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122章 崽兒番外,無生子

第122章 崽兒番外,無生子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大家好我是萬灝玉。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別誤會, 是男的,但不能給你們看那種照片證明我自己。

    怕被我姐在論壇上看到小道消息,說我不檢點然後回家打死我。

    平時, 為了表示對我的親切,我的同學們,包括我的家人,都喜歡喊我小名, 小玉兒。

    我真的很出戲。

    我時常在想, 為什麼我親姐叫俞燃,我叫萬灝玉?當然, 我倆都是親生的,萬陽澤是我爹,俞越是我小爸。

    萬灝玉, 意思是萬好俞。

    我知道這代表我是他倆愛的結晶,可是為啥我不叫萬灝俞?

    玉?哎, 我覺得這個字好娘啊,不是很吉利, 我很怕我因為這個字兒分化成omega。

    我這個人平時最害怕尷尬,只要別人不尷尬我就會更尷尬,然而生活中卻總會發生類似的事情,讓我尷尬無比,我怕什麼,就來什麼,我就怕因為這個玉字,我會變成omega, 更確切的是, 我怕變娘……

    而且omega不一定娘, 我知道的,就像我俞爸,但如果是我,哎……

    俞家家風“我最棒”,被我吃掉了。

    我姐叫燃,听了我就熱血沸騰。

    我要是一胎就好了,就能叫俞燃了,據說我小爸當年有我姐的時候是因為蜜月期去執行任務,誰知道倆人咋辦的事,還在上學就有了。

    當時也不知道性別,我爹體貼我小爸有孩子辛苦,說就要一個,不管男孩女孩,都叫俞燃,希望能繼承我小爸的熱血和萬家的信念,自由且……野蠻的生長。

    雖然也不知道萬家有啥信念,但我姐順利呈現了燃字的性格。

    所以,你們都知道了,都說要一個了怎麼還有我?

    我是個意外。

    第二年我小爸就有了我,我比我姐小一歲,為了向外人展示他們的美滿愛情,也為了給我一個完整的生命歷程,他倆不考慮我的性別給我起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名字,萬好俞,萬灝玉。

    哎,幸好沒叫萬意外。

    我小爸俞越特別優秀,真的,但我小爸別的優點我一點都沒繼承,就繼承了不想當omega的思想。

    體力速度什麼的……對不起,我好垃圾的,我一點都沒謙虛,腦子還不是特別的好使。

    為什麼雙學霸會生出我這樣的菜比?這就是所謂的負負得正嗎?

    雖然我幾乎每天都在抱怨自己的名字是不是太女性化,而我爹、我小爸也可以讓我重新改名字,畢竟他們兩個是很尊重孩子想法的人。

    當然更可能是因為沒時間管孩子,也懶得管我們,所以如果我提出想換名字,他們一定會同意的。

    可我也沒有提過要換名字,因為我還要留著這個借口,來為我這個人比較弱當遮羞布。

    我姐比我大一歲,但是卻高我兩級,她繼承了我爹他倆所有的智慧,並且在前年順利進入帝藤,分化成了一個alpha。

    我也不隱瞞我的屬性了,我是一個姐控,因為我姐真的很牛逼。

    先不說在我們整個世界里能分化成alpha的女性簡直是少之又少,就連女性omega也是不多的。

    不知道是因為生理問題還是天生構造如此,女性在ao分化方面基本上都是無屬性的,大部分女同學最後都會分化成beta。

    因為分工不同,社會責任不同,慢慢的交集也就少了。

    但是我姐從一分化完成就是百分之百alpha,閃閃發光的牛批。

    那時候我就想,等我分化結束後,我也一定會像我姐姐一樣,光宗耀祖的!

    然而,我的情況真的很令人捉急,想上帝藤的話,基本上高三就會分化好,這樣假期報名的時候就可以去交分化性別的表格了。

    現在不管分化性別,只要個人能力強都可以報名帝藤,雖然omega和beta還存在篩選機制,但強中自有強中手,江山代有才人出,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前提是金子的分化性別得在假期結束前就完成,不然不知道什麼分化性別,哪個學校也不敢隨便亂要。

    距離放暑假還有三天,我只有正常的文化課成績,沒有分化率壓軸……就成了這樣一個遲遲不肯分化的家伙,就算是beta,也能檢測出屬性啊,我是怎麼了?懷疑萬俞兩家的好基因都被我消化在肚子里了。

    晚上回到家,發現我小爸做任務回來了,我一進門就看到他在……嗯,看動畫片?

    我總覺得他長得像我同學,不單是說相貌,而是說年齡,我覺得我都快……

    一看我回來,小爸雙腿一翹從沙發上翻過來上前捏捏我的臉,“我說小寶貝,馬上要高中畢業了吧?你怎麼長得還像初中生似的?”

    “……”

    好吧,我不僅分化延遲,長相也延遲了。

    雖然他這樣說我,可是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見他了,還是挺想他的。

    我朝他伸出手要一個愛的抱抱,沒想到他直接轉身把我背起來,然後來了一個父愛如山的過肩摔。

    我愣了,坐在地上抬頭看著他,他也疑惑的看著我,“咦?你就這樣被我摔過來了?”

    不然呢,百分百分化率的omega,各種創造奇跡的omega,大部分alpha都打不過的omega,我一個壓根沒有分化性別的人被你過肩摔,還能做出什麼反應,我哭笑不得

    我爸索性也直接和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無奈的拍拍我的肩膀,“怎麼沒反抗?你姐六歲的時候我就沒辦法對她進行這種武力了。”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爸……你听說了嗎?我沒有分化性別。”我說。

    他好激動,“還能有這種事兒?馬上就畢業了吧,也就這幾天。”

    “是啊。”

    經過帝藤權威和科學研究表明,所有高三的學生在這一年內隨著年齡和身體骨骼的變化,都會陸陸續續分化。

    有人會早分化,就像我姐,高二就很牛逼了,直接跳級破格錄取走了,但卻沒有超過高三這個期限的。

    高三這一學年的時長甚至都比別的學期時間長,就是為了保證所有的學生能夠在高三年級的時候就分化完成。

    在人體構造方面來說,這樣的規劃是非常的合適的,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是一個例外

    我爸陷入沉思,似乎眼神里帶出了一點哀傷,我心里十分的內疚,我問他,“爸,你是不是對我特別失望?”

    “這有什麼好失望的?如果實在檢測不到的話,最終結果大部分應該都是beta。”他如實道。

    我听完心里覺得更落寞。

    成績不好、體能不行,長相平平。

    我們萬俞兩家竟然生出來一個我這樣的beta?我都不信家里人不覺得難過,甚至可能會因為我,我爹他們每次進行四大校區聯誼的時候,都會抬不起來頭吧。

    他似乎是真的不明白我在失落什麼,揉揉我的腦袋瓜子,“分化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沒有人會沒有分化性別的,如果是個beta的話也會很好啊,什麼學校都可以去,只要體能夠強。”

    我現在懷疑他到底是不是我爹,不對,我到底是不是他親兒子?

    “爸,我的體能,你還不知道嗎?”

    “……”他有些撓頭,露出比我還要懊悔的表情,拿出手機就給我爹打電話,“萬陽澤,你在干嘛呢?比我早出發五天,怎麼到現在還沒回家?”

    電話那頭傳來我爹焦急的聲音,“你已經到家了?”

    “當然。”

    “……我比你早出發五天,任務肯定比你完成的早,就想著去幫你,現在剛剛到達你的目的地。”

    “我完成任務的速度還用你幫,快回來吧,孩子要上大學了結果沒有分化性別,在東郡連學都上不了,怎麼辦?主要是小玉覺得分化成beta他很傷心,可我覺得挺好啊。”

    我爹那個人話不多,平時心里有沒有什麼想法我也不知道,我只听見他說,“怎麼可能會沒有學上,我們辦一個無分化性別的學校,你等我這幾天回去,你先申請營業執照,很快就能下來,等我一會兒發招聘信息。”

    我︰“……”

    我爸又問︰“那招什麼樣的老師?帝藤畢業的我覺得還是算了吧,要都跟我小叔和於教練那德行,我覺得小玉會不開心的,招一些長得比較好看的?”

    我打斷他道︰“不是……爸,你一個搞分化率信息素研究的,我現在沒有分化性別就是沒有信息素,你稍微研究一下原因就好了,怎麼還弄出一個學校來?”

    “我這不是怕你擔心馬上沒學上嗎,放心吧,別管結果什麼樣,你在爸爸這兒都是最棒的。”

    我心里覺得更難過了,更覺得對不起他們。

    “我知道外界對我分化性別討論的熱度很高,他們都在想,萬俞兩家出了姐姐這樣了不起的alpha,到我這兒肯定也很棒,我只是覺得讓大家失望了。”

    “你是我的兒子,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對你說失望,我也永遠不會對你失望,為什麼要背負這種壓力?我家孩子是長得全世界最好看的。”我爸揉我腦袋的力氣真的很大。

    我爸這話剛說完,我姐就回來了。

    雖然我沒有分化性別也就感受不到我姐天生自帶的威壓,但我仍然能從她的氣勢中感受到她的風姿颯爽。

    “玉兒,你不高興嗎?”我姐也蹲過來看我,“有人欺負你?誰?”

    她看起來要去報仇,我連忙抓住她衣角,我覺得特別不好意思,“不是啊姐,沒人欺負我。”

    我姐從小就護著我,經常有人說我是我姐的妹妹,我姐是我哥,她被人說是臭小子一點都不生氣,可但凡有人說我長得像小女孩,她就打人。

    當然,這並不妨礙她也覺得我像個妹妹。

    我說︰“還有三天就放假了,班里同學們都在討論以後要去哪個學校,我成績一般般又沒分化性別,都不好意思去參加同學聚會了。”

    我姐拍拍我的肩膀,隨後看向我爸,“爸,你關系這麼硬路子又廣,能把我們家小玉送進帝藤嗎?”

    但我爸還沒來得及點頭,我就瘋狂搖頭,“別別別!不可能,我可不想進帝藤。”

    他們兩個人更驚訝了,異口同聲的問我︰“不想進帝藤”

    “嗯……”

    沒想到吧,萬俞兩家叱 東郡這麼多年,出了我一個這樣毫不上進的家伙。

    我對帝藤是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也沒有要壓過其他alpha的心思,就是大家現在流行的那種說法︰為人比較佛。

    我還怕人看出來我不求上進,于是更想分化成alpha了。

    我爸好像更是松了一口氣,“不想進帝藤那就太好了,我還擔心你身體素質不行但一定要走這條路,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當然是要去做自己更喜歡的事情,給你辦學校對我們來說是分分鐘的事兒,爸爸這樣做是希望你放下心里的焦慮,分化性別早晚會出現,也許會晚,可能會更晚,但我不希望你因此如此焦慮,你要快樂。”

    我心里的石頭也算是落了一半吧。

    裝了這麼多年,裝自己想做alpha,但我一點兒上進心都沒有……總是裝作想要變得很強的樣子,其實我對現在的咸魚狀態十分滿意,在學校跑一千米,倒數第三我都很滿意……

    哎,不敢講。

    說實話,就我這種身體素質,真的特別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們兩個撿來的,說不定是哪次做任務的時候看到我這個孤兒這麼可憐,就把我弄來了,沒想到基因會出賣他們,我菜的一批。

    可我每次照鏡子的時候又覺得……好吧,我小時候的照片簡直和我爹小時候一模一樣,長大後又開始像我爸了。

    有的人就是這麼奇怪,長得像爹又像爸。

    我爸有個小叔叫俞憐,為人溫文爾雅,特別招人喜歡,我以前甚至以為他是omega,可沒想到是百分之三分化率的alpha。

    听說他最開始的時候也是飽受非議,後來因為在信息素研究方面的超高造詣而被大家敬仰,我本來以為就我這素質,說不定會打破俞家的底線,變成百分之一的alpha。

    可現在一想,我就算是百分之一又怎麼樣,我對信息素的研究簡直就是十竅開九竅,一竅不通,人家百分之三叫奇跡,我這叫破罐子破摔。

    但我還是及時阻止了我爸和我爹為我開個學校的想法。

    雖然我們帝藤很少有我這種情況,但在其他國家有設有這種沒有分化性別的學校。

    在那上學的學生,他們的父母大部分是那種alpha和alpha在一起了,或者beta和omega或者alpha在一起生育的後代,這樣的人就容易出現這種延遲問題,而且大部分人分化後都是beta,就算有alpha或者omega,分化率也十分低。

    雖然不知道我一個滿分分化率的alpha和omega生出來的孩子,為什麼也會有這種情況出現。

    那種學校雖然管理並不是十分嚴格,世界排名也不是特別靠前,但會有專業的老師和醫護人員隨時在學校里待命,因為大家都要接受大學的課程,卻不確定在哪一刻就會分化,怕引起恐慌以及社會紊亂,各種流程都很正規。

    我們帝藤像我這種情況的人很少,就算我爸他們給我開了學校……算了,開什麼學校呀,我哪來的這麼大的臉。

    我想了整整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對我爸說,“爸,如果這個暑假里我還是沒有分化的話,我想出國留學,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國外的學校好像是有這種無分化性別學校的,我沒什麼願望,就正常上完大學就好了。”

    而且我也太笨了,要是再留級一年的話,到時候又老又笨還和新生待在一起,太難熬了。

    我想走的也是普普通通的專業,上普普通通的學校很正常。

    可是我爸竟然猶豫了。

    等到我爹回來之後,我听見他倆在客廳里商量。

    我爸說,“如果是俞燃去留學的話,我都不擔心,可是小玉出去……他不會照顧自己,我們去陪讀吧?我下個服務期不續約了。”

    我爹倒是挺了解自己的孩子,“他哪里是不會照顧自己,他是壓根沒有機會,家里那麼多保姆,要我說去掉一半都沒問題,他們總歸是要自己成家立業的,哪里的學校都有我們的人,你不用太擔心。”

    “可我心疼我們小玉兒啊,如果這樣的話,他豈不是要和他男朋友異國戀。”我的俞爸問。

    “……”等等,爸爸,我哪里來的男朋友?

    我爹也愣了有些疑惑的問他,“這小子交男朋友了?”

    “我猜的嘛,現在小孩兒都早熟,小玉長那麼好看,比我當年好看多了,你點進去帝藤論壇瞧瞧,哪個板塊里不是他的照片?帝藤那些人都等著他去那兒上學呢,能沒有男朋友?你還打小就喜歡我了呢。”

    我爹︰“……”

    唉,我交個屁的男朋友呀,我沒有什麼男朋友,我只有網友。

    我這個人比較宅,不太愛社交,而且我比較喜歡電子游戲,所以我爸問我喜歡什麼的時候我都沒敢開口。

    其實……我在網上的人氣還挺高的,很多人都說喜歡我這種奶凶奶凶的聲音,等我爆照就給我打賞,但我不缺錢,我就虛榮,只要我不露面就沒人知道我是個分化性別延遲的笨蛋。

    我打游戲的時候,粉絲們還都勸我去參加職業戰隊。

    我爸我爹也是戰隊的,可從來沒有涉及過游戲,是真正的真、槍實、彈,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同不同意我這樣……不敢提。

    兩天後順利高中畢業。

    依舊是個普通人。

    我背著一書包的廢舊練習題回家,打開一看竟然全部變成了情書。

    這些同學也太過分了,自己的情書塞不進去就一張張的把我的習題都給我撕掉,騰出個放信的空兒……

    結果最後習題全部被扔了?

    雖然我做的題很多叉號,但那也是我的青春回憶呀……

    我對交男朋友女朋友都沒有什麼概念,也沒有什麼想法,俗稱那啥沖動,一次也沒有。

    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個男人。

    但我又不小,我真是。

    我姐說是我要求太高了,還沒有出現符合我審美的人。

    我不知道,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自卑,我一沒分化性別二沒分化率,誰願意找我這樣的人……給我送情書的人除外。

    沒有分化性別,我爸和我爹又擔心我直接去國外上學,照顧不來自己,到時候會想家,所以他們問我要不要參加一下國外的夏令營,先感受一下氛圍。

    如果我能接受的了,就去留學,就去上無分化性別的學校。

    如果我還是覺得陌生,不開心,就趕緊回來,他們會用最快的速度為我建立一個新的學校,四個區里肯定會有和我一樣情況的學生的。

    我覺得沒這個必要,我一定會適應的。

    夏令營可以交很多新朋友,我怕自己上來就給人留下一個很娘的印象,就問我爹和我爸能不能暫時改個名字。

    而且我比較怕把他們兩個人的臉都丟到國外去,據說他倆當年在國際上都是響當當的人物。

    我想改個沒人知道的名字,叫余晚,俞萬,沒影響他倆秀恩愛吧?

    他倆的姓氏我暫時都不用,在國內承載著他們兩個人的光環還有優秀姐姐的榮耀,我卻各種平平無奇的長大,這種壓力太大了。

    我想在陌生的環境里感受一下作為普通人沒有那麼大壓力的感覺。

    他們兩個人很理解我的想法,對此更是很愧疚。

    我爸愧疚為什麼他這麼厲害,在東郡鼎鼎有名,在帝藤威風凜凜,給我帶來如此的壓力。

    我︰“……”

    我帶著新的身份證和沒有分化性別的身體出發去了布加桑一個主題叫“波瀾”的夏令營。

    我猜這應該是“波瀾不驚”的意思,主題比較佛,適合我。

    並拒絕我爹和我爸去送我,主要是我怕被人懷疑家世,還換掉了一身名牌,行李箱的價位都被我降下來了。

    我想交一些純粹的好朋友。

    到波瀾的第一天,我明白我姐給我形容的那種意思了,就是一見鐘情始于臉,心動行動那里也激動的感覺。

    這小子也太帥了吧……

    對不起,我好像流口水了,我很尷尬的轉身擦擦嘴角,對送我出國來的葛爺爺說,“爺爺,您回家吧,告訴我爸他們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葛爺爺是我爸以前的司機,他想以親屬的身份留下照顧我,被我無情拒絕了。

    我現在滿腦子只想和剛才那個在門口一閃而過的男生認識一下。,,網址m..net  ,...︰




如果喜歡《 我的信息素有毒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