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涂年搖了搖頭,“沒有不舒服,精神好得很。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很久沒有這麼神清氣爽過了。

    除了昨晚上他又做了個夢,這個夢有點寒磣,就一個光團一直繞著他飄來飄去,夢里他都給看困了,就這樣看半宿,終于在要醒來的時候那個光團踫了踫他的額頭。

    雖然不知道它在干啥,但是莫名就是覺得很安心,在之後就醒了。

    只是做夢的事還是不要再說了,平添麻煩。

    但是他的話並沒有讓燭酒安心,胸口那塊肉反而揪了起來,從早上開始他就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但是又說不出一二,只是無端的心驚肉跳。

    把涂年安排妥當之後,他就聯系了涂宙,有點不太對勁。

    在等涂宙他們趕來的過程中,燭酒準備了早餐,不過只吃了一點他就喊著吃不下去了,肚子大了不少胃口卻越來越小。

    吃過之後就開始犯懶,想要去懶人沙發上躺著曬太陽,或許是因為燭酒在身邊他連這一兩步路都覺得遙遠極了,賴皮一般地勾住燭酒的脖子,“好酒兒,我想要去那邊曬太陽,你抱我去吧~”

    “懶死你算了。”涂洪道。

    他早上本來就打算過來,接到消息之後更是馬不停蹄往這邊趕。

    不過他是門外漢,左看右看都覺得涂年現在的臉色比之前好看多了,像是好轉了一樣。

    涂年喊了聲︰“三哥,你怎麼來這麼早,來蹭飯嗎?”

    涂洪︰“你個小沒良心的,你三哥我是那種人嗎?……不過我還真是沒吃早飯,我去廚房找找吃的。”

    一直沒有做聲的燭酒這會應了句,告訴他冰箱里有吃的不過要拿出來熱一下。

    邊說著將涂年攔腰抱起,走到窗戶旁的沙發上,這會太陽不過剛剛升起還沒什麼溫度,只是那個金黃中摻了點橘的顏色看上去就很溫暖。

    兩人一起坐在沙發上,燭酒在後涂年在前,以便于他能夠收獲一個免費的肉墊。燭酒用雙手環繞著他的腰,用手擁著他的手,溫熱的手將那涼意隔絕在外,涂年調整了一下位置將全身的重量都給了燭酒。

    冬日的早晨略顯寧靜,他們的院子里種了幾棵連涂年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樹,他暫時還沒見過他夏天的樣子,但是冬天卻是很漂亮的,葉子像是火燒般的紅,搖搖欲墜地掛在樹梢上,一陣寒風刮過地上就能留下很多的紅,但是不管怎麼掉樹上依舊還是層層疊疊的。

    “酒兒,那樹夏天好看嗎?”

    燭酒順著他的眼神望去,說道︰“好看,夏天很綠,全是葉子密不透風,樹下很是清涼。”

    涂年望著那棵樹,眼中帶了點憧憬︰“那我們夏天就在樹下支一張桌子,要那種石桌,傍晚的時候就在樹下乘涼。你再買一把蒲扇給我搖扇子趕蚊子,我就給你講故事,或許還有機會能听到我唱歌。”

    想到涂年的歌,他忍不住勾了唇角,“你的歌是無價之寶,日常不能隨便唱。”

    “……”涂年眯了眯眼,轉身看了他一眼眼神危險,“我總覺得你話里藏話。”

    “心虛的人才會這樣懷疑。”

    如果有那個夏天,那一定是最美的夏天。

    說不過他的涂年恨恨轉身,藍色的天空中一只鳥兒劃過,給這寂靜的早晨帶來了一絲生機,他的眼神跟著鳥兒轉,用手指了一下,分享給燭酒,“快看那有一只鳥,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大冬天的,做鳥也難啊。”

    “嗯。”

    燭酒輕聲應著,只是眼神始終沒有離開懷里的人,眼中是淡淡的溫情。

    涂洪從廚房出來看到的就是這幅場景,美好得讓他不忍出聲打破。

    “三哥,你吃完了嗎?”涂年發現了他,見他站在門框那發呆,有些不解。

    回過神的涂洪點了點頭,走到他身邊用手揉了揉他的頭,心里祈禱著年年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隨著時間過去,太陽曬得人暖陽陽的,涂年靠在燭酒的胸口上,這麼適合睡覺的環境他竟然有點睡不著,他偷偷把手放在胸口處,心跳好快,周圍一安靜心跳聲就像打在耳膜上。精神也好到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奇怪……就像那種熬了一個通宵,身體很累了,但是就是莫名亢奮,走到大街上都想嚎兩下。

    涂年也覺得有點奇怪,腦中好像有根線不斷被拉扯開來,繃得緊緊的,再拉扯下去終究會被拉斷。

    像是預感到什麼,涂年轉過頭來捧著燭酒的臉,和坐在一邊看熱鬧的涂洪對視一眼,很久他才笑道︰“三哥你再去廚房找點吃的。”

    涂洪︰“……行、行吧。”

    他假裝戚戚然地走到廚房,只是一到兩人視線觸及不到的地方臉色就沉了下來,靠在冰箱上吸了口氣,眼眶微紅。

    燭酒背靠著涂年可能沒看見,但是他看見了,看見了涂年眼中的怔愣,看到了他眼中的不舍與藏在深處的恐懼。他環視了一圈,那眼神……就像是在和所有告別一樣,他不知道涂年是懷揣著怎樣的心情還能帶著笑臉。

    就算涂年沒有說話,他怕是自己也會離開,他受不住了待不住了。

    涂洪一離開,涂年就吻上了燭酒的唇,他想起了之前的那個夢,夢里的燭酒太苦了,海枯石爛、八荒移位他卻是始終還是孤生一人。

    燭酒藏在涂年背後的手慢慢握緊成拳,壓抑著心中那毀天滅地的情緒,臉上卻是波瀾不驚,他道︰“今天這麼主動是不是又犯了什麼錯。”

    “可能要犯個大錯了,先討好一下你。”

    燭酒沉默,唇齒相交,所有的話都被藏在心中,涂年又道︰“男人大早上難免不由腦子做主,酒兒你就從了我吧。”

    這一從的結果就是涂年手腳發軟,把臉埋在他的胸口中,藏著那耳尖都透著的紅。

    “等我。”

    不知過了多久,懷中的人才悶聲說了這麼句話。

    “好。”

    ……

    不一會大部隊也到了,一起來的還有金離。

    幾個人看見涂年把頭埋在燭酒胸口,還以為他睡著了一個個壓低了聲音,其實現在涂年住醫院會比較方便,但是不管是燭酒還是涂宙他們都有點舍不得,他有多討厭醫院大家都知道,要不是上次突然的昏迷他怕是這輩子都不會在醫院住那麼久。

    涂年偷偷抬頭看了一眼大家,微腫的嘴唇很快就暴露了他們剛剛的行為,還好哥哥們善良,只是瞥了一眼就轉過頭去,沒有捅破。

    秉著他們不說就沒有發生過的心理,涂年從燭酒的懷里站了起來,說實話他現在有點熱,就是很燥熱,恨不得把衣服脫了站外頭吹冷風去,燭酒更是像個暖爐一樣,這就有點待不住了。

    不動聲色的走到旁邊的位置上坐下,這個位置的窗戶開了一絲小縫,風能透過縫隙吹進來,雖然如杯水車薪,但是總好過沒有,“哥,你們來啦。”

    “嗯。”涂荒瞥了一眼涂洪,“這貨來得怎麼這麼早,又過來蹭吃蹭喝,下次記得把他趕出去。”

    涂洪當即就不干了,兩人冷嘲熱諷戰況那叫一個激烈,涂年插科打諢,瞬間把戰局攪得更亂了,劍拔弩張之時涂宇輕輕一句話,幾人立刻停戰,乖乖坐在一邊,只敢用眼神對戰。

    因為涂年的原因,比較常見的醫療器械這兒都有,也省得兩邊到處跑。

    涂年坐在這間屋子的時候感嘆了一句,“這是把醫院搬家里來了吧。”

    涂宙瞥了他一眼,“難不成讓你去醫院大喊大叫。”

    說著也不看他,“金離過來幫我一下。”

    金離還在打量涂年的肚子,眉頭皺得死死的,像是不知道該咋辦,听到涂宙的聲音才滿過去。

    兩個人一通操作之後,涂年又被按著一通操作,之後就被趕了出去。

    等檢查結果的時候尤為難熬,就連涂洪和涂荒都打不起了,只是偶爾互嗆兩句。

    樓上的涂宙和金離看著報告一臉嚴肅。

    金離舔舔唇,艱難道︰“天,這腎上腺素超臨界值多少了……”

    涂宙沒有說話,饒是他這會盯著檢查報告也有些無措了,他有很豐富的醫學知識,貫穿古今,甚至一些人類不知道的東西他都一清二楚。在醫學這一行當他自認很少人能夠與他齊肩,他經手的病人更是數不勝數,有只是一些小打小鬧的、有疑難雜癥、有別人怎麼努力都攻克不下來的、還有病重垂危的……

    可以說什麼樣的病人他都見過,涂年這個在他這里也不過是一個攻克不了的疑難雜癥而已,一組數據,或許在很久的未來他能很輕松的解決。

    以前總有人說回光返照是神明給將要離去的人告別的機會,他總是笑笑,不過是身體的一種應激反應而已,身體中的三磷酸腺 變成二磷酸腺 ,從而提供大量的能量。這些能量能使衰竭的髒器重新工作起來,病人身體的各項指標也會趨向正常,病人自己不止覺得精神好轉,甚至會有些亢奮。

    你看,這不過是最簡單的醫學知識了,他倒著都能背出來。

    涂宙取下眼鏡,雙手撐在桌上頭埋得低低的,這份報告真簡單,所有的數據都擺在眼前,他拼命找都找不到任何有轉機的數據。

    是啊,數據又不會騙人。

    可他不是數據,他要怎麼下去和一個不過二十幾歲,一個花一樣年紀的人說,你不行了,有什麼遺言說說吧,哥哥們會盡力幫你完成的。

    放屁!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他也一個字都不想信。︰,,




如果喜歡《 病懨懨的團寵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