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秦墨嶺看著網上五花八門的答案, 像坐過山車,心差點被翻騰碎。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砰’一聲。

    他把手機扔桌上,滑出一段距離, 差點就掉地上。

    就在他懊糟不已時,有不速之客打擾。

    冷文凝到了樓下才給他打電話,要到他辦公室討杯咖啡喝。

    肯定是听說了俞傾三月一號要招標, 過來看看什麼情況。

    俞傾辦公室就在隔壁,她不去找俞傾, 竟來找他。

    該有的客氣還要有, 秦墨嶺讓秘書煮了咖啡。

    冷文凝對咖啡挑剔,每次過來, 都要現磨。

    天冷,冷文凝也只穿了一條深(色)長裙,大概汽車開到了地下停車場,連外套都懶得拿,直接上樓。

    秦墨嶺瞅著她,來勢洶洶。

    冷文凝摘了墨鏡, “你們這是要鬧什麼ど蛾子?”寒暄的話都省了。

    秦墨嶺現在心情不咋地,避孕藥的陰影還沒散去, 對她這種驕縱的態度, 他一點不買賬, “準備給樂檬換個新歡的ど蛾子。”

    冷文凝一頓, “你今天吃錯藥了?”

    秦墨嶺︰“........”

    傷口上又被瘋狂撒了一把鹽。

    他何止是吃錯藥。

    (性xing)別都快要被毀了。

    冷文凝收收脾氣,但卻不吐不快,“俞傾她到底想(干gan)什麼?顯擺她有能耐?這才上任多長時間, 她就要換掉策劃公司?她到底知不知道快消品行業的營銷有多重要?稍有不慎,就徹底輸了市場。”

    她盯著秦墨嶺︰“俞傾任(性xing)妄為, 你也不懂是不是?你別拿樂檬的生死開玩笑行不行?”

    秦墨嶺沒接話,抬了抬眼皮,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他叼了支煙,女士在場,他沒點著。

    無聊咬著煙嘴。

    冷文凝感覺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那種軟綿綿的挫敗感無以言表。“看你面上,我過來好生商量,有錢大家一起賺。麻煩你帶句話給俞傾,別一意孤行。”

    咖啡來了,秘書感覺氣氛不對,放下咖啡杯就離開。

    秦墨嶺指指咖啡,“快喝吧,工作上的事,你找俞傾談。”

    “我主動找她?”

    冷文凝冷嗤一聲,“呵。”

    諷刺寫了一臉。

    秦墨嶺一字一頓,“主不主動找她,是你的事。帶不帶話,是我的事。換不換策劃公司,是俞傾的事。”

    冷文凝意會秦墨嶺什麼意思了,他不會(干gan)涉俞傾的任何決定。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再聊下去,就沒什麼意思。

    她漫不經心攪動咖啡,俞家的姐妹倆,可真是一個比一個讓人堵心。

    --

    隔壁辦公室。

    俞傾靠在轉椅里,一圈圈轉著。

    她不知道秦墨嶺現在什麼心情,估計不信她的話,以為那個藥就是避孕藥,在那慪著。

    想著,她失笑。

    笑著笑著,笑意就淡了。

    她舌尖的維生素,已經過了最酸的那股勁兒。

    也可能,口腔適應了這個酸。

    就連秦墨嶺都發現她最近嗜(睡Shui),她沒法再自欺欺人下去。

    上個月初,傅既沉陪她去醫院的第二天,例假就來了。

    她遵醫囑,沒再服用避孕藥。

    這一個多月里,(身shen)體沒有再出現任何不適。

    但月經,再次推遲。

    她心里暗示自己,是經期不規律,可不該脹的地方,這幾天隱隱發脹。

    關鍵一點,嗜(睡Shui)。

    她從來沒刻意逃避過什麼,這是第一次。她不想去藥店買測試紙,也不想去醫院做個檢查。

    仿佛只要她不去確定,這個孩子就不會來。

    這幾天,除了來公司,她誰也不想見,特別是傅既沉。

    算上今天,她四天沒去找他,也沒讓他過來。她跟他說,她最近忙,他從不多問。

    但今天是情人節。

    她還有什麼理由,不見面?

    半個下午,在胡思亂想中溜走。

    快下班時,俞傾接到俞邵鴻電話。

    俞邵鴻先關心了她幾句,問最近工作怎麼樣,適沒適應角(色)轉變。

    俞傾感到莫名其妙,“爸,我們住一塊,這些你哪天不問,還用得著專門打電話問?”

    俞邵鴻(干gan)咳兩聲。

    “爸,有什麼話您就直說。”俞傾今天也沒什麼心思跟父親調侃,心里千頭萬緒,各種亂。

    俞邵鴻在心里嘆口氣,“你媽媽的朋友圈,你看了沒?”

    俞傾很少看朋友圈,而且母親好像從來都不發朋友圈,至少她印象里,母親沒發過。

    “怎麼了?”她問父親。

    俞邵鴻頓了下,“你媽媽今天復婚了。”

    俞傾︰“......”

    俞邵鴻生怕說錯什麼,“你外公外婆不在了,你是她最親近的人,祝福一下吧,好不好?母女一場,不容易。”

    說著,他聲音也不由變小,“她發了朋友圈,應該就是想告訴你的。”

    俞傾並不奇怪父親對母親復婚的大度,因為他早就不愛母親,心里沒她,便能大方祝福。

    當然,這樣的祝福也難能可貴。

    “她就你一個孩子。也許,她並不是不愛你,只是不知道要怎麼愛你。”

    俞傾還是沒吱聲。

    “你要實在不想打電話,你點個贊也行。”

    “..............”

    俞邵鴻不敢再多說,他能跟女兒開任何玩笑,唯有她跟她母親的(關guan)系,那是禁忌,平時都不能多提。

    俞傾往後,靠在椅子里。“你有我媽?”

    “嗯。加了後就從來沒聯系過。”俞邵鴻說了說為何主動加她母親的︰“就想著你哪天結婚了,我跟她商量,該給你一個什麼樣的同台祝福。”

    俞傾又瞥了眼桌上那瓶假的避孕藥。礙眼,她拾起來放抽屜里。

    俞邵鴻沒再廢話,叮囑女兒看一下朋友圈,掛了電話。

    俞傾從聯系人里找出母親的,母親的朋友圈里只有一條動態。

    一個英文單詞︰【love】

    又po了兩張照片,她和第二任丈夫的一張牽手照,另一張是母親年輕時的單人照。

    母親的現任丈夫,她第一次見到,是在母親的婚禮上。

    姓龐。

    她以前稱呼龐叔叔。

    華爾街金融大佬,全球(性xing)資產管理公司的幕後老板。

    為人低調。

    白手起家,打拼了三十多年,創辦了自己的商業帝國。

    長相硬朗,身高一般。

    氣場凜然。

    和母親一樣,龐叔叔之前有過一次婚姻,感情經歷也是異常豐富精彩。

    母親心底的人,應該是父親。

    而龐叔叔心里,亦有很多年前的初戀。

    兩個在資本市場看過了千帆的人,竟然離了又復合,還特意飛去拉斯維加斯選在情人節零點注冊。

    俞傾看著母親po出來的照片,她跟母親已經很久很久沒見了。除了更陌生,其他好像一點也沒變。

    母親依舊迷人,高貴,身上散發出來的獨立特行的女王氣質,仿佛要溢出屏幕。

    要說祝福,她希望母親復婚,是因為發現了龐叔叔是她的靈魂伴侶。

    也希望她的這一次婚姻,長長久久,來撫平年輕時第一次婚姻給她帶來的那些傷痛。

    俞傾不知道要怎麼留言,至于點贊,好像也沒必要。

    剛要退出來,父親的電話再次進來。

    “照片看了吧?”俞邵鴻問。

    俞傾︰“嗯。”

    “第二張照片,在你媽媽右後方,有個戴著遮陽帽,拍得不是很清楚的小孩子,是你。”

    “......”

    俞邵鴻沒再廢話,收線。

    俞傾放大那張照片,還真是她。

    那條裙子她有印象,外婆家的影集里有幾張照片,就是她穿這條裙子拍的。

    盯著那張照片看了半晌,俞傾還是不知道要怎麼留言,怎樣祝福。退了出來。

    還不等她想太多,傅既沉的消息進來︰【下班直接回公寓,不管幾點都行,我在家等你。】

    破天荒,俞傾第一次回去那麼早,到了點就關電腦離開。

    情人節,大街上人潮熙攘。

    期間,路過藥店,俞傾瞥了一眼,又匆匆收回視線。

    路上車多人多,到小區門前那條路上,已經六點。

    俞傾微微咬著唇,心一橫,打了轉向燈,汽車拐進藥店那個檔口。

    在車上坐了幾分鐘,大概是心里用作,小腹的墜脹感越來越清晰。

    推門下車,俞傾直奔那個藥架前,拿了兩個牌子的測試紙。

    到了收銀台,她才發現拿錯了一樣,其中有個是排卵測試紙。

    那麼大的字,她竟然也能看錯。

    又折回去換了一個。

    到家,兩個廚師在忙活,傅既沉在餐桌前,不知道忙什麼。

    聞聲,傅既沉抬頭,“這麼快?”又緊跟著提醒,“你先別過來。”

    俞傾抬起的腳步又收回,轉身去了客廳。

    “傅總,情人節快樂。”

    “嗯。”

    俞傾打開電視,不知不覺就走神。

    本來她想著,要給傅既沉準備禮物。

    被這件事攪亂了心神,什麼都沒有準備。

    “我去樓上。”俞傾拿了包,不由握了握,上樓。

    判刑的那一刻到來。

    兩根測試紙,幾乎是同步變(色)。

    俞傾的腳麻了。

    那種酸麻,從腳底向百骸竄來。

    等她從洗手間出來,有那麼一瞬,天旋地轉。

    用套還(懷huai)孕的那點幾率,砸中了她。

    俞傾雙手抱臂,頭抵在落地窗玻璃上。

    該面壁思過的是她。

    二十五年前,母親剛懷她時,應該是喜極而泣的吧。那個時候的她,是父母愛情的見證。

    可她在母親肚子里才幾個月,他們情變了。

    母親的痛,她沒法感同身受。

    但她知道,那一定是抽筋剝骨般。

    手機響了,思緒被打斷。

    是營銷總監的電話,匯報北京區域市場的最新情況,原本這種事他有權自己處理,不過事關朵新,他還是請示一下,慎重點。

    “俞總,朵新那邊的北京市場,內部價格戰,卓華商貿是分銷,但單獨開設賬戶,從朵新廠方直接發貨,每件低于錢老板三塊錢的價格給商戶供貨,錢老板的市場快要不保。”

    俞傾有點懵,定定神,快速從自己混亂的世界里抽離。

    沒想到肖以琳還是換掉了錢老板,但肖以琳現在又管不了卓華商貿,把市場價格給搞亂了。

    營銷總監繼續︰“本來也不關我們什麼事。”每家飲品企業的銷售部,各種騷(操cao)作都有。

    見怪不怪。

    但是,“他們價格那麼低,影響了我們樂檬產品的銷售量。”

    樂檬跟朵新產品線差不多,對便利店和超市老板來說,賣樂檬的飲料跟賣朵新的飲料,也只不過是個牌子的差別。

    哪家賺錢就多賣哪家。

    現在朵新每件價格便宜三塊,店老板自然要多進朵新的飲料。

    各個小商店的倉儲空間都是有限的,囤了朵新的飲料,自然就沒地方再放樂檬的飲料。

    進貨少了,自然賣的就少了。

    直接影響了樂檬的銷售量。

    錢老板跟卓華商貿爭奪市場也不知道哪天是個頭,要是來上兩三個月,樂檬損失不小。

    俞傾考慮片刻,“你聯系我們法律顧問于菲,讓她幫錢老板打官司。”

    “好。您忙。”

    俞傾的理智隨著工作電話的結束,慢慢散去。

    孩子這事,再度纏繞到心頭。

    她上樓有一陣子了,估計傅既沉也布置得差不多。

    俞傾去衣帽間,找了條禮服換上。

    選了傅既沉喜歡的款式,低v(露)背。

    對著鏡子,她把頭發盤起。

    不由地,她就望向鏡中她的小腹部位。

    簡單收拾一番,俞傾下樓。

    廚師已經離開。

    “可以過來了。”傅既沉喊她。

    俞傾笑笑,“什麼驚喜?搞得這麼神秘。”說著,她走過去。

    傅既沉關了餐廳的燈,桌上的蠟燭照亮。

    俞傾手背在身後,盡量讓自己輕松一點,免得破壞這麼好的氛圍。

    看到餐桌上的驚喜,她愣了愣。

    餐桌上是一層厚厚的玫瑰花瓣,上面用香水拼成了一條小魚的形狀。

    這個時候,她應該激動地抱著傅既沉又蹦又跳,再給他一個深(吻wen)。

    但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她下意識就沒再像以前那樣亂蹦。

    俞傾張開雙臂,“傅既沉,你抱抱我。”

    傅既沉沒覺得哪里不正常,畢竟他拿出了他全部的家當,一瓶存糧都沒了,只為今天讓她高興。

    她應該被感動到。

    他這麼想。

    精心布置了這麼久的餐桌,俞傾沒舍得收,兩人就在中島台上將就了一頓情人節大餐。

    她今晚有點沉默,傅既沉察覺出來了,以為是公司的事,他沒多問,盡量轉移她注意力,聊點開心的。

    可發現,她對什麼都沒興趣。

    “冷文凝這個人,你高興了就合作,不高興就不合作,別心思那麼重。”傅既沉看著她,“你身後還有我。”

    俞傾點點頭,“嗯。”

    傅既沉把她的紅酒拿給她,跟她踫杯,“第一個情人節,無數個情人節的開始。”

    “謝謝我的初戀傅總。”俞傾捏著酒杯,微微仰頭,紅酒踫到了唇,她沒張嘴,拿過酒杯。

    俞傾這種心不在焉,一直持續到躺在(床chuang)上。

    她自己也感覺到了,想去調整,想去敷衍,可狀態怎麼都回不來。

    這不是一件掃興或是生氣的事,過去了就能徹底過去。它過不去。

    它(關guan)系到她跟傅既沉的分合。

    它會在她心頭留下一道疤。

    她被放棄過,那種滋味,她清楚。

    大概腦子進水了,(身shen)體不好就不好唄,為什麼避孕藥要停呢?

    “還不(睡Shui)?”傅既沉已經洗過澡,上了床,關燈。

    剛洗過澡,他身上冰涼。

    俞傾在他胳膊上蹭了蹭,今天情人節,明天再告訴他吧。

    傅既沉瞅著她的側臉,昏暗里,只能看清一個大概輪廓,不知道她此時的表情。

    他抬起的手抖了下,緩緩落下。

    握了兩次,才握緊她肩頭。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套子,應該沒問題的。”

    他有點語無倫次。

    現在也不知道是自責多一點,還是難過多一點。

    “對不起。”

    他聲音沙啞,又說了一遍。

    俞傾猛地抬頭,“你怎麼知道了?”

    她努力回想,是不是測試紙沒扔掉?

    怎麼也想不起來。

    腦子一片漿糊。

    可不應該沒扔呀。

    傅既沉緩了好一會兒,“我看到了測試紙的盒子。”在置物架上,大概當時她心煩意亂,忘了丟掉。

    從她今晚的表現,他知道,肯定是有了。

    他不敢問,她要不要留下這個孩子。

    肯定也是不留。

    不然,她不會這麼痛苦糾結。

    “我尊重你所有的決定。”

    他躺下來,還是抱著她。

    臥室只剩呼吸聲。

    過了很久。

    也可能兩個小時過去。

    俞傾還沒(睡Shui),她知道,他也沒(睡Shui)著。

    “傅既沉。”

    “嗯?”“你在想什麼?”

    “沒想什麼。”

    頓了下,他說︰“希望一直別天亮。”

    俞傾轉個身,緊緊抱住他。

    後來是幾點(睡Shui)著的,誰也不清楚。

    反正感覺才剛眯上眼,鬧鈴就響了。

    傅既沉關掉,“再(睡Shui)會兒吧。”

    俞傾‘嗯’了聲。

    這是第一次,他們(睡Shui)著了也沒放開彼此。

    可,天還是亮了。

    七點半,不得不起。

    兩人起床,洗漱。

    傅既沉給俞傾準備了早飯,從吃飯到出門,兩人都沒怎麼說話。

    司機感覺到了兩人氣氛不對,很識趣地將擋板降下。

    他們各自看著窗外,這是第一次,他們迎著太陽上班。

    忽然,傅既沉回頭,“俞傾,我想反悔一次。”

    俞傾轉身,兩人對視,“反悔什麼?”

    傅既沉握著她的手,“我想自私的替我自己爭取一下,能不能把孩子留給我?我舍不得他。我也知道,你不要他的時候,也就是你跟我分開的時候。你不是說你是風箏嗎?孩子就是這根線,會一輩子連著我跟你。你飛多遠飛多高都行,我不用擔心找不到你了。”

    俞傾看著他,眨了眨眼,忽然轉過身。

    上一次痛苦難過的時候,是外婆離開。

    那不是魂丟了,是根沒了。

    傅既沉坐過來,把她抱懷里,“我們給他一個家,好不好?這樣,你有家了,我有家了,我們三個人都有家了。”

    “俞傾,能不能別放棄孩子,也別丟下我?”

    俞傾沒吱聲,回應他的,是她拿掄起手機,對著他後背,一下,兩下,三下...

    又開始打他。

    傅既沉長長吁了一口氣,她願意留下孩子了。

    “傅既沉。”

    “你說。”

    “想給你取個綽號。”

    “什麼綽號?”

    “游戲。以後別人要問我,俞傾,你假期(干gan)嘛了?我在家打游戲呢。”

    “...行。只要你不卸載,你打成王者也行。”

    “......”

    俞傾推開他,“傅既沉,從現在開始,你就算n瑟,也麻煩你在我跟前收著點。你那邊花花大太陽,我這里狂風驟雨!”

    她支著額頭,盡快讓自己靜下心來,工作上的事,還不少。

    傅既沉挪到車窗邊,離她盡量遠一點。

    他看著窗外,不由笑了笑。

    “俞傾。”他轉頭,“我們給孩子取個什麼小名?”

    俞傾淡淡瞅著他,這會兒她還沒適應做準媽媽的角(色),滿腹心事,哪有心思想名字,“魚籽,貓仔,俞香水,傅有錢,你看哪個好?”

    傅既沉︰“......”




如果喜歡《 愛與他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