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俞傾把聚餐地方選在上次跨年的餐廳, 也就是陳言上班那家。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她和秦墨嶺先到,于菲跟秦與還堵在路上。

    今天陳言休息,六點鐘時她又來了餐廳。

    趙樹群今天回家早, 一個多月來,他不是有應酬就是加班,十二點前基本看不到他人影。

    每晚等他回來, 她已經(睡Shui)了。

    沒(睡Shui)著也裝(睡Shui)。

    第二天一早,他趕去公司, 她等他離開再起床。

    這段時間她跟趙樹群一直過著同一屋檐下, 絕不打照面的日子。

    昨天情人節,他還在加班。

    情人節也是她們餐廳最忙的時候, 沒空給自己慶祝。

    他給她留言︰【還在開會。】

    也許怕她不信,他拍了一段視頻。

    他刻意避開了把肖以琳拍進去,但她知道,肖以琳在場,有個人只有肩膀入境,那應該是肖以琳。

    然後趙樹群又給她轉了214520.

    他們這個階層, 轉賬5201314,不現實, 但轉個二十多萬給她, 他還是能做到。

    她沒回復。520那個數字著實讓她犯惡心。

    但把錢留下來了。

    錢是個好東西。

    同事以為陳言忙暈了, 提醒她, 今天她輪休。

    陳言只能編個理由,“等你有兩個孩子,都需要你輔導寫作業時, 你寧願來加班,真的。”

    她擠出一絲笑, “今天我老公沒應酬,我趕緊跑出來。”

    同事︰“你分享的朋友圈里,你家倆娃看著都惹人喜歡,我這個不喜歡小孩子的人都想親一口你家閨女,美人胚子。”

    陳言︰“不寫作業時,母慈子孝。一旦拿筆,雞飛狗跳。”

    幾個同事笑出來。

    陳言配合著她們,嘴角上揚,卻泛著苦澀。

    她的兒子和女兒,特別乖巧懂事,很貼心,成績也好。

    收攏思緒,陳言打算去換工作服,剛抬步,俞傾從洗手間方向過來,她對著俞傾揮揮手。

    走近,俞傾打量她一番,“你這是下班了,還是準備上班?”

    她剛才特意從吧台前路過,就想看看她,最近怎麼樣了,結果收銀台前是其他人。

    還有同事在旁邊,陳言沒多說,她正好穿著自己衣服,“我們找個空位說幾句話,我今天也不忙。”

    兩人找個最里邊的位置,沒人經過。

    陳言︰“趙樹群在家,我不想看到他。讓他陪兩個孩子,我就出來了。”沒地方可去,就來了餐廳。

    就當免費看北京夜景。

    還能跟年輕同事聊聊天,不至于自己活得太過行尸走(肉rou)。

    俞傾無以安慰,大道理說多了也是廢話。

    “你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她看著陳言,覺得她狀態比元旦那會又好不少。

    “等我再晾一晾他,就跟他偶爾說幾句話。不然我怕孩子會察覺出來。”陳言掐著手指。

    安靜了幾秒。

    “現在我徹底冷靜下來了。當初沒跟他鬧,沒離婚是對的。”

    她沒有避諱俞傾,“我們名下一共兩套房子,都有房貸,離婚後就算我分了一套,我拿什麼去還房貸?我這點工資也只夠養活我自己,養不起房子。要是換個小套的,偏一點的,孩子就受委屈了。”

    她嘆氣。

    “但凡日子還能忍下去,我就忍著。這樣我家兩個孩子能享受最好的物質生活和教育資源。”

    “我家兒子和女兒差兩歲,兒子十一歲,女兒九歲,妹妹比哥哥聰明,她跳了一級。哥哥現在很擔心,怕妹妹再跳級,跟他同級,也開始認真起來。”

    俞傾笑了,“兩個孩子是不是挺好玩的?”

    只有提起孩子,陳言眼楮里才有一點光芒,“嗯,哥哥總是被妹妹欺負,哥哥也很寵妹妹。”

    俞傾不由(摸Mo)了(摸Mo)小腹,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小小魚,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長得像她還是像傅既沉。

    會不會是個小人精,愛懟人,也很有趣。

    正聊著,秦墨嶺打來電話,于菲跟秦與到了。

    “你快過去吧,我也去換衣服,再加會兒班。”陳言拿上包和外套,去了辦公區。她換上工作服,在窗前站了會兒。

    萬家燈火。

    縱橫的高架橋像數條纏繞的燈帶,奪目璀璨,不知道盡頭在哪。

    她現在走神的次數,越來越少。

    也不像幾前個月,整宿整宿(睡Shui)不著。

    苟活著吧。

    --

    “你去找陳言了?”于菲問。

    俞傾點點頭,“聊了幾句,比之前好不少。”

    這是個不算愉快的話題,就此打住。

    于菲說了說今天她去找老錢的一些情況,案子有點麻煩。

    老錢當初簽合同沒任何防備,肖以琳說公司換了開戶行,全部都要換新版合同,老錢就信了。

    後來老錢再質問肖以琳,肖以琳改口,聲稱當時允許卓華商貿單獨開戶,是老錢同意的。

    同意簽這樣合同的理由︰老錢實力不如卓華,怕朵新在合同到期後不讓他繼續做經銷商,就妥協退讓,讓出一部分市場給卓華商貿。

    這樣等合同到期,還有機會再續約。

    俞傾問︰“現在朵新是怎麼劃分錢老板跟卓華商貿的市場?”

    于菲︰“把郊區劃給了老錢。銷量高的片區全給了卓華商貿。卓華老板正好也看不上郊區那點市場。賺不到多少錢。”

    錢老板賣了房,進了貨。

    朵新為了不違約,不賠償,也不處理庫存,就劃了不賺錢的區域給他。

    就算是打官司,都找不到理由。

    花兩三年辛苦做起來的市場,一夜間為別人做了嫁衣。

    這還不算。

    于菲把最糟心的說給俞傾,“朵新現在倒打一耙,給錢老板發了律師函,要是錢老板再繼續惡(性xing)串貨,擾亂朵新產品的市場價格,將提前解除合同,還會向錢老板索賠。”

    俞傾︰“......”

    她放下手里的水杯。

    錢老板往自己商戶那送貨,現在成了串貨。

    也對,現在區域劃分給卓華商貿,已經不是他的了。

    往別的經銷商地盤賣貨,可不就是串貨。

    俞傾若有所思,“區域劃分在合同里有明確,錢老板不會粗心到簽合同時連區域都不看吧?”

    她一想,又不對。

    要是當初簽合同時,就明確了區域,以卓華商貿老板的(性xing)子,早就找錢老板茬了,不會進行價格戰搶市場。

    “他們是怎麼改掉錢老板合同里的區域劃分的?”

    于菲搖搖頭,直嘆氣,“你不是也知道,朵新的區域劃分,在合同里有專門一張表格,都是各區域經理手寫添加。”

    元旦剛出問題那會兒,錢老板拿著合同找肖以琳質問。

    肖以琳那邊早已有對策,她借著翻看錢老板的合同,把表格上原本的區域後面加了細分。

    錢老板當時沒在意。

    今天收到朵新的律師函後,錢老板才翻看合同,發現區域那欄早就改了,除了肖以琳拿過合同,沒其他人經手。

    “肖以琳辦公室也沒攝像頭,怎麼找證據是肖以琳後改的?朵新存檔的合同肯定也一起改掉了。”

    朵新現在有理有據︰

    錢老板實力不行,賣房進貨,因此,朵新考慮合同到期後換經銷商。

    錢老板為了爭取一部分市場,提前退讓。

    所以簽了那個看似不公平的合同。

    錢老板雖然簽了合同,但不遵守合同規定,還是肆無忌憚往以前商戶串貨。

    看在老經銷商的情分上,朵新只是發律師函警告。

    要是錢老板再不收斂,後果自負。

    肖以琳徹底洗白自己,把所有過錯都推到了錢老板身上。

    錢老板現在是,啞巴吃黃連。

    俞傾杯子里的水冷了,她加了半杯。

    這種顛倒黑白的(操cao)作,肯定是周允莉替肖以琳想出來的。

    于菲又道︰“肖以琳給了卓華商貿高于其他經銷商的返點和返利,促銷搭贈也多,目的就是要跟你們樂檬爭奪北京這邊的市場。現在他們一件的進價比你們便宜兩塊錢。”

    這是她今天在老錢那了解到的。

    秦墨嶺敲敲俞傾跟前的桌面,‘叩叩叩’連著三下。

    俞傾回神,皺眉,“你(干gan)什麼?”

    秦墨嶺︰“你就別想著要從哪找線索對付肖以琳,北京這邊的市場,我來跟營銷總監解決,你還是考慮一下要怎麼應戰冷文凝。”

    于菲也認識冷文凝,文凝策劃公司跟陸琛的策劃公司一直是競爭對手。

    她看著俞傾,“你跟冷文凝怎麼了?”

    秦墨嶺替她把事情原委簡單說了說,“然後就這麼剛起來了。”

    于菲听後,“冷文凝高姿態慣了。沒辦法,人家會投胎,投胎到有背景的家庭里,還又跟季家大公子戀愛。”

    俞傾打听道,“冷文凝當初為什麼跟季清遠分手?”

    于菲搖搖頭,不清楚。

    她不在他們那個圈子,也進不去。

    “我知道一點點。”秦與(插cha)話。

    他也是在會所听別人提起過,起因是,冷文凝跟季清遠吵架了,至于吵架原因,不得而知。

    後來冷文凝提分手,然後就分了。

    冷文凝也沒想真分,但不願意主動低頭找季清遠復合,就索(性xing)跟其他人相親,想(刺ci)激一下季清遠。

    哪知道,季清遠公開了跟俞z歆的婚期。

    冷文凝傷心之下,跟之前那個相親對象訂婚,結婚。

    “冷文凝結婚日期跟你姐同一天。但結婚不到半年就離婚了。”

    “你姐婚後才知道冷文凝跟季清遠的事。後來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俞傾目瞪口呆。

    于菲也吃了一波驚天大瓜,她提醒俞傾,“你可當心冷文凝給你放冷箭,說不定她剩下那兩波大禮,其中有一波就跟你姐有關。自己的婚禮跟老公前女友的婚禮是同一天,這個何止是戳心。”

    秦與把自己跟前那杯紅酒遞給俞傾,“壓壓驚,要不是你跟冷文凝矛盾沒法調和了,我也不說這些。”

    那杯酒被秦墨嶺半路截過去,“我來替她壓驚。”

    他把整杯酒,一口悶下去。

    秦與︰“?”

    秦墨嶺沒管秦與驚詫的眼神,他接著說冷文凝,“三波大禮,一波跟你自己有關,一波是你姐,那另一波,可能就是傅既沉。”

    頓了頓。

    他好言相勸,“你回家好好想想,跟她那樣的女人剛,值不值。她都能拿自己的婚姻賭氣,還有什麼是她做不來的?”

    “那是因為她之前的對手不是我。”

    --

    俞傾到家,快十點。

    父親的車已經停在院子里,這麼早就回來,罕見。

    還沒到別墅,屋里歡快的歌聲傳來。

    俞邵鴻正在健身,一邊鍛煉一邊高歌。

    雖然跟不上節奏,但自己覺得像原唱。

    健身房的門敞著,俞傾路過,她敲敲門,“爸,您喝醉酒了?”

    “你就當是我喝醉了吧。”俞邵鴻接著在跑步機上走路,他揮揮手,“你趕緊休息去吧。”

    歌聲又響起。

    俞傾上樓,父親肯定知道她有了寶寶。

    中午時,她跟俞z歆打了電話,問她一些孕期的注意事項。其實她就是想告訴俞z歆,她有寶寶了。

    這份忐忑不安的喜悅,她不知道要與誰分享。

    當時就想到了俞z歆。

    今晚,一向安靜甚至略冷清的家里,被歌聲填滿。即便這嗓音不怎麼美妙,俞傾還是將其當成了搖籃曲。

    小時候沒听過的(睡Shui)前搖籃曲,快當媽媽了才彌補上。

    臥室的門,俞傾特意沒關。

    她靠在床頭,一邊听著父親的歌,一邊刷朋友圈。

    以前她沒刷朋友圈的習慣。

    母親又更新了動態,【tomato 炒 egg】

    看到這行字,她怔了怔。

    這算是母女間的心有靈犀嗎?

    文字下面,還配了兩張照片。

    一張是龐林斌在廚房炒菜的背影,一張是盤子里的番茄炒蛋。看上去就不是很好吃的樣子。

    還有一小塊一小塊黑乎乎的東西。

    後來想了想,應該是蔥花,糊了。

    在母親的鏡頭里,龐林斌成了一個普通居家丈夫。

    很難想象,這個在資本市場翻手為雲的男人,會褪去清冷的那一面,親自下廚做飯。

    母親好像也變了。

    變得溫和。

    除了投資和生意,能靜下心來感受生活中的煙火氣息。

    而冷文凝,偏偏要打破這份難得的歲月靜好。

    ‘叩-叩’很輕的敲門聲。

    俞傾這才發覺歌聲早就沒了,她轉頭,站在她面前的人是傅既沉。

    有那麼一瞬,她以為自己嗜(睡Shui),做了個夢。

    “你怎麼來了?”

    “還是想過來看看你。”傅既沉走進來。

    俞傾關了手機屏幕,坐直。

    “不耽誤你(睡Shui)覺,我坐幾分鐘就走。”

    傅既沉兩手撐在她身側,跟她對視。

    其實也沒什麼話要跟她說,不知怎麼的,就把車開到了這。晚上從爺爺家出來,他沒讓司機跟著。

    一個人開車在環路上繞了一圈。

    心底的喜悅就像高架橋上的汽車尾燈,閃著紅光,無盡綿延。

    俞傾環著他脖子,“我都不想見到你,你還敢來。”

    “得做一款有遠大志向的游戲,每天(強qiang)行上線。”

    “......”

    俞傾嘴角揚著笑,“以後不打你了,打你我還手疼。”

    她給他吃顆定心丸,“從今晚起,你就安心(睡Shui)覺,專心工作。你的小魚苗,我會照顧好,也會按時喂魚食。”

    “謝謝我的俞律師。”傅既沉抵著她額頭。

    有件事,他還是決定跟她說一聲,“我不確定俞董是不是喝多了。希望沒喝多。”

    俞傾一頭霧水,父親今晚沒喝酒,她回來路過健身房時,沒聞到酒味。

    “我爸今晚沒喝酒。”她問傅既沉︰“我爸怎麼了?”

    傅既沉︰“我來之前給俞董打電話,讓他關照一聲管家,給我開門。掛電話時,俞董說,讓我以後不要再喊俞叔叔,喊爸就行。”

    “?”俞傾瞅著他,“你確定你不是夢游著過來的?”

    傅既沉︰“......”

    “我沒听錯,俞董說了兩遍。”

    俞傾盯著他的眼,“那你還真要喊爸?”

    “季清遠都喊爸,我為什麼不喊?”

    “......”




如果喜歡《 愛與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