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大步流星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小宴/

    盧易生說的那部片子,很多人都沒看過。因此對盧導時間激動非常的表現頗有些不解,然而,他們可以料定的是,這個本不被看好的(關guan)系戶應當就是盧易生新電影當仁不讓的男主了。

    在現場,盧易生並沒有明說這點,只是很關愛地問了傅子越這些年的求學經歷和從藝經歷,問題都很常規,傅子越便從容作答。結束後,盧原親自送傅子越出來。

    盛林雖然跟在後面,但也明顯看出。盧原也好,副導演也罷,甚至是見多識廣的經紀人葉宣,都對傅子越的態度煥然新。

    葉宣顯然是最先表(露)出情緒的,她向盛林簡單抱歉,便緊走幾步到了傅子越身邊,微笑問道︰“小傅,你現在簽在哪家公司?”

    “我還在浩粵娛樂。”

    “哦?我看你沒帶經紀人來,以為你解約了呢。”葉宣這話說得輕飄飄的,看似不動聲(色),卻是在給傅子越提醒,指出另外條路來,“那浩粵是誰在帶你?”

    傅子越並沒表現出別的,平靜回答︰“段瑯瑯。”

    盧原對傅子越改觀更大,他先前當面就已奚落他,此刻見了對方真本事,立刻又捧回來,改口稱“傅老師”。

    傅子越並不應,仍然道︰“盧哥太客氣,您和葉宣姐樣喊我小傅就好了。”

    盛林見這些人都往傅子越身邊貼,頓時不爽了,他跟在後面悠悠輕咳聲。傅子越的腳步當即緩下來,也不听身邊還有人在說話,只回頭去尋盛林下落。

    他先是側身看了看,見盛林已經落後大家大截,便道了聲借過,推開堵在身後的人,徑直走回盛林身邊。

    這舉動自然取悅了盛林,只是他依然不說話,沉默走著。

    傅子越便主動問︰“怎麼樣?我演得還可以嗎?”

    ——看看!你們喜歡他有什麼用,盛林驕傲地想,傅子越是很厲害啦,但他再厲害也是我的人。

    就算是金子總會發光,但慧眼識金的人也是他盛林!

    想著,盛林忍不住抿嘴笑,矜持地評價︰“還可以。”

    傅子越偏偏還捧著他說︰“就怕讓你失望。”

    盛林徹底繃不住喜悅,伸手去拉對方,“不失望不失望,你演得真是太好啦!”

    這話並非作假。

    雖然盛林不懂表演,直以來對“演技”優劣毫無概念,但他卻看得出,剛剛的傅子越已經成了另外個人。他那樣篤定、又那樣恐懼,情緒幾番掉轉,所有人都被他牢牢牽著走。

    盛林並非沒見過好的表演,他在倫敦讀書的時候,偶爾會和william小藝把,要麼去royalalberthall里听場交響音樂會,要麼也會在人頭攢動的soho區里穿行,看場精彩絕倫的戲劇表演。他見過英國演員把莎士比亞的戲劇演得摩登又尖銳,也見識過演繹契訶夫的冷嘲熱諷與癲狂。

    但傅子越和那樣的舞台演出很不樣。

    他沒有那種力求輻射到每個人的沖擊感,卻又實打實的讓所有人的呼吸都被他(操cao)控。

    像……種魔法?

    得到盛林的肯定,傅子越這才流(露)出絲笑意,人前拘謹自制的樣子逐漸消散。

    看著他的笑,盛林忍不住心動,他又想起盧導最後提起的那部電影,其實他也看過。

    難怪兩人第次在上海見面時,盛林就覺得傅子越眼熟,實在是傅子越那段戲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整部電影的劇情已經在盛林記憶深處變得模糊,唯有那個狂奔的男孩,不肯放棄的男孩,倔(強qiang)地咬著牙,腮幫子微微鼓起,並不嚎哭,眼淚只在奔跑無知無覺地流向臉頰兩側的面孔,和絕望無助的眼神,永遠刻在了盛林的夢里。

    應該很難過吧,哪怕是演戲。

    盛林那時候就在想。

    電影里的男孩看起來年紀和他差不多大,在這樣的年紀失去雙親的感受,不必真的經歷,只要在腦海冒出這樣的個念頭,盛林都能共情到那份無助和哀慟。

    那段戲實在太驚(艷yan),以至于盛林曾經真的很好奇是誰飾演的這個角(色),可是那個男孩沒有名字,他的演員也只在最後“參與出演”的長串里被署名,盛林又沒法個個去查,于是作罷。誰能想到,白駒過隙,年月更改,這個他想找的人就在盛林面前,兩人還是這樣的(關guan)系……

    他不由得用力握了握傅子越的手,忽然有些自慚,沒能對他再好點!

    傅子越奇怪地看了盛林眼,像是在疑惑他為什麼要用力掐自己。

    盛林便小聲問︰“你那個時候是不是很難過啊?”

    “那個時候?”傅子越下意識反問,又忽然想到,“你也看過那部電影?”

    盛林點點頭。

    傅子越明顯怔。

    很難過嗎?

    當然,憑直覺和本能去演戲,和時至今日他懂得技巧後、輕松調度情感的表演大不相同。鏡頭里所有的痛和美好,都是真實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絕望,是他在拍那段戲里日夜煎熬的情感,想走出來,又不敢走出來。那段黑漆漆的路,個人跑著不能停下來的長路,成為了傅子越青春期里深刻的夢魘。

    盡管如此,他還是選擇了電影。

    少頃,傅子越卻是緩緩笑起來,他安撫地(摸Mo)了(摸Mo)盛林的肩膀,“不記得了,至少現在已經不難過了。”

    盛林松口氣,像是很怕傅子越在那段回憶受傷,“不記得就好,我沒想到那就是你,對不起。”

    “這有什麼對不起的?”傅子越哄他,“那部電影看過得人真的很少,我們有緣分。”

    盛林這才緩和了情緒,重重地“嗯”了聲。

    行人重新回到最初的小花廳里。

    盧原問道︰“那麼接下來的事情,我和傅老師親自聯系嗎?”

    他目光試探地在盛林和傅子越之間逡巡,想是知道二人(關guan)系,但不便點明。

    盛林扭頭看傅子越,見對方也請示般地望著自己,對他說︰“听你的。”

    傅子越便答︰“我會讓我的經紀人和您聯系。”

    盛林凝視著身影挺拔的傅子越,(脫tuo)離了角(色)以後的他,下子又變成那個好像冷冰冰沒有任何感情的人。被所有人格外重視起來的傅子越,好像並沒有半分處在高位的不適,仿佛他始終(胸xiong)有成竹,知道自己總能走到這個位置上。

    可是,這樣難以接近,甚至有幾分高傲的傅子越,從不會在他的面前擺出這副生人勿進的樣子。

    想到這里,盛林走到傅子越身邊,悄悄拿手指(勾gou)他,想要試探下。

    傅子越低首望他,把對方的手把攥住,隨後挑了挑眉,像是在問怎麼了?

    果然,那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下就柔和了。

    盛林心下滿足,美滋滋的。

    有錢真好,真快樂,又能替別人圓夢,又能給自己圓夢。

    看著傅子越的臉,盛林時情生意動,再沒心情同人客套敷衍,于是拉著他向大家告辭,草草說了幾句客套的話,便拉著傅子越飛快走了。

    明明沒有人追,盛林卻在胡同里走出副大步流星的氣勢。

    傅子越莫名其妙被他拽著,“怎麼突然這麼著急,你還有事?”

    盛林回頭飛瞪他眼,但臉卻紅紅的,不像生氣的樣子,“你不懂!”

    他打了個電話給司機,催得十萬火急。好在車就停在附近,盛林在路邊站了不到分鐘,就看到車緩緩靠邊。

    傅子越送開手,想繞到另外側去上車,盛林卻說不用。

    他自己撅著(屁pi)股往後座里面鑽去,隨即沖傅子越招手︰“快上車啊。”

    傅子越順從坐進車內。

    剛關上車門,盛林就把撲進了傅子越懷里,摟住了對方脖子。

    “?”傅子越的大腦沒跟上盛林的動作,但時日久了,已經習慣(性xing)地抬起手摟住盛林的腰。

    盛林抱著蹭了蹭傅子越,急道︰“親我啊!”

    傅子越頓悟,倏然笑了,他捏住盛林下巴,蜻蜓點水地親了下,觸即分。

    盛林瞪大了眼楮,不可思議地質問︰“傅子越,你都要演盧易生的電影了,就這麼報答我啊!”

    傅子越的笑容越來越濃,直蔓延到了他的眼角,他沒說話,只是擁著盛林,用溫柔的眼神慢慢化開盛林的不滿。

    盛林被那直白又熱烈的目光看得身上都要熱了,感恩也好,報答也罷,傅子越沒開口,卻都用這情感滿溢的注視把盛林徹底淹沒了。他覺得自己像是浸入汪永遠不會變寒的溫泉水,泡得渾身發燙……

    終于,傅子越(身shen)體前傾,吮住了盛林的下唇。他試探著往里(吻wen),舌尖輾轉,探開懷人的唇齒。

    盛林緊緊閉上了眼,他好像第次被傅子越這樣(吻wen),(吻wen)得像塊水果硬糖,被對方含在嘴里,不停地舔,然後慢慢地融化。

    要命……

    怎麼這麼舒服啊!

    盛林起先還是摟著傅子越,後面越來越控制不住,便用手指死死揪著傅子越頸後的衣領,他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可就算窒息也舍不得喊傅子越放開他。

    “唔!”

    終于,盛林實在吸不進氣了,本能地往後仰頭,傅子越生怕他磕著,眼疾手快托住了盛林的後腦勺,放開他的同時又把人按向自己的方向。

    正巧這時,不知道該往哪里開,又不能停在原地不開的司機,于是只好圍著整條街瞎轉的車忽然急剎。

    盛林先是往後仰,又猛地撞進傅子越懷里。兩人(身shen)體隨著慣(性xing)貼近,都察覺了什麼。

    傅子越低笑了聲,正響在盛林耳邊。

    盛林聞著對方身上已經變得熟悉的香味,突然明白古代的昏君都是怎麼回事了。

    他看都不看司機,揚聲道︰“去最近的酒店。”




如果喜歡《 我多有錢你真的無法想象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