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季清影一怔, 把頭埋在了他頸窩處,雙手緊緊地(勾gou)著他脖頸,感受著男人身上的氣息。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是她喜歡的安定味道。

    傅言致喝了點酒, 直接讓葉青的司機送兩人回去。順便, 還不忘記給傅正打電話,讓他過來接人。

    傅正稍顯意外︰“司機呢?”

    傅言致頓了下, 手輕拍著季清影後背, 淺聲道︰“我們不一起回去。”

    傅正︰“……行,有機會喊小姑娘來家里吃飯。”

    “好。”

    掛了電話,傅言致垂眼看著懷里人。

    季清影並不說話,只安安靜靜地蜷縮在他懷里, 像小可憐一樣。

    傅言致不敢多看,怕忍不住做點什麼。

    他捏著她的掌心, 給她力量。

    季清影有點累了,窩在他懷里一會,才蹭了蹭他頸窩, 輕聲道︰“葉總會不會問你?”

    傅言致疑惑地“嗯”了聲︰“葉總?”

    季清影一頓, 連忙改口︰“阿姨。”

    傅言致低低一笑,溫熱的氣息拂過她耳畔, 柔聲說︰“不會,別擔心。”

    季清影“嗯”了聲,伸手抱著他的腰撒嬌︰“我有點困了。”

    “那先(睡Shui)會, 回去要一個多小時。”

    “好。”

    季清影說(睡Shui)就(睡Shui),還真闔眼靠在了她懷里。

    車內溫暖又安靜, 熟悉的氣息縈繞在鼻間, 讓她覺得安穩。

    傅言致偶爾垂眼看一看懷里的人,卻並不逼問事情緣由。

    他們兩人過于了解對方, 從不(強qiang)迫對方做什麼。有時候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大抵就能知道對方心中所想。

    傅言致估計,她應該是還沒來得及整理好心情,也還沒想好要怎麼告訴自己,才會保持沉默。

    想著,他輕拍著她後背安撫,讓她能(睡Shui)得更好一點。

    期間,手機震了下。

    傅言致調成了靜音模式,把葉青電話掛了。緊跟著,葉青信息進來了。

    葉青︰【回去了?】

    傅言致︰【嗯,她在(睡Shui)覺。】

    葉青︰【行吧,我剛剛听說賀家的那小公子和清影打招呼了,清影臉(色)不太好,你多看著點。】

    傅言致︰【好。】

    葉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別怕麻煩我,你媽在你工作上沒辦法給幫助,但未來兒媳婦的可以。】

    傅言致無聲地彎了下唇角︰【知道。】

    葉青︰【嗯,到家了跟我說一聲。】

    傅言致︰【好,我讓我爸過來接你。】

    葉青︰【ok。】

    -

    季清影最開始並沒有(睡Shui)著,漸漸地,旁邊人給出的訊號過于濃烈,讓她不知不覺中便陷入到沉(睡Shui)里。

    車開的很穩,連顛簸都沒有。

    (睡Shui)著(睡Shui)著,鼻間除了有淡淡的雪松和清冽味道之外,還有一種安神的香薰味,她說不上名字,但聞著很舒服。

    迷迷糊糊間,季清影做了個夢。

    光怪陸離的世界,她回到了大學時期。

    夢里出現了很多人,有陳新語和遲綠,還有很多只會打打招呼的其他同學,還有對她偏愛的老師,以及對她很好的林曉霜和賀遠。

    一張張熟悉的臉,在她眼前浮現。每一個人臉上,都掛著笑,是對她的。

    那些笑,每一個都很溫暖,讓她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美好。

    他們在和她說話,夸她厲害,說她長得漂亮,說她實力(強qiang),想法特別。

    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都說她一定會是最早成名的設計師,希望她畢業後成名了,不要忘記大家。

    她說不會,無論會不會成名,未來如何,她還是她,季清影還是那個季清影。

    她不會變。

    是同學,就永遠都是同學。

    忽而,畫面一轉。那一張張對她淺笑盈盈的溫煦笑臉換了,變成了厭惡和嫌棄。

    他們看她的眼神也變了。

    耳畔全是他們竊竊私語的聲音。

    “季清影,老師對你真的是太失望了!”

    “沒想到季清影竟然抄襲啊,抄襲的還是好朋友的作品,林曉霜後悔對她那麼好了吧。”

    “天哪,這算是最好朋友的背叛了吧。”

    “想不到季清影竟然是這種人,她這次是抄襲的,那她之前拿獎的那些作品會不會也是……”

    “不好說啊,遠離這種人吧。”

    “虧我之前還把她當作是我偶像,我一直都覺得她特牛逼,沒想到是這樣的。”

    “我听說這一次賀遠也沒站季清影這邊,估計也是被她的行為給惡心壞了吧。”

    “林曉霜真的太慘了。”

    ……

    一句又一句的話砸下來,像是按頭一樣,讓她不得不反省自己。

    季清影陷入了困境。

    她被困在迷霧森林里,找不到走出的路。

    有時候半夢半醒間,她都會想,自己是不是真做過那件事。

    可偏偏,她又沒有。

    “清影。”

    傅言致蹙眉,听著她的囈語。他伸手,揉了揉她太陽穴,柔聲喊著︰“你是在做夢。”

    忽而,前面出現了光。

    季清影眼楮一亮,下意識朝光奔了過去。

    是月(色)啊。

    照進了迷霧森林的月(色),她循著月(色)往前走,月(色)撥開了迷霧,給了她一條窄而長的路。

    她走啊走,走了很久很久。

    可這條路像是沒有盡頭一樣,她走的很累。

    正當她要放棄時候,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人。

    他正張開了手望著她,喊著她,讓她過去。

    對上那個人的眉眼,季清影想也沒想,一把撲了過去。

    他把她接住了,牽著她的手,帶她走了出去。

    ……

    -

    “清影。”

    耳畔拂過熱氣,是熟悉的低沉聲音。

    季清影眼睫顫了顫,朦朧地睜開眼看著他。

    傅言致看她呆愣的神(色),松了口氣︰“是不是做噩夢了?”

    季清影“嗯”了聲,埋頭進他懷里︰“做了,我夢到你了。”

    傅言致伸手,輕捏著她後頸給她安慰。

    “我做了什麼?”“叫我名字。”

    傅言致彎唇一笑,貼近在她耳邊低語︰“嗯,剛剛叫了。”

    季清影伸手,(勾gou)著他脖頸問︰“到家了嗎?”

    “馬上。”

    話音一落,車子便停了下來。

    傅言致沒讓司機送到地下停車場,陌生的車進去要登記,手續相對麻煩點。

    他讓司機在門口停車,自己抱著季清影從大門進。

    “不用抱了。”

    季清影看他︰“我可以走。”

    傅言致“嗯”了聲,和司機叮囑了兩句後,和她十指相扣回家。

    季清影垂睫,望著兩人扣著的手,抿了下唇說︰“夢里,你也牽了我的手。”

    傅言致眉梢稍揚,低低道︰“然後呢?”

    季清影搖頭︰“沒有了,然後你把我喊醒了。”

    聞言,傅言致開玩笑說︰“那有點後悔。”

    “啊?”

    他語氣平靜,像是在說什麼正經事一樣,道︰“只是牽手沒做別的,有點遺憾。”

    季清影︰“……”

    她沒忍住,被他逗笑。

    “你怎麼這樣啊。”她嬌嗔道。

    傅言致揚眉︰“哪樣?”

    季清影抱著他手臂,和他慢慢悠悠地往他們住的那棟樓走,低聲道︰“就不正經。”

    傅言致側頭,親了下她的唇︰“嗯,我是。”

    季清影哭笑不得。

    但不得不說,被傅言致這樣一打岔,她心情好了不少。

    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也被丟到了腦後。

    到家後,傅言致去廚房煮醒酒茶。

    季清影進了浴室洗漱。

    再出來時候,她手機里收到了好幾條消息。

    有陳新語的,還有一些不怎麼聯系的同學的。

    同學的不外乎是恭喜短信,但字里字外,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真心。

    季清影直接略過,點開了陳新語的信息。

    陳新語︰【回家了沒?】

    陳新語︰【到家了給我打個電話。】

    陳新語︰【我剛剛看了班級群!某個不要臉的人去了宴會?你們沒有踫上吧。】

    ……

    季清影一怔,拿著手機站在原地。

    傅言致把醒酒茶遞給她,低聲問︰“怎麼了?”

    季清影抬眸看他︰“我給新語打個電話。”

    傅言致“嗯”了聲,把杯子送到她嘴邊︰“先把醒酒茶喝了再打。”

    季清影看了眼,伸手接過︰“我自己來。”

    傅言致也不勉(強qiang)。

    他叮囑了幾句︰“我先去(洗xi)澡,你喝了打電話。”

    “嗯嗯。”

    等傅言致進房間後,季清影捧著杯子去了陽台。

    晚間的風吹湖面吹過,裹雜著花氛清香,聞起來特別舒服。

    她身上套了一件煙粉(色)(睡Shui)裙,裙擺搖曳著。

    季清影盯著看了會,撥出了陳新語電話。

    “喂。”

    那邊第一時間傳來了她的聲音︰“回家了?”

    “嗯。”

    季清影趴在欄桿上,輕聲道︰“剛回來不久。”

    陳新語松了口氣,低聲問︰“踫面了?”

    “嗯。”

    听著季清影這有氣無力的聲音,陳新語磨了磨牙道︰“我就知道,那你心情怎麼樣,還好嗎?”

    季清影想了想︰“說好也不好,但說不好也挺好的。”

    她認真說︰“最開始有點崩潰,但現在還行了。”

    陳新語︰“那就行。”

    她道︰“你別多想,那件事從頭到尾就不是你的錯,是他們惡心人。”

    季清影苦澀一笑。

    陳新語無奈,低聲問︰“你今晚一個人參加的宴會?”

    “不是。”季清影對她沒有隱瞞,淺聲道︰“和傅言致一起。”

    陳新語一怔。

    季清影道︰“傅言致的媽媽是葉青,我跟你說過嗎?”

    陳新語︰“……沒有,但我猜到了。”

    “哦。”

    那邊安靜了幾秒,忽然拔高了音量︰“那……那件事傅醫生知道了嗎?”

    季清影一怔。

    陳新語道︰“葉總是三青的總裁,那會對你拋出橄欖枝的公司,好像也有它吧?”

    季清影沉默。

    過了好一會,她才應了聲︰“有。但那會是設計部的人跟我聯系的。”

    至于葉青知不知道,季清影不確定。

    那時候三青在學校招了不少同學,季清影從它家發出邀請時候,就已經拒絕了。

    她那時候在準備比賽,拒絕了很多公司。

    之後那件事出來,不少加了好友的前輩,便紛紛把她刪除了。

    至于三青,雙方連好友都沒加。從她最開始拒絕後,三青便沒再聯系她。

    所以到底知不知道,季清影也不確定。

    但如果葉青想知道,隨隨便便也能查出來。

    陳新語聲音低了許多︰“那現在……是不知道嗎?”

    “應該吧。”

    季清影抬頭,眺望著彎彎的月亮。

    “葉總對我很好。”

    陳新語“啊”了聲︰“那就行。”

    她頓了下,感受著季清影的低氣壓,輕聲問︰“你現在是不是擔心,如果葉總他們知道,會對你有意見?”

    季清影沉默。

    就在剛剛那一瞬,她想過這個問題。

    葉青如果知道的話,是不是不會那麼喜歡她了。那傅言致也知道的話,是不是也會懷疑自己的眼光。

    但這個念頭剛跑出來,季清影就否認了。

    葉總她不確定,但傅言致她知道,他不會不相信她。即便他提前知道了那件事,他對她也會和之前一樣。

    他們兩人之間,永遠都會無底線無條件的相信對方。

    這是傅言致給予她的自信。

    “不會。”季清影直接道︰“傅言致不會。”

    陳新語揚眉︰“我就是擔心,當時知道真相的就我和遲綠,其他人都不相信,所以傅醫生那邊……”

    後面的話她不說,季清影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她“嗯”了聲,笑了笑︰“傅言致不會。”

    陳新語松了口氣︰“那就行,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得親口跟他說一說。”

    “知道。”

    季清影听到後面傳來的聲響,低聲說︰“晚點組織好語言就說。”

    “行。”

    陳新語應著,“那你早點(睡Shui)覺。”掛電話之前,她又多說了句︰“反正無論是什麼情況,我和遲綠永遠站在你這邊,還有融雪她們。”

    季清影彎唇一笑,輕聲道︰“我知道,謝謝。”

    -

    傅言致洗完澡出來時候,季清影手里的醒酒茶還沒喝。

    他蹙眉看了眼,朝她走了過去。

    “怎麼沒喝?”

    季清影低頭︰“……忘了。”

    她瞅著傅言致神(色),拉了拉他衣服︰“生氣了?”

    “沒有。”

    傅言致盯著她紅了的眼眶片刻,聲線低沉︰“喝了我們(睡Shui)覺。”

    季清影“哦”了聲,仰頭喝下。

    喝下後,傅言致把杯子接了過去,再次折返回了廚房。

    季清影盯著他背影看了會,跟了過去。

    她走近,從後背抱著傅言致,用臉頰蹭了蹭他,低喃道︰“你怎麼都不問我?”

    傅言致垂眼,盯著她環著自己的縴細手臂看,“問什麼?”

    他把杯子洗淨,轉了身把她擁入懷里。

    “問今晚(發fa)生了什麼?”

    “嗯。”

    季清影埋頭在他(胸xiong)前蹭著,輕聲說︰“你不問,我都不知道怎麼說。”

    傅言致一笑,(摸Mo)了(摸Mo)她腦袋︰“我怕你還沒組織好語言和心情。”

    季清影抬眼,和他無聲對視著。

    她沉默了會,啟唇說︰“確實沒組織好語言,所以待會我語言混亂的話,你別在意。”

    傅言致彎了彎腰,啞聲道︰“好。”

    “那先回房間。”

    傅言致笑了下,沒拒絕。

    回了房間,季清影自覺鑽進他懷里,靠在他頸窩處撒嬌。

    傅言致也不催促,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好一會後,季清影睜開眼看著天花板︰“今晚宴會時候,我踫到了大學同學。”

    傅言致“嗯”了聲,肯定道︰“男同學。”

    季清影︰“……”

    瞬間,嚴肅的氛圍讓傅言致擊散。

    她沒忍住笑,戳著他臉頰道︰“這你也在意?”

    傅言致抓著她的手,低低應了聲︰“嗯呢,在意。”

    季清影無言。

    “沒交往過,也喜歡過,還在意嗎?”

    傅言致看她,把人攬入懷里說︰“不是在意這個。”

    他伸手,彈了下她的額頭說︰“我在意的是,沒能參與你經歷過的那些歲月。”

    她最張揚,最有活力的那個時光。他沒能參與,沒能看見,是傅言致覺得遺憾的地方。

    季清影一怔,安靜了一會道︰“那還是別參與了,參與了指不定你就不喜歡我了。”

    傅言致低頭,看她︰“怎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

    “啊?”季清影眨眼。

    傅言致親了親她唇角,嗓音低沉︰“不會。”

    他說︰“我不會。”

    季清影明白了他的意思,抱著他撒嬌︰“傅醫生,你怎麼這麼好。”

    傅言致伸手,敲了敲她腦袋︰“男同學,然後呢。”

    季清影無言,努力的組織好語言︰“就是很討厭的男同學,但大學剛開始時候,我們(關guan)系挺好的。”

    對著傅言致目光,季清影(摸Mo)了(摸Mo)鼻尖解釋︰“是比普通同學好一點的那種,偶爾會在一起討論專業相關的。”

    賀遠也是從小耳濡目染的那種公子哥,他沒有那些公子哥的毛病,懂得也很多。加上脾氣也不錯,季清影跟他的交流自然就多了。

    傅言致“嗯”了聲,抱著她的手臂漸漸收緊︰“繼續說。”

    這一晚,傅言致的耳邊全是她的低語聲,偶爾說的很流暢,說到某個點的時候,又能停頓許久。

    那些她不願意和其他人分享的歲月,在這一夜對傅言致全數傾出。

    說到那個比賽,她停頓了許久。

    “我真的沒有抄襲。”季清影(強qiang)調︰“但那時候,我有口難辯。我沒有證據,沒有人相信我。”

    她埋在傅言致懷里,閉著眼楮道︰“他們都說,我之前的那些設計作品,也全是抄來的……”

    傅言致喉結輕滾,心突然像是被揪住了一樣。

    季清影用最雲淡風輕的態度來說那些她藏起來的事,但他卻能想到,當時的她是什麼內心是什麼想法。

    她鮮少表達出自己真實的情緒,也很少過于明顯的表達喜歡和偏愛。

    但實際上,季清影很護短。

    無論是對助理還是身邊的朋友,她都是無條件信賴,並且無條件幫忙的。

    結果倒好。

    她用自己的熱血和赤誠,換來了背叛。

    說到最後,季清影不斷在重復︰“我真的沒有。”

    傅言致目光灼灼地望著她,嗓音沙啞道︰“我知道。”

    他低頭,親了親她額頭︰“我相信你沒有。”

    季清影仰頭看他。

    “可是他們都不相信,連最喜歡我的老師,都不相信。”

    傅言致盯著她紅了的眼眶,在眼楮上方落下一個(吻wen)︰“那是他們對自己的懷疑。”

    季清影張了張唇,好一會後才說︰“你知道嗎,後來我才知道,賀遠為什麼會幫她。”

    傅言致揉著她的腦袋,低聲問︰“你說。”

    季清影不知道該怎麼說。

    當時那件事爆發後,外婆住院。她一時間也沒有更多的證據,只能回江城照顧外婆,沒再和同學有任何聯系。

    陪外婆住院的時候,陳新語給她發了個憤怒的消息。

    說賀遠和林曉霜在一起了。

    他們變成了男女朋友,所以他才會幫她。

    甚至還有人看到,他們晚上進了酒店,到第二天早上才離開。

    那時候的這個消息對季清影來說,無異于惡心。

    她看都不想看,更沒有心思去追究。

    那時候的她,所有精力都耗盡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讓他們兩像是受害者一樣,再次驕傲又得意地出現在她面前。

    說完,季清影低聲道︰“所以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他們,看到他們我就會想起那時候的事。”

    傅言致沒吱聲,只輕輕拍著她後背哄著︰“都過去了。”

    “沒有的。”

    季清影搖頭︰“他們又回來了。”

    傅言致垂眼,輕聲道︰“我知道,不用怕。”他低頭,親著她唇瓣說︰“有我在。”

    季清影伸手,(勾gou)著他脖頸“嗯”了聲︰“我知道。”

    傅言致(摸Mo)了(摸Mo)她腦袋︰“以後有什麼事,及時跟我說。”

    “嗯。”

    “需要幫忙嗎?”

    季清影一怔,知道他懂自己的意思。她搖了搖頭,淺聲道︰“暫時不用。”

    傅言致頷首︰“需要幫忙也隨時說。”

    “好。”

    季清影緊緊地抱著他,低聲問︰“傅醫生,你怎麼那麼好。”

    傅言致沒吭聲,只拍著她後背哄著。

    房間內安靜了好一會,過了許久,季清影也沒(睡Shui)意。

    腦海里就一直在想過去的那些事。

    傅言致本來是想哄她(睡Shui)覺的,哄了半天也沒哄(睡Shui)。

    他低頭看著還在自己懷里亂動的人,壓了壓她手臂︰“還(睡Shui)不著?”

    “嗯。”季清影睜開眼看他︰“很精神。”

    傅言致︰“……”

    他低低一笑,尋著她的唇(吻wen)了下去,聲線沉沉道︰“那做點讓你會累的事。”

    季清影還沒反應過來,男人便傾身壓了下來,堵住了她的唇,堵住了她所有要蹦出的話。

    有點急不可耐模樣。

    季清影嚶嚀了聲,承受著他的親(吻wen)。

    他鋪天蓋地的(吻wen)把她包圍,溫熱的氣息把她裹住,把她放在一個安全的圈子里。

    季清影在他身上汲取著所要的溫暖。

    兩人的姿勢不知何時(發fa)生了變化。

    過了滬不知道多久,兩人身上的汗水混在一起,喘息聲和低吟聲也起起伏伏的交織著,低沉又婉轉動人。

    彎月羞的藏進了雲層里,沒再出來。

    ……

    季清影又進了浴室。

    再出來時候,眼楮都不太能睜開了。她任由傅言致擺布自己,一沾(上shang)床,便沉沉地(睡Shui)了過去。

    傅言致看著懷里的人,呼出一口氣。

    他親了親她臉頰,輕聲安撫︰“(睡Shui)吧,有我在。”

    季清影像是听見了一樣,在他(胸xiong)前蹭了蹭,以示回應。

    -

    翌日。

    等季清影睜開眼的時候,外面的陽光都已經穿過層層窗簾照了進來。

    旁邊的位置已經沒有了溫度。她伸手(摸Mo)了(摸Mo),估算著傅言致離開的時間。

    季清影全身酸痛,伸手揉了揉眼楮,才拿過床頭櫃的手機查看。

    上面有傅言致給她發的消息。

    讓她醒來後記得吃早餐,在廚房熱著。

    季清影倏然一笑,掀開被子下床。

    上午十點了。

    吃完早餐後,季清影去了自己那邊,融雪正在幫忙裁剪。

    “清影姐早。”

    季清影有點不好意思的(摸Mo)了(摸Mo)鼻尖,看她︰“已經不早了。”

    融雪笑嘻嘻地︰“那不管呢,老板幾點工作都早。”

    季清影被她逗笑。

    她彎了彎唇,心情愉快了不少︰“做了多少了?”

    融雪指了指︰“那些是你的。”

    “好。”

    季清影笑著接手︰“你把那邊的弄好就行,其他的我來。”

    “嗯嗯。”

    季清影投入到工作中,沒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

    到十一點半的時候,她提前接到了傅言致媽媽的電話。

    听到那邊熟悉的聲音後,季清影愣了下︰“阿姨?”

    “是我。”葉青笑了笑,淺聲問︰“中午有空嗎?阿姨在你們住的這附近,一起吃個飯?”

    季清影看了眼時間,連忙說︰“好。”

    她頓了下,低聲道︰“阿姨您想吃什麼?”

    葉青笑,“不用那麼緊張,就是單純找你吃個飯,不著急。”她想了想︰“我到小區門口接你吧。”

    季清影下意識想拒絕︰“我可以自己過去。”

    葉青笑︰“沒(關guan)系,我帶了司機。”

    季清影愣了下,沒再拒絕︰“好。”

    掛了電話,她跟融雪叮囑了幾句,便換了套衣服出門。

    怕葉青等久,季清影也沒認真打扮,穿的分外樸素。

    一出小區,季清影便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葉青。

    她小跑著過去,看上去依舊緊張。

    听到聲音,葉青轉頭看她。上下打量了一眼後,她笑問︰“怎麼沒打扮打扮?”

    “啊?”

    葉青笑︰“不過這樣也很漂亮。”

    她指了指︰“上車吧。”

    “好的,謝謝阿姨。”

    葉青帶她去了一家私人菜館,是在一個院子里,看著有種說不出的古舊。

    但周遭的環境特別好,院子里花綻放,牆上掛滿了滕邁和鮮花,探出頭去歡迎到來的客人。

    季清影環視看了一圈,對這種地方有種莫名喜歡。

    葉青側目,低聲道︰“傅言致說你喜歡吃排骨,這家菜館的排骨做的特別好。”

    季清影怔住。

    葉青笑了笑︰“是不是意外傅言致會跟我說這些?”

    “嗯。”

    葉青莞爾︰“你的事,他會比較願意說。”

    季清影不知道該說什麼。

    葉青一看就是熟客,坐下後老板便過來了。

    點好菜後,葉青看著對面拘謹的人,沒忍住笑︰“是不是在想,阿姨怎麼會約你出來吃飯?”

    季清影老實點頭︰“嗯。”

    她內心有點兒忐忑。

    葉青看她︰“首先,阿姨得跟你說聲抱歉。”

    季清影詫異看她。

    葉青解釋︰“最開始從蓁蓁那兒知道你的時候,阿姨有看過你的資料。”

    季清影眼睫一顫︰“沒事。”

    她說︰“很正常。”

    葉青搖頭︰“是因為你參加了三青的比賽,我這邊所有參賽選手的都有。”

    不是特意為之。

    葉青雖然對傅言致喜歡的人好奇,但也不至于說去調查人的私生活。至于季清影的,是很早就和其他選手的一起,放在了她桌上。

    初選的時候,他們就需要篩選選手出來。

    季清影大學的那件事,很多人確實不知情。但作為業內的公司老板,想要打听到一些內幕,輕而易舉。

    季清影點頭︰“嗯,就算是特意調查的,也沒(關guan)系。”

    她理解一位母親的擔憂和想法。

    葉青笑著搖頭,看她說︰“真不介意?”

    季清影老實應著︰“真的。”

    她看著葉青︰“我理解阿姨的想法。”

    葉青笑︰“你是理解,某個臭小子不理解。”

    她深呼吸了一下說︰“大早上給我打電話,讓我跟你道個歉。”

    “啊?”季清影愣住。

    葉青無奈一笑︰“傅言致早上找了我。”

    她頓了下︰“你大學時候的事,他言簡意賅地跟我提了一下。”

    她觀察著季清影表情變化,安撫道︰“也就是之前少部分知道的內幕。”她從一側袋子里掏了一份資料出來,遞到季清影面前︰“阿姨呢,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你們年輕人不說,那我們也不會追問。”

    她笑著,敲了敲那份資料︰“這是阿姨送給你的見面禮。”

    葉青溫柔一笑︰“希望對你有幫助。”

    季清影怔住。

    她盯著葉青看了許久,在她眼神鼓勵下,翻開了她遞過來的資料。

    一打開,林曉霜的個人資料便出現在瞳仁里。

    除此之外,便是她在國外學習的那段時間,以及她作品發表的對比。還有,她混亂的私生活。

    文件里的每一項,只要是曝光出去了,林曉霜的設計之路便毀了。

    是徹徹底底毀了,再無翻身可能的那種。

    再往後,連賀遠的資料也有。

    賀遠的和林曉霜的相比,倒是沒那麼嚴重,但也足夠讓他狠狠地摔一跤。

    季清影手顫抖著,不可置信地看著葉青。

    葉青眉眼彎彎一笑,看著她,眉眼溫柔道︰“喜歡阿姨送給你的這份禮物嗎?”

    季清影不吭聲,眼眶漸漸紅了。

    看著她這樣,葉青連忙活躍氛圍道︰“別哭呀,你要是被我惹哭了,傅言致要跟我斷絕母子(關guan)系。”

    “……”




如果喜歡《 嬌嗔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