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傅既沉又靜下心來細細品了品那四個小名, 好像也都不錯。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雖然最後那個名字,透著濃濃的土味。

    俞傾現在一句話也不想說,只想自閉。

    她趴在車窗上, 思緒混亂。

    車外面,路上趕著上班的人群,匆匆忙忙。

    二月的天, 仍然透著涼意,她卻一點都不冷, 甚至感覺到燥熱, 想換上t恤。

    不覺間,到了樂檬大廈樓下。

    正逢上班高峰期, 門前車來人往。

    傅既沉沒下去,在俞傾下車前,他給了她一個特別用力的擁抱。“晚上你是回家住,還是去我那?”

    俞傾想都沒想︰“我回家住。”

    她現在嗜(睡Shui),加上昨晚又沒(睡Shui)好,家里沒人打擾她, 能(睡Shui)個安穩覺。

    去了他那,他說不定又要半夜(睡Shui)不著, 找她講話, 問她各種跟孩子有關的事。

    傅既沉現在怎麼都好說話, “明早我來看你。”

    “我暫時不想看到你。”俞傾兩手捏他腮, “你太n瑟了,剛才笑了一路對不對?別以為我轉過臉就感應不到。”

    傅既沉盡量板起臉,“剛才我沒笑啊。”

    說完, 他別過臉,再次失笑。

    俞傾對著他乒乒乓乓一頓打, 開了門,揚長而去。

    傅既沉目送她進大廈,這才吩咐司機發動車子離開。

    俞傾從來沒這麼晚到公司過,她看了眼手表,已經八點半。電梯門打開,她快步踏出去。

    剛走了幾步,突然意識到什麼。

    再次落地的腳步,優雅緩慢。

    秦墨嶺正好從辦公室出來,他打量著俞傾,她背著包,看樣子剛從外面回來。

    他以為她先去了律所。

    朵新經銷商老錢和卓華商貿那事,他听說了。

    俞傾還是不緊不慢走著,“找我?”

    秦墨嶺面無表情,“少了兩個字,算賬。”

    找她算賬。

    俞傾笑了,她現在唯一的樂呵點就是秦墨嶺對那兩片維生素疑神疑鬼,耿耿于懷的表情。

    俞傾開門,秦墨嶺隨其後,把門關緊。

    俞傾擱下包去開窗,涼風吹著才舒心。

    秦墨嶺昨晚沒怎麼(睡Shui)好,想到那兩片避孕藥,他心里慪得慌。

    俞傾雖然寬慰了他,說那是維生素c。

    可他不傻。

    只有用維生素瓶子裝避孕藥的做法,不會有人腦殘,把維生素裝在避孕藥的瓶子里。

    還堂而皇之地帶到公司來吃。

    他昨天好好回憶了一番,俞傾第一次吃維c時,他很確定,那是維生素的瓶子。

    看在他委屈的份上,俞傾親自給他泡了咖啡。

    秦墨嶺雙腿交疊,一言不發靠在椅子里,視線一直隨著她來回轉動。“我這輩子的名聲都毀你手里了。”

    這絕對是他三十年人生里,最黑的黑歷史。

    大男人,竟然吃了避孕藥。

    俞傾把咖啡放他面前,“到底要我說幾遍你才信?”

    她找出昨天那個瓶子,打開,倒出一粒給他,“不信你再嘗一粒。”

    秦墨嶺沒接,“你昨天怎麼不給我再嘗一粒?現在馬後炮有什麼意思?肯定後來換成了維c。”

    俞傾︰“一孕傻三年,我昨天不在狀態,忘了給。”

    秦墨嶺一愣,“你說什麼?”

    “一孕傻三年。”

    “......你...(懷huai)孕了?”秦墨嶺不敢置信,“傅既沉的?”

    俞傾覷他,“不然呢?”

    秦墨嶺兩指揉著太陽穴,緩了緩,“你看吧,這避孕藥的副作用已經出來了,現在連這種弱智問題我都問得出來。”

    俞傾沒忍住,再次笑出來。

    “你還笑,有點同情心行嗎?本來你是我未婚妻,按理說,孩子也是我的。”

    “......”

    “現在你跟我沒(關guan)系,孩子跟我也沒(關guan)系。這就算了,結果避孕藥成了我的。”

    俞傾讓他打住,“別把自己說那麼可憐。有沒有傅既沉,我們倆都不可能,你本來就不喜歡我這個類型。”

    秦墨嶺︰“別那麼沒良心,我不是都打算娶你了嗎?還給你把包買下來,討你歡心。”

    俞傾毫不留情揭穿他,“那是因為我不愛嫁給你,不惜跟家里鬧翻,你覺得沒面子才想娶的。網球場那次失約,你心里就有了答案。因為你不是沒見過我,之前家宴上我們就見過,你知道我長什麼樣。”

    她拿出紙巾鋪桌上,把一瓶藥都倒出來,開始數有多少粒。

    秦墨嶺瞅著她,“你沒事(干gan)了?”

    俞傾沒吱聲,專心數數。

    秦墨嶺起身,從茶水櫃里拿了三條糖過來,全都放進咖啡杯。

    心情從昨天苦到現在。

    听說她(懷huai)孕了,他心里才稍稍踏實。

    避孕藥的副作用對他來說,也不是那麼擔心,糟心的是,傅既沉要是知道他誤服了避孕藥,不得嘲笑他一輩子?

    秦墨嶺攪動咖啡,盯著俞傾看,她不是不婚的嗎?還願意生孩子?

    他不免擔心。

    “誒。”

    俞傾終于數完,拿支筆記下數字,“有話就說。”

    秦墨嶺︰“你可別打掉孩子。”

    俞傾︰“......這也是傅既沉(操cao)心的呀,跟你有(關guan)系嗎?”

    秦墨嶺︰“有。你要是不要這個孩子,說明那個藥是避孕藥。我的黑歷史要靠這個孩子洗白。”

    他抿一口咖啡,“你說我這是做了什麼孽,傅既沉的孩子,我還得好好替他看著,保證孩子順利生下來。”

    俞傾趴桌上,笑得直不起腰。

    秦墨嶺收起玩笑,言歸正傳,“你這是準備結婚呢還是?”

    俞傾心情也輕松不少,陰霾散去一些。

    她坐好,“沒想那麼多。以後就算孩子生了,休完產假,我還是回樂檬。我跟傅既沉,我們一起愛孩子,愛對方。但他是他,我還是我。”

    秦墨嶺點點頭,“那就好。不然我得考慮,要不要再跟你搭檔。”

    俞傾捏著紙巾,把藥片又倒進瓶子里。

    秦墨嶺一臉不解,“你是不是真的閑的沒事(干gan)?”

    俞傾擰上瓶蓋遞給他,“賣給你了。我以後改吃葉酸,不用再吃這個。還剩78片,你給我三塊錢就行,零頭我就不要了。”

    秦墨嶺︰“......”

    還沒來得及懟她,有電話進來,是冷文凝。

    秦墨嶺給俞傾看一眼來電顯示,他接通。

    冷文凝開門見山︰“今天你不傳話可能都不行。俞傾要是執意不再續約,公開招標,我會送她三波大禮。”

    秦墨嶺余光掃了眼俞傾,接著跟冷文凝道︰“送大禮?我還是勸你三思。有什麼話,你找她溝通。”

    “我找她溝通?”

    冷文凝冷笑兩聲。“不管是俞傾還是俞z歆,我這輩子不會主動找她們,更不會求她們。俞傾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她接著說正事,“替我把第一波大禮轉告她,哦,忘了恭喜她媽媽和她繼父又復婚。她繼父龐林斌在北京這邊的不少人脈,都是我大舅給介紹。”

    秦墨嶺知道龐林斌跟冷文凝舅舅往來不少年,有利益牽扯。

    龐林斌在華爾街起家,集團總部也在那。他定居在國外,對北京這邊的分公司很少親自過問,都是職業經理人運營。

    即便像龐林斌這樣的金融大佬,也有(關guan)系網到不了的地方。

    在他們這個圈子,不管是誰,都不可能隨心所欲,都被千絲萬縷的(關guan)系網給鉗制著。

    牽一發,動全身。

    冷文凝的聲音又從電話里傳來。

    “最近龐林斌感興趣的一個項目,也是我大舅引薦。”

    秦墨嶺明白冷文凝什麼意思了,她想用俞傾的母親來讓俞傾服軟。

    “我到時找我大舅,讓龐林斌出面找俞傾,你說這個時候俞傾是給龐林斌面子好呢,還是不給面子好呢?”

    冷文凝又道︰“我好心提醒,這個項目是我大舅經手,就算是傅既沉外公家,也愛莫能助。”

    她把後果也說給秦墨嶺听,“到時俞傾要不給龐林斌面子,自然會影她媽媽跟龐林斌的感情,她跟她媽媽的(關guan)系,大概要再次雪上加霜。”

    秦墨嶺喝著甜到膩的咖啡,“你這是赤.裸裸威脅上了?”

    冷文凝︰“是俞傾先不仁,不能怪我不義。”

    她話鋒一轉,“不過,我也不是趕盡(殺sha)絕的人,畢竟都是為了賺個吃飯錢,我也想和氣生財。”

    “我給她時間,下午六點前,她要是聯系我,主動示好個,繼續跟文凝策劃合作,我既往不咎。要是她沒誠意,還是執意要斷了合作,那她就等著過幾天,龐林斌約她吃飯。”

    “還有。就算她同意要合作了,也必須得她親自給我打電話。”

    “這只是第一波大禮。等到需要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第二波大禮。我不喜歡來暗的,我得讓她知道自己錯在哪,要怎麼跟我道歉。”

    冷文凝掛了電話。

    秦墨嶺把手機扔桌上,想著要怎麼跟俞傾說這事。

    俞傾跟她母親的(關guan)系,本來就經不起任何折騰。

    而厲阿姨跟龐林斌昨天才復婚,如果俞傾不給龐林斌面子,執意不跟冷文凝合作,導致龐林斌丟了項目。

    那厲阿姨大概要更討厭俞傾。

    和母親的(關guan)系,是俞傾心里的一道沒愈合的疤。

    明明咖啡甜到j嗓子,他還是嘗到了苦味。

    俞傾見他沉默,“冷文凝威脅我了?”

    秦墨嶺把冷文凝那番話據實相告,“文凝策劃,冷文凝大舅也是隱名股東,冷文凝要是找到她大舅,她大舅肯定會找龐林斌,這不是兒女情長的事,你斷了他們家的財路。”

    她千算萬算,沒算到她母親又跟龐林斌復合了。

    關鍵的一點,龐林斌想要投資的項目,就在冷文凝大舅手上,找誰幫忙說情都沒用。

    俞傾問︰“冷文凝讓我六點前給她打電話,先道歉,再續約?”

    秦墨嶺頷首。

    俞傾‘呵’了一聲,“不怪她。這是白天,適合做夢。不用等到六點了,你現在就打電話給她,就算是三十波大禮,我照收不誤。”

    秦墨嶺︰“......”

    他放下咖啡杯,拿過手機,轉了五塊錢給她。

    俞傾抬眸,“你記(性xing)不好?三塊錢就夠了。”

    “多出來的那兩塊,是我給你的崇拜打賞。”秦墨嶺欣賞她正面剛時的傲氣,他拿上那瓶維c回自己辦公室。

    他沒立即給冷文凝回話,想讓俞傾冷靜冷靜。

    對他來說,跟誰合作都一樣。

    但對俞傾不一樣,她跟她母親的(關guan)系本來就搖搖欲墜。

    五點半,下班了。

    秦墨嶺去找俞傾,不知道一天過來,她有沒有想好,是跟冷文凝合作,還是跟冷文凝剛到底。

    剛到俞傾辦公室門口,俞傾從里面推門出來,她外套穿上了,手里拿著包。

    秦墨嶺沒拐彎抹角,“考慮得怎麼樣了?”

    “什麼?”俞傾在想,他問的是哪項工作。

    秦墨嶺提醒︰“六點前的答復。”

    俞傾皺眉,“我好像記得,我當時就讓你回復她了,她有招盡管放,來多少,我接多少,但讓我服軟,門都沒有!”

    “你考慮好了就行。”

    “沒什麼好考慮的,我要是退讓了,冷文凝以後指不定要怎麼拿捏我,我不可能一年花那麼多錢請個祖宗供著。”

    秦墨嶺沒再勸,“你今天走這麼早?”

    “去趟律所,找秦與跟于菲姐吃飯,商量一下怎麼修理修理朵新。朵新這麼鬧騰,他們自己一點損失都沒有,影響了我們的銷量。”俞傾問他︰“你晚上有沒有其他安排?要不要一起?”

    事關公司利益,秦墨嶺決定一塊過去。

    俞傾沒開車,搭了秦墨嶺的順風車。

    路上,秦墨嶺給她寬心,“公司是我跟你的,有事也是我在前面擔著,龐林斌那邊,我去...”

    俞傾打斷他,“不用。我惹的麻煩,我能處理。我要是不親自收拾冷文凝,我心里也不爽。”

    她讓司機在藥店門口停一下。

    秦墨嶺︰“你要買什麼?”

    “給我家小小魚弄點魚食。”

    “......”

    俞傾到藥店買了幾瓶葉酸,付款後就拆開來吃了一片。

    一天沒跟傅既沉聯系,他也沒敢打擾她。

    她拍了一張葉酸的照片發給他,【不用回,不想看到你的消息。】

    傅既沉在回爺爺家路上,他把那張照片放大,看了又看。

    他還是沒忍住,回了她︰【謝謝。其實,你愛我比我愛你多。以後我會趕上你,再超過你。】

    傅既沉到了爺爺家,父母早已經過來。

    他今天沒壓制住那種幸福和喜悅,跟家里所有人都分享了。

    今天的菜,沒讓廚師忙活,爺爺(奶Nai)(奶Nai),葉瑾樺和傅董,每人下廚做了幾道。

    滿滿一桌子菜,(色)香味,一樣沒有。

    爺爺道︰“將就吧,高興時吃什麼都是香的。”

    葉瑾樺親自給傅既沉倒了半杯紅酒,“感謝你和俞傾,讓我成為年輕又美麗的(奶Nai)(奶Nai)。”

    傅既沉已經許多年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他站起來,跟每個人踫杯,“謝謝你們讓我成為一個還算有趣也還算有擔當的人,不然俞傾也不一定看得上我,我也不可能是她孩子的爸爸。”

    “謝謝。”

    他仰頭,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老太太替孫子高興,幸福溢于言表,連皺紋都舒展開來,“既沉啊,你們婚禮打算在哪辦?要不辦兩場吧,中西式各一場。”

    傅董接過話,“媽,您就別(操cao)心那麼多了,既沉現在沒時間考慮婚禮,他現在就等著孩子出生,替他混個結婚證。”

    傅既沉︰“......”

    老太太無奈瞅著兒子,雖然話糙理不糙,不過也不能這麼直白,“你說話就不能藝術一點?”

    傅董也感覺真話是有點尖銳,他(干gan)咳一聲,“既沉他,打算等孩子出生後,跟孩子一塊分享領證和婚禮的喜悅。”

    傅既沉︰“......”




如果喜歡《 愛與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