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歷史軍事>書頁>目錄> 第四十四章 想法

第四十四章 想法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再活一萬次最新章節!    阿豹並沒有因為被水紋拒絕而沮喪,他開著車停在校門外的水泥道,手里拿著車鑰匙去商店買了炸薯條,可樂。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我先上去了。”陳問今沒興趣奉陪,由著阿豹故意在車旁邊吃東西吸引別人注意力。

    阿豹的做法是粗暴的,效果卻如他所願。

    靠近校門外那一面的教室,日常都有人在窗戶旁,看見阿豹穿著校服站在車旁,很快擠滿了看熱鬧的人。

    旁人也不知道阿豹的車是二手黑貨,這年代新車十幾萬,平均工資不吃不喝十幾年才存的下來,市區半套房子的價值,往那一停,確實引人注目,尤其是學生自己開車,別說這學校了,算上全市的學校也找不出來幾個,他們這個區,就只听說過一個。

    阿豹看時間差不多了,效果也達到了,這才加速吃完薯條進了學校,一路上他倍覺有底氣,走路都帶著風,微微仰著臉,目光里透著前所未有的自傲,許多集過來的目光讓他特別享受!

    就是這樣,這就是阿豹喜歡的感覺,成為焦點,享受別人羨慕嫉妒恨的注視,這就是成功,這就是幸福,這就是人生的意義啊!

    阿豹走向教室,準備迎接班里人的歡呼,一把聲音突然從背後叫響。

    “哎!你、就是你——跟我去教導處!打電話叫你父母過來一趟!”教導主任那張黑沉的臉,直接粉碎了阿豹的預想……

    若是問學校誰最可怕——

    教導主任認了第二,誰敢當第一啊……

    陳問今透過窗戶看見阿豹乖乖跟著教導主任去了辦公室,他不禁暗暗嘆氣。

    阿豹買車的事情他父母還不知道,因為獎的事情他父母也還不知道……

    “那個是叫阿豹吧?他怎麼開車來學校?”露露很奇怪,這行徑簡直覺得不可思議,畢竟在這年代太過反常。

    “不知道。”陳問今覺得這回答最簡單,他既不能對別人說阿豹是為了開過來炫耀這種話,也不想編理由替阿豹解釋,干脆還是三個字了結得了。

    “黃金,你不是坐阿豹的車來的嗎?”旁邊另一個同學奇怪的追問。

    “我只管坐車,還非得問他車哪來的?干嘛開車來?干嘛不騎單車?”陳問今一句話嗆回去。

    然而,那位也是人才,很認真的說︰“要是我的話肯定會問啊!正常都會問啊!”

    “回頭你去問吧,我懶得問。”陳問今懶得說話了。

    那人沒了意思,就不說話了。

    露露卻奇怪的問︰“你怎麼了?心情不太好似得,平時沒這麼大火氣呀。”

    “大概是開學不適癥吧,應該調整兩天就好了。”陳問今隨口胡掐。

    “還有這種病?”露露很是好奇。

    “一種精神癥狀,長期放假,突然開學,難免會有情緒。”陳問今看露露一臉認真,繼續瞎扯。

    “挺有道理的……”露露信以為真,沒再繼續問了。

    午放學,阿豹履行諾言,但凡有機會就負責陳問今的米粉錢,兩個人當然一起吃飯。

    許午總是回家吃飯,離學校近,而且他幾乎不在外面吃東西,喝水也是礦泉水,在米粉店外面就跟陳問今分開了。

    阿豹看著許的背影說︰“你倆交情那麼好,怎麼出來玩從不叫他?”

    “交情好就更不能把他帶進復雜的圈子里。”陳問今剛坐下,阿豹就忍不住說︰“你也不問我怎麼跟爸媽說的?”

    “想也知道,你肯定說車是朋友借給你學開車吧。”陳問今猜了個正著,阿豹嘿嘿笑說︰“還是你了解我啊!我爸媽說我不該借這麼貴重的東西,萬一撞壞了賠不起怎麼辦,到時還不得賣房子啊什麼什麼的……”

    陳問今不禁感嘆,有道德的實誠人欠錢還不起不惜賣房子,但也是這時代的主旋律,至少口頭上如此。未來流行的卻是︰‘憑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至于各種負債,只管還利息的永續債般的玩法,那就更沒所謂的還了。

    ‘我們父母這輩人從出生到年就得經歷價值觀世界觀的多次顛覆,跟不上這種變化很正常,跟得上這種變化才罕見……’陳問今喝著可樂,正自亂想,阿豹又說︰“我覺得爸媽好可憐,明明上班很辛苦,錢拿那麼少,還讓人看不起,一輛車都讓他們害怕撞壞了要賣房子還。黃金,你說我以後做什麼才能弄到很多錢?”

    “以後的事情哪里知道,踫上有機會我會告訴你。”陳問今不想說那麼多。

    “指望外星人回來我看是沒戲了,哎,要是有掙多錢的事情就好了。”阿豹說著,又感嘆的說︰“前幾天踫到老橫,他在賣‘貨’,說是一天能賺一兩千呢。”

    “所以?”陳問今望著阿豹,記憶里阿豹是沒膽量干這種吃花生米的違法事情的。

    “感覺有命賺錢沒命花錢,只能羨慕了。”阿豹說完又說︰“想跟著王哥他們玩玩,看他們怎麼弄錢。”

    陳問今記憶,阿豹一年後才跟著王哥混過段時間,因此經歷了些事情,後來目睹王哥手指被斬斷,送去醫院籌醫藥費時費了許多周折。阿豹一則被嚇到了,二則發現王哥他們實際上也沒什麼錢,弄點花點,跟他們混著的情況差不多。出路好點的是看場子之類的,但王哥那類又不願意給人打下手,因為帶頭的能掙的多些,幫忙的也掙不著大錢。

    了解了這些情況後,阿豹就沒在外面瞎混了。

    ‘王哥既然一年多後才出事,阿豹提前跟著他應該也沒什麼狀況……不過,能勸還是攔著,晚些更妥當。’陳問今恐怕提前了會出什麼事故,就說︰“你現在想著跟王哥他們混什麼?想把兜里的錢送他們一起花?還是把你的車送給他們免費開?”

    “也是啊!王哥都沒車,肯定還沒我有錢。我跟著個比我窮的混個屁啊!”阿豹覺得是這道理,本來跟著王哥混也是他之前不準備升學時的打算,現在確實該另做考慮。吃著東西,阿豹靜了會,突然說︰“要不然,我拉攏一群人當老大怎麼樣?”

    “有前途,將來牢里蹲,我不是親屬,想去探監都不行。”陳問今正話反說,阿豹不以為然的說︰“沒見王哥他們去坐牢?”

    “時候沒到,你看他們威風是幾年,他們牢里蹲是十幾年,你肯定就把他們忘了,只顧著看新領風騷幾年的大哥了。”

    “要不然開間酒吧?”阿豹覺得那太爽了,天天喝酒,還能天天請一群人去喝酒玩,美女無數隨便他玩,簡直威風到爆炸了。

    “別整那麼多有的沒的,錢別花完了,至少留一點放著別動,以後有機會了你要是毫無本錢的話,我可不會借你。”陳問今吃著米粉,看見水紋跟一個女孩談笑著走過去,看見他時,目光相觸,立即透出鄙夷之態。

    陳問今早料到會這樣,于是在水紋一臉鄙夷之色的時候,他也做出一臉鄙夷之態,然後收回了視線。

    店門外的水紋氣的簡直要炸了!她覺得陳問今那模樣看著就不是好學生,跟阿豹在一起更是物以類聚的體現,那麼她鄙視陳問今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啊!

    陳問今憑什麼反過來對她露出一副無限鄙夷的模樣啊?

    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陳問今還有沒有一點羞恥之心了!

    水紋身邊的女孩注意到她的臉色,看見視線那頭的是陳問今,不由關問︰“你怎麼了?”

    “無恥之徒!”水紋很是來氣,她身邊的朋友奇怪的反問︰“你說陳問今嗎?”

    “就是他!”水紋很確定,也根本不掩飾自己的態度。

    “陳問今怎麼會是無恥之徒?他人挺好的,雖然話不多看著有點冷漠,心地很好,也沒听說他干什麼壞事,我還見過他在路上扶老奶奶過馬路呢。”

    “就他?”水紋覺得不可思議,但她朋友很確定的說︰“我親眼看見!上學放學路上經常踫到,還見過別人單車側倒他抓著,幫忙送小弟弟上天橋。還有一次踫到撿破爛的老奶奶背的廢紙太多,差點摔跤,他也不怕別人笑,掛單車上幫忙送下天橋。”

    “……不是你說的話,我根本不信。”水紋思索著說︰“那說明他雖然走歪了路,但良知還沒有徹底泯滅,還是個有藥可救的人。”

    “你也太認真了,我覺得他那樣的就是貪玩吧。”

    “流里流氣,奇裝異服,頭發留那麼長就是公然踐踏校規,這能是貪玩兩個字輕輕蓋過的嗎?”水紋那架勢絕對不容輕飄飄的帶過,非得明確性質。

    了解她性格的朋友就笑著說︰“好好好,你說的對。還是說剛才那題吧,我覺得應該用……”

    水紋也不揪著不放,果然就繼續之前討論的題目,說著她的解答思路……

    兩個人正聊著,阿豹突然追上來,招呼著說︰“水紋美女!還沒吃飯吧?走,我請客,就旁邊這家,咱們喝茶。”

    水紋忍著厭煩,語氣平淡的說︰“看見你在米粉店了。”

    阿豹頓時激動叫道︰“不是吧?你以為我沒錢請你喝茶嗎?吃米粉只是因為陪朋友,那家伙天天吃不膩,要是我自己吃飯的話,根本不會進米粉店那種檔次的地方!走,現在就去喝茶,想吃什麼隨便點。”

    水紋簡直覺得阿豹腦子有問題,不禁皺著眉頭說︰“我是說——你吃過東西了還來說什麼呢?你說一大推莫名其妙的干什麼?另外,我鄭重的請你自重,不要騷擾我可以嗎?否則的話,我會告訴教導主任!”

    “水紋美女,我想請你吃飯而已啊,這也叫騷擾?”阿豹簡直覺得她莫名其妙。

    水紋頭也沒回的說了句︰“糾纏不休,就是騷擾!”

    阿豹沒了意思,回米粉店坐下時,忍不住說︰“水紋這妞太沒意思了!以前還不知道,現在覺得她就臉好身材好,性格簡直要人命,不追了不追了!”

    陳問今就不拆穿阿豹是找台階下了,因為實際上,他也覺得阿豹不太可能喜歡水紋的性格,世界觀分明差別很大嘛。

    阿豹消停了蠻好,只是才一個星期,他又興沖沖跟陳問今說︰“明天陪你去看惠吧!”

    “你又干嘛?”陳問今一听就知道是鬼扯,分明是阿豹自己突然要去。

    “嘿嘿!阿牛說介紹美女給我認識喔!一起去。”阿豹滿懷熱情。

    “阿牛?積極主動的要給你介紹美女?”陳問今尋思著就不太可能。

    “是啊!阿牛說看我單身太久,又那麼夠義氣,為了朋友甩了桃子,所以一直想著給我搭線,就等開學。”阿豹說的十分得意,顯然覺得他這件事情做的很有範,豎立起了良好的形象。

    ‘阿牛這家伙……心思簡直遠超同齡人啊!一套一套的。肯定是上周末發現我沒去找惠,惠的性格不會說些容易被拆穿的假話,很可能會說我們約定全力學習的事情……阿牛這哪是給阿豹介紹美女?他料定阿豹會跟我一起去,分明是想徹底攪合了我跟惠,他才有機會乘虛而入啊!’陳問今琢磨著,卻不由笑了。‘上次讓你陰謀變成送溫暖,這次再讓你當助力,我正要設法讓惠親口說出過年時的變故呢!’




如果喜歡《 再活一萬次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