽一期?”

    陸不渝︰“你求我啊。”

    陸挽翻了個白眼︰“好,求你。”

    陸不渝輕哼一聲︰“那既然你求我,免為其難地答應你好了。”

    陸挽︰“……”

    為什麼是陸狗,因為實在是太狗了。

    陸挽這邊掛了電話,節目組就收到了對方工作室的回復。

    陸不渝答應多錄制一期,明天會準點來電視台。

    導演和幾個策劃頓時喜出望外,總算有好消息了,而且說真的,陸不渝比姜雪融更適合這檔節目。

    對方是頂流不說,至少讀完了高中考上了滕校,雖然半路退學。

    陸挽簡直是節目的福星,不但能力卓越首發拿了第一,陸教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女兒才來吧。

    更不用說陸不渝,如果不是陸挽提議,他們壓根不敢去邀請對方。

    陸不渝大約也是因為這個妹妹,才答應吧。

    節目第一期只有導師、明星和選手,因為200個人太多了,就沒有設立觀眾席。

    錄制的到第二期只剩下六十個人,節目會設立觀眾席。

    到時候趙總就會坐在第一排觀看。

    陸挽還是挺有信心,自己不至于一上來就被淘汰了。

    陸挽這次不用和陸柏年分開著走了,畢竟大家都知道了。

    所以那輛賓利把兩個人接走的時候,大家都很淡定。

    車子停在路邊沒有打開車窗,所以送行的工作人員,不知道駕駛座戴墨鏡的司機,正是明天要來錄制的大明星。

    車子開走後,陸挽靠在椅子上松了口氣。

    陸不渝從後視鏡看了後排的父女一眼,開口問︰“陸挽,你怎麼第一天就和別人吵起來了?”

    “這就要問你了,如果不是你那天硬拉著我拍攝,就沒有今天的事情。”

    陸柏年皺眉︰“到底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陸不渝連忙撇清(關guan)系︰“老陸你別亂說啊,這怎麼能怪我呢?”

    陸挽︰“哦,按理來說是不應該怪你,但是你這麼問,那我肯定要說責任都在你了。”

    陸不渝︰“……”

    除了死纏爛打地吵架,正兒八經地辯論,陸不渝從來沒有贏過陸挽,當然,也沒有贏過陸柏年。

    哦,他打也打不贏。

    陸不渝︰“你第一輪多少名?”

    “第一。”

    陸不渝︰“……”

    他知道陸挽很(強qiang),是個學習變|態,但是這簡直是變|態中的變|態。

    陸泊年想了想,開口說︰“娛樂圈還是挺亂的,陸不渝你不能去惡意構陷別人,當然了,我也知道你雖然不太聰明,但也不會愚蠢到這種地步。如果有人造謠你,你必須要馬上澄清,我也不希望你受到詆毀。”

    陸不渝︰“……”

    這話說的,他是應該生氣還是感動呢?

    陸不渝接到兩個人,就直接和趙總去匯合。

    今天全家一起吃晚餐,訂了一家私密(性xing)很好的會所。

    三個人到的時候,趙佳寧已經坐在里面了。

    她穿了一聲深紫(色)西裝,氣場很足,身上有種必須上了年紀才有的從容和自信。

    氣質非常出挑。

    趙佳寧听說了今天的事情,氣的有些頭暈。

    她冷哼一聲︰“別說是姜家的旁系,就算掌權的那位姜夫人,在大哥面前,也只有站在旁邊說話的份,欺人太甚。”

    那位姜夫人就是姜博洋的母親,陸挽見過的,那天對方在她大伯面前……的確要弱勢很多。

    陸挽︰“其實吧,她也沒欺負到我什麼。”

    趙佳寧︰“那是我們書書聰明,這事如果你大伯知道了,以他的脾氣……算了,再怎麼也是那姑娘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剛好對方不知道他們是父女,所以惡意的構陷,也被很快澄清了。

    如果換成了一個稍微弱勢的女孩子,或者是構陷的男女雙方沒有親情(關guan)系……

    這就是平白毀人清白。

    趙佳寧平生最恨這種行為,這次又是針對她的丈夫和女兒而來,自然不會輕易心軟。

    要怪只能怪對方踢到了鐵板,希望這次能學個乖。

    不過這件事還得和陸津野商量下,雖然對方遲早會知道。

    如果大哥從別人嘴里听說,肯定會心有芥蒂,怨他們沒有第一時間告之。

    陸津野作風非常(強qiang)硬,作為大家長,他也對家人十分上心。

    趙佳寧在心里嘆了口氣。

    陸家的男人……都又騷又作,包括她老公和兒子。

    只不過陸柏年是悶騷,不像陸不渝明騷,經常搞得像個孔雀。

    陸津野當然也很……老來俏,各種虎斑、豹紋的迷彩外套。

    更不用說陸挽那個四處留情的堂哥陸凜,把陸家男人的騷作發揮到了極致,和女明星傳緋聞是家常便飯。

    趙佳寧估(摸Mo)著,陸凜認識的女明星比她兒子這個圈內人還多。

    剛好相反,陸家的女人都很獨立能(干gan)。

    可惜,陸家三代就只有她寶貝女兒一個女(性xing)。

    趙佳寧吃飯間隙,給陸津野打了個電話,簡單的把今天的事說了下。

    她這幾年事業順風順水,一直受到了大哥的庇佑,心里也很尊重對方。

    總之比她娘家的的哥哥好太多,是真的把自己當一家人。

    趙佳寧想到這里皺了皺眉,最近她那兩個哥哥找上門的頻率越來越高了。

    

    “好的,這件事交給我,我會處理的。”陸津野掛斷了電話。

    旁邊的阿彪從兩個人對話中,能猜出個七七八八,居然有人敢得罪大小姐?

    他皺眉說︰“我這就派幾個手下就把人辦了,然後丟到公海!”

    “我再重申一遍!現在是法制社會,以前那套會被和諧!你用點腦子。”陸津野按住眉心,慢條斯理道︰“這件事我會處理。”

    “好吧。”

    陸津野看了耷拉著頭的阿彪,皺眉道︰“我讓你留頭發是想你有親和力,沒有叫你胡子也不刮,你去照照鏡子,胡子和頭發都連一起了,你在扮鐘馗嗎?!馬上去把胡子刮了。”

    “好的。”阿彪(摸Mo)了(摸Mo)絡腮胡,又說︰“可我覺得有胡子比較帥,也許小姐喜歡我這個形象?”

    “刮了,我不喜歡,你晚上照鏡子不會嚇到自己嗎?”陸津野面無表情道。

    阿彪垂下頭︰“……哦。”

    猛男晚上才不照鏡子!只有老板你才照!你還噴香水!

    

    節目組是交代選手不要把這件事亂傳,但當時現場有兩百多個人,還有一百個被淘汰離場的選手。

    這個情況,很難保證每個人都能守口如瓶。

    果然在當天晚上,就有人把這個消息和一些現場圖片高價賣給了營銷號




如果喜歡《 豪門父母和頂流哥哥終于找到了我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